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你的背影很帅

2015-06-20     袁慕白     

6 2090 分享到:

  两年多了,我无法再忍受这种莫名的结束,从东北来到这个让我抱有复杂情感的城市。 初中的时候,第一眼看见她就喜欢上她了,高中到了一个班级,紧张的学习,我只好暗恋。高考完,我问她要去哪上学,她说北京,于是我报了北京的学校,放弃了自己想去的哈工大。 然后通知单下来了,我才知道,她去了上海。

  好吧,距离不是问题。 我开始追她,大一的冬天,我第一次拉了姑娘的手,吻了姑娘的唇,把心爱的姑娘头发捋过耳际, 是的,是她,是她,还是她。 我们恋爱了。 这中间克服了多少困难,我都不想再提起,挖空多少心思我也不想再提起。反正我们恋爱了,中间有酸有苦有甜,但只要和她一起一切回味都是满满的爱意。 

  这次我不想说和她的恋爱经历,爱这个字很沉重,但我想我爱她,暗恋了六年的姑娘走到一起。 大学,那青春恣意飞扬的年华,我们爱的轰轰烈烈山盟海誓,我从未想过会有什么意外,可以打破我们的感情。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大四了,她妈妈不喜欢我,我知道,她听家里的话我也知道。

  我想回东北,她想留在上海,她家里也让她留在上海,分歧产生了。 第一次吵架,我哄她。第二次,我哄她,第三次,我哄她,用美好的未来,爱,还有憧憬。 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开始,我开始了敷衍欺骗和莫名的厌烦。 又不知道第多少次开始,她又说张XX李xx怎么怎么样了,她妈怎么不同意了,我怎么不上进了,我家里条件一般般,她跟我在一起多委屈了。

  当时的我一无所有,又倔强任性,我也许感到莫须有的侮辱,又或许是自卑心理的作怪,我第一次感到了强烈的烦躁,于是我说:我这么不好,那分手吧。 无论她怎么哭着道歉,后来电话不接,她的无数条短信我也无视,然后,这段感情,死亡了。 不久,毕业了,我回到北方工作,她保送了研究生。 

  转眼两年过去了,我不知道她是否和我一样,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起我。两年,单位给我介绍对象的很多,追我的小姑娘也有几个,曾经沧海难为水吧,我真的不感兴趣。 去年听说她病了,手术了,我真的很想打个电话问问,但拿起手机,犹豫了几次也没有勇气。 

  到今年端午两年了,我再也不能忍受两年的煎熬,奔袭2000公里来到这里,我要见她。 我要见到她,无论怎样也好,我不想遗憾下去。 她的电话没变,我还能背下来,我给她打了电话,她表现的很正常,我说端午带她出去玩,她说不去,我很失望但也预计到了,于是便让她带我在上海逛逛。 

  她不得不同意,毕竟这么多年同学,也得出来吧。第一天,去了徐家汇那边吃了午饭,然后去外滩,坐船到了对面,时间还早,就一起去正大广场看了电影。 我承认自己屌丝极了,竟然选了星际迷航。。。我想趁黑握她的手,但是剧情根本就不配合,加上几次看她,她都抱着手臂,想到晚上还要看夜景,我暂时放弃了。 

  看完电影,到外面那家酒吧,名字我忘记了,她说她喜欢那家白色的花树,虽然那是假花。。。 简单点了点东西,然后我们坐船回到对岸,沿着江边蹓跶,那有很多照婚纱照的,让我的心有些悸动。 中间还发生件有趣的事情,一个男摄影师大声的喊:老公,换衣服!把咱俩乐够呛! 生活中基情无处不在呀!

  她这时候有些困了,我说:前面不就是情深深雨蒙蒙那桥么,你打起精神,我给你点惊喜。 她还是象原来一样笨,忘记我第一次亲她的时候,不就是说,跟她说点事情,让她靠近,然后偷袭成功的了。 到了桥上,我好像回到了18岁的青涩年龄,抓心挠肝的想要拉她的手,终于在过去再回来的时候,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我拉住,她挣脱了,我再拉,她又挣脱了,三四次之后,我知道,我们回不到从前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不为什么,多少年了,大家都变了。我说我没变,我看着她,用那双她曾说明亮的眼睛,炯炯地看着她。 她说理由有很多,我问那其一是什么,她说我们不在一起,天南海北。 我不死心,我说那其二呢,你毕业以后也可以回北方啊,距离不是问题。她说其二是她身体不好,我说这也是理由?好吧,我不问了,我心在流泪。 

  本不该期望的,一旦落空,犹如挣扎的断弦,欲奏鸳鸯,人隔云端。 忘记第一天的晚上我是怎么回到朋友那的,送她上地铁的时候,我凝望着她的背影离去,她并没有回头。 心也许在跳,也许早已停了,像她说的一样,全都变了,只是我不肯在时间的漩涡里挣脱。 下了地铁,朋友问我到哪了,我说我在地铁站等他,反正哪里又不一样呢?

