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他的两个女人

2019-08-15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0 1571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知道欧兰不是自己生母之后,何橙子原谅了这么多年来,她对自己所有的不好。

  不是物质上的。物质上,何橙子一直过得很富足。

  那种不好是纯精神上的。

  而且也不是溢于言表、人人能看出来的;而是秘而不宣、渗透在只有橙子和欧兰能感触到的微妙细节里。

  比如这么多年,橙子从来没和欧兰真正腻歪过。

  很小的时候,橙子会对着欧兰撒娇耍赖。但橙子怎么哼唧都行,却不能有任何肢体动作的配合。比如伸出手去抱欧兰,比如跑过去要欧兰亲亲……欧兰会瞬间就把两只手伸出来,笔直水平朝着橙子伸开,在自己和小小的橙子之间,撑开一个固定距离。

  然后欧兰便会喊保姆,让对方来把橙子抱走。

  橙子还记得,四五岁的时候,有天晚上做了噩梦,吓醒了,哭着从床上跳下来,冲进欧兰和她老爸何展志的卧室。

  当时他俩还没睡,正各朝向一边儿侧卧着看书,橙子冲进去直奔欧兰,伸出两只小手泪汪汪地,橙子怕,妈妈抱。

  小身子已经爬上床去朝欧兰怀里塞。

  欧兰在愣一下后,突然像受到什么惊吓般躲开橙子已触到自己腹部的小手,翻身爬起来,竟然直接跨过何展志的身体光着脚跳到了地板上。

  还是何展志把橙子抱起来,抱在怀里哄了半天。

  欧兰有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在何展志身边坐下来,轻声问橙子,宝宝是不是做噩梦了?

  橙子不吭声,欧兰方才的躲避让她幼小的心失落了。

  后来欧兰又问,橙子才点点头。

  欧兰说橙子不怕,妈妈给你讲个故事吧。

  欧兰真就讲了,后来橙子在何展志怀里睡着了……

  类似的事情太多,到橙子上了小学,心里就有些警惕了。欧兰和别人的妈不一样,这太明显。

  但她对橙子真的也没有半点不好,从衣食住行,到教育引导,都很好。

  说高级也不为过。

  欧兰教橙子学习功课,也教她为人处世,从来不发脾气。

  橙子记忆中,欧兰就是个不会发脾气的女人,她克制又理性,那股高雅,即使在家里穿着闲散的家居服都不塌半分。

  还是个美人,从年轻一直美到中年。每次橙子开家长会,不知多少同学咋舌,何橙子,你妈真好看。

  欧兰又何止好看, 她的外语网课在某网站开价极高。欧兰做这份职业之前,曾是一家有名的外语培训机构的高级讲师。

  事业上不输某知名企业副总何展志半点儿。

  可就是这个给橙子撑足门面的妈,从小到大,却跟她之间隔着一层透明又坚硬的屏障。

  那道屏障,隔开了一个家中最寻常的天伦之乐。

  说白了,欧兰对她的爱,过于生硬和形式化。

  那在一个孩子的成长中真不算小事儿。语言表达能力足够时,橙子也问过她爸何展志。何展志这样跟橙子解释,欧兰生下橙子后患上产后抑郁,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工作都做不了就辞了职,差点儿自杀……

  何展志说你妈从小家境好,她又过于优秀,一直活得孤傲,当时大概没做好当妈的准备……你要担待她,毕竟你妈是爱你的,她对你那么好。

  那时橙子已是少女,十三四岁了,父亲这样的解答令她蓦地心酸。

  何展志没说错,欧兰待她很好,这么多年都没骂过她一句。橙子那些同学的妈,没有不发脾气的。同学共用口头语,我妈更年期又提前了……

  橙子也不知道,到底同学妈那样好,还是欧兰这样好。

  半天,橙子瘪瘪嘴,叹口气,无话可说了。

  可真相到底还是出来了,在橙子大三那年。

  2

  橙子参加学校组织的献血活动,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是B型血, 正跟室友嘚啵对应的血型特征,突然橙子愣住。

