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倾诉吧

二婚男人爱女儿比爱我多

2015-11-30         文章来源:其他

0 2966 分享到:

  感动后的选择

  树明是朋友的上司,比我大12岁,2006年,我们在一次饭局上认识。当时朋友偷偷跟我咬耳朵:“树明去年刚离婚,现在是个钻石王老五。”树明气质不错,举手投足都带着几分书卷气,说起话来也温文尔雅。那天我跟树明没聊几句,只记得他问我:你喜不喜欢小孩子?其实我对这个问题毫无概念,只是出于女性本能,我爽快回答:喜欢啊,我最喜欢小女孩了,可以把她打扮成公主。

  事后没几天,朋友神秘兮兮地约我吃饭,饭桌上她一本正经地发问:对树明感觉如何?有没有兴趣深度交往?我一听差点儿没从凳子上摔下去,当时我22岁,刚走出校门,“有没有搞错,他那么老?”朋友不以为然:“男人34岁一点儿都不老,正当年,而且树明很厉害,前途无量。”我不为所动,朋友继续苦劝,说树明有房有车,说他虽然离了婚却没有拖油瓶,说他的父亲早年去世,只剩下老母,负担也轻……朋友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我实在耐不得烦,只好敷衍她说:“行吧,那就处处看。”就这么着,我开始接受树明的追求。

  接触多了,我渐渐看到树明的好,相较于身边那群愣头青,30多岁的男人其实更有杀伤力,更何况是树明这种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他每天开车接我下班,带我吃最好的西餐,送我最漂亮的裙子……不仅是物质方面的丰富,树明的“男人味”也让人感动。有次我跟同事发生矛盾,对方狠狠推了我一把,我毫无防备,一下子摔倒在地,扭伤了脚踝。树明第一时间赶去,背着我出门时,他扭身对坐在一旁毫无愧色的肇事者开了口,“晶晶的脚如果出了问题,希望你做好准备”。语气并不严厉,但冷冰冰的,透着说不出的酷,我看见那个女人很明显地哆嗦了一下。

  背叛后的回归

  2008年,我和树明的恋爱从浓烈渐渐转为平淡,我开始有些反悔,觉得自己也许会有更好的选择。这时我认识了江河,一个富二代。江河人长得帅,再配上名车靓装,一下子就把树明甩得老远。江河毫不忌讳地对我展开爱情攻势,我没有太多犹豫,很快接受了他的追求,当然,也向树明提出分手。

  树明很痛苦,通过各种方式和各色人等刻意挽留,但没用,我去意已决。我沉浸在江河的温柔乡中,只盼早日修成正果,但没过多久,这个美梦就被赤裸裸的现实一棒敲碎。江河对我的兴趣不过是征服欲作祟,得到之后便是厌倦,他把目光投向了下一个目标。

  和江河分手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从痛苦中自拔,甚至想过轻生。树明又出现了,他把肩膀借我依靠,耐心听我倾诉,给我温柔安慰,最后他说:“回到我这里来吧,我一直在等你……”我被树明的宽容和深情感动得涕泪横流,当晚,我回到了树明的家。

  2009年,我和树明结婚,婚礼办得低调而温馨,之后树明带着我去欧洲度蜜月。

  婚后,树明像疼爱女儿一样疼爱我,这话其实不太准确,树明对我好,但对女儿更好。因为女儿跟了妈妈,树明总对她有着无尽歉疚,每次他陪我逛街,只要看见粉粉嫩嫩的东西(他女儿就喜欢粉色)就要为女儿买下,不管是否实用,不问价格几何。我虽然嘴上没说,心里却有几分别扭,树明每月给女儿的生活费高达三千元,足够她吃好喝好玩好,何必再花冤枉钱?

  去年6月,树明的前妻打来电话,让树明给女儿买架钢琴,她们已经在琴行里看好型号,价格在6万元左右。树明一口应承,我却十分不满,女儿已经给了前妻,每月的生活费一分不少,还时有各种补贴,她们不该再提这种无理要求。

  熟悉后的陌生

  我把想法告诉树明,他却动了怒,说我斤斤计较,“钱都是我挣的,愿意给谁就给谁”。我们为此大吵一架,我也在一怒之下回了娘家,住了整整半个月,树明百般哀求下才肯回家。在这件事上没有赢家,虽然树明跟我道了歉,但他也给女儿买了钢琴。

  今年年初,婆婆从江苏老家赶来过年,因为我怀孕了。婆婆是农村人,身上带着无法扭转的陋习。婆婆喜欢随地吐痰,我专门给她买了痰盂,放在她的面前,但她视若无物,随时“噗”的一声,一口浓痰拖着长长的抛物线落于地板。

  今年4月的一天,婆婆洗衣服时把我的内衣裤和她的袜子泡在洗脚盆里,这情景被我不小心看见,天晓得之前已经有过多少次。我忍不住发飙。婆婆脾气也大,当即收拾行李回了老家,连树明都没告诉一声。晚上回家时,看到家里情形,树明给婆婆打了手机,这才得知情况。结果可想而知,树明大发雷霆,第一次动手打了我,一个巴掌重重地甩在脸上。

  我和树明的关系越来越糟,我竭力收敛自己的脾气,可烦心的事情纷至沓来,没一天让人省心。

  上周,树明的女儿又找爸爸要钱,说要去上海拜一位钢琴名师学艺,老师收费很高,希望爸爸赞助一些,又是几万元。这几个月树明的生意赔了不少,公司里已裁了好几个人。这种情况下,我以为树明会拒绝,可他竟然又一口答应。我坚决不同意,孩子眼看就要出生,各方面都需要钱,我们没有义务去填那个无底洞。因为此事,我跟树明又是一场大闹,他再次动手,又是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今天是我回娘家后的第三天,树明没来看我,甚至没有一个电话,我的心在一点一点变凉,再过一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他是想放弃我们娘儿俩?我不想分手,那不是我的目的,可又拉不下脸主动示弱,好想质问那个人:肚里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骨肉?为何你不肯多为我们思量几分?

  回复

  嫁给二婚男人确实意味着生活的相对复杂,因他以往的婚姻经历,你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丈夫,这个丈夫后面还站着他的孩子,甚至前妻。

  看得出来,树明是个负责任的爸爸,从这点来说晶晶是幸运的,因为既然树明能对与前妻所生的孩子有求必应,同样也会对晶晶的孩子承担责任。此种情况下,晶晶排斥其女儿的做法就颇显欠缺,它不仅会伤害一个父亲的心,还会让爱情越走越远。

  所以,晶晶此时更应去反思自己和树明女儿的关系,一个聪明女人不能这样简单处理家庭关系。中国有句古话:爱屋及乌,请晶晶尽早学会如何去爱人。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jls18511723338(金丽老师)

0 2966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