  我正在伤心啊! 等待,这次不觉得漫长,反而是种救赎。在等朋友的时候,我看见一只折翼的昆虫,好像半边身子都已经不行了。它在挣扎,用力扑挞着,但还是不能起身,只有在原地打转。 我想结束它的痛苦,只需要轻轻一碾,它便会破碎。一切痛苦的,亦或是美好的,都会烟消云散,世界不会记得一只小小的甲壳虫。

   但我有什么权利决定它的生死呢?我可以随意的为了有趣而碾死它,但我不能为了结束它的痛苦而碾死它,谁知道它是想要活下去,还是要得到解脱呢?我是它眼中的神,可以创造无数高楼大厦,钢铁洪流。 

  但我无法触碰它的思想,我帮不了它,也许它现在和我期望的一样:神啊,救救我!漫天神佛可以创造地狱天堂,琼楼玉阁,也许在现在也有一个,正在俯视着我,犹豫着是不是要伸出指头,或者是怕弄脏手指换成鞋底。 挣扎便挣扎吧。

  朋友到了,我们打车回去。躺在床上,我微信她,问她到底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我,而是这么说:我以为见你会尴尬,或是不一样,但是见面之后,你和别人一样,只是老同学而已,我很平静。

   和别人一样!平静!同学而已!就像三把大锤,在我胸口碎起了大石。 好吧,我懂了,抱歉打扰了,你睡吧,晚安。 长途跋涉来就这样?明天我又何去何从?无意间翻阅着朋友圈,突然发现一个初中同学上传了一张外滩的照片,结果一联系,他也在上海。 约好第二天一起见个面,然后吃个饭。吃饭的时候,她给我了个信息,问我今天还出去么,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无名火,回道:你身体不是不好么,别出来了,好好休息! 

  她说:你好不容易来一次,怎么也得招待好啊。我想想也是,我有什么权利生气呢?我又不是她的什么人,勉强是个老情人。 我说那好,咱们中午见面吧,她说一起去田子坊。 我们在9号线见了面,然后一起到了田子坊,对于昨天谁都没提。 第一个弄堂深处,有个卖手链的,我问她知道有本书叫「不抱怨的世界」么?她说知道,在排行榜上看见过。

   我说里面有个紫手环,每次抱怨的时候,就把手环换个手,直到21天不换,你就成功了。 买两个手环吧,我尽力想要和她多一点羁绊,来证明我暗恋六年,相恋三年的时光并不是自己的幻想。 她不要,我买了两个牛皮手环,强塞给她,她收下了,我立刻把手环带上了,然后看着她,她却把手环放在了包里。 我的心真他妈凉了。 

  世界有时真的很小,在逛的时候,我竟然碰见了我的一个大学同学,聊了几句。 时间也晚了,我说吃饭去吧。于是两人来了徐家汇这边,她说想吃火锅,我说好,于是两个人去吃个什么老火锅的,忘记名字了。。。 吃饭的时候,一起聊的很开心,我一直看着她,这个我即将失去的心爱姑娘,我真的不甘心! 

  于是我问她,如果我在上海的话,你会不会选择我?她说也许会吧,我说还好,不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你不选择我。 她说你还不明白么?你好不好根本没关系,因为你前面的条件都没有满足,后面我不会看的。 

  我诧异地看着她,我说好吧,你这句话说服我了,我心服口服了,就跟面试一样,条件不合格直接第一轮淘汰了呗。 她变了,和她昨天说的一样,现在现实比什么都重要。 我说那好吧,那让我死的明白,我不想到了挂掉那天,临死之前过电影的时候,回忆到这段时光卡在那。

   这是其一,那其二呢,你说你身体不好,怎么回事?听说你去年手术了,怎么回事? 她看着我,说道:甲状腺结节你知道么?我说不知道,她说你自己百度下吧。 我赶紧百度,浏览了一下病情,然后看着她,说道这也没什么啊,手术完就好了。

  她说,嗯,医生说是好了。 我看着她,她说:我是家里第一个直到自己病情的,我看见了自己的病例单,别的栏位都没注意, 只有一个栏目上面用的英文,蓝色的:cancer。 怎么可能!你别吓我,不会这样的!她说:是呀,我看过病情之后,自己去百度好好查了一下。网上说,良性的手术也就是两个小时,如果是恶性的,要很久,不需要别人告诉你,自己看时间就知道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她接着说:我是中午进的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我看天黑了,就知道很久了,再一看钟,晚上八点多了。 我猛地抬起头,惊愕地看着她,我想看出她有什么不同,想看出她在骗我,但是她平静地可怕,好像在诉说别人的不幸。 恶性的会怎么样!我问道。 你不知道么?她反问道。

