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第一次童年的旅行

2017-11-01     参加征文已婚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7 1995 分享到:

  作者:皮子
  在我的人生中,要讲难忘之事,那是俯拾皆是。要选其中最深切、最真实、最感人的,那也是唾手可得。特别是童年的第一次旅行,已经在我心中扎下了根站稳了脚,成为了记忆的永恒。
  1969年12月28日,我出生在吉林省农安县东北角的一个小村庄,名字叫高家屯,人们曾经打趣地说是高老庄。这个小村庄距离县城20多公里路程。20多公里,对于现在来说,开车也就是一袋烟的功夫,可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生产落后,生活贫困,没有像样道路,交通不便,非常蹩脚。老百姓形容为,兔子不拉屎的地方。
  我第一次走出小山村,是陪着父亲一起去县城参加父亲的教师资格证考试。说是陪,其实就是父亲带我出去见见世面。记得当时,父亲用借来的自行车驮着我从家里向柴岗乡火车站出发。
  家乡的山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每到上坡路段,父亲总会从车上跳下来,推着自行车驮着我。那个时候我虽然个子不高却很胖,是个有名的小胖墩儿,用母亲的话说,我喝凉水都长肉。单薄的父亲尽管累的气喘吁吁,却没有因为我的负担放慢前行的脚步。就这样,距离柴岗火车站6公里的路程,居然走了老半天,现在看应该在40分钟左右吧!好在火车到来之前,我们及时到达了火车站。记得当时火车票是2角钱一张,父亲买了两张票,我们就坐在候车室静静地等待着……可对于我来说,眼睛可就不够用了,东瞅瞅西看看。尤其是站内报纸的橱窗里,展示着华国锋、邓小平以及人们举着标语打倒“四人帮”的横幅照片。父亲叫了我好几声我才反应过来,然后跟父亲随着人群一起走向检票口检票走向站台。
不一会,火车呜呜地开过来了,况且况且地来到人们的面前。好家伙,火车真长,长得比我们屯子的土路还长,看不到边儿。后来回到学校,我向小伙伴炫耀说,这火车,真带劲,就像扁担钩(学名蚂蚱)一样,绿绿的,火车头“呜呜”一响,火车就咣当咣当跑起来了。
  火车上,有的人坐着,有的人躺着,有的人歪着,为了防止我跑丢,父亲扯着我的手找个空座坐了下来。我是个好奇之人,对新鲜事物情有独钟。趁父亲打盹之际,我溜到其他车厢进行观察。所有车厢基本是大同小异,只是乘客不同罢了。看见厕所字样,我拔开门往里瞧,通过坐便看见铁轨刷刷地在跑,吓得我立马退了回来,生怕自己掉下去。父亲见不到我,吓得挨个车厢找我,直到找到我为止。不一会,火车到了农安车站。下了车,我一看,哇塞,好家伙,农安县城可比我们屯子大多了。
  离火车站不远的教师进修学校附近,父亲找个小饭店把我安顿好,让我别乱跑,等他考完试回来请我下馆子,乐得我合不拢嘴,满口答应了下来。等父亲走了,看见旁座就餐的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好不羡慕,不提气的口水即将流出,见此情景,我溜了出来。
  县城的大街,好宽好宽的;县城的人们,好美好美的;县城的汽车,好快好快的……我是边走边瞧,边瞧边走,不一会溜到一家写有“地下餐厅”的饭店。我在想,地下还有餐厅,有意思,什么模样呢?带着疑虑和好奇,我走了进去。一进门口一个服务员厉声喝道,小孩,干啥的?我当时也就7、8岁的样子。干啥的,吃饭的,咋的。也没管三七二十一,找个座位像模像样坐在那里。服务员又问,吃啥?那个时候不像现在还有菜单,干不楞着(东北话:全是的意思)口述,想吃啥,直接点。吃啥呢?我琢磨半天也没想起来。我告诉服务员,我在这等客(qie)儿,一会就来了。服务员看我没害怕就走了。走累的我不一会就睡着了,等到警察找到我时,天都要黑了。
  此时,急的满头大汗的父亲并没有责怪我,就在这家地下餐厅实现了人生第一次下馆子。一盘麻辣豆腐,一盘饺子…
  长大后,我才真正明白,童心生长自孩子们的世界,却绝不等同于幼稚。真正的童心,天真和慧眼缺一不可。天真本来就是个褒贬莫名的状态,倘没有慧眼,就难免沦为糊涂的幼稚。配上慧眼的透彻,天真才是直指根本的率直。
  如今,我的童年首旅已经过去了整整40年,给我留下太多的美好的记忆,让我开阔了眼界,了解了世界。有时我在想,人生何尝不是一次旅行呢?!只有走出去,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才能丰富人生,才能历练自己,才能开辟天地。
  “人生是一次旅行,而不是赛跑。”这是写在某个广告牌匾的一则铭文。虽不知它出自哪位大师之口,但委实钦仰其言之凿凿、辞及至理。然而,言者谆谆,行者藐藐。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lqy13621208209(海燕老师)

7 1995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