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必读

《剩者为王》

2015-03-25    作者:落落

1274 分享到:

      作者:落落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

      开本:16

      定价:25.00

      字数:180千字

      印张:14

      书号:ISBN 978-7-5354-4638-1

      上架建议:青春文学

      装帧:平装

      上市日期:2011年1月1日

      内容简介:

         本书女主角盛如羲,1980年出生,女,未婚,一个典型的现代剩女。经过多年的努力,工作有一定的成果,但是却迟迟没有对象,孤单一人。同样情况还有盛如羲的好友汪岚和章聿,这样三个职场精英女性面对事业和爱情的天平,面对年龄的增加而带来的身价下跌,面对催婚的父母,面对各种迥异的相亲对象,展现出了当下女性多彩的人物性格和她们处在这样一个剩女的境地的独特的爱情观。这时年轻男子马赛的出现,对盛如羲又产生了微妙的影响,故事将慢慢展开盛如羲对爱情、生活、事业等众多问题的心理,向我们展示大龄熟女辛辣尖酸的内心剖白。

        作者简介

        在青春文学领域,落落常与郭敬明并提,她是青年女作家中的佼佼者。无论是散文集《须臾》《不朽》,还是长篇小说《年华是无效信》《尘埃星球》,落落所有的单行本在各大市场销量测评排名中名列前茅。这一系列成就奠定了落落在青春文学领域无可匹敌的“校园女王”的地位。自《最小说》2006年创刊,落落便在《最小说》中开专栏,四年来无人能超越其一线超级畅销女作者地位。

        2011年,随着落落主编的少女时尚文艺杂志《文艺风象》最新上市,落落的个人品牌得到强化。迄今落落新浪微博粉丝逾10万,百度贴吧落落吧里主题近50万条,拥有广泛的市场号召力和读者认知度。

        编辑推荐

      然爱情已经沦地球上的最后一件奢侈

      她能做的,就是拼死坚守这个珠光宝气的橱窗

      她是剩者 她终将成王

        《剩者为王》由郭敬明为落落量身策划,是落落睽违三年的转型力作。由“校园女王”到“剩女之王”,落落一笔写尽剩女的苦辣辛酸,其作品题材属社会热点,具有强烈的话题性,极易引起广泛共鸣。

         精彩书摘

        “要求放低点儿。”

      “我要求怎么高了?”

      “别挑啦。”

      “我为什么不能挑?”

      “年纪也不小了。”

      “关你屁事。”

       连我自己也觉得这是一种抬杠式的争吵,像冲镜子挥舞爪子的小猫,永远也等不到胜负分明的那一天。可还是,时不时地,时不时地,当某种再熟悉不过的语气,用看似劝慰,实则瓦解你、攻击你的力道,它们上前握住你的手掌,仿佛那些肤浅的温度便能掩盖住内心龌龊的意图:

      我只想告诉他们我刚刚上完大号还没洗手。

        从汪岚的办公室里突然传出的哭声让我背上国庆阅兵般站直了一片鸡皮疙瘩。我探出脑袋,却是汪岚安慰着别人走出门。女孩用手托着脸,两侧头发严实地垂落下来,但哭声无法掩盖,仅仅是指缝中交代的情绪也足够激动了。而她一个强硬的甩肩将汪岚拒绝在容许的范围外,汪岚用颇为尴尬的眼神和我对视一眼。

      “怎么了?……”我和她一同目送女孩远去的身影,对方急切逃跑的脚步像颗从坡顶掉落的杏果,“那是小米吧?”

      “去吃饭么?”汪岚抬手看看时间,“正好午休到了。”

      “好。”

       第一股冷空气带来的降温,让马路上积起浅浅的落叶,汪岚一张脸被吹得像捧淡水,她边走边对我说:“派她去印尼常驻三年。”

      “去印尼三年……”我鹦鹉般重复一遍,在关键字上下了重音。毕竟连保洁阿姨也知道,什么地方迎接你的是芝士和香槟,什么地方迎接你的是地震和海啸,“小米结婚了么?”

      “还没,她刚刚和男友谈及婚嫁,分开的话会很辛苦……”汪岚交握着双手搓一搓,表情里的一丝无奈如同现形了一般在她手指上缠绕起来。

      “那是挺麻烦。”我想起类似的日剧或电影,这年头,唯一能够战胜“远距离”这件事的应该只有洲际导弹,“你说她会答应吗?”“只能说服她答应。”汪岚却朝我摇着头。

      “也是,辞职的话代价太大了,如果在印尼挺过三年,回来后必定被晋升吧。男朋友这种,大不了再找一个。自己的前途不能放弃。”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心的,可汪岚忽然停下看着我,我的脸上划过不知是北风还是其他的细微撕扯感,“怎么了?”我问。

      “想起那年你来面试时的事了。记得么?”