  欧兰和何展志都是A型血,她在他们的献血证上看到过。

  橙子懂简单基因常识,当即窜出寝室给何展志打了电话。

  何展志没怎么犹豫就招了——既然瞒不住,说出真相总比让橙子自己胡乱猜测好。

  事情很简单,橙子是何展志的亲生女儿,但不是欧兰生的。欧兰在结婚两年后查出子宫有问题,虽多方求医仍不能生育,橙子是后来夫妻俩找人代孕得来。

  何展志说,虽然欧兰不是你亲妈,但家是你的家,你二十岁了,这件事自己慢慢消化吧,你想让你妈知道的话,我就告诉她,不想的话,我替你保密。

  橙子没回答,半天,跟何展志说,给我点儿时间。

  何展志说,好。

  接下来好几天,何展志没打扰橙子,倒是欧兰,一如既往地隔两天和橙子在微信里互动一下。

  相敬如宾地。

  对,相敬如宾。上高中以后,橙子就这么跟同学形容自己和欧兰的关系的,半开玩笑半失落的。但突然之间,橙子全部理解了,没错,相敬如宾,这兴许是欧兰能给予自己最深的爱了。

  毕竟没有血缘。毕竟,她何橙子来自另一个女人的子宫。

  理解之后,橙子便是悲凉,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从每一个细胞里钻出来的……自卑。

  这二十年,橙子养尊处优,顺其自然地养成了傲娇的性子。哪怕欧兰没有跟她真正亲昵过,毕竟生活优越。可一下子,橙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竟然是一个女人当做商品孕育出来——橙子丝毫不怀疑何展志的说法,既然瞒不住,他已没任何必要撒谎。

  至于细节,橙子不问也知道,代孕本身不合法,只能走地下渠道,方式十有八九也是最原始的,不是什么试管,而是直接受孕的那种。不然,欧兰也不会对和她亲近那么排斥。

  橙子想不出来,一个怎样的女人才能把自己的子宫当容器,把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当商品。

  她得多么不堪啊。

  可她就是那个不堪女人的亲生女儿,这真让人崩溃。

  清理出所有头绪,橙子再次给何展志打了电话,她问何展志,那个女人收了你多少钱把我卖了。

  何展志突然暴怒,不许你这样说话。

  橙子冷笑,也是,有些事做得却说不得,因为太恶心。

  何橙子。何展志对着电话吼了一声,你已经是成年人,别太过分!

  这么多年了,何展志一直宠橙子,是真的宠,由内而外由里及表的,也从来没朝橙子发过脾气,但跟欧兰不一样。欧兰不发脾气是用不着不屑于,何展志,是不舍得。

  这是头一回。

  橙子突然哭了。

  何展志哑然。

  橙子哭了半天,跟何展志说,我恨她!

  就是这几个字,除此之外,橙子真找不到更合适的感觉来跟她想象不出的那个女人对接了。

  橙子恨她让自己的生命成为一种可出售的商品。

  如此低廉。

  能有多少钱呢?在繁多公共场所洗手间的墙壁上,橙子随时都能看到那些乌七八糟的关于代孕的广告。

  二十万?三十万?

  但那是二十年前,二十年前那个女人,可能更便宜就把她卖了吧!

  橙子真的好恨!

  3

  那之后,橙子变得沉默寡言,变得颓废慵懒。

  但没让何展志跟欧兰说。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欧兰的错,她能怎样呢?当初如果她不同意,何展志会跟她离婚也说不定。而这些年,她对橙子,实打实地有一份养育之恩。

