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娶我女儿可以,准备100万彩礼

2019-05-10     本儿心     文章来源:本儿心 benxinsing

4 2518 分享到:

  作者:本儿心 benxinsing

  1

  易童15岁以前基本住在外祖母家,她父亲是极有事业心的60代人,是大学外国语学院的老师。

  但是父亲所在的大学历史上一直偏理工,父亲似乎想要证明什么,在很年轻的时候当上了外国语学院的院长,随后更是勉励工作,几乎所有时间与热情都献给了学生。

  易童母亲年轻时候也是才女,但是才女与才子的结合往往都是悲剧,母亲当年才貌双全,也曾想要在事业上一展才华,却苦于被父亲压制,为了避嫌,还不住地调动工作离开父亲的直辖,红颜易老,人过中年就得了慢性病常住医院。

  易童经常下课以后就去外祖母家,熬了中药带着饭菜去医院探望母亲,她当时每天要自己洗衣做饭,还要在医院与学校之间往返,为了方便留着极短的头发,眉毛黑乎乎地又粗似毛毛虫,有同学有次笑称“你好像金龟子也”,就有不少同学叫她“金龟子”。

  其实易童内心极其敏感细腻,也不显露,看到她总是笑呵呵的样子。

  但是有朝一日,“金龟子”似乎脱去了那层壳,她留起了长发,又长高了很多,可以穿一些妈妈年轻时候的旧衣服了,虽不时髦,但配上她重墨的长相,也算是有几分复古味道。

  那个最开始叫她“金龟子”的同学,也最先察觉了她的变化,就对易童说:“你最近变得好有女人味!”

  那时候女孩子们都不喜欢“女人”这次词,感觉老套。大概意思是说,易童穿的那些妈妈衣服也有一些过时。但是易童却不再像之前一样不在乎,而是奋起反击,她留着黑长直的长发奋起反击:“小卷毛,不要你管我!”

  被她叫“小卷毛”的同学有一些自然卷,被她说得也是气愤了。总觉得易童有几分不对,有次沿着学校围墙走时,看到易童拿着一把伞,跟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后面狂赶,才恍然大悟。

  2

  易童追赶的那个男生叫刘瑞森,是她爸爸易教授的得意门生,据说马上就要去留学的。

  刘瑞森的长相与性格有点不匹配,但是易童也不知道,她最开始喜欢的是他长相还是他性格。

  刘瑞森长得很清秀,像那个年代女孩子喜欢的日系美少年。

  高高的又身形单薄,眼睛里面好像有一潭水,风吹过来有水波兴动,又令人觉得他有几分忧郁,会引发圣母心让人很心疼他。

  但是他性格很桀骜。据说是西南边陲小城考过来的,有极强的自尊心,还有几分自负,发火的时候就不美好。

  但是易童的父亲很欣赏他,觉得他有志向有志气,是他那个年代的男人的样子,有时候会把他叫到家里来商量学院的一些事情,并常亲自辅导他给他开小灶。

  易童有次急匆匆回家,刚换好衣服,就看到天色突然暗下来下雨了。她走出去要去送饭,看到父亲正在客厅与刘瑞森交代什么,刘瑞森低下头,皱着眉头一颔首。

  屋里很昏暗,少年的侧影似乎一幅画,印在易童的心里。

  她心里好像有漼急的瀑布冲下来,着急着要去与他搭讪,但是旁边有她不亲近的父亲,刘瑞森也不说话,脸舒展开来的时候也是生人勿近的严肃。

  他走出去的时候,易童着急的追出去对他说:“你拿的是我的伞。”

  刘瑞森低下头看到自己手上是一把黄色的,上面印有史努比的伞,不说话把伞放了下来。

  易童的父亲易教授说了易童几句,又拿另外一把伞给刘瑞森。

  刘瑞森没有接受,看了一眼易童,径直走了出去。

  3

  易童打着伞去追上他,他比她高,她追了好久,踮着脚才打得到他,伞不大,两人在伞下有些拥挤,他又挣脱出来,易童又追上去问他:“你是生气了吗?”

