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实录:小三用命救了我的亲生儿子

2018-09-14    桌子的生活观     文章来源:桌子的生活观

22 9266 分享到:

  作者:桌子的生活观

  来源:桌子的生活观

  (ID:zzdshg)

  01.

  和铃正在娘家吃饭,接到前夫程天翰电话,说小三希蓝蓝因为救他们的儿子被车撞死了,现在已经送入医院太平间。

  和铃一口馒头噎住,问:“你,你说什么......希蓝蓝死了?”

  “是,就在刚刚......”那边已经隐约有哭声,和铃的妈用筷子敲着桌子说:“你快问他,敦敦怎么样?”

  “敦敦怎么样?”

  “敦敦没事,就是有点吓着了,所以你快到家里看看他。”

  和铃放下筷子,穿上衣服就要走,馒头卡在嗓子眼儿,上不去也下不去,很难受。

  “阿弥陀佛,报应哦,这个小狐狸终于死了!”和铃的妈双手合十,对着一碗粥闭眼念佛。

  和铃皱眉重重喊了一声妈,旋风一般出了门。

  一路上竟有点腿软,希蓝蓝是她此生最恨的人,她抢了她的老公,甚至还抢了她的儿子,她巴不得她早日被车撞死,可今天突然听到消息说她真死了,她竟高兴不起来。

  电话里说的很明白了,是为了救他们的儿子才出的事。仇人成了恩人,她直觉未来有点麻烦。

  风风火火赶到前夫家,家里弥漫着哀伤气息。公公坐在阳台上一言不发,婆婆在沙发上红着眼睛掉眼泪。

  婆婆身边还坐着个一岁多的小姑娘,希蓝蓝生的,叫黛丽。

  婆婆努嘴暗示敦敦在自己的小屋,她开门进去,儿子正在玩一个小火车,木质的车轮子在地下呲啦呲啦蹭得直响。

  她扶着敦敦肩膀:敦敦,告诉妈妈,放学怎么回事?

  敦敦小嘴一撇就哭了:爸爸的车今天限行,蓝姨去接我,我们打不到车就往地铁的方向走,结果对面冲过来一个大车,要撞我们,蓝姨推开了我......

  和铃摸着孩子的小脸:好了好了,宝宝,不怕。

  外边的小黛丽不知为什么,哇地一声哭了。

  和铃出来看婆婆,婆婆这两年有病,根本看不了孩子,希蓝蓝生了孩子就在全职在带,此刻的黛丽拽着奶奶摇来摇去。

  一岁多的孩子,刚会喊爸妈,天黑后孩子都找妈妈,黛丽一声一声喊着妈妈,小脚丫一跺一跺落地有声,奶奶被拽得直喘粗气。

  和铃把孩子抱过来安抚,孩子竟不哭了。

  “这个希蓝蓝我也一直不喜欢,从她进家门,我就没给过她好脸色,没想到在关键时刻,还有这么大义的一面。咱敦敦要不是有她,肯定也被撞了,她关键时刻推了敦敦一把......”婆婆说。

  “以后可怜了这个小丫头了。”

  和铃给黛丽冲了奶粉,又蒸了碗鸡蛋羹,喂完后,孩子安静地睡去。

  快十点,程天翰回来,一脸铁灰,头发炸起来,好像被手揉过无数次。

  他说去了趟交警队,原来撞他们的是个渣土车,白天城区不让进,司机侥幸以为能逃过警察,结果在学校门口遇见了警察,加油门要跑,慌乱中冲过护栏跑到对面。

  “那车有保险吗?”和铃问。

  “没有,只有交强险。”

  “那赔偿很不乐观。”

  “嗯”。

  和铃不想跟前夫探讨赔偿事宜太多,说了句节哀顺变,就要领着敦敦走。

  “我带敦敦几天。”

  “要不你就住这吧,这几天你多照顾一下爸妈,麻烦你了.......”程天翰说。

  “我住这不合适,你老婆刚走了,我就回来......”

  程天翰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搓搓手:“我糊涂了。”

  02.

