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小说:谁嫌谁脏肮

2019-02-15 09:35:02
0 4097

  原创: 我是九爷

  1

  杏芝在镇上卖鸡蛋,摊儿还没扎稳,一篮子鸡蛋被砸的稀烂。

  金黄色的蛋液流了一地,她束手无策地跺着脚,眼睁睁看着,钱没听见一声响,便流了个精光。

  砸了杏芝鸡蛋篮的是村西头的韩家老大,韩阿福。

  此刻,韩阿福皮球一样的胖身躯,踩在那些鸡蛋液里,手舞足蹈蹦哒着,洗脚了,洗脚了。

  韩阿福小时候发高烧,把脑袋烧坏了,三十大几的人智商只相当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杏芝快气死了,但和一个傻子你能怎么计较?

  阿福,你又闯祸了!五婶急得红了脸。她买块豆腐的功夫,傻儿子已经祸害了别人一篮子鸡蛋。

  杏芝,你看这事儿,对不住啊,你这多少钱,我们赔。五婶一脸愧疚。

  谁要你们赔,这哪里是赔几个钱的问题,杏芝攒了这么些日子的心血被糟蹋了,才这么伤心和气恼。

  杏芝没搭理五婶,也没接她塞过来的,用一堆零毛票折成的钱卷儿。她拿着空了的鸡蛋篮气咻咻地走了。

  晚些时候,杏芝正在厨房做饭,听见有人在院里喊她。

  她打屋里出来,一看是韩家的老二韩生。思忖着他是冲那篮鸡蛋来的。

  果然,韩生拿出崭新的一百块钱,杏芝,这是我妈让我拿过来的,赔你的那篮子鸡蛋。

  韩生的眼角挂着一丝难掩的傲娇,谁让人家是大学生呢,又到了大企业当技术员,自然有傲娇的资本。

  杏芝没打算要韩生的钱,这显得自己多小气。一推一让,俩人的手缠到了一起。杏芝像被烫到,嗖地缩了回来。她红着脸,转身回了屋。

  韩生隔着窗户说,杏芝,我把钱放窗台上了,你记得拿进去,别让风刮跑了。

  不要不要,你快拿回去。杏芝隔窗说着话,韩生早没了影。

  杏芝和韩生是高中同学。那时韩生学习好,长得也好,她偷摸喜欢了好长时间,还给他写过小纸条。

  成绩不好的杏芝高考落榜了,那纸条最终也石沉大海,可人家韩生出息了。读了大学,又去了汽车厂。五婶一说起来韩家老二,那满脸的炫耀都快溢出来了。

  杏芝心里明白,韩生压根看不上她,他看不上任何一个像她一样又粗又笨的村里土妞。他见过大世面,能揉进眼里的,自然是有学问,又长得漂亮的姑娘。

  比如那个叫汤小燕的。

  2

  一个月后,杏芝去韩生工作的汽车厂上班。厂里招了批临时工,杏芝考上了。

  杏芝这才知道,韩生在厂子里名气大的很,而且他还有个更出名的女朋友汤小燕。汤小燕在财务处工作,她爸是汽车厂的副厂长。这两个人组合到一起,想不耀眼都难。

  有次在食堂,杏芝碰到来吃饭的韩生和汤小燕。因为没有位置,他们正好坐在杏芝的对面。

  杏芝,你怎么在这里?韩生挺奇怪,他打招呼时的语气很傲慢,好像这厂子是他家开的,你杏芝没资格来。

  没等杏芝回话,旁边的汤小燕突然嗔了一句,原来你就是那个杏芝啊,听说你喜欢过韩生,还给他写过纸条呢。

  旁边那么多人都听到了,杏芝像被当众撕了脸皮,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韩生怎么能这样,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却被他拿出来当成笑话说给汤小燕。

  众目睽睽之下,杏芝端起饭盒逃得灰头土脸。

  杏芝喜欢韩生的事,全厂人都知道了。那些年轻人常开她玩笑,杏芝,你看韩生来了。哎呀,人家有对象了,你就别惦记着了。

  开始杏芝还气,听的多了她会怒怼回去,想想又不犯法,还能把我枪毙了呀。然后大家就笑的更欢畅。

  在这些嘲笑,取笑,愚笑中,杏芝把心沉了又沉。

  韩生在厂里碰到她,几乎是不主动打招呼的。好像他一主动,会低了自己的身份。

  不理就不理,能有什么了不起。杏芝也把头仰得更高,稍稍一动就能看到头发尖。

  杏芝和韩生真的恼起来,是因为不久之后发生的一件事。

  那天中午,杏芝和一个同事到门口的收发室取信。看到五婶和傻阿福,站在那里探头探脑地张望。

  婶子,你们在这里干啥?杏芝上前一打听,才知道阿福爸在房上晒玉米,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下来,把腰给摔坏了。却怕花钱,坚持着不让往医院送,非要在家养养。五婶是来讨韩生的主意。

  她只知道二儿子能耐了,却连韩生办公室的电话都不清楚,这可怎么找。幸好遇到了杏芝。

  正是饭点儿,韩生一定还在食堂。杏芝把他们俩带去找韩生。

  韩生和汤小燕正一边吃饭,一边说笑。杏芝便喊了一声,韩生,你妈和你哥来找你。

  刚刚还挂在韩生嘴角的笑,随着杏芝的这声召唤,瞬间冻成了两缕冰柱。他呆愣了几秒钟,看了看汤小燕那张更诧异的脸,才缓缓地站起来,你们怎么来了?

