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我的第一次暗恋

2017-10-30     zhangaimian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0 1937 分享到:

  世间所有的故事与回忆都有着独属于它的气味;而贯穿我初恋始末的,是来自旷野的麦香。那年十五岁的我站在河边,看着水面上变幻不定的天光云影,总会幻想,那个叫季路的少年突然会在我恍惚的某个刹那,从对面一望无垠的麦浪里显现,跨跃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那条河流,轻轻地将双脚安放到我的影子中,然后粲然一笑:原来,是你在这里。
  “所有的幻想都只会在单相思里不死不灭,却永远不能在另一个人身上杂花生树。”黄昏时分,我习惯性地站在那棵葳蕤的七叶树下,远眺着隔岸的麦浪自言自语,总忍不住想入非非,掷地无声的那些自言自语会不会落地生根,在来年萌芽成一棵棵婀娜的红豆树?但那是童话,而童话终究是童话。即便童话落实,和王子终成眷属的那个灰姑娘的名字,也决计不叫张爱棉。
  没有人欺负我,也没有人嘲讽我,更加没有人拒绝我,可是我就是觉得很委屈与落寞。为什么我要喜欢一个会唱歌,又长得眉清目秀,关键是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的男孩——如果暗恋是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么号角未起,我便已经兵败如山倒了。麦子的香气淡淡的,在水汽的熏染中变得湿润而迷离。我看着水中的倒影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形单影只,没有人给我出主意也没有警醒让我醍醐灌顶,我孤军奋战陷入两难,是表白还是劝自己回头是岸?
  我去和最善解人意的,喜欢写诗的室友孙妍坦白与求助。我以为她是会给出不俗的见解,可是她会做的只是纸上谈兵:我去观察过他了,你不该再——她的话未结束,我便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有一些很沉重的东西在瓦解,当即打住了她:“喜欢一个人哪里要问什么应不应该,值不值得,喜欢又不是做买卖!”我负气夺门而出,觉得好像全世界都在与我为敌,都想用微不足道的方式一点一滴挫伤我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勇气。
  我要的不是权衡利弊的答案,而是一个和我内心向往的东西吻合的答案。为什么你们就看不到呢?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孙妍一直跟在我的身后:“哭完了,我们该干正经事了。”
  原来这是欲擒故纵,她想让我亲自揭开心里的抉择结果。“既然坚定了,那就主动出击,毕竟时不我待。”
  在她的精心设计下,我和季路在校医院前的走廊上“不期而遇”。可是我还是临阵脱逃了。因为我看到了灯下自己的影子,那么胖,那么笨拙,那么让人心生厌烦,而他的,依然是无懈可击。孙妍听了我的解释,并没有信手拈来苍白无力的谎言安慰我,而是问:这是你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是吗?
  “是。”我望着那片绵延起伏的麦浪,七上八下的心开始平静:“就是去年这个时节,那时的麦田和现在一样,青中带着星星的**,不多不少,刚刚好;还飘着一点似有若无的香气,也不多不少,刚刚好。”
  ”真好。”孙妍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好。”
  “你有暗恋的人吗?”我问她。
  她望了望远方的天空,“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一片浮光掠金的麦田。”
  她这句话让我豁然开朗,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一厢情愿的爱情在昼夜不分地给我无穷的压迫与迷茫,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它的存在是如此难能可贵意义非凡。
   我决定再也不动摇——立誓要减肥要修炼出一个优秀的自己,有朝一日站在季路面前,大胆地告诉他:季路,我喜欢你。从高一到现在,一直都喜欢。孙妍说:“你真是一个说风起就云涌的人,像极了一张白纸。其实你一点都不需要别人的指点,因为你的存在本身就是自己的治愈。”
  但是季路没有等我蜕变成功就离开了,他是不属于我们那个地方的,他回了北京,像一阵风一样吹到了我看不到地方,我知道那个地方没有麦田,只有钢铁森林车水马龙,以及一个不明长相的姑娘。
  可是不能因为他消失了,不辞而别地消失了,我对他的喜欢就能适可而止。我决定未来去北京,找到他,告诉他那句来不及说出的告白——不管他记不记得我,喜不喜欢我,考不考虑我。
  我每天都给他写信,告诉他我围绕着操场又跑了多少圈,我的成绩提高了多少,结交了哪一个一拍即合的朋友。每一天都能感觉自己在变化,每一天都在同昨天的我告别,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一个人会有这么强的意志让你坚持到精疲力竭也觉得满心欢喜,虽然欢喜的这个人根本却没有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季路,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吗?你一个人在河边打电话,说着和我们那个小城方言截然不同的普通话,你说:“你不是笨,只是可爱。”当时我好羡慕和你通**的那个女孩,我想知道她长着什么样子,她是长发还短发,她笑起来是不是和你一样也有两个盈盈的酒窝。当时的我被数学老师数落得一无是处,而且我坚信他是因为我的体型臃肿和相貌平平才会说出那句话:“笨鸟先飞,勤能补拙,你得自己给自己争气呀。”就因为我看起来不聪明,他就说我笨,就说我没有努力没有给自己争气?时过境迁觉得他彼时的教训也无可厚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十五岁的我就是特别多愁善感,现在想来可能是我自己心底的自卑在作祟。

