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我妈曾是个张牙舞爪的悍妇

2019-07-11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1 742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李佳的妈老唐最近异常狂躁,给李佳本就不顺畅的日子埋了一颗雷,谁也不知道老唐什么时候爆炸。

  那天中午,李佳正在服装店里倒腾厂家发来的七箱货,实体网店两头上新,把她累得像条狗,刚收拾出点眉目,想坐下歇口气儿,保姆阿芬来电:“佳佳,你赶紧回来,我带你妈去楼下吃拉面,她和别人打起来了!我实在拉不住!”

  能让力大能干的阿芬招架不住,可见事态非常严重。李佳连衣服都顾不上换,趿拉着拖鞋,披头散发地冲了出去。

  这一路,她心里的怨气很大,她已经够烦了,可老唐就像中了邪一样,总给她添乱。

  今天为了一棵菜跟人吵,明天因为排个队和人撕,就好与人争锋,年轻的时候脾气就大,临老了、身体不行了也没长一点老者风范,这一辈子都摘不掉悍妇的帽子。

  李佳赶到拉面馆的时候,小店门外已经围了好几层吃瓜群众,大家看得津津有味,评得不亦乐乎。

  李佳硬着头皮扒拉开一条缝挤进去,耳边随即灌入那尖利的骂街声:

  “小王八蛋你给我听着,我们家的事儿轮不到你管!我女儿也轮不到你说嘴!你要是再敢胡咧咧,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李佳扶额无语。

  老唐骂完上半场,进入中场休息,当时脸色涨红,情绪非常激动,一身的老年肥膘都在哆嗦,阿芬边拉边劝:“佳佳来了,姐你少说两句吧,街坊四邻都看着呢,别再气出个好歹儿……”

  老唐不理会,扔了拐杖,叉着腰,小豆眼睛四处扫描,逮到有个偷笑的,瞬间炸毛了,恼怒地想要挣过去,邻居们见状推着李佳:“佳佳你愣什么呢?赶紧把你妈弄回去!别气犯病了!”

  李佳抱住老唐,无奈地说:“妈,别闹了,丢不丢人?回家吧!”

  老唐看了眼灰头土脸的李佳,嘴角微微抽搐着,原先挺胸腆肚的身姿,慢慢塌了。

  2

  三人回到家里,一路没吭声的老唐忽然哑着嗓子问:“你跟妈说实话,日子过得好好的,为啥要和刘军离婚?”

  李佳当时在换鞋,老唐此话一出,犹如重物锤了她的心,她的眼圈儿不受控制地热了。

  从决定离婚的那天起,李佳一滴泪都没掉过,因为她觉得不值。

  她自认是个能忍、能扛的人,爸爸早逝,她和老唐的日子不好过,老唐被历练得像个男人,天天提着气警惕周遭一切;面对李佳的时候呢,又像只暴躁的老母鸡,张着翅膀,谁有威胁,扑棱棱一嘴啄过去,斗个天翻地覆。

  如此过度保护,给了李佳安全感也给了她困扰,所以,她选择遇事自己消化。

  李佳不想和老唐谈这事,更不想让老唐为她担心。她埋着头,用长头发挡着脸,偷偷把眼眶里的泪珠子挤到地上,才故作轻松地说:“我俩性格不合,不想过就离呗。”

  “性格不合还能在一块儿过五年?”

  李佳偷瞄了阿芬一眼,阿芬晃头示意她没有给老唐透露啥,李佳心领神会,假装毫不在意:“都什么年代了,离婚也不是大事……”

  “你到底说不说实话?”老唐嚯一下站起来:“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去找刘军问个明白!”

  老唐拎着小拐杖就要往外走,李佳真害怕老唐找刘军,以她的行事风格,不知要掀出多大的风浪来。但改变不了结果,平白惹人笑话罢了。

  索性,李佳说了实情:“妈,刘军外头有人了……”

  原本张牙舞爪的老唐被这句话定在门口,身子晃了三晃,然后举着拐杖把地板戳得咣当响,气的。

  李佳怕老唐气出病,赶紧摩挲着她的后背给她顺气:“妈你别激动,离就离了,我现在自己过也挺好的……”

  老唐转过身来,眼泪汪汪地看着李佳:“你受了这么大委屈,怎么不跟妈说实话?外头人竟还嚼舌根说是因为你不能生……这个混账东西,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不行!妈得给你讨个公道……

  老唐要去开门,李佳死死堵住门口:“妈,我求你了,我俩已经离了,你还去找他干什么?万一闹出了事,你让我怎么办?”

  老唐歪着身子,掂量了一阵儿,重重地呼出一声 “唉”。

  3

  李佳明白老唐的心思,除了心疼她,还有深深的自责。

  因为刘军和李佳的婚事,是老唐一手撮合的。

  老唐和刘军原先都是机床厂的,当年,刘军那批新人被送到车间实习,正好是老唐这个老工人带队。刘军伶俐勤快,业务能力也强,老唐当时就觉得这个年轻人不错,打听到他单身以后,就托车间主任做中间人,没成想,最后还真成了。

  两人结婚后,也过了几年幸福的小日子。

  老唐心疼姑爷,真是把刘军当成亲生儿子疼,什么好事儿都想着他,时时护着他。

  有一年单位里评级,刘军遭遇不公平对待,老唐不顾别人笑话,拿出惯用的彪悍姿态,豁出去脸面,闹了好大一通,才帮刘军争取到他应得的待遇。

  后来,老唐身体不好,得了场小中风,虽然恢复得挺好,但也提前退休了,整日无事可做,就等着抱个外孙儿安享天伦,结果却等来了女儿和刘军离婚的消息。

  之后,一些流言蜚语接二连三地传来,传的最多的,竟是对李佳这个受害者的嘲笑,大家都说是因为李佳不能生,刘军才不要她了。

  老唐追着李佳问,李佳总是轻描淡写地略过,可老唐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她自己闺女能不能生,她还不知道吗?李佳离婚她能接受,可旁人这么传,以后李佳还怎么找对象?

