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倾诉吧

故事:我差点被渣男骗做小三

2018-06-25        

3 6474 分享到:


  作者:桌子的生活观


  01.

  陈小喜有一段时间没去南湖路了,自从店里开始总是无缘无故做促销活动,她就忙的不可开交,本想找一个轻松的工作才在这家无人问津的甜品店里做收银,没想到最近忙成狗。

  她偷偷跟店里新来的小妹说,姜赫是个傻逼,折扣这么低,不赚钱就算了还亏钱。

  姜赫是这家甜品店的老板,但是一点老板的样子都没有,成天窝在店里,穿着花衬衫大裤衩,趿拉着人字拖,远看有点像陈柏霖。

  每天早晨陈小喜来上班时,都看见他顶着鸡窝头站在店门口打哈欠。

  起初,她老远就热情地朝他挥手。

  “老板早上好。”

  他懒洋洋地点点头,后来她就不打招呼了,现在更是直呼其名,仿佛她才是老板。

  因为姜赫的脾气实在太好了,她不知不觉就得寸进尺了。

  就像今天,陈小喜做完报表拿去给他看,他搂一眼就继续看球赛了。

  陈小喜把报表往桌上一拍。

  “姜赫,你是个傻逼吗?这活动再做下去,小心亏的你裤衩都没了。”

  姜赫抬眸看她,又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大裤衩,陈小喜才惊觉这话有些不妥,顿时脸颊发烫,丢给他一个恨铁不成钢表情,迅速逃离办公室。


  02.

  陈小喜今年22岁,刚毕业,打算继续考研,所以趁着空档找份闲差,不仅能赚点生活费,还能读书,最重要的是下午没客人时,她可以溜达去南湖路,那边有个街舞社,全是帅气的小哥哥。

  有一回,她趴在窗口看人家跳舞时被姜赫撞了个正着,她东扯西扯找借口,姜赫什么也没说。

  然而,这一切都被姜赫给毁了,她没时间看书,而考试越来越近了。

  所以,陈小喜决定辞职。

  那天晚上十点,最后一桌客人离开后,陈小喜去找姜赫。

  姜赫一听说她要辞职,总是没睡醒的眼睛终于睁大了,但眼皮很快又耷拉下去,丢下一句,“活动明天就结束了。”

  陈小喜松了口气,但还是故作坚持地要辞职,没想到姜赫又漫不经心地说,“来了三个月了吧,转正加薪水。”

  陈小喜顿时喜上眉梢,一堆虚伪的赞美到了嘴边又吞下去。

  因为姜赫说,上班时间不能再出去溜达了。

  陈小喜瞪大眼睛朝他骂一句,现世周扒皮,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只有一点,她看不到跳舞的小哥哥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本来就是上班无聊的消遣而已。

  第二天促销活动结束了,来打零工的妹子走了,但让陈小喜和姜赫没想到的是,依然人满为患,她不仅要收银,还要帮客人点单,连姜赫都进了收银台帮忙。

  一天下来,陈小喜累瘫在沙发上对姜赫说你得请我吃夜宵!

  姜赫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们在街边吃烤串,天气太热,又点了冰啤酒,陈小喜开心多喝了两罐,走起来大摇大摆,被树枝绊倒时姜赫扶了她一把,她索性揽着他的肩。

  从烤串店到停车场只有不到两百米,陈小喜却觉得怎么走也走不到,夜风拂来,她吸吸鼻子嗅到一股晚香玉,以及姜赫衬衣上洗涤剂的味儿。

  她恍惚地用鼻子蹭了蹭,有点贪恋的样子。她没注意到,自己蹭的地方是一颗砰砰跳动的心。

  那天晚上,繁星闪烁,风很大,有颗星星被吹落,掉进了她心里,而她浑然不觉。


  03.

  第二天,陈小喜完全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回公寓的,跑去办公室问姜赫,他只顾着打游戏不理她。

  她骂一句死宅男,回了收银台。

  促销活动带来的影响,过了两周才渐渐平息,但生意比之前好了一些。陈小喜提议吧台再招个甜品师,姜赫默许了。

  第三个来面试的人是纪斐然,陈小喜被委以重任充当面试官,让他做了一道杨枝甘露,一下就俘获了她的舌头。

  “原来长得帅连做的东西都更好吃。”陈小喜吧嗒着嘴巴,两眼放光地望着纪斐然,这一幕刚好落进姜赫眼里。

  陈小喜大印一拍,“明天来上班吧。”