  那天我跑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吹了一株又一株蒲公英球,没想到那些种子远去你却来了,你的声音那么温柔又笃定:你不是笨,只是可爱。我就潜身在树下的草丛里,像一株无足轻重的**一样屏住呼吸,远道而来的你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仅仅用八个字就将我世界的阴霾一扫而空:你不是笨,只是可爱。”

  “已经半年了,你在千里之外还好吗?北京又下雪了,你会怀念我们这边的温度吗?或许不会,可是我从你离开的那天,就开始关注北京的天气,这样好像能和你共冷同暖一样。我们两个人感受到的冬天一定是迥然不同的,但一样的是朔风的凛冽与冷峻。可是一想到你我的心就温暖起来,好像又变成了风吹麦浪的五月天。”

  “高考虽然已经兵临城下,但是我觉得我的心情外面是满城尽带黄金甲里面是天阶夜色凉如水。两年前我还是一个菜鸟,然而你的出现使我一步步变成学霸,你知道吗就因为你一句话就改变了一个人的生命。

  你是那么好,让人望尘莫及,曾今我因为彼此的悬殊而痛苦不堪寝食难安,但是现在的我却慢慢成为更好的我只为配上最好的你。我甚至还学会了简单的谱曲,或许有生之年我能将为你写的诗句变成歌谣。当年你站在舞台上,是那么光芒万丈,而我默默地在远方看着你,心潮澎拜又黯然神伤。

  但光阴荏苒,我已经不是当年之我,但是我希望,你还是当年的那个少年:温暖,闪亮,清澈,安静,一个侧面或笑容便能满足一个初开情窦的少女对爱情所有的遐想。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站在你的面前,是否还能像现在从容不迫地表达自己陈述心迹,或许我还是手足无措还是无语凝噎还是患得患失,但是这正是我——总有一些东西烙印在我的骨子里剜之不去,我误以为它是自卑,可是此刻面对着这片麦田,听着风生水起的声响,才在麦香中恍然大悟:刻骨铭心的,其实只是对你始终如一的喜欢。”

  这些信件始终没能寄出,到最后仿佛只是当年的我写给此刻的自己。我如愿来到北京,可是那个人已经杳无音讯。北京的秋天又悄然而至,而我心心念念的人却仍然没有消息。
  又逢落叶铺金的日子,阳光像是结晶一样,干净而疏朗,让人觉得自己的肉身都成了透明。来去自如的西风将银杏叶盘旋成一张漫天的蛛网,我似乎又遥望到那些遥不可及又恍然如昨的依依过往——曾经,曾经的我是一个爱哭的姑娘,当年的他从里到外都是阳光。
  秋风在扫落叶的时候也在一寸一寸地打磨着夕阳。衣带日已缓,岁月忽已晚。落叶飘忽不定,在风的长袖下渐行渐远。
  每一片落叶都好像是来不及盖上邮戳的信笺。如果风能这信带到任何地方那该多好,那么我会用我存储多年的眼泪写下我这四年半的思念,写出没有季路的四季变迁。
  但是风不能。
  但是若是文字可以,若是真的有缘,那个人叫季路的,像极了阳光下流淌的山泉、让人联想到麦香的男孩,若是你得知一个叫张爱棉的女孩在寻找她的初恋,那么这篇文章就是她陆陆续续写下的长信:见字如面。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lqy13621208209(海燕老师)

0 193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静竹可亲的在美国 2017-11-01 09:50:24

    希望你思慕的人也在思慕余你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