  五婶拉了韩生的手,叽哩哐啷把家里的事说了。因为急着说事,谁都没留意到傻阿福跑去卖饭窗口拿了人家的包子。

  等大家意识到出事时,食堂里面已乱糟糟一片。谁把这个傻子带进来的?

  大家的哄堂大笑,让韩生无地自容。他一直的高傲,被傻阿福抢的一个包子击的粉碎。汤小燕甩过来一个冰冷又嘲讽的后脑勺,踩着高跟鞋走了。

  韩生恨死杏芝了,她的多管闲事让他出丑。他被揭了短心里有火气,必须找个人背锅才平衡,杏芝不幸中了枪。

  程杏芝,你有病吧,谁让你管我们家的事,你为了讨好我,连我妈和那个傻子都能利用,没见过像你这么下贱的女人!韩生恨不得把天下最恶毒的话,都泼到杏芝身上。

  热闹的食堂顿时静下来,杏芝被骂懵了,她看看韩生,又看看周围的人。和她什么关系,她不过是帮忙把他家人带过来而已。

  杏芝看到自己的自尊心,一点点被韩生踩在脚底下,毫不吝惜地碾了个稀巴烂。就像那天,傻阿福把那篮烂鸡蛋踩在脚下面。

  3

  没多久,汤小燕把韩生甩了。汤小燕想的很长远,如果韩生爸妈不在了,她才不愿意替他们养那个傻子。

  韩生不仅对汤小燕,还对所有人都隐瞒了家里的情况。

  在别人眼里,他学识渊博,又长得一表人才,再有汤小燕的爹,他将有着无量的前途。然而,前进道路上突然出了岔子。

  他认定自己似锦的人生,是被杏芝破坏的。难怪他那么恼她。

  韩生再也没有搭理过杏芝,他对她从来都是横眉冷对。她是他的冤家,仇人,扫把星。

  杏芝委屈冲天,你韩生凭什么这样作践我?又不是我让汤小燕甩的你。

  委屈又能怎样,杏芝也有自尊心,她想过找韩生解释,可那才是自找没趣。

  过了些时候,韩家出了件大事,傻阿福丢了。趁他妈下地干活,他爹躺着不能动,他跑了出去,上了一辆过路的车,就再也没有回来。韩家人出去找了一圈,没找到。

  杏芝平时住在厂里的集体宿舍,等她听说这事儿的时候,发现韩生和汤小燕已经重修旧好了。

  也是,单讲韩生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没了傻阿福这个累赘,汤小燕也就没后顾之忧了。

  不过,人要多现实,多势力,多自私,才会把爱情看得这么一钱不值,连个傻子都容不下。

  杏芝也问过自己,如果换做她是汤小燕,会不会因为傻阿福,就把韩生踢了。肯定不会,她老早就知道阿福的存在,不是也照样喜欢过韩生。

  想想自己好傻,人家韩生又不喜欢她,非但不喜欢,还恨死她了。

  现在的韩生,经常骑个自行车,载着汤小燕,从她面前一呼而过。在韩生的鄙夷和汤小燕的不屑中,杏芝把喜欢韩生的那颗心,彻底死得透透的。

  年底时,韩生和汤小燕结婚了。韩生给很多高中同学都发了喜帖,唯独没有杏芝的。

  杏芝回家时,看到五婶挨家挨户送来的喜糖。她给倒了出去。

  过完年,杏芝再也没去过厂里上班。还不如在家养养鸡,再收点鸡蛋去卖。

  杏芝去贷了笔款,办了个小养鸡场。她时常顶着一头鸡毛,满身都是鸡粪的臭味。她能看到韩生穿着笔直的西装,开着新买的车,从她的养鸡场前经过。

  他们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不可能在一条平行线上前行。

  4

  韩生和汤小燕结婚后,很快从技术员变成了管理后勤工作的头儿,又过了几年,变成了厂办副主任。

  人胖了,发际线往后退了,肚子也圆了。说起话来,多了副官腔调调。

  杏芝把养鸡场的规模扩大,成了方圆百里的养鸡大户。她和韩生再也没有过交集。

  直到这年,听说汽车厂对外招标给大食堂提供物资的供应商。杏芝清楚汽车厂的规模,她想把生禽鸡蛋这部分承包下来。

  都说韩生管着这块儿,她打算去试试。如果以前,杏芝铁定不会去碰韩生这颗雷。但她现在是生意人,很拎得清轻重。

  这天一早,杏芝换了新衣服,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去见韩生。

  再怎么拾捯,嵌进皮肤里的那股子鸡屎味儿,也是洗不干净的。那也没办法,谁让她吃的这碗饭呢。

  杏芝打听到韩生的办公室,一路找过来。她敲门进去时,韩生没认出来。还以为哪里来要账的民工,一副极其不耐烦的样子,正准备往外推。

  杏芝刺啦笑了,韩生是我啊,杏芝。

  韩生呆呆一愣,极快速地反应过来,僵硬的表情稍稍松懈下来,是杏芝啊,一下没认出来,你这是……

  杏芝把前来的目的说了。没等她说完,韩生直接死死地回绝,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再说那么多人都瞪眼看着呢,可不敢乱来。

