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我的第一次恋爱

2017-11-04     红树林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63 5007 分享到:

   我的第一次恋爱,像风一样在我的成长中刮过,现在留下的只有美好的回忆。有时我常常想远在千里之外的她,如今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在陪着孩子快乐地生活。

第一章 梅,我的第一个恋人
   她就是梅,曾经是我的思念,是我的牵挂。
  认识梅是初一的时候,我们前后桌。梅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女孩,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有时她问我数学问题的时候,眼睛忽闪忽闪的,我给她讲题,目光一遇到她的眼睛,就感到羞涩,不敢再看她。她笑我胆子小,我就在课下跟她讲自己到河里摸鱼,一下子,摸到水蛇,她立刻显露出惊吓的样子。“水蛇?你敢摸?吹牛吧?”“真的!我开始也不知道是水蛇,以为是黄鳝,是同伴发现喊住我的。我赶紧扔到玉米地里了。”她听了,半信半疑。她说:“我怕蛇。”我又炫耀:“我们家经常在平房下的一块铁皮下发现蛇!”“你们家里还会进去蛇?”梅吐吐舌头。“真的,有时候,我听到铁皮响,就知道,准有蛇,就告诉我爷爷,他准备一根木棍,挑开铁皮,里面就是一条白蛇,我们叫它白锦。”“你爷爷打死了它?”“是呀,我爷爷打死后,我就用那根木棍挑着满大街走,那些曾经和我打过架的同龄孩子,都吓得跑了。”“你家为什么有蛇?”“不知道,反正,几乎是每年都能打死一条。要不,我带你去我家,说不准,就能找到一条白蛇。”她连连摆手,“我不去,我怕蛇。”我拍拍胸脯,“怕啥,有我呢!”她用崇拜的眼光看着我,我看着她,我小声说:“你的眼睛真美!”“什么?你说什么?”“奥,没说啥!”我脸一红,赶紧将脸埋在书里。
接触时间久了,我还发现梅的嗓子特别好。柔软的声音,甜甜的声音。 我喜欢听  她在自习课上的小声哼唱,声音是那么甜美。我曾经跟她说:“将来去当歌星吧,你的嗓子那么好。”梅这时候就笑道:“歌星?做梦呢?”
  我带给她苹果,花生,这些家里产的东西,她送给我糖果,饼干。我最喜欢她带的海带丝,咸味正好,就着馒头吃,很香。泡着水喝,味道更特别。
  初二的时候分班,我和梅分到不同的班。见面的机会少了,听那美妙歌声的机会少了,心里就有了牵挂。只有在课间**的时候,见到梅,我就会跑过去说几句话,她看着我笑。
  父亲不知道从谁哪里听说我在学校好像谈女朋友。他很生气:“辉,你太让我失望了,咱们家这样穷,也借着钱,供着你上学,你却谈什么恋爱?耽误了学习,误了自己的前途,还会耽误人家女孩的前途。我听说了,人家女孩家里条件比咱们好多了,她父母也肯定反对你们在一起。你不努力,考不上中专,到头来,还和我一样,回家种地!”妈妈在一旁也是急得掉眼泪。我没反驳,既然父母认为我不懂事,肯定是我做错了,伤了他们的心。
  那时候,我家里条件不太好,父亲长病,我一心想着早点就业,早点为家里分担一些负担,我就选择了报考中专。我问梅是上高中还是考中专。她说:“你考什么,我就也考什么?”我点点头。
  初三的时候我像疯了一样地拼命学,早晨早早到教室背英语单词,课间操也是跑着去厕所。我开始有意躲着梅,即使偶尔见了面,我也只是点点头,梅的眼里盛满泪。
  我的爷爷在那一年走了,我哭着跟着来接我的亲戚回去奔丧。再回到学校,我的胳膊上多了一个黑纱。梅特意跑来看我,我说:“我爷爷走了!”她眼里含着泪,听我说,末了劝我不要太悲伤,人到了一定年纪都会老去。我止住泪水,告诉梅,我一定要考好,不然,没法和父母说,没法告慰我的爷爷。他总对别人说,辉一定能让赵家增光。梅给我打气。我说,以后可能见面的机会少了。梅说:“我理解。”但是我分明看到她的眼泪在眼里打转。
我最后考取了中专,梅考了技校。毕业的时候,她托人给我送给我一封信。我拿  着信,跑到村口的小河边。迫不及待地读起来:“辉,我做错了什么,你躲着我?我能感觉到,你是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你。可是在后来的日子里,你躲着我,我很伤心,我哭过,我问过我自己……”我读着读着眼泪掉下来。我伤了一个女孩的心,我不知道如何去解释,做什么能让她谅解我。
  我怕什么?我怕自己无法给予她幸福?我怕什么?我怕自己考不上,无法给予父母报答?