  和铃做了一晚上的噩梦,一会儿梦见希蓝蓝挽着程天翰的手从一个饭店走出来,一会儿梦见希蓝蓝直勾勾看着她,说他们才是真爱。一会儿又梦见希蓝蓝满脸是血哀怨地看着她。

  她就着这些梦又把这些年的酸苦生活回忆了一遍。三年前,她发现程天翰出轨,小三就是这个希蓝蓝。

  希蓝蓝是程天翰医院的一个实习小护士,程天翰是泌尿科大夫,希蓝蓝在外科。希蓝蓝借着搭车为由每天跟程天翰一起上下班,没用多久,就搭到了一起。

  奸情很快就被她发现,车上有黄黄的长头发,还在车座的缝隙里掏出一个避孕套包装的一角。

  和铃拿着那个边角质问,程天翰承认了。

  承认之后竟然是反手一定要离婚。

  巨大的绝望加耻辱,和铃身心俱疲,离就离。好在程天翰不算渣,给她一套房子做物质补偿。那房子本来是他们买了要一家三口搬出去的,就这样成了她的个人财产。

  儿子判给了前夫,孙子是公婆的命根子。

  她当时也认为儿子跟着爸爸更合适些,论经济实力,还是前夫家更好些。

  随后奸夫淫妇终成眷属,他们暂时没买房,又跟婆婆住在一起。

  按理离婚前夫并不算苛刻她,可是她还是恨,恨得咬牙切齿,他是在她一门心思把日子过好的时候釜底抽薪的,他毁灭了一个女人所有的生活理想。

  他越是不亏欠她越是好像羞辱她,他自伤财产那么多也要和小三在一起,不正说明她一无是处而小三弥足珍贵吗?

  那房子她一天也没住就卖了。她用那笔钱在自己公司附近买了一套。没想到狗屎运,她买完房子,那房子就被划进了某小学的重点学区,价值一下子翻了倍。

  她每天住在几百万的学区房里还是恨意绵绵,恨得睡不着的时候,就想像古装电视里的恶毒妇人一样缝俩布人,每天往他们胸口扎几针。

  和铃时不时把一些房子的信息传给婆婆:要不是小三搅局,他们一家还生活得好好的,应该也生二胎了。

  婆婆一直讨厌希蓝蓝,她总喜欢拿希蓝蓝和和铃对比,怎么对比怎么觉得和铃好,和铃没那么多事,踏踏实实过日子。希蓝蓝一副孩子心性,每天就知道买买买,也没个人妻的样子。

  03.

  希蓝蓝没火化的这几天,都是和铃下班来照顾家里,小戴丽一到晚上就找妈妈,哭得声嘶力竭,只有和铃能哄。

  程天翰每天回家都交代几句交通事故的事,对方愿意赔偿二十万,交强险可以报十来万。一共也就三十多万。希蓝蓝那边的家属要求希蓝蓝的赔偿金有他家一半,因为她的妈妈需要养老。

  程天翰都答应了。

  希蓝蓝的火化定在周六下午。

  火化那天,和铃抱着小黛丽到了火葬场。希蓝蓝被化了妆,嘴唇被玻璃划开的口子也进行了缝合,脸上盖着一层寒霜,很不好看。

  希蓝蓝的妈搂着棺材哭了个惊天动地,要往火化炉里送的时候,突然看见和铃。

  她指着和铃:“她为什么不戴孝?我女儿是为了她儿子才死的,她为什么不给我女儿戴孝?”

  程天翰走过来,小声哀求:“要不你也戴一个孝?”

  “我不,我又不是她的什么人,我俩的关系,我给她戴孝不合适。”

  “我女儿是你的恩人!”老太太把“恩人”俩字咬得异常重。

  和铃气结。

  程天翰又央求:“看在儿子面子......”

  和铃看看晶棺里希蓝蓝的可怜相,心软了,不情愿地从孝盒里拿出块白布系在头上。

  希蓝蓝往火化炉里推的时候,小戴丽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一个美丽的女人就这么顷刻间化为灰烬,零星的骨灰由程天翰捧着走出来,骨灰盒被烫得都热乎乎的。

  临别,希蓝蓝的妈走过来,她对和铃说:别忘了,我女儿救了你儿子,你以后也要对我外孙女好一点,人要讲良心!

  这句话,让她浑身一冷。

  04.

  安葬完希蓝蓝,好像所有人都认定了和铃要和程天翰复婚。

  婆婆天天求她帮着回家带孩子,有时候她加班她就一直打电话,戴丽找你呢,她把你的拖鞋都摆门口了......

  和铃顶不住,只能一遍遍过去。

  孩子越看越跟她黏,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婆婆就打感情牌,你看,你本来就是这个家的人,现在绊脚石离开了,正好你回归原位,你回来,最合适.....