      “……哦……”我当然记得。

      六年前,二十四岁,简历投到第二家便有了回音,经过两轮笔试后,最终回的面试安排在周一。同时等候在厅外的三个人里,有个男生从最初便坐在我旁边,眼下我还能大致回忆他的模样,而在当时,我以为他像匹刚刚蹚过水的漂亮的烈马,那层濡湿的忧郁感便来自他在聊天过程里对我流露出家境的艰难。他说自己的父亲很早去世了,母亲是靠摆早点摊把他拉扯大的,“所以一直等到我读小学前,我都以为全世界的人早餐都吃葱油饼诶,还是那种四周烤成焦黑色的饼,其实只是我妈技术不好吧,难怪她的生意一直好不起来……所以,如果能领到第一份工资,会先给我妈买个烤箱吧——不过烤箱能做葱油饼这种东西吗?应该不行吧?”他看着我笑,像一层结在牛奶上的膜,所以我当时就晕头转向了吧?我像个被刺破包装的果冻一样,开始允许自己的不可收拾,我就是揣着满怀的不可收拾的柔情,被喊进面试室的时候,前十五秒都在扭捏着自己的手指,并在汪岚从桌子那头又一次喊出我的名字时,简直毫无悔改地说“我想放弃这个机会”,我沉浸在把自己美好的寓意恩惠给竞争者的悲情中。

      “那个时候才二十四岁嘛。喝一瓶啤酒就会吐,被超市大妈插队还会哭呢。”我冲汪岚抬抬眉毛。

      “我可是吓了一跳。”那时汪岚见我说不出理由,她好心将我的面试又往后推了一天,让我回去再考虑一下,“还以为你家里出了什么事。毕竟我当时很看中你的简历,如果放弃是很可惜的。”

      “嗯……”我在家将这份天真的情感炙烤了两天后终于冷静了下来,却仍旧坚持自己那时的冲动是唯美的,仿佛橱窗中的灯光,我即便是枚再普通不过的石子,沐浴着它便会发亮,“所以你说……小米会为了男友而辞职?”

      “可能吧,爱情和面包,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们一样选择面包的。”汪岚拉着我在桌子旁坐定。

      “面包多好吃啊,口味丰富还有营养。”我开始无趣地和她打岔,接着被口袋里的手机喊到一旁。“喂,哦,章聿?怎么?嗯?汶绣路?新建的国际展览中心附近吧。你还真去?不怕受刺激?……行了够了。”挂了电话,接过汪岚递来的视线,我叹口气,“朋友要去参加个婚礼。她也一样,单身很久了,所以问她怕不怕受刺激,你猜她怎么答的?”

      “什么?”章聿一定是边收拾自己耀眼的妆容边对我抱以不屑的吧,她长长的睫毛傲气地翘着,对我说:“怎么会怕?我最近都听《金刚经》开车上路。小宇宙淡定得像用妇炎洁洗过。”

        但婚宴这事对我来说还是有些杀伤力过大——便秘的话吃些香蕉酸奶就行,何必动用耗子药呢?况且很多时候我受到的间接伤害也有不可小觑的力量。常常每次一开房门,我的毛囊便会准确收到空气中弥漫的悲剧因子,随后摆放在桌面上的两盒喜庆巧克力便挑明了真相:父母刚刚从一场婚宴中返回。我看着那几颗巧克力,就跟看樟脑丸没什么区别。而老妈显然不像章聿那样受到《金刚经》或《大悲咒》的指点,她脑海中依然回荡着《结婚进行曲》,让她食不下咽。

      “许叔叔的女儿比你还小六岁呢,怎么那么早就结婚了呢?”

      “你管人家几岁结。”

      “他们原来是高中同学诶。高中时候就好上了。”

      “是啊,我读高中时你说要是早恋你就拿扫帚打断我的腿。”那把扫帚现在还尚方宝剑似的挂在厕所,为我的剩女之路保驾护航。

      “哦,难不成你现在都怪到我头上了?”她转念想起来,“对了,你和那个会计师之后还碰过面吗?”

      “哦……”我沉默了几秒,“他挺忙,我也挺忙,凑不出时间来。眼下无非短信联系。”那个安排在周末的一日游是万万不能对老妈提起的,不然她八成会连夜沐浴更衣后去寺院烧香——若不是签证问题,让她立刻收拾行李去耶路撒冷朝圣也没什么难度。

      “是吗,是吗?反正先别拒绝掉,先处着看吧。算是我拜托你了,这次不要那么挑剔,再多适应一阵。”

      她仿佛在解说一丸中药的配方,“忍一忍,忍一忍吧,虽然苦,可它能治疗你的病,所以忍一忍吧,别嫌它不甜,它是药而已,你有什么可挑剔的呢?能治你的病就行了呀。忍过去了以后,便没有那些伤痛了,康复了,完全了,不好吗?”

