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我的诗作第一次发表

2017-11-04     司马陇上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5 2377 分享到:

 2005年9月13日下午,风高气爽,阳光温和,我途经西操场、行政楼,抵达学校值班室而目睹的风物:虚无的美或那个曾莫名眷顾的女子。我甚至想,假如是2015年,我可否向她要一下手机号。可是,那时也可以要qq呀。可以停下来,对她说,我现在是要去取我的获奖证书、杂志和汇款。可是,没有。我继续往前走,走在时代的滥觞里。
  我并非已经完全失去那个时代,而那个时代的波澜早已远离了我的视线。我不能忘记的是,同学递给我通知单时,我心中泛起的涟漪。我所书写的情愫与斑斓,终于可以变成铅字,在更广阔的范围内被人所认知。这是努力的成果,是乡野之外散发的汗水蜕变为都市里的茶水的历程,是叠加的意识流变幻为文字与修辞的经历。至今,那本样刊,还摆在老家书橱的角落里。
  我依然记得我写下的第一句话:献给母亲。从2003年秋日大学入学的第一夜,我写下,“我的肉腐烂,我的骨不朽”之时,我肉身里蛰伏的诗神终于涌动。这自第一个轮回之年,因着疾患、敏感或无由的感伤,而串联起的写作热忱,在此刻,喷薄而绽放。我一遍遍在图书馆与宿舍之间寻找合适的桥梁,通往虚妄、虚构,也在真实的黑夜里,靠着漫天的窗灯,而写下的冥想、执着或单一的情调。
  《二零零四》的绵长,甲申之年的荒芜,在宽厚的格局里闪烁。追随海子,追随四十五度角的恍惚。我近似苦修或偏执的书写,在二零零四年冬日的一个深夜,抵达了片段的高峰。同宿舍的其他三人都已入睡,或者呢喃,四周都是暗的,唯有这桌灯亮着,唯有这简单的笔触和洁白的稿纸相互缠绕。
  我在空无的灵感里顺从了第一次酣畅的阐释与宣告。那么,我怎样复原,我又怎么在雕琢与整饬之间,完整地展示一首诗的开端。它是我第一次优雅而端正的出场。尽管,之前,貌似夜路的行途,早已成为了缅怀里的点缀与小花,却也不值一提。
  我看到那质朴而蕴藉了民国气韵的信札里,剥离出的刊物、获奖证书,和鲜活的汇款单。有别于印刷体的冰冷,仿佛隔了十万八千里的缄默,也有别于蹩脚的手写体,不能完整地呈现书写者的文雅。这是有着古典气息的黑色笔迹,让人有恍惚的意识。此时,不是崭新的网络时代,而是烙印了尖刻、持久和严谨的文艺回馈。
  我的名字被这样的形式所贯穿,沁心却不辽阔,淡然却又炙热。我葆存了多久,这信封,这铭记着人生第一次的信札。
  在那个秋日,我总是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所拨动,慷慨、或冷寂,在无边的希望和有瑕的顾虑里,我缓慢展开的翅膀,就要飞了吗?我打开的不止是一封信,而是一张轻盈却沉重的车票,通往未来这条艰难、绮丽却积蓄了青春梦幻的自我回归之路。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lqy13621208209(海燕老师)

5 237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秋天的高远 2018-09-30 13:07:22

    我缓慢展开的翅膀,这缓慢的辽阔,这条艰难、绮丽却积蓄了青春梦幻的自我回归之路啊-------

    回复
    匿名
  • 深蓝色 2018-08-15 10:29:22

    曾经这么浪漫的青春,祝你幸福!

    回复
    匿名
  • 小朵 2017-11-15 07:25:21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