  想想那么高傲的女人,也忍下了养着自己男人和别的女人的孩子,橙子都替欧兰憋屈。

  何况如今欧兰都快五十了,橙子更不想也觉得没资格用这件事打扰她。

  橙子宁肯用坏情绪惩罚自己。

  何展志很无奈,这件事如果橙子想不开,他劝解是无用的。

  这么闷闷的,转眼橙子也毕业了,拒绝了何展志安置的工作,橙子去了几百公里外的海边城市。

  就是觉得回不去过去的生活了,和何展志,甚至跟欧兰,都回不去了。

  不知情的时候,至少还能随意抱怨欧兰对自己的不亲密。

  如今真相水落石出,才知道那份相敬如宾,对她来说都已经是恩赐。

  情何以堪。

  无以排遣,便把精力和时间全耗在工作上,掐得出水的好年纪,跟男人绝了缘似的,也不恋爱。

  倒是隔两天会主动给欧兰打个电话或发几条微信,掩饰着客气,表达着关心。

  假期回去,也给欧兰买礼物。

  欧兰对橙子,一如既往,好,但不真的亲。惯性了。

  不同的是橙子理解了,不怨了。

  三年后,一心奔事业的橙子,便在公司独当一面,干到了销售总监。

  这一年,橙子25,快到生日的时候,死活没想到竟有不速之客找上门来。

  四十多岁的男人,气质朴素,瘦削,憔悴,衣衫凌乱,深情焦虑疲惫,一见面就急切地说,可算找到你了,橙子你救救你妈吧,只有你能救她了。

  橙子惊住了。

  4

  在男人絮叨了片刻后,橙子大致清楚了,男人口中橙子的妈妈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代孕把橙子生下来的女人。现在女人得了很麻烦的心脏病,要去大医院做手术,手术费加支架什么的要好几十万,家里没钱……

  男人,是那个女人的老公。

  橙子顿时血往上涌,差点儿失态地把男人踢打出去。

  难以置信,过了这么多年他们竟然找到了橙子。如此可恨,他们找到橙子是为了让她出钱给那个女人做手术。

  凭什么啊,她当初物件一样卖了自己,那点儿所谓生育之恩早已转化为了经济价值。她连一天都没养过橙子,养育之恩从不存在。对橙子来说,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她连陌生人都不如,陌生人,橙子施以援手好歹也叫做慈善,当初卖过自己的人,多年后跑来索取,这叫什么?

  这叫逼迫叫勒索。

  橙子克制着爆炸的冲动,黑着脸赶走了男人。

  一个下午橙子气难平,心绪起伏得厉害。想来有何展志这条线索,那个女人找到她也不是件难事。

  橙子愤怒的是她竟有脸找过来。

  也幸亏她有间单独办公室,如果大庭广众之下男人把橙子身世说出来,她的脸往哪儿搁。

  突然不寒而栗。

  但没有半点儿侥幸,下班后走出写字楼,还没走到停车场,男人又冒了出来,男人说你要是不管你妈,我就待这儿不走,我……我就去找你们领导。我……我就去找警察。

  橙子简直气疯了。

  甩脱开男人后,橙子在车上就给何展志打了电话,橙子说你当初造的孽,现在报应到我头上了,当初你干嘛要我啊,为啥要把我生下来,为啥你们不去孤儿院领养一个……

  橙子说不下去了,车往路边一停,在几年后,又嚎啕了一场。

  怎么都忍不住,不堪的身世秘密已经够恶心,又带来这么个烂摊子。

  哭够了,橙子打电话请休年假,只想躲得远远的,男人非闹不可,回来辞职好了。

  出去三天,关了电话,开机,意外地风平浪静。

  只有欧兰发来的微信,很长一段话,特别长。

  欧兰第一句话,我都知道了,方雪……她不知道怎么问到我的电话,给我道过歉了。

  接下来欧兰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爸说的那样。当初,的确是因为我不能生育又舍不得离开你爸,同意了找人代孕。你的生母方雪,是我找上的,当年她在我父母家做保姆,二十出头,家境贫寒,念过高中,有一些文化,身体健康五官清秀,当时方雪弟弟刚考上大学,家里急需用钱,她同意了。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过程中你爸和方雪竟然假戏真做,有了感情。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你爸看她的眼神不一样了,我有作为妻子和女人的敏感,震惊之余,当即做了决定赶走方雪。可是那时候,她已经怀孕了,坚决要按协议把孩子生下来。当初在协议上签字的人是我,一个体面的身份是我最大的软肋,我怕这件事情捅出去,只能接受了。我把她送到了外地,那之后你爸没再跟她见过面,你爸对方雪的感情,与其说是爱,更多的,大概也就是一个男人对一个身世飘零的女子的怜惜,过去,也就过去了。

