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第一次和自己告别

2017-11-04     佳缘会员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0 1778 分享到:

  我和王教授是最后两个人,行李已经收拾好放在走廊上了。他在门口,举着手机朝里拍照。我站在窗口朝外看,一样的视角,窗外的景象也没有大变。初夏的阳光不算炙热,散在各处,停车场和公路都显出慵懒的样子,不远处是穿城而过的黄河,虽然被建筑遮住,但我知道它就在那儿。王教授催着我,我起身走过去,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朝里看,宿舍里很杂乱,大头的滑板、导导的海报,班长的健身器材、大斌的咖啡各种东西散落着无人理睬。我深吸一口气,拉上门,锁齿咬合,一声轻响。
  人们都怎样回忆自己的大学生活呢?美好的?孤独的?热闹的?值得珍藏的?还是忙碌的?充满激情和幻想的?或者成熟理性和浪漫的?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感受。我怎么形容呢?当我静下心来去想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本的回忆早已经被短短的时间冲的七零八落了,主干道的树影、一楼工作室的闷热、夜晚从仁寿山下来时的安静、毕设答辩时的紧张.....所有**碎的片段在脑海里飘散着,形成一种带着青涩和幼稚的朦胧的感觉,要很仔细才能勉强拼凑起来,帮我看清当时岁月映照下的那个自己。
  13年十一月,刚刚入学不久,认识的人不多,一个人在学校来来去去。上课的时候我坐在后排,透过窗帘可以看见外面的一教,红色的窗户、灰色的墙面、飘零的落叶和远处城市的边缘、更远的山峦有层次的叠在一起,形成一幅很安静的画面,被昏黄的日光浸润着。
  图书馆是一个好地方,找不到别的去的地方或者要逃避某种情绪的时候,我常去图书馆。挑一本闲书,看到闭馆了再放回去。晚上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大黑,空气凉凉的,抬头看不见星星。随着人群走过操场,拐角的那排银杏曾在秋季里闪耀过灿烂的金色,如今叶子虽然飘落的差不多了,但是树身依然挺拔,树枝在路灯下摇摆,搅乱了一地的碎影。这样的夜晚常让我想起如同蒲宁文字里那样清冷、空灵的早晨。
  14年七月,学校里人很少,一个人在宿舍过暑假。带着两份家教,看些闲书和电影。下午代课结束的时候,从学生家里出来,沿着黄河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回忆,默默的念公交站牌的名字。垂柳枝随着风轻轻的摇动,黄河水悠悠的,消解着一个异乡人所有的忧愁。吃完晚饭后出门买半个的西瓜,然后买个勺子,晚上边吹着风边吃,暑假就这么一勺一勺的挖没了。
  15年十月,下定了决心要好好学习专业技能,向老严借了相机,各处跑着去拍照。兰山和仁寿山是去的最多的。兰山的台阶很长,背着包和三脚架要不时的休息才能登顶。下午出发,到达山顶的时候已经要日落了。但是这时间倒是刚好,太阳坠下,灯火渐起,不久之后脚下的城市就变得灯火通明起来。夜色的掩映和灿烂的灯火让灰色消退了,从山上俯视,满眼只有铺展的璀璨的颜色,由近及远的散布到天边,然后淹没在浓黑里。在树的摩娑声和风声里,按下快门也显得有些多余。一切的时间和联系都离你远去,能做的只是呼吸着微凉的空气,让自己的身心慢慢的浮起来,汇入流动的灯光中。
  16年七月,老严努力了很久,五楼的计划终于批了下来,这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室也有机会从一楼搬到五楼。老严把大家集在一起,安排着各项事宜。他总是能为事情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也总能用激情感染周围的人。上上下下,忙忙碌碌,上午的时间过得极快,等到东西收拾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家都去了五楼收拾,我留在一楼守着门。之前的座椅、柜子、电脑都搬得差不多了,整个地方顿时空旷起来。我靠在椅子上,看着墙上贴的奖状和广告发呆,五楼地方更大,设备更全,上去当然更好,不过我们搬上去之后,就不再属于这里了,回来的机会也一定很少。那些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开过的分享会、熬过的夜、听过的讲座,所有这些鲜活的东西都会成为回忆吧,不过还是五楼更好,不是吗?熬夜还可以有沙发床,老严想的还是周到,况且只要大家在一起,肯定会有更多更好的经历,所有这些都让人充满了期待。
  17年六月,最后的一个月了。答辩、聚餐、拍照、展览,日程走的很快。我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情绪,总是在某个高兴的间隙里冒出来,细想的时候又消失不见了。我没法用文字记录它们,更不知从何记起,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忽略它、不去想它,尽量的表现出轻松的感觉来。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股离别的气息,每个人都能嗅到自己该走的那个日期,不管你愿不愿意,时间都会逼着你离开。
好友们都走的差不多了,欢聚一堂变成了曲终人散,最后变成天南海北。告别的话已经说过了,我本想静静的离开,但老严说他的航班改期了,第二天早上11点左右有空,问我要不要过去见一面,我犹豫了片刻,说好的。来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他刚下课,安排器材借用,让学弟学妹们登记好,就像我们之前一样。我在一边等着。等人都离开了,老严让我坐下,像往常一样,聊些事情。我很认真的听,思维却恍惚起来,脑海里有时空白,有时又塞满了杂乱的回忆和情绪。我很明显的看到他的眼眶红红的,脸上也显着憔悴。我问自己,你感觉怎么样?我的意识逞着强,说还好还好,还好的。最后老严说,咱们拥抱一个?于是我们抱在一起,作为最后的道别。“那么再见了!”他说,我的心里很乱,差一点就要哭出来,但我用力想着别的事,最后忍住了。
  火车上,我闭上眼睛,那些清冷的夜晚、大笑的时刻、那些孤独的日子、复杂的情绪、那些快乐和失望,好的不好的全从脑海里涌出来,我知道这些五味杂陈,零零散散的东西就是我所拥有的全部了。我第一次不想告别,不想说再见,不想离开这些人、这些地方。我是多么怀念那些日子,又多想那些时刻能永远保持下去。我不要再装的很轻松了,不要装作自己可以适应一切了,这些只是梦对吗?我不说再见,咱们多待一会好吗?但当我睁开眼,仍然坐在那里,一切都是  真的。火车慢慢的滑动起来,窗外的景物开始向后倒去,某一刻我看见站台上有人在向我挥手,他一脸的青涩和天真,就像几年前的我自己。我想回应他,但火车越来越快,很快我就找不到他了。
  生命是流动的,也是无常的,命运的火车不停歇的奔往下一站,然后再下一站,作为乘客的我们随之年岁渐长。往事被抛在身后,和曾经的那些自己一起没入岁月的海洋,而它岸边的潮水一浪又一浪,终究让人抓不住分毫!看着窗外不断闪过的村庄和田野,我在心里默念“再见,我的大学!再见,我的青春岁月!再见了,亲爱的自己!”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fangmo3(芳茉老师)

0 1778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