  那年暑假里,我在家里帮助父母干农活,火辣辣的太阳,晒爆了我的后背,我的脸变得黑黑的。为了积攒学费,我上山挖草药,晒干了卖钱,骑着车子去集市上卖蔬菜。到砖窑厂去打工,汗水浸湿我的衣服,泛着白色的盐粒子,脸越来越黑。我咬着牙,给自己打气。
  累的时候我心里也会想起梅,她这时在家里干什么?我甚至都不敢提笔给她写信。
第二章 第一次想念一个人
  我到了泰安上学,同学都笑我黑,我笑笑,摸摸手上的老茧。
  也许是第一次离开家到了很远的地方,夜里就做梦,想家。也会想起梅。她在技校里可好?梅,你在远方可好?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微信,和家里联系都是写信。父母信里叮嘱自己在外注意安全,注意身体。我呢,就一一回答,说说自己在学校的情况。
  那天突然,接到父亲的一封信:“你的那个同学来过咱们家,要了你的地址,她可能会给你写信。我觉得,你慢慢长大了,有些事情会思考,会处理好,将来你们很可能不能分到一个城市,两地分离,对于谁,对于那个家长都不是好事。你自己想想。”我立即明白,是梅,她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才到我们村,找到我的父母。要我的地址。
  不久,接到梅的第一封信。我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跑到学校的树林里拆开。清秀的笔迹,熟悉不过的笔迹。“鼓足勇气给你写信,是想告诉你,我在海边的城市里读一所技校,你知道,我喜欢海。希望自己将来能在这里有自己的小窝……,辉,你以前,不也说,喜欢看海,到海边吹海风,捡贝壳……” 我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我读了几遍,能够真切感受到被一个人,在千里之外牵挂的幸福。
  我要给她回信,我要道歉,我要解释,我要说出我自己内心的声音。可是到了写信的时候,我想到了我父亲之前的信,我犹豫了。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回到梅所在的城市,万一没法回去,我岂不是再一次伤害了她。
  一些话,我就放弃了,就像放弃了自己的承诺。我一无所有,还会承诺什么呢?
  于是信就成了客套话加客套话,我不敢表白什么,只是在信里说了自己在学校里参加文学协会,有空写点稿件,投给报社。周末和同学去爬泰山。
  信寄出去不久,梅的回信就跟着寄来。她说泰山很高,泰山听说登上去看日出,和海边不一样。我感觉到她意思,是想来让我做向导,去爬泰山。我回信,邀请她来。信寄出去,我却后悔了,梅,来了怎么办?同学们怎么看?我怎么跟同学解释?可是一切都感觉已经晚了。
第三章 第一次吻你的秀发 吻你的脸
  梅回信说,暑假里要来泰安。我愣了,没想到会这样。是推辞还是相见?我想到梅的那双大眼睛,想到她那美妙的歌声。我不忍心再次伤害她。我就回信答应在学校等她,告诉她我会去火车站接她。
  我在暑假前,跟父母写信,说晚回家几天,学校有个活动要我去参加。
  放假前,我理了发,用稿费买了一件牛仔裤和一件上衣。
  我买了水果,买了矿泉水,借了一部相机。借给我相机的哥们笑着问我:“女朋友要来?”“同学?”“女同学吧?哥们抓住机会,大胆爱一回!”“什么女同学,我表妹要来!”“你表妹,那我也留下,一起去爬山?”我轰走他。怕他再说出什么令我尴尬的话。
  梅来了,我站在出站口,远远看到一袭白裙的梅,她戴着一顶帽子,看到我,她摘下帽子,使劲挥舞,我看到那双熟悉的大眼睛。
  接过她的包,我装作一脸严肃:“你穿着裙子爬山,肯定吃不消的?”梅笑着说:“我有准备,包里有运动服。”
  我陪着梅一起往学校走。突然她上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你走的太快,我怕跟不上,走散了!”我四下看看。她笑了:“害怕熟人看到?”我脸一红。她还是那样直率。
  学校里放假了,我起初想让她到学校招待所住下,梅说一个人会害怕。我一下子没了主意。“要不,到你宿舍?”“不,不行。让老师同学知道了,就麻烦了。”“你呀,还是一个榆木嘎达!”梅装作生气地一扭头,不理我。我一看赶紧道歉。悄悄说:“别人问你,你就说是我妹妹。”“行,我的哥!”梅笑了。
