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倾诉吧

我不喜欢我的上司

2016-04-05     陌雪     

0 2039 分享到:

我不喜欢我的领导,即使我必须承认,几乎所有的领导都是我的大恩人,但是,这不妨碍我不喜欢他们。 只要一想到要和他人打交道的环节,心中就十分抗拒。若在只在流水线上,还兴许还好些,可偏现在的工作注定了,你得搞关系搞关系搞关系……巴结领导,迎逢作者,周旋同事,调动合作编辑,启发设计师创意……我羡慕特斯拉,可以独自进行自己最钟爱的创造,我羡慕叔本华,可以终日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读书,思考,写作,或,睡觉。我羡慕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我不敢,因为我以为,我还有责任,还有义务,还有他人各种莫名其妙的期望加欲望。 为了不死而死,也许是我这辈子一直无法避免的矛盾,我明明为了爱与成全,才对生活充满了责任感。但是为什么我却痛恨我要去爱和成全的对象?我讨厌我家人,讨厌我同事,讨厌我领导。但是,既然谈论是的奋斗,就主要骂下领导吧。 汇报下我。 ID:保密。 年龄:保密。 工作:编辑。嗯,这是可以说的,也是必须说的,不然,接下来要骂领导就找不到什么合适的方法了。 领导很坏的地方是让你做不了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当然,更坏的事是:领导不限制你你还是什么事也做不出来。所以,我简直不知道领导的好坏,只好说自己不喜欢了。 你知道我是个编辑了,喜不喜欢买书都得买书,喜不喜欢看书都得看书。大部书几乎没有什么意义,买到好书的机会很少。不过,买到好书的结果,带来的有时并不一定是惊喜,反而是郁闷。所以,拿到一些好书时,有时简直没有一点点高兴。同样是书,人家可以写得那样匠心独具,也可以做得那样匠心独具,没有煊目的封面,没有花哨的宣传语,但,低调的沉稳,一点没有被掩藏。这才是,这才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那类书啊。也唯有达到了这等水平的,才能叫着书。 然后我就开始恨我的领导。 想想吧,我都做了些什么书呢。这么些年以来,做过小说、散文、游记、投资、养生、社科、历史、杂谈、励志、情感……我承认我一直看不上谁,所以一直没有用心寻找过作者,或者,我认为最NB的那些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当领导要求找名家时,我会说,名家成名前也不是名家,或其实XXX也不过如此…… 以至于看到刘瑜说“十年后回国,去书店后发现,自己居然什么都没有错过。整整十年,我们的文化和思想,进步不多”,心中只有一股深深的悲伤。要不是领导成天有这要求有那要求,我也能像别人一样,用一片特立独行行走天下。后来我才知道,我真正要遗憾的是,我竟然从来没有为自己要有本事做特立的书努力。只晓得自己一再被自己的利益或别人利益或某种不知道谁谁谁的利益,而一直妥协,然后,无力地委屈下去,看到自己做的什么东西,出来都不成个东西。 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为自己的权利而努力奋斗过,是不配要求权利的。想到这里,一种深深的自卑袭来,我这个懦弱的、懒惰的、人格不健全的傻缺。但刚自责完,我又讨厌起领导了。领导太容易想当然了,而这想当然常常强加于我们,他们竟然不能理解一个真相:你以为别人应该知道的事别人就该知道吗?错了,别人不想知道的原因恰恰不是你以为的原因。 比如领导成天很闲,只好开家公司来玩,然后没完没了地盯着我们干活。每当看到那对期待的眼睛后面的无力感,我都很同情,然后开始无奈地怨恨。你怎么能那么简单的道理都要很傻很天真地感到困惑呢。比如查开卷数据这事。 嗯,开卷数据是图书行业的数据公司,为了了解市场动态,公司花钱购买了这东西,希望我们用得上。 但是领导常常批评我们说,花了十几万买的开卷数据,根本没人用,觉得我们懒,被动,浪费。 每当领导问责我们不查数据时,我心里总冷冷一笑:谁查谁傻子。 其实,很多看起来很不要紧的连鸡毛蒜皮都算不上的一点细节了,恰恰导致了绝大多数人的绝大多数的懒惰——很多其实只是看上去的懒惰。 大多数人在准备打扰别人时,永远会考虑自己的合理性和自己的主动权:别人忙不忙?别人烦不烦?别人该不该?要等吗?被动吗?局限吗?会暴露我什么吗?别人会怎么看我? 任何一个小节,都是一道自由的关卡。 有阵我一直为自己成天都想昏睡而苦恼,经我个人刻苦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我他丫的脑供血不足,所以容易困。我要吃点能增加脑供血量的药。 什么药名就不说了,反正得出这个结论后,我一大早就兴奋地跑到药店找药。但在店员问我要买什么时,我却支吾了,说:我只是随便看看。是啊,要是我说了买什么,她们一定会想,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不是脑子有病,是真的脑子有病。 答完店员问话后我便闪电般地逃了。 我想着我问路时,总是因为不好意思打扰别人,常常只能买一瓶水时,再问路。有时因为问得不巧,买了好多瓶水。是的,人家不欠我的。人在请求别人时,是内疚的。带着担忧与彷徨,等着另一端结果不确定的答案——我想,没有人喜欢这种感觉。(当然,有内心强大的人,会认为,这其实没什么。) 如果做一件事要通过另一个人,而那个人不一定时时方便时,那么,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不做。你或许会说,你不能等下吗。不好意思,一般情况下,等待不合乎生物法则,等待本身也让另一个人完全失去了主动权。当然,如果还感觉涉及基他个人内心自由度的话,信任壁垒就更大。 想想改革开放和大锅饭的事吧。 我们不想经由别人。 我们只想经由自己。 你以为不自由毋宁死是说着玩的? 当然,我不敢再反过来想自己。所有的人都是越自由越主动的生物,也是越自由越不会真的主动的动物,但是,领导你这么天真真的好吗。你认为理所当然,别人却可能感觉千难万难。 但是,难道我就不天真吗?我竟然天真地要求领导这样那样…… 然后我又接受了一个真相,当我觉得别人天真时,一定是我自己天真了。 不过,这仍然不妨碍我讨厌领导,不妨碍我想放弃努力奋斗。 因为我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我不奋斗的依靠……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fangmo3(芳茉老师)

0 2039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