   我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包括现在,眼泪止不住就下来了,我坐在饭店的大堂中间,眼泪止不住的流,周围的喧闹和汗流浃背,我全都不觉,眼中只有朦胧的她。 她也有些眼红,问道:你哭什么? 我说我他妈不哭我还笑么!我说你心有多大啊你,你怎么跟说别人一样! 她说:我不能哭,家里知道之后,我妈哭,我姥姥哭,我奶哭,我妹妹哭,我怎么还能哭? 她接着说:你也别哭了,这没啥的,又不是真的cancer,只是有这种可能,手术完就好了。 我说,我才知道,我真的无法承受生命之轻。

  神仙会保佑你的,你不会有事的。 她说,哪来的神仙啊。我说,那要是没有神仙,那就我来保佑你。她笑着说,你怎么保佑我? 我认真的看着她,用尽全身的底气说道:如果一个人,一生,有一次机会,可以保佑别人,那么我希望你没事。 她瞪大眼睛看着我,眼泪哗哗就下来了,不停的哭,我说你别哭啊,你哭什么?她说:你这也太煽情了! 我看着她,这个我心爱的姑娘,我也哗哗的哭,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了,我说你混蛋,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跟我玩蓝色生死恋?

   她说:所以,我这几年也不想找对象。我说我是那样的人么?我会因为这些就嫌弃你么! 她接着哗哗的哭,我说别哭了,咱结帐走吧。她说她请我,我说怎么地?她说这是她第一个月实习工资,我说好,你的第一次我都得占了! 她嗔怪的看着我,我戏谑的回看她,就像几年前一样。

  这次谈话,让我们都找到了从前的感觉吧。 结帐的空隙,她说谢谢我,这些话她没法和别人说,谢谢我听她倾诉。 她说她特别不走运,遇见各种倒霉事,我说谁让你不从了我,我走运啊,你跟我在一起肯定能占光。 她说,你就会骗人。我说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诚实,你看等会的。

  开发票的时候,我说你看着。拿过发票,我说你给我一个硬币。 拿着一个硬币,我开始刮奖。刮出一个拾字,我说中奖了,她说骗人,我说不信你看看,她一看欣喜的不得了。 她说她第一次发票刮出奖,我说那你看看,我是谁啊!跟着大爷吃香的喝辣的。她没有接下去,我知道她有顾虑。

   于是我对着硬币吹了一口气,我说你把这个硬币收好,这个就是我保佑你的凭证,一定要随身带好,绝对会转运的。 我拿过她的钱包,把硬币放在最深的卡槽里,她高兴的放回包里。我望着她说:让我最后一次拉你的手吧,就一次,下次再见,也许你就是别人的新娘了。 我握住她的手,她抗拒了一下,我再一次握住,她不抗拒了。我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她说你怎么握的这么用力,我说我害怕我一松手,你就不见了。 

  从饭店到地铁,我一路不停地说着,我说以后你要是有个女儿,我就当她干爹,干爹这个词伟大。你要是结婚了,一定得叫我,我一定把自己打扮成最帅的,抢了新郎的风头,还有千万像「那些年」一样,安排亲新郎的环节。 她说她一定会找个老实人,叫我别欺负老实人,我说我就是老实人,我还诚实呢。

   我说,你就不能回北方么,就非得留在大魔都么,大帝都也好啊!她说这边熟悉了,不太想回去。 我紧紧握着她,穿过人潮人海,眼泪不争气地掉,我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脆弱,我到底是无法承受生命之轻的。 我深情的望着她,虽然近在咫尺,却好似天涯。我看见她也在哭,我没有安慰她。 到了地铁站,我放开了她的手,因为不得不掏出公交卡,人生有多少不得不呢?而且约定就是拉手到这里。 我说:到了。她说:让你占便宜了。我说:那好,你来占我便宜吧,她瞪了我一眼。

   她的地铁来了,我说,你跟我走吧。她说:不可能了。我说好吧,收好那枚硬币,那是我给你的祝福,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最高祝福。 她眼泪又下来了,说你能不能别这么煽情。我说:真情实感才能打动人心,还有你忘了我就一个优点了么? 她说:我知道,骗子! 目送她上了地铁,我在等待着,门关了,车要启动了,结果她还是没有回头,我的心一痛。

   我赶紧转过身来背对着她的列车,我真的害怕她不会回头,也许只是潜意识里,不想断了她会回头的奢望吧••• 我坐上地铁,内心复杂的情感快要将我吞没,但好像瞬间又烟消云散,我们终将是历史的尘埃,世界不会记住的那只小甲壳虫。 也许我应该庆幸,上天没有会意错我的挣扎,一脚将我碾碎成泥。

  我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今天犯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我放手了我最心爱的女孩。 她没有回。 回到北京,我给她发了微信。我问她,最后分手我送你上地铁之后,你回头了么? 她说:你的背影很帅。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lqy13621208209(海燕老师)

6 2090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爱本无罪 2015-06-23 16:50:23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