悄悄进了宿舍,我嘱咐她一切都不要大声。“知道了,哥!”梅哈哈一笑。我的汗马上流下来。
  我把梅锁在宿舍里,我跑出去,买了饭,跑回宿舍。
  打开门,看到梅躺在我的床上。
  也许是坐火车累了,她睡着了。我把饭放到保温桶里,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她还是那样的美。黑色的长发散开着,白色的裙子下露出白皙的腿。她就像睡美人。
  梅醒了,看到我痴痴地看着她,她笑了。坐起来,“我睡着了?”“嗯,可能是太累了。”“我饿了。”“我买了饭。”“那快吃吧!”梅打开包,拿出一包海带丝递给我,我笑了:“海带丝?” “你呀,最爱吃的!”我就着汉堡吃起来。“好吃!”梅看着笑起来。
  吃完饭,我催她快点睡,明天早起去看日出。梅说睡不着。“陪我说说话!”我只好同意。
  我们就说起以前在学校的一些事情。梅说她回去海边吹海风,光着脚走沙滩。明年暑假,你来我学校,我陪你看海。没等我回答,梅说,你是默认了呀!我哭笑不得。
  “你过来!”梅羞涩地看着我。我走到床前。梅拉住我的手,我想抽回来,却不舍得。梅往里躺了躺,“你躺在我旁边。”我机械般地躺下,把手抱在自己胸前。鼻子里闻到了淡淡地香味,梅的长发触碰到我的脸,我心里痒得厉害,心跳得像跑进了一只小兔子。嘴开始发干,一动不敢动。梅转过身抱紧我。我吓得汗流出来了。“抱紧我!”梅小声说,我迟疑着用手抱住梅。“辉,我,我一直很想念你!”“我也是!”“毕业后,你有什么打算?”“不知道!”一阵沉默。梅爬起来,盯着我的眼睛。我不敢迎接她的眼睛,她俯下身子,嘴唇贴近我的嘴唇,我惊慌地迎上去,含住,两个人抱得更紧了。
  一阵深沉地吻,将心里具结的一切都开锁。
  定的闹铃响起来,我们依依不舍地分开,我看了看闹铃,“该出发了!要不然赶不上明早的日出。”梅笑了笑,起身拿出背包,找出运动服,我借故去厕所,到了门外。再回来,梅已经是一身干练的运动服,紧紧裹住她美妙的身材。我看呆了。
  背起背包,我拉着梅出了宿舍,在学校外打车去红门。从那里开始登山。
第四章 第一次山盟
  夜里登山的人不少,都打着手电筒。将整个山路照亮。梅拉紧我的手,我幸福地感受到那份柔软的相握。心里升起一份责任,从来没有过得责任:我要保护好她。
  路过观音像的庙宇,梅都要进去朝拜,还要我陪她一起跪下。我只好依着她。梅虔诚地跪拜,还低声许愿。
  除了庙宇,我问她,许了什么愿。她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了看日出的地方。泰山上风大,租了大衣,梅还是冻得瑟瑟发抖,我抱紧她,希望能让她感觉到一丝温暖。
日出的时候,梅像个孩子似得兴高采烈,摆出各种姿势,让我给她拍照。她说:  “真美!”我说:“在海边看日出,是什么样子的?”“海水也会被染红,下次暑假,你一定来我学校,我陪你去看海,去看海上日出!”我点点头。
天亮了,我们沿着山路下山,十八盘陡峭的路,梅紧紧抓住我的手。我紧紧抓住她的手,心里真想双手这样一直相握。
  下山后,我陪梅去了岱庙。看得出,梅很开心。
  送她到火车站,等候火车的时候。我甚至都祈祷火车晚点吧,这样,我还能和梅多说一会儿话,多牵一会她的小手。
  车还是来了。梅亲了我,我亲了她,车开动,我跟着车往前跑,梅在车厢里挥手。我分明看到她的眼里流出的泪水。
  我去照相馆把照片洗出来,自己留下一半,另一半寄给梅。
  不久收到梅的信,她在信末写到:“那些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
  你不是问我在观音庙许的什么愿吗,海誓山盟,到了泰山,有这样雄伟的大山……我想和你在大海边的海誓,这样海誓山盟就圆满了。”我心潮澎湃,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第五章 第一次看海
  暑假,我回家把和梅的合影藏在抽屉里的报纸下。爸爸让我和他一起去田里锄**。休息的时候,父亲,和我坐在树荫下。“辉,那个来咱们家的女娃,我看了,是个好孩子。”我没说话,用树枝在地上乱画。
  父亲叹口气,接着说:“你将来能不能分回烟台,你心里应该有数,万一回不来,你们要是谈上恋爱,将来要成家的,两地有千里的距离,很多事情,很多困难,是你们没有考虑好的。我不想拆散你们,只是告诉你,提醒你,想清楚了,对谁都好!”我更加用劲地在地上画着,居然写着一个个梅字。