  少女的声音脆生生的,放发育好的胸脯在起伏,他看到她额头上有一些嫩嫩的绒毛,像他老家原始森林地上的苔藓,也有一些新鲜又青涩的感觉。

  他不做声又继续在雨中走,她固执地尾随了一阵,大概想起自己还有事,就放弃了。

  后来同学再看到易童和刘瑞森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以后了,但是易童还是固执地拿着那把伞,要把伞赠予刘瑞森。

  刘瑞森那一阵子也是很别扭的,如果看不到易童追赶他,有点不适。看到她又觉得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想甩掉。

  他们在学校外面的护城河旁低矮的围墙边走了很久,慢慢暗下来的天幕突然淅淅沥沥下了几滴雨,易童把伞撑开,有点疲倦地对他说:“你和我一起打伞吧。”

  刘瑞森不说话,只是脚步慢下来,易童打着伞和他一起走,两人沉默了好一阵,刘瑞森才微微侧身出来说:“雨好像停了。”

  易童倦怠地看了他一眼,似乎眼皮也抬不起来了。

  刘瑞森再想和她说话,看到她突然扶住了他的手臂,他有点生气想甩掉她的手臂,她突然虚弱地在他胸前说:“我妈妈快要死了。”

  4

  刘瑞森那天像往常一样,在自修室做了很久的题,然后返回教室,他当天上午问了易教授几道题,教授那边有点嘈杂,说下午四点在阶梯教室见吧,我现在有点事。

  刘瑞森听易教授的声音也有点疲倦,心里突然想起易童那天扶着他手臂靠在他胸前说她妈妈要死了的情景,心里也乱七八糟想了很多,突然回忆清晰起来,那天易童突然抱住他哭了起来,他第一次抱着一个女孩子,她哭声清脆,哭到一半有点愣愣地仰头看着他,脸像家乡水边的明月,声音像嘎脆的黄瓜,身体也是冒着热气与清香。

  他看到她脑门上长了好多冒出来有些杂乱不长的短头发,突然想理顺放进她那些直直的长发中去,正犹豫间,易童仰起脸,瞳仁却放亮,猝不及防的,她仰起头啄了他一口。

  像嫩黄色又柔软的毛绒小鸡啄到一般,又是温润的,还有一点湿。刘瑞森突然感觉心里也像是下了一场雨,没有想到说什么,她就踮起脚与他再吻了起来。

  刘瑞森当时很恍惚,似乎像卷入了一场旋涡,沉醉其中,理智又觉得要出来。放任自流时,女孩子先迈前一步,易童狡黠地冲他笑笑,把伞丢给他,自己像小兔一样溜走了。

  然后好多天也没有看到易童,他有些想念她牵挂她,但是有时候又觉得没有那么想。

  有时候看到她父亲,有点理亏又内疚,但又喜欢在她父亲脸上去找他们类似的痕迹。

  其实易童长得像易教授。他们轮廓接近,但是细致的地方,易童又像她母亲。

  她皮肤很白,眼珠子比一般人要黑,不是古典的樱桃小嘴,嘴唇像他父亲,但是长在女孩脸上,很性感。

  那天刘瑞森突然怔怔的想,一边看着教他几处生僻语法的易教授,突然看到易教授额头处冒出来的一些白色发茬,不知道他平时是不是染过头发,但是那天忘了。

  突然易教授对他说:“今天我要走了,你自己再慢慢想一想。”

  刘瑞森还是怔怔地回答,好。又看到易教授很平静地对他说:“我太太刚才去世了。”

  刘瑞森忍不住啊了一声,劝教授节哀。

  易教授缓慢站起来,终于在脸上流露出一些悲伤的神色,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他点点头,再有点瘸的走了出去。

  5

  那些天刘瑞森都很想易童,担心她,他终于有一些坦然的接受自己的心境,也可以理解为对师妹的同情。虽然他明明知道不是。

  易童的母亲去世以后,彻底搬回了学院居住。她还是留着长发,有时候穿复古的高腰牛仔裤,配合她丰满的唇像是画报中的时代女郎。

  但是她脸上神情明显清冷了起来,刘瑞森几次想和她说话,但是她都是不予理睬的表情。

  易童要高考的时候,背了一个很大的背包在学院边上的便利店吃关东煮。

  刘瑞森戴了一副不常见的金属边框眼镜,拿着几本书经过的时候看到了她,他停住脚步,在外面看着她吃。

  她抬起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也在看听,她不在乎地用纸巾擦拭嘴角,听到他走进来对老板娘说买单。

  易童要走出去的时候,刘瑞森跟着她,走了几步他问她:“准备好了吗?”

