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我与死神的第一次约会

2017-11-02     慢慢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2 2034 分享到:

  常常在新闻中看到某人患了肿瘤癌,尿毒症,白血病....也会在朋友圈看到某人因患了某种癌症但由于家里经济困难,无力支付巨额的医疗费,而希望好心人士帮助她众筹,甚至我们隔壁村的姐姐不幸患上了白血病,叔叔为了治疗她的病,几乎在两天之内黑发变白头,瞬间沧桑的犹如一个陌生人,但我还是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把它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是偶尔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一定的帮助,但更多的是满溢的怜悯,同情。
  自以为这种事情距离自己很遥远,所以永远不会感同身受,直到去年的夏天,我切身感受到了直坠深渊的绝望与恐惧。
  去年的6月12日,天空明朗,艳阳高照,放眼望去一片蔚蓝美景,突然之间全身乏力,也明显感到自己的体温在逐渐上升,甚是难受,但一向擅长隐忍的我还是选择自愈,觉得我一身健硕的体魄怎会生病,估计一会就好了,自然就没当一回事。
  当晚,应好朋友的邀请拖着已经高烧的身体和他们享受了一顿美味的串串盛宴,其实对于我来说,实在难以下咽,甚至呕吐感满满,但还是硬撑着吃了点,经过1个多小时的战斗,终于结束了,因为当时正值大三的我晚上还有选修课,所以填饱肚囊的我们还得去上课。
  然而此时的我全身被寒意吞噬,但当时是骄阳似火的6月天,怎么会感觉到冷呢?还伴有昏昏睡意和困顿,甚至连走回宿舍的力气都快没了,所以我让舍友代我向老师请了假。
  回到宿舍,一咕噜就钻到了被窝里呼呼大睡,一直持续到夜里10点半,倏的被全身滚烫的热浪烧醒,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发烧了,于是量了体温,38度5,高烧,于是好朋友就陪我去了校医院。
 本以为这只是我人生生涯中无数次普通发烧中的一次,所以和往常一样,拒绝了医生打吊瓶的款款邀请,只默默打了一针退烧药,再口服了点药就昏睡过去。
直到第二天高烧依旧只增无减,我也不以为然,依旧去医院打针...
  第三天情况更加恶化,第四天亦是如此....
  就这样,在打针与吃药中我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整整7天,成功的将温度从最初的38度5提升到39度8,此时的我每天除了喝水几乎油盐未进,医生也很手足无措,建议我转院治疗,我顿时被巨大的恐惧包围。

  从小生病,我始终不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这次即使到转院这一步我还是想独自解决,结果朋友都劝我,有必要告诉爸妈,于是在转院的前一天晚上,我拨通了远在家乡父母的电话

  “爸,你和妈睡了吗?”我努力压制着自己因难受而颤抖的嗓音。

  “没呢,咋了?在学校好着没?”爸爸温和的在**那头询问我。
  我顿了几秒钟,“爸,我生病了,呜呜呜...”说完这句话,我一下子哭出了声,再也收不住了。
  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爸妈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安抚我:“没事,生病了就好好看病,不要哭”
  “爸,这次不是普通的病...”已经泣不成声的我还是断断续续的将这一周的看病经历告诉了爸妈。
  显然,爸妈被吓了一跳,但还是立刻安慰我:“别哭,有病咱就好好看病,你明天先去医院,我和你妈随后就到...”爸妈轮流在电话那头劝抚我,直到我情绪慢慢恢复平静,他们才放心挂掉电话。
  其实我哭并不是因为想念爸爸妈妈,而是我预感到自己可能患上了不治之症,一种对死亡本能的恐惧袭击了我,使我无能为力的挣扎徘徊。
  第二天,在朋友的陪伴下,我顺利住进了市内一所不错的医院,开始接受全面的治疗,爸妈见到我的那一刻,满脸尽是担忧与惊恐,但还是努力保持镇定,给我无限的信心。
  在医院治疗了一个月,该检查的地方一样没少,就是查不出到底是哪的问题,我每天被40度的高温烧到神志不清,头痛欲裂,加之没日没夜的吊瓶,使我的两只手连带胳膊浮肿如山,还伴随愈来愈严重的呕吐,因每天几乎不吃饭,呕吐物都是药水。
  眼见我日复一日的治疗,情况却每况愈下,爸妈决定给我转院,于是爸爸去了市里最好的一家医院,顶着烈日从早晨6点排队至下午4点,才见到医生,然而医生告之心力交瘁的爸爸,需要预约,最短也得20天我才可能被安排住院,爸爸不顾尊严,苦苦哀求,最后以被医生从办公室里推出来而告终。
  后来妈妈告诉我,那天爸爸回来后一直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直到她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坐在一旁的爸爸哭了,妈妈当时惊呆了,要知道从小到大,我们从来没见过爸爸掉过一滴眼泪,更别提哭了,妈妈问他怎么了,他很懊恼,有气无力的说:“我太无能了,自己女儿生病,我都不能给他最好的治疗,我还能干什么”,说完,我看到妈妈眼里噙着晶莹的泪花。
  直到某天晚上,我越吐越厉害,突然吐出一口接一口的鲜血,当时这一幕吓坏了一旁的爸妈,立刻质问医生怎么回事,医生给了我们一个很荒谬的理由,顿时爸爸火冒三丈,要求立刻转院。
  最终因为机缘巧合,我顺利住进了市里第二厉害的医院,又开始新一轮的治疗,在这里治疗了两周,我就好转了,但依然没查出病因,每天爸爸和妈妈带着我在院内溜达锻炼,不辞劳苦的照顾我。
  某天,我很惭愧的对爸爸说:“爸,我可能都毕不了业,如果真是什么不好的病,我就不治了,去打工”
  当即,爸爸就气冲冲的说:“胡说什么,肯定能治好,再说不要担心毕业的事,大不了咱还能打工挣钱,怕什么”
  我生病的这段日子,爸妈一下子好像老了10几岁,直接瘦成了纸片人,未曾有一根白发的妈妈白了多半,爸爸几乎全白了。
  后来,爸妈说,因为我一直查不出病因,他们都快吓死了,但一直没有往坏处想,一直相信希望,还好,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在医院的那段时间,我频繁的经过重症监护室,化疗室,放疗室,甚至和那些因为治疗脱光头发的病人在一块检查,浓郁的药味呛的我呼吸都异常困难,看着郁郁寡欢的光头病人,我的心里五味杂陈,那时我就在想:健康的活着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这次如果我有幸健康的出院,我一定要好好的生活,勇敢积极的生活,反正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好好生活,好好孝敬爸妈。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健康的出院了,走出院门的那刻,温煦的阳光刚好照进了我的眯眯眼里,暖暖的,甜甜的,好像为我的重生在鼓掌喝彩!
  经过这次的生死劫难,我摒弃了自己三年来的熬夜习惯,开始早睡早起,努力学习,也终于拿上了大学以来第一次奖学金,每天跑步健身,努力学习外语,生活自在阳光。
  如今我毕业了,依然每天心存感恩的努力生活,从不会抱怨,执行力超强,想到了就立即马不停蹄的去做,生活的有声有色,因为我明白活着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馈赠。
  忘了告诉泥萌,我现在很健康,医生说是我是由于中耳炎,鼻窦炎等各种炎症联合大爆发,才导致了这次的生死一线。
  所以,希望看完这个故事的人每天都开心快乐的生活,也不枉在人世间走这一遭!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jls18511723338(金丽老师)

2 2034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会员 2017-11-08 16:58:46

    感谢分享你的故事。每天就应该快乐的生活着,不负大好时光。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