      ——可难道剩女是种病吗?我不完全吗?

       相关新闻:

       “校园女王”变“剩女之王”   落落:我不是女权主义者

         著名青年作家落落长篇新作《剩者为王》于2010年1月上市。“校园女王”落落暌违三年,转型聚焦剩女阶层,全部“本色写作”,故事取材于本人真实生活,为奔三的80后喊出“剩者为王”。

         落落转型  80后喊出“剩者为王”

         在青春文学领域,落落常与郭敬明并提,先前被大众熟知的《须臾》、《年华是无效信》等作品背景以校园为主,在广大青少年读者群体中有着“校园女王”的美誉,擅长华美、清丽的文字。对于时隔三年才又出长篇,落落坦言“我知道,过去三年是一个拔节的过程,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对于转型,“我知道,它是条全然陌生的路,也使我得以用新人的姿态,再度骄傲地从头开始走一回。”对于新作品,“我是如此骄傲,坦然又信心满满地,交出这份空缺了三年的答卷。”

        时隔三年,落落再次回归,新作品不再仅仅关注校园爱情,开始关注社会热点话题。《剩者为王》作为其转型之作,聚焦剩女阶层。由“校园女王”到“剩女之王”,落落一笔写尽剩女的苦辣辛酸,她用轻松、幽默、辛辣的文笔勾勒出“剩女”这个“外表光鲜、事业有成却感情曲折”的特殊女性群体,描述一个剩女如何在爱情的战场上冲锋陷阵、直面世俗的白眼口水,鞭笞半死不活的爱情,调教幼稚无知的男人。

        郭敬明无心插柳  成就落落“本色写作    

        随着时间的延续,回归和转型成为“80后”群体一代人逐渐走向成熟后思考的象征。2005年,落落23岁时第一本长篇小说讲述校园恋情题材,2010年,28岁时涉猎社会题材,讲述剩女话题。作者本人可谓一路经历由青春女孩走向适婚女性的路程,感触颇多,也对社会上这个正在趋于普遍化的倾向越来越感同身受。

      当年以少女心,少女情怀著称,现在却写起一个可谓悲凉萧索的题材,作者本人对此之间发生的心理变化有着完全的体验,而身边也聚集了不少类似的女性,因为各种原因而迟迟没有结婚,也让她产生不少感慨。由此在郭敬明的提议下,开始了这次完全不同于往日的描写。用郭敬明的话说:“《剩者为王》本是心血来潮的选题,但当我和落落聊起来的时候,我意识到她是最合适的,也是唯一一位能把这部作品带到难以超越的至高水准的作者。我曾拿‘剩女’这个头衔和她开玩笑,但刚开个头,看着她的眼睛我就说不下去了……我太了解她了,她这样一个女人,终将胜者为王。”

      当被记者问及《剩者为王》中是否有自己的影子时,落落坦言:“确实如此,我年龄不小了,已经成为一枚剩女。但剩女并不可怕,为什么许多女性一直没有步入婚姻殿堂,剩女产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社会各方面都进行了各自的解读。我这本书中,应该是最发自肺腑的告白,走在通往剩女这条道路上的心情点滴。其间相亲中的不顺利,相亲后的失意,面对喜欢的对象时的退缩,对于现实问题的种种考虑,对于浪漫爱情的不再迷信,来自父母和周遭环境的压力……全部取材于我的生活,字字是血,句句是泪。”

      直面质疑   落落:我不是女权主义者

        本书中落落提出新口号:不做“剩女”做“盛女”。此番言论遭读者质疑,对落落描述的新“剩女形象”提出意见,认为现实中的生活没有条件去做“盛女”,同时“盛女”的概念本就是“女权主义者”的象征,认为落落是“女权主义者”的倡导者。

      落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表达合理想法是女性的权利和自由,女性在如今社会虽地位有提高,但仍处于弱势。社会上的‘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等等话语对女性都是不公,‘剩女’一词本身更是一种歧视!我希望新时代的剩女,都能像盛开的花朵一样。至于说到小说与现实生活的差距,我自己的切身变化,对爱情的荒凉感受,从冷漠到不再相信等大量内心感受,是最最真实的。质疑真实性的读者我很欢迎与我交流。顺便说一下,我不是女权主义者,最多算女性主义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