  她本来不想回答,她对他沉闷又无趣的性格似乎有些失望,又一直希望他主动一些,但是他却从来没有。

  但是那天她突然停住脚步,有点赌气地踢起一块小石头说:“没有,或许我考不上大学了。”

  刘瑞森穿着一件白衬衫,突然灿烂的笑了起来,他走近易童,牵起她的手说:“我等你。”

  易童也不知道他说的等她是什么意思,她稀里糊涂的考完高考后,又主动去找刘瑞森,他并没有等她的样子,反而是她冲进了男生宿舍楼,穿了一件小帽衫裹住了头发就往里走,宿管阿姨一直在后面骂她不自重。

  她走到刘瑞森的宿舍,有几个只穿内裤打电脑游戏的男生吓了一跳,刘瑞森在洗头,走出来看到她也有一些错愕。

  她质问他说,“你不是说等我吗?”

  打电玩的几个男生都起哄,刘瑞森擦了一下头发,有点别扭地对她说:“我们出去说吧。”

  易童梗着脖子不动,他牵起她的手,她终于似乎软化了下来,像个小女孩一样跟着他出去了。

  6

  易童和刘瑞森算是别扭又青涩的谈恋爱了,挨边的早恋。

  刘瑞森暑期没有回家,在当地一家公司打暑期工,会帮助一些外国人翻译文件。

  易童常常在下面的冰淇淋店等他,自己吃一个冰淇淋,刘瑞森下来又会给她再买一个。

  恋爱的甜,就像刚融合的冰淇淋,常常坐在高脚凳子上聊天,畅快又放肆的笑,镜面上的映影都是快乐的,在一起的时光都很开心。

  后来易童高考成绩出来,不尽于人意。易教授颜面无光,却只有这一个女儿,让易童读自己大学的二级学院,只是对她很失望。

  易童却无所谓,那是恋爱比天大的年纪,她最大的烦恼还是刘瑞森不像她爱他那么爱她。他当时在准备考研,常常都在自习室看书看到忘记约会。

  刘瑞森本来是想出国去母语国家更好的学习,他没有告诉易童,因为和她谈恋爱才在本校读的研究生,他们心照不宣的小心翼翼的谈着像高中生一样的恋爱,避免让她严苛的父亲易教授知道。

  易童读到大三的时候,易教授却想让她出国去留学。她不舍,找了很多理由,最后还是说出她不舍得刘瑞森。

  易教授很惊讶,他喜欢刘瑞森,但是不是喜欢女婿的那种喜欢。

  他和刘瑞森长长的谈了一次,谈了什么大概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谈出来以后易童一脸紧张的看着刘瑞森,刘瑞森却坦然的对她说:“你好好去出国读书,我会来找你的。”

  易童笑容比花还灿烂,理解成父亲同意了他们的交往。

  易童出国以后还和刘瑞森谈了一阵跨国恋,她基础不好,在国外读书也度日如年,又很思念刘瑞森,那是坎坷又甜蜜的初恋。

  但是易童第一次中途回国的时候,他们就分手了。

  那时刘瑞森剪了很短的头发,更清瘦,但是依旧很忧郁帅气。

  他在学校附近一家外资公司上班,他和易童说,有同事在她不在的时候追求他,他很心动。

  也许他们谈恋爱太久又太远,让他倦怠了。

  易童骂过他也心碎过,但她不是十五岁了。

  她绝望又平静的接受了,一个人背着行囊再去了海外,飞机起飞的时候,她看着窗户上自己的映影,心里绝望又苍白地想,真好,以后又是一个人了。

  好多好多年以后,易童和一个留学时候的师兄在一起了,师兄笑起来有点像刘瑞森,是城市的男孩,性格没有刘瑞森那么倔,也比他体贴,但是易童还是常常会想起以前刘瑞森很多对她不好的时候。