  晚上,我失眠了。我想了很多,想起抱着梅的温暖,抱着梅心跳得加快,吻着梅嘴唇的甜蜜,想起她在观音像前的虔诚祈祷。我的泪水打湿枕头。
  第一个暑假,梅催我去海边。我说家里有事没去。
  第二个暑假,我还是如此。梅急了,在信里一遍遍问我为什么?我看到信纸都是湿的,那是梅流着泪写给我的。
  在学校树林里,我用手打着杨树粗糙的外皮,发泄着内心的慌乱,我不知道我的伤害,会给梅带来什么。
  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寒假里,几个同学相约去梅家玩耍,我推辞不掉,就跟着一起去,事先却没和梅打招呼。去了她的家,见到梅的父母,她父亲是一个镇上的书记,母亲在一个企业上班。他们热情招待我们,却没看到梅。梅的妈妈说,梅去亲戚家了。我心里很失望,却又有一丝窃喜。我是又想见到梅,但内心还是怕见到她。
  在梅的书房,我看到泰山上我给她照的照片,照片里梅开心地笑着。
  开学后,梅写来信,对没见到我们很是抱歉。我回信,说,我看到了那张照片。
  和梅的书信这样一周一封地来来往往写着,我在信里自己把自己比如城自己喜欢的菊花,梅是取自她的名字的一个字,她菊,都是梅兰竹菊指被人称为“四君子,梅的傲是我仰慕,而我却没有菊花的坚强,别的不说,就是爱不敢面对。
信写多了,归于平淡,我始终不敢再谈爱这个字。
  毕业后那年了,我努力想回到海边的城市,回答梅的身边,可是分配的结果,我无法实现心愿。我猜想梅知道这个结果准会哭。
  梅在我毕业前就去了一家合资公司工作。
  我心里却一直有个心事放不下,我担心梅会因为我,失去一些美好的生活。
  毕业五年后,我决定去见她一面。
  我提前写信告诉她。梅回信:来吧,我带你看看海。
  那天,我和梅在海边走着,梅挽住我的胳膊,我握紧她的手,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滋味。海风吹拂她的长发,我想帮她抚平,却迟疑着没去。
在  海边礁石上,海水的冲刷,礁石有着巨大的裂缝。我说:“海水真厉害,将这坚硬的礁石都冲刷出裂缝。”梅却哭了。我慌了神,紧张地看着她。我递给她纸巾,她接过去,不擦眼泪,任凭眼泪流着。落入海水。
  我说:“对不起,梅,对不起。”真想再次抱紧她,吻着她。可是,我不能再这样做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来见面。
  梅止住哭,擦干眼泪,带我沿着沙滩漫步。
  “我家里人催我好多次了,还托人介绍了一个人,那个人不错。”我痛苦地听着梅的诉说。“刚才他还来我宿舍送水果了,每天下班来接我。”我强忍着泪,点点头。“梅,祝福你,你应该找到这样优秀的好人。”“你呢?”梅含着泪望着我,我笑笑:“还没找呢?”“不要苦了自己!”说着,梅的泪又流下来。
六章 第一次心里埋藏一个秘密
  以后的日子在平淡中前行,我后来也有了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看着善良的妻子,聪明的孩子,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结婚前我含着泪,将收到的梅的信还有照片,悄悄烧掉。我不知道,梅如何处理我写给她的信,拍的照片。
  我觉得烧掉比留着更好些,也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却很难从心里抹去那段美好的回忆。
  在我的白发义无反顾地冒出来,记忆大幅减退的时候,我却清清楚楚地记着梅的音容笑貌,记得她的生日,尤其是夜深人静,反思自己,解剖自己内心的时候,我更会想起。
  我将我和梅的故事写进小说,是想留下一个字面的记忆,是想,假如有那么一天,小说发表了,梅也许看到了。我就更知足了。
  第一次在心里埋藏一个秘密,是青春在成长中的苦涩的,甜蜜的秘密。
  梅,祝福你幸福!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bhqg2018(郝瑞老师)

63 500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