  她不敢接这样的话,每次都岔开。

  程天翰也渐渐开始表达复婚的意思。有两次提出让她住下,她动了一次心,可还是骄傲放不下,再晚也走了。

  程天翰到她单位找过她一次,俩人约在咖啡馆,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经历一些人生颠簸变得有点客气。程天翰给她买了一条burberry的围巾,诚恳道歉说离婚这件事对她伤害太深,现在诚心悔过,希望给她一次机会,要重新追回她。

  和铃那天没忍住,在程天翰的面前哭成了泪人,这几年的委屈太多了,以前他也道歉,可总觉得没这次真诚。

  她开始认真考虑复婚这个问题。

  她妈不同意,“凭什么我们要回去给小狐狸的孩子当后妈?你现在离婚无孩,工作稳定,再找个条件好的男人不难,干嘛要在一个男人身上吊死?”

  “敦敦毕竟是希蓝蓝救的。”

  “那是人的本能,在危机的关头,希蓝蓝手里就是捏着一只猫也会扔出去,她救了你儿子,不是什么伟大母爱高尚情操,你不必为此背负压力。”

  和铃的妈向来有点混不吝,说话自成逻辑且固执无比。

  和铃为此辗转难眠,前半夜觉得应该复婚,后半夜又觉得不该复。前半夜想的都是希蓝蓝的恩情,黛丽的可爱,婆婆的通情达理。

  想起她和程天翰,大学时就谈恋爱,程天翰暗恋一个女生,她给他出了很多主意追。可那女生不喜欢他,追了一年也没追上,相反倒是她和程天翰因为接触多,慢慢产生了感情。

  后半夜想的都是自己因为被出轨受的伤害,这三年,她自己流了多少泪,咽下了多少苦,她是怎样艰难地重建了对这个世界的信心,怎样又树立了活下去的勇气。这些只有她自己知道。

  如今她刚刚要走出阴霾了,峰回路转,生活又给她出了这么大的难题。

  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和铃和程天翰的复婚之路看上去越来越平坦。与之相对的,是家里希蓝蓝的痕迹越来越少。硕大的结婚照被取下了,希蓝蓝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也都被打包扔了出去,就连小黛丽也快忘了母亲,“妈妈”都不会喊了。

  一日婆婆要扔一盆蟹爪莲,和铃阻止,婆婆说,这花是希蓝蓝买的,枝不枝叶不叶的,看着怪别扭。

  和铃知道这是婆婆在表忠心。

  她妈持续反对:好马不吃回头草......好了伤疤忘了疼......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为他掉眼泪.....

  离婚后,她再没进过程天翰的房间,那日她进屋给他收拾,竟然在枕头底下发现一颗心形的平安扣。

  平安扣上是两个人照片,程天翰笑得眼睛都没了,希蓝蓝偎在他怀里,甜蜜得像个孩子。

  心好像突然被刀剑洞穿。

  纵然把家里清理得干干净净又能怎样,那个女人在他心里,还占据着不可替代的位置。

  05.

  她不能复婚,她想了想,终于明白,她这一生都在做他的备胎。希蓝蓝和那个当年的大学同学是一个类型。他对别人求而不得的时候,她是退而求其次,他发现新的真爱的时候,她就是一块绊脚石,他疼痛失去的时候,她又是回头的避风港。

  这世上总是不缺那种以为别人会对他一世情深的人。

  程天翰在以为时机快成熟的时候,又去单位找她。这次手笔更大,他给她买了一枚钻石戒指,就是为了求婚。

  他说,和铃,我们去把手续办了吧。考虑到我以前的错误,考虑到这个事情会对你有点舆论压力,我准备风风光光再娶你一回,戒指是第一步,酒店婚车你随便挑,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给你补上。

  和铃盯着那枚戒指。

  想起当年第一次结婚,程天翰也不算寒酸,该给她的都给她了,就是因为这些好,她以为他爱她。

  其实不是,她只是合适,他只是个不差的男人,知道娶个女人得给起码的尊重。可这尊重和爱无关。

  鸡汤里都说,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就看他舍不舍得给你花钱,可是有一种男人,他不爱你,也舍得给你花钱。

  她找你就是找另一个妈。

  和铃把戒指推回去。

  “谢谢你替我考虑得这么周全,可是我不想和你复婚了。你还是留着送给她人吧。”

  程天翰愣在那里:“什么?”