  欧兰说,后来方雪生下了你,我把你抱了回来,告诉你爸按约定加倍给了她一笔钱。但是我骗了你爸, 方雪没有要钱,一分都没要,她只让我答应一件事,善待你。那一刻我知道了,如果你爸对方雪的感情是一个男人的心血来潮,那么方雪是真的爱上了你爸,愿意给他生一个孩子,愿意把孩子留下来。对方雪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你是她的女儿是她爱一个男人的结晶,可她心知肚明,对你来说留下才是最好的选择,她没有能力给你安稳生活,未婚生子,她带着你只能颠沛流离……还有一点儿方雪也知道,她只有这么做才能把自己留在你爸心里,才会让他在看到你时想起她来,想起她烟花一逝的美好。她甚至知道如果真的跟你爸在一起,他很快就会厌弃了……方雪是个通透又可怜的女子。

  欧兰说,可是每次看到你,想起她的却不仅是你爸何展志,还有我。你跟方雪太像了,眉眼,嘴巴,眼神……简直一模一样,每一次看到你,你就像扎在我心里的一根刺,做人的良知约束我要抚养和爱护你,但嫉妒却让我始终无法像一个母亲那样贴心贴肺地爱你宠你娇纵你……对不起橙子,这一切是我们的错,你是无辜的,本不该让你承受这份不公。你去看看方雪吧,我想来找你绝不是方雪的意思,否则这些年,她过得那么艰难,早就来找我们了。不管怎样,是她生下了你,为了爱情!

  5

  橙子坐在酒店宽大的飘窗上把那段话看了一遍又一遍,这一次,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橙子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一脸。

  眼泪流干之后,橙子觉得内心某一处松懈下来。

  这是她如何都猜测不出的真相,晦涩,近乎残忍,可又充满残酷的温情。

  欧兰是善良的,她爱何展志,爱得沉默隐忍。纵然心里扎着方雪这根刺,也给了橙子最好的生活。

  方雪也是善良的,她也爱何展志,爱得自卑低下。

  方雪也爱她,对一个母亲,最艰难的不是付出怎样的代价抚养子女,而是放弃吧。那违背一个母亲的天性。方雪却那么做了。

  为了何展志,为了橙子,就算也有那么一点为了自己吧。

  谁活着没有那么一点儿私心呢。

  至于何展志,他不是个纯良的好人,也不算卑劣的坏人,至少这么多年,他没有因为欧兰的不能生育最终抛弃她;对橙子,也尽到了一个父亲该尽的职责,和爱。

  他唯一亏欠的只有方雪。甚至他至今都还不知道方雪当初根本没要钱,他以为至少他在经济上做了赔偿,因而换来多年心安。

  这一刻,橙子的心好疼。

  为方雪。

  还有一份巨大释然,原来她何橙子不是被交易的商品,她是一个女人爱的结晶。

  只要这之间有爱,一切就都可以被原谅。

  橙子退房,订夜班飞机回程,她要用最快时间回去,回到方雪身边,尽自己所能挽留方雪的生命,替自己,也替何展志偿还这些年对她的亏欠。

  那也是命运对她的亏欠。

  橙子也会好好照顾欧兰,从来没有什么时候,橙子觉得心里跟欧兰如此亲近,是真正的亲近,推倒了两人之间那道透明而坚固的屏障的亲近。

  这真好。

  登机前,橙子给欧兰发了条语言,妈,我这就回去了,我想你了。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jls18511723338(金丽老师)

0 1571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