  姜赫慢悠悠地过来,吃了一口杨枝甘露,说太甜了,而且摆盘也不好看。

  陈小喜觉得没面子,拉着姜赫进办公室,威胁他留下了纪斐然。

  那天开始陈小喜再也不老实的呆在收银台了,天天趴吧台上跟纪斐然侃大山。他是跟姜赫完全不同的类型,段子张口就来,工作服里边打底的衬衣都熨得笔直,连切个水果也要耍帅。

  这样的男人最讨姑娘喜欢。

  那天,陈小喜正闹着让纪斐然给她用胡萝卜刻朵花,被姜赫从办公室出来看见。

  陈小喜没当回事,继续玩闹。

  “陈小喜,到下班时间了吗?”姜赫皱着眉,表情严肃。

  陈小喜头一回见他这么严肃,有些懵,就连上回来打零工的男生偷了他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咖啡壶也没见他皱一下眉。

  她知道他在生气,破天荒没顶嘴,讪讪地回了收银台。

  姜赫回了办公室,好几天没跟陈小喜打照面,再见时,他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

  花衬衫变成了纯色衬衣,大裤衩变成了九分裤,人字拖换成了小白鞋,微卷的中发洗的干净,毛茸茸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她走过去绕着他看了一圈,然后戳戳他手臂一脸八卦地说。

  “照片拿出来瞧瞧。”

  “什么照片?”

  “女朋友的照片啊。”陈小喜说,“一看你就是恋爱了。”

  姜赫显得有些局促,丢下一句没有,就进了办公室。

  陈小喜没想到姜赫打扮起来还挺帅,她望着他的背影想着,忽然一拍大腿。

  没有女朋友,难道……是有男朋友?


  04.

  入秋以后,纪斐然忽然开始追陈小喜,用胡萝卜刻了9朵玫瑰,还在给客人的甜品里摆成一个“喜”字。

  陈小喜虽然谈过两场无疾而终的校园恋爱,但还有一颗少女心,当纪斐然把胡萝卜刻的花递到她手里时,她觉得闲来无事,谈谈恋爱也无妨,于是就答应观察观察,算是准男友了。

  但是在她收下花的第二天,姜赫就把纪斐然炒鱿鱼了,理由是假公济私。

  “不就是九根胡萝卜吗?”陈小喜骂道。

  姜赫不说话,但脸面阴沉,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纪斐然耸耸肩,脱下工作就走了,走之前跟陈小喜约了晚上见面的时间。

  陈小喜面对男朋友,笑得眉眼弯弯,羞答答地点头。

  纪斐然一走,陈小喜的脸色就变了,跑进去找姜赫。

  “他走了,我也要辞职。”

  其实是有些威胁的口吻,但是姜赫却抬头一脸认真地问她。

  “你喜欢他吗?”

  陈小喜对上姜赫的目光,不知为何竟然有些答不上来,也谈不上很喜欢,只觉得太久没恋爱了,他又追得热烈,她也就没拒绝了。

  但是她习惯了嘴硬。

  “喜欢啊,不喜欢他,难道喜欢你啊。”

  姜赫嘴角抽了抽没说话,眼里的光一寸寸暗下去。

  良久,他才低着头说,“好,等我招到人你就走。”

  陈小喜愣住了,其实她只是故意闹他一下,不然多没面子,并不是真的想走。但是听姜赫这么说,她忽然有些莫名的难过,她还以为他会怒气冲冲地说,“不批”。

  办公室里只听得见姜赫噼里啪啦打键盘的声音,他玩个游戏而已,却像要把键盘敲碎似的。

  “好。”

  她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说完就出了办公室,里面敲击键盘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在陈小喜离开很久之后,里面才有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快又停歇,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05.

  陈小喜离开那天下着小雨。

  她慢吞吞地把自己的东西收拾进纸箱里时,才发现其实挺舍不得离开,心里像是泡在醋缸里,酸酸的。但是她拉不下脸赖着不走。

  姜赫过来跟她交接的时候,两人都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终都没说话,陈小喜刚跨出店门,就跑来一个姑娘,自称是纪斐然的女朋友,她最近联系不到他了,问他们知不知道他在哪。

  陈小喜心里一紧,望着眼前的姑娘,木讷地摇了摇头。

  姑娘气急败坏地咒骂了一句就走了,而陈小喜仿佛没有意识到被骂的是正在追她的男人,一旁的姜赫看向她,她像解释似的说。

  “我知道,刚那个是纪斐然的前女友,缠着他不放……”

  她想在姜赫面前找回一点面子,却连她自己骗不了,急匆匆想走,却被姜赫拉住。

  “别走了。”