  “你讲了这么多,也没讲过一句‘我爱你’,甚至上次结婚也没讲过,我以后要结婚,只会嫁给真爱我的人。”

  程天翰继续发愣。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跟你复婚了吗?你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梅艳芳,郑秀文,张柏芝演的,那电影叫《钟无艳》,那里有个齐王,齐王有事的时候就想起钟无艳,无事的时候就想起夏迎春。”

  “钟无艳也有明白的一天。”

  程天翰无言以对。

  06.

  和铃拒绝程天翰的事,肯定瞒不住婆婆。再次去婆家的时候,婆婆一副了然的神态,看她的眼神都没了温度。

  她建议婆婆给小黛丽找个保姆。

  婆婆眼泪吧嗒吧嗒开始掉:“我其实就想让你回来!”

  “我不能回来了。”

  “可是希蓝蓝是为了救你儿子死的啊,你就不该替她照顾女儿?”

  “我不能为了报恩,就把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搭进去。”

  婆婆有点不爱听,“跟我儿子复婚就会搭进你的幸福?”

  天下的妈妈都不待见听人否定她的儿子。

  “不要用道德绑架我。”

  “我原来高看你,现在来看,其实你不如希蓝蓝,希蓝蓝是平时讨人厌,关键时刻不掉链子,你是平时哪都好,关键时刻看出本性。”

  婆婆第一次对和铃说出了重话。

  但和铃没妥协。

  人是社会动物,和铃拒绝复婚这事,迅速传遍了亲戚朋友圈,有说和铃傻的,一把年纪了,衣不如新,人不如旧,干嘛不回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有说和铃忘恩负义的,那小三毕竟是为了她的儿子死的,她怎么就不该报恩帮人抚养孩子?

  有说她狠心的,这么好的还儿子一个完整家庭的机会,她不珍惜,非得让儿子将来再多一个后妈。

  只有她妈挺她:你们懂个屁,我姑娘又不是个螺丝,摘下来几天再铆回去还能正常使用。我闺女是有血有肉的人,凭什么不能有自己的想法?

  说什么的都有,但闲言虽然不少,只要不在乎,也倒不是事。

  只是小黛丽,貌似很可怜,找了几个保姆,也不习惯。

  07.

  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

  和铃那一日去婆婆家接儿子,在楼底下竟然看见程天翰正要开车送一个姑娘离开。

  那姑娘长得宽额大眼,大长腿,竟有点像希蓝蓝的样子。

  其实还是那个大学同学系列。

  程天翰只用眼神跟她示意一下就走了,她猜这是他新交的女朋友。

  她很好奇,有些男人找女人,为何总是死磕一种女人。

  果不其然,一问婆婆便知,这又是医院新来的女护士,处了三个月了,今天到家就是见家长的。

  婆婆说那姑娘到这一看小黛丽就有点不高兴,说我们是要生孩子的,你这已经有两个了,想想办法吧。

  一个姑娘,要不是拿定了男人,不敢到这就这么霸道地表达观点。

  没人敢接她“想想办法”的话,这种办法怎么想,扔掉一个?

  婆婆叹气:“我打死也不会让这丫头进门。”

  “这话上次你就说过了,我们都知道你那儿子要是迷上什么,不到手是不会罢休的。”

  婆婆想想,忽然来了气:“都是你不肯跟他复婚的结果!“

  “这怎么还赖上我了?”她不卑不亢地回过去:“我要是去年和他复了婚,兴许现在又在忍受男人出轨的煎熬了。”

  和铃现在嘴不饶人。

  婆婆的眼泪又刷地一下流了下来。

  08.

  儿子一直报告着奶奶家的情况,家里天天在打架,爸爸想把他的抚养权给她,但是奶奶不同意。

  “你想跟妈妈吗?”

  “我跟谁,都是属于妈妈的。”

  儿子这么说,欣慰至极。

  “他们吵架都不背着你?”

  “背着,但那个家就那么大,有什么听不到的。”

  儿子二年级了,已经像个小大人。

  和铃分析,程天翰又被人拿下了,家里两个孩子,他必然要处理一个。

  和铃脑子里开始转悠事。

  再一次去程家的时候,她特意挑程天翰在家的日子。她提出一个方案:她想领养小黛丽。

  公婆和程天翰都惊得瞪大了眼睛:你领养黛丽?

  “黛丽现在是程天翰追求爱情的障碍,我领养最合适,正好我欠她妈一份情,也省的人戳我脊梁骨。”

  ”何况我是真的喜欢黛丽。”

  一家人没说话,这提议让他们反应不过来。

  小黛丽两岁了,由于常年和老人在一起,这孩子性格沉默寡言,她安安静静在沙发上拆一本贴画书。完全不关心一群人在讨论她的去留问题。贴画书上都是小动物,大公鸡小猫咪小狗都被她贴在了脚趾头上。

  她保证会视黛丽为亲生,会负担她的生活。领养她,完全是不想欠着这世上任何人的情。

  09.

