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第一次真正忘记他

2017-11-01     相思树壮观的在圣何塞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3 1987 分享到:

  我接到短信的时候是下午三点二十四分,四年过去了,我以为我忘了,可是那一长串号码11位数字映入眼帘的时候,我的手还是抖了一下。“伊人,我现在在上海,我们见一面好吗?你们公司楼下miss咖啡馆。”我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回复了一个字“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想见他,但就是没办法拒绝。毕竟是我爱过六年的人那,毕竟是我恨过四年的人啊。
  看了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我有条不紊的开始审编辑们的稿子,但心里还是轻轻的轻轻的泛起一圈圈涟漪,触碰到胸腔的这端,再反弹回另外一端,有一点痒,不是痛。离下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我起身去卫生间补了妆,看着镜中的自己,时间啊,我终究不再是当初那个穷的吃不起泡面的小女孩了啊。
  下了楼左拐是咖啡馆,我踩着高跟鞋向咖啡馆走去,高跟鞋踩在光洁的地板上发出坚定不移有节奏的声音,这是我从当年心碎的玻璃渣上给自己踩出的一条回不去的路。
  到咖啡馆的时候,我环顾了几圈也没能看见他在哪里坐着,突然,安静的咖啡馆咯吱一声,是凳子被踉跄挪开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嚯的站起来,可能是因为尴尬,那个男人涨红了脸,用右手来回搓着耳朵...我一下子认出来那就是他,那个一紧张就搓耳朵的少年。那个当年无论是在偌大的**场上还是后来人潮拥挤的人群里我都能一眼认出来的人,如今我环顾了几圈竟然没有认出来,时光啊....。果不其然,他朝我招手,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走了过去。
  他呆呆的看了我几秒,有吃惊的成分在里面吧。我笑的无懈可击的坐在他对面,他有点慌张的说:“你要喝点什么,我记得你最喜欢焦糖玛奇朵是吗?我给你叫一杯。”“给我来一杯美式就好。”我笑着说,并无过多解释。这四年来怎么过来的,只有我自己清楚。
  他尴尬的笑了笑,叫来服务员,他和服务员说话的间隙,我才肆无忌惮的打量了他一眼,有点胖了,有点黑了,穿着白衬衫,可是褶皱的有点不成样子,黑色的西裤,有点微微破皮的黑色皮鞋,一副即将步入中年男人的模样,看来他过的并不怎么好,看着自己一袭长裙,精致的妆容,浪琴的手表...我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丝毫高兴的感觉,这不是我一直想看到的场景吗?那个女人没有给他更好的生活吗?
  我还陷在沉思里。“早就听咱们原来同学说,你现在可厉害了,是国内数一数二杂志社的主编呢!”他突然恭维的声音响起。“还好,就那样。”我浅笑着说到。然后彼此便沉默了。
  他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得小心翼翼的问:“**的病治好了吧?”我轻描淡写却有点咬牙切齿的说:“死了。”他一惊,又不断的用右手搓起耳朵来。然后缓缓的说:“你一定想知道,我和李安拉怎么样吧,我和她在一起没多久就分了,在一起没多久后,她家里的公司就出了问题,资金链断了,欠了很多债,她们一家都逃到了新西兰,她本来是求着我和她一起去的,但,你知道的,我妈一个人在国内,我怎么能放心...”
  我打断了他旧挂钟一般滴滴答答毫无波澜的话语,有点怒火攻心的说:“当年,我妈病重,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说**说我们家是无底洞,是,没错,我妈每化疗一次就好几万,做一次手术就十几万...你毫不犹豫的说分手,是,我恨过你,我从未想过让你来负担我妈妈的医疗费,我要的是陪伴,你懂吗?但是你一转身就跟李安拉在一起,我发誓这辈子一定要过的很好,你和李安拉怎么样,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请你不要再讲了好吗?”我无法抑制的咆哮起来,我对自己突然的咆哮有点大惊失色。我一向对待任何事情无论多么难以接受都是一副无懈可击的表情,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我还奢求他明白,我当年要的不过是陪伴...
  “当年,我也是迫不得已,作为一个男人,我不想再穷下去了,你知道不管我怎么努力,升职是个运气事,随便空降一个总监,我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我就是想成功,刚毕业的那几年,你陪我在北京吃的苦我都记得...”我心里苦笑,他始终未明白啊。然后突兀的打断他:“当年的事就让他放在当年吧,已经过去了,对了,我一会还有事,要不我先走了。”我又恢复一副无懈可击的笑容说到。“啊,对。”他搓着手说到。“那么,再会了。”我站起身,准备离开。
  他又搓着耳朵说:“那个,那个伊人,我其实找你有事。”
  “嗯?请说。”礼貌起见,我又揽了揽裙子坐下来。“那个我因为在李安拉家的公司做过,很难在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现在在上海找了份代驾的工作,工资还行的,一个月一万多,就是,你看我这刚来,租金没什么钱付,你看能不能先借我五千啊,我工资一发就还你。”
  我的心里冷气凝结了一秒,随即面无表情的把助理的名片递给他,说:“我没这么多现金,你联系我的助理,她会把钱转到你的账上。再见。”说罢,我起身离开。
  很多年前都是我看着他离开,即使在这四年充满恨意的梦魇里,也是我看着他消失在无人的大街。这次就让我先离开吧,我能感受到背后是他拿着名片看着我背影,呆滞的眼神。我心里默想,再见了,再也不用见了。
  出了咖啡馆,我开了车,直奔高速,风在耳边呼呼作响,脑海里现浮现的是,在医院的走廊里,我看着他揽着李安拉的腰离开,然后是我们在北京那两年穷的连泡面都是吃不起却手牵着手在逼仄的胡同里散步,再然后是大学四年,他用借来的自行车载着我在大街小巷里胡吃海喝,我们的笑声还在....
  我毫无波澜的想起这一幕幕,再毫无波澜的轻轻放下,忽的,才发现自己,多年前对他的爱没了,四年里对他的恨也消散了,心里连一圈涟漪都不再泛起了,我掏出手机给助理发了信息,“把钱转给那人,然后删除,不再联系”。随即我把那串这些年烂在心里的11位数字平静的放入了黑名单。
  车子还在风里急速,只有风撩人的舒适,再无他感。才发觉自己是真的忘记了啊。那个爱恨交织的十年随风而去吧。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fangmo3(芳茉老师)

3 198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