  陈小喜抬头对上姜赫的眼睛,他正要张口说什么,纪斐然的车停在门口,陈小喜下意识松开姜赫的手,他却又握上去。

  这些都被纪斐然看在眼里,他笑了笑挑衅地说,“老板,你牵的可是我女朋友。”

  “我还没答应呢。”陈小喜冷冷地说:“不过,你没机会了。”

  “为什么?因为他?我早看出你们俩有问题……”纪斐然还没说完,姜赫就冲过去,一拳朝他脸打下去。

  “因为什么你心里没点数?”姜赫一边说,一边揍他。

  她差点被小三了,他居然比她还生气。

  纪斐然毫无还手之力,陈小喜站在一边完全没有要拉架的意思,反而想的是,没想到姜赫打起架来这么帅气,如果纪斐然要告他,大不了她就陪他一起蹲大狱。看似强健的纪斐然没想到完全不是姜赫的对手,落荒而逃。

  姜赫的眉骨蹭破了皮,陈小喜跑回收银台翻出了创可贴,踮着脚帮他贴的时候,他的呼吸喷薄在她鼻尖上,痒痒的,她又嗅到他身上洗涤剂的味道。

  那一刻,她忽然想起了他们吃烤串的那个晚上,她喝醉了,还没走到停车场就吐得天昏地暗,还吐了姜赫一身,最后是他帮她清理干净,还送她回家,她住在没有电梯的七楼,也是他把她背上去的。

  “那天晚上你什么时候走的?”她问他。

  “五点半。”他说。

  陈小喜心里一跳,也就是说他在她家守着她到天亮才走,而他居然什么也没提。处理完伤口,两人杵在店门口,陈小喜抱着自己的物品欲走又不走,姜赫低头看着自己的鞋想留又不留,气氛尴尬得要命。

  这时,店里忽然来了客人。

  陈小喜灵机一动说,“我还是干完今天再走吧,免得一会儿没人收钱。”说完就跟着客人进屋了,可是她没想,就算没人收钱又关她什么事。

  姜赫望着她欢快的背影,咧了咧嘴角。


  06.

  陈小喜自然是没走成,因为姜赫跟她告白了。

  一句我喜欢你,陈小喜感动的泪眼婆娑,丝毫没有姑娘家的矜持,一头栽进他怀里,她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夏天结束时,她无意间发现姜赫在办公室里看电影,是她曾说过最爱的一部文艺片;

  她还发现他通过办公室里的监控,偷偷地看着她傻笑;

  夏天时,她趴在街舞社的玻璃上看小哥哥的时候被姜赫撞见,结果第二天他就做了亏本的促销,忙得她脚不沾地再也不能去看小哥哥了。

  还有纪斐然被炒鱿鱼时蹩脚的理由,以及前两天招聘甜点师,他挑了长得最丑的一个。

  姜赫没想到这一切都被发现了,居然脸红了,但他还是正经地告白了。

  那晚,他站得笔直,像个小学生坦白错误一样的姿态,他说他其实最初没打算告白,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够优秀。

  除了这家店以外一无所有,加上他一点也吃不准陈小喜的心意,直到上次她要走,他才意识到他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了。

  不管怎么样,他作为男人,应该迈出那一步。

  他喜欢她,从她刚到店里不久就开始了,以后也将继续喜欢下去。

  陈小喜听他认真告白,笑得像个傻子,仿佛那个夏夜被风吹落在她心里的星星,也忽闪忽闪地亮起来了。


  文章作者简介: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著有畅销书《你只是假装很努力》。三观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 ,个人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3 6474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橘子小姐 2018-06-25 15:10:18

    这内容跟我历经很像,刚开始就各种嫌弃他,还有店里男同事下班没走让我看他打游戏,他就说哎,你下班了,不走吗?最后我没有收到告白,我只觉得这只是一个人太久了,短暂的觉得自己爱上了陌生人。

    回复
    匿名
  • 问枫紧张的在开罗 2018-06-25 11:56:11

    虽然很假,但是很甜

    回复
    匿名
  • 吃肉朋友 2018-06-25 10:11:35

    拍成电视也很狗血~

    回复
    匿名
  • 果乐儿 2018-10-03 13:13:54

    很狗血啊,可是,现实 还是很骨感的。

    回复
    匿名
  • silently 2018-08-13 04:02:57

    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回复
    匿名
  • 岁月污痕 2018-06-25 14:14:56

    见钱眼开的女人没好下场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8-06-25 13:20:16

    简直是艹了蛋了

    回复
    匿名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