  领养黛丽一事,和铃等了好久,有三四个月,她都以为不会等到了。

  结果那天接到程天翰电话,说见面聊聊。

  一见面才知道,原来小女朋友怀孕了,还是闹着要把家里的孩子处理一个。否则她就去打胎,就要分手。

  程天翰想放弃敦敦,可一提放弃敦敦,他妈就要在家里割腕上吊。

  “所以权衡之下,我们决定,把黛丽给你。”

  和铃还是有点震惊:“你忘了和你海誓山盟的希蓝蓝?”

  程天翰说: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和铃提出领养黛丽,其实是有点试人心,她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她做了两种备案,答应或不答应,答应了,她就养,她是真的喜欢黛丽,虽然离婚了,再带一个孩子不难。

  不答应,那也没关系,生活继续。

  和铃真想去希蓝蓝的坟前给她颁个“世上最可怜小三”奖,希蓝蓝啊,你看这就是你一心要抢的男人,现在为了一个新女人,都要把孩子送给别人呢。

  和铃答应过几天去接黛丽。

  既然要领养,就认真做领养的准备。和铃把家里的一个小书房改装成儿童房。

  她带着一份协议去婆婆家。

  协议公婆看完,瞪大了眼睛:什么,黛丽将来还要分这边的财产?

  “黛丽以后的生活由我负担,但说来咱们这种领养其实是不合法的,她亲爹还在呢,所以我只是照看。黛丽是你家的女儿,根子还在你家,只是为了要给她爸爸的幸福让路才不得不牺牲离开的,她应该有权继承这个家里的财产。”

  一家人沉默。他们无法辩驳和铃的要求。

  “我们再想想吧。”

  过几天,婆婆打电话,和铃,我们想了想,还是把敦敦的抚养权给你吧,黛丽留在家里更合适。

  和铃没想到婆婆能放弃敦敦。

  到底她没见到那种人和人之间极度自私无情的样子。

  和铃竟然看到自己最恨的小三没被辜负有点欣慰。

  和铃去跟程天翰商量抚养权变更的事。程天翰很不好意思:“我上次被闹得糊涂了,才说出了放弃黛丽的话。”

  和铃笑笑。现在听到前夫被另一个女人“折磨”得稀里糊涂的话,像听一个别人的故事,已经不难过了。

  和铃说:“虽然不能正经领养,我以后也会待黛丽如另一个孩子,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可以经常接她出来,让她和敦敦在一起。”

  程天翰说好。

  和铃觉得这样挺好,既然不是一路人,就桥归桥,路归路,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因为要报恩去复婚。因为亏欠就搭上自己的一生,实在愚蠢。

  她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喜欢自己的人。

  现在这样挺好,进退自如,她欠希蓝蓝的,可以用各种方式去还。

  文章作者简介: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著有畅销书《你只是假装很努力》。三观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 ,个人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22 9266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会员 2018-09-14 23:44:09

    这个主角男的是魔鬼的儿女,好可怕!它好恶心!尤其是男医生都很恶心龌龊、变态肮脏!它们浑身上下加灵魂里外都是令人作呕的!尤其是下半身的那条恶心的东西,捅完这个窟窿,又捅那个窟窿...没有爱,只有恶心的肉欲……还不如买块猪肉捅个窟窿,也比祸害这些不知羞耻不知害臊的护士妓女强点吧!这些肮脏不堪的脏女也是是同类牲畜,没办法,物以类聚。

    回复
    匿名
  • 跨越何如踏实? 2018-09-14 22:50:11

    给肮脏的人性配置了最高尚的方案。有点瞎编

    回复
    匿名
  • 秋水 2018-09-14 20:38:09

    其实不是,她只是合适,他只是个不差的男人,知道娶个女人得给起码的尊重。可这尊重和爱无关。

    回复
    匿名
  • 李盈 2018-09-15 07:00:19

    这男人真恶心

    回复
    匿名
  • 儒东卿 2018-09-15 04:10:11

    主人公的母亲是一个有腔调的妈妈,女儿懂得人性的稳定性。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8-09-15 06:36:10

    和玲很棒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8-09-14 20:41:46

    就静静地看着你编

    回复
    匿名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