  杏芝脸上的笑凋零下来,你是主任呢,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看咱们老同学的份上……杏芝把下半句吞了回去,她真的忘了,他们之间的那点芥蒂。

  韩生的脸色黯下来,一副要送客的姿势。这么多年过去了,韩生居然还记恨她。

  杏芝刚出办公室,就听到韩生在后面开窗户,嘴里还嘟囔着,哪来的鸡屎味,臭死了。

  她的脸像热辣辣地挨了一巴掌。本来她都已经决定走了,韩生的这句话,扯住了她的脚。

  韩生看到调转回来的杏芝,嘴巴还没来得及合拢,被杏芝下面的话镇怂了。

  杏芝问,韩生,你们家韩阿福找到了吗?

  韩生说,这么多年了,上哪里找去,希望他命大福大,能遇到好心人吧。你问这个干啥?

  杏芝笑眯眯地说,那你们可得好好感谢我了,我知道阿福在哪里。

  你见到他了?韩生想装镇定,语气里却流露出一丝慌张。

  杏芝继续笑,看着韩生的眼神意味深长,当然,这天大的事我会能骗你?不信的话,我们一起去城里看看,或者哪天把他领回来?

  杏芝笑得韩生一口口地倒抽凉气。

  韩生的嘴角动了动,平整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手指节捏的发白。这,都没能逃得过杏芝的眼睛。

  杏芝从办公室出来时,韩生已经给她咬了牙印,确定她那事能成。

  她本不想触碰到韩生的底线,如果不是他太践踏别人的尊严。

  5

  三年前,杏芝发现了那个秘密。

  她是去城里办事时,无意中和五婶坐了同一辆大巴车。路上俩人闲聊,五婶的神色一路都紧张得要命,生怕被杏芝问出来点什么。

  下车后,五婶躲开杏芝,自己去坐了公交车。杏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别是被人骗了钱,现在网上不总说电信诈骗。然后她跟踪了五婶。

  五婶去的是省城的福利院,人没进去,远远躲着看,还趁人不注意,偷偷放了一大袋子吃的在门口。等她恋恋不舍地走了,杏芝怀着一份好奇心,去福利院问情况,这才解开了阿福失踪的谜团。

  当年,阿福是被人丢在福利院门口的,只有这个地方最安全,最可靠,最不会被人举报。

  杏芝终于明白了,韩生牺牲掉阿福,换来了他和汤小燕的婚姻,他的似锦前程,他家人的衣食无忧。用这样的条件,才换来如今的生活。

  韩生的自私和虚伪让杏芝浑身冰冷,世上还有这样的手足至亲,她想想就感到可怕。

  她真庆幸,对韩生的喜欢没有那么深,幸好,他用伤害她自尊的方式让她死了心。

  杏芝从没打算用这个秘密和韩生做交易,她可以装聋作哑一辈子。毕竟是人家的事。

  如果不是有汽车厂食堂这档子事,她不想放弃挣钱的好机会,才把这事抖搂出来。

  可是韩生太不把别人当回事了。他觉得杏芝威胁也好,吓唬也罢,恐吓也行,他总归是输在了心虚和理亏上。

  为了把韩阿福这个人生路上的绊脚石踢开,他居然亲手将他扔在了福利院门口。然后对众人撒了个弥天大谎,说阿福自己跑了,他的家人成了同谋。

  怪不得很多人说,现在这世道,谁脸皮厚,谁的心狠,谁就能过得好。

  在韩生看来,杏芝抓住了他的软肋和把柄,这个女人果然狠毒,是他命中注定的克星,处处给他设计陷阱。

  他忘了,真正把他拉进黑暗圈套,弄脏了他的,正是他那颗并不纯洁的心。

  但杏芝没有告诉韩生,这三年她经常去探望可怜的阿福。她不想让韩生觉得她伪善。

  他认为她坏,她狠,她恶毒,那就让他那样想吧。只有他觉得她不好惹,才会老老实实地给她想要的东西。

  谁没有一颗自私自利的心?韩生有,杏芝也有。但杏芝还是觉得,每天顶着鸡粪味的她,怎么也比韩生干净那么一丢丢。至少她是靠自己的努力往好日子奔,没做过昧良心的事。

  这样想着,杏芝释然了。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