  她在海外听说过,刘瑞森与他同事在一起了,两人结婚以后都跳槽了,可能去了房价低的城市,茫茫人海中没有了他们的消息。

  她有点难过,心里想,他怎么可以那么快的与别人结婚。而且她都没有见过他结婚。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离不开谁吧。

  等到易童结婚并且生了女儿以后,某次与同学聚会,当时叫她金龟子的同学小卷毛也来了,世界很小,小卷毛的老公竟然是刘瑞森寝室里见证过他们爱情的同学,他没有眼力劲的提到了刘瑞森,被易童同学制止了。

  但是酒过三巡后,小卷毛老公还是提到了刘瑞森。他说刘瑞森其实很喜欢易童你啊。

  易童面无表情地说,才没有呢。她心里还生着他的气,气他的被动与放弃。

  小卷毛老公说,他本来在你之前可以出国的,他放弃了,后来又让你出国。你爸爸很过分啊。

  易童错愕,同学老公才说,现在房价这么高,谁刚毕业就可以买得起啊。

  你爸爸那时候说让刘瑞森买房买车再和你结婚,他没有说话,你爸爸又说等你留学回来他准备也可以,但是刘瑞森要准备一百万的彩礼……其实就是逼他放弃你嘛。

  易童突然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小卷毛对老公说,你喝醉了。

  小卷毛老公大大咧咧地站起来说,刘瑞森前一阵和我们聚过了,他在老家那边发展很好,公司做大了,儿女双全还有好多个一百万,准备移民了。不过……

  他突然盯了一会易童,似醉非醉的说,刘瑞森和我们喝酒喝到了凌晨,喝醉了,那家伙以前不喝酒,那天却往死里喝,最后喝趴了。

  我去叫他起来买单,他拿了手机砸桌子,边砸边哭着说:我好失败,为什么没有早点赚到一百万啊……

  小卷毛说老公你喝醉了,催促着他匆忙离开了。易童似乎很平静,在包里掏了很久,最后拿出一只口红,没有化妆镜,就在落地窗前涂抹。

  涂抹了很久,似乎想起了吃冰淇淋欢声笑语笑魇如花的年代。

  只是镜中人已非彼时,且形影孤单。

  夜深了,易童终于再掏出手机,给丈夫打了个电话,问女儿睡了吗,丈夫说在奶奶房间睡着了,我来接你,去看场电影吗。

  易童终于擦拭了涌出来的眼泪,似乎静止住了那只一直在扇动翅膀的蝴蝶。佯装平静地对电话那头的丈夫说,好的。

  本儿心 一颗小污心偶尔有花心,主写风月偶尔八卦。每天都写一个女性情感故事,关注“本儿心( benxinsi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4 2518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最后的上上签 2019-05-11 17:18:05

    不行就不行,找那么多借口,100万是全身器官襄金边了吗?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9-05-12 21:45:55

    现在是女追男的时代,你没看孟非主持的相亲节目吗?与其说是在相亲,还不如说是女人舍命抢男人的战争,每次有一个普通的男嘉宾出场,在场的女嘉宾都会歇斯底里地疯抢,女人都变得那么卑贱了!你女儿就是倒贴100万,说不定还嫁不出去!瞎猫去碰死老鼠吧!

    回复
    匿名
  • 香风氤氲 2019-05-11 18:27:17

    刚毕业,谁有那么多钱结婚,除非富二代了,那也要看女方值不值,如果是四十岁、五十岁再婚的,还跟二十岁毕业时那种条件,证明这辈子就这样了,就不值得嫁

    回复
    匿名
    纠结的静枫在伯尔尼 2019-05-12 23:53:53

    经典

  • 银杏树 2019-05-12 21:01:21

    穷疯啦?卖肉呢!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9-05-13 09:31:27

    看了下评论,都一些就看了标题就评论的。

    回复
    匿名
  • 远方 2019-05-13 03:35:29

    各位,就是一篇文章而已,不必上纲上线。可这明明就是现实生活中明晃晃的现实,加油吧!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9-05-12 20:58:38

    哈哈,卖的话一百万也太少了吧~ 不过作为婚姻中的弱势方要个百万的保障金也是正常的。

    回复
    匿名
    和风 2019-05-13 02:57:51

    放狗屁!无聊的文章!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