  她曾给刘军打过多次电话,但始终打不通。天天抠着阿芬问,阿芬嘴严,也没问出半句实话。

  她能做的,只有呜嗷地冲进八卦中心,在人前跳着脚地维护女儿。

  直到女儿亲口告诉她:离婚是因为刘军出轨,她被刘军无情地踹了。不仅如此,她因受不了那对狗男女的嘴脸,只求速离,尽快解脱,连财产都没格外争取。

  李佳将老唐扶回房间,关照阿芬看住老唐,便回到服装店忙生意去了。

  下午三点多,李佳在店里核账,阿芬的电话打了进来,语气惊恐:“佳佳,我刚才出去买菜,回来发现你妈不见了!”

  李佳的心咚咚直跳,涌出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她匆匆关上店门,去老唐常去的公园、小广场找了一圈,没看到人影,又问了附近的熟人,都说没看见。

  李佳慌了,她打算去报警,快要走到派出所的时候,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座机电话,是刘军打来的。

  4

  李佳不想和刘军讲话,只听刘军在那端气急败坏地嚷嚷:“李佳,咱俩都离了,你有什么不满当时怎么不提?就算我有过错,你也没必要让你妈来我公司闹吧!你妈还以为这是她地盘吗?我们这是外企!她不好使了!你们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吗?”

  李佳急了:“我妈在你那?我马上去接她!我警告你,她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你最好顺着她来,你要是把她气犯病了,我跟你没完!”

  李佳是在刘军公司的会议室里见到老唐的,她不知道这期间都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地上有摔碎的杯子、扯散的文件、散落的茶叶,刘军的头发和衣裳有些凌乱,正远远缩在墙角,而老唐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气,两眼发直。

  李佳没理刘军,直接过去搀老唐,好声好气地劝:“妈,咱回家吧。”

  老唐墩了墩拐杖,面无表情地说:“嗯,回家,没事了,妈给你出气了。”

  说完这话,老唐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临出门前,还狠狠瞪了刘军一眼,吓得刘军大气不敢出。

  李佳想打车回家,老唐不让,说要走着回去,顺顺气儿。她强势得很,李佳拗不过。

  那时夕阳西下,余晖笼着整座城市,李佳扶着老唐,缓缓走在街边的人行道上。李佳做好了听老唐破口大骂的准备,老唐却一个字都没说。

  动辄发脾气的老唐让李佳头疼,可眼下这个安静的老唐让李佳感到害怕。

  似乎就是从那天起,老唐好像受了刺激,变了个人。

  她不爱出门了,也不爱和阿芬聊家长里短,总是呆呆坐在窗前,坐久了便打瞌睡,有好几次,拄着拐杖坐着就睡在椅子上。

  那段时间,李佳忙着店里的生意,还以为老唐这是岁数大了,闹腾不动了,没太放在心上。

  直到有天晚饭时,老唐莫名其妙说了句:“刘军最近怎么不来吃饭?”

  李佳觉得心里一沉。

  老唐放下筷子,看着李佳,开始说教:“你俩刚结婚,别没事就往家跑,要回来也得两个人一起回来。”

  李佳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5

  第二天,李佳带老唐去医院检查,结果证实了她的猜测,老唐得了阿尔茨海默症。

  医生说,之前的暴怒、情绪不稳、行动笨拙可能都是发病前兆,看样子发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以后,她会逐渐忘记很多东西,会忘了吃饭,会想不起回家的路,会记不起李佳是谁……

  在牵着老唐往家走的路上,李佳攥着诊断书,泪珠子无声地滚了一脸,她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老唐不明所以,拖着拐杖,亦步亦趋地跟着李佳,问道:“你怎么哭了?你哭什么呢?是不是隔壁老杨家的那个臭小子又欺负你了?你别哭,等妈下班了,就去替你骂他!”

  说完这话,她用肉乎乎的手裹住李佳的手。

  那些年,老唐总是这样牵着李佳,把她护在身后。她曾因为老唐的彪悍难为情,但如今想起,更多的是安全感。

  她的妈妈啊,其实也有满腔柔情,只不过,生活逼着她把这满腔柔情装进了凶悍泼辣的壳子里。因为家里倒了根柱子,她不造势,就怕撑不起这个家。

  病来如山倒,老唐的病程发展得特别快,慢慢地,连李佳和阿芬是谁都不知道了。

  那段时间,是李佳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她想照顾老唐,不想让她忘了自己;她还要努力赚钱,要带老唐去最好的医院用最好的药。

  她不希望在老唐在暮年将至时,失去了一生浓墨重彩的回忆,而只记得那个总是让她操心的闺女。

  家有老唐这种病人,最糟糕的事情就是病人走失。

  李佳和阿芬日看夜守,一个不留神,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有一天,阿芬拉肚子,去了趟厕所,再出来时,就发现原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唐不见了。

  她们家在一楼,又是老式的开放小区,老唐出了门,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李佳在服装店里得到这个消息时,感觉天塌了,她站在店门口举目四望,内心一片惶然。再想到自己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老唐,心都碎了。

  李佳找了很久,又发动朋友邻居帮忙,仍一无所获。

  那个时候,她想,只要能让老唐回来,从此后,一切生活不如意她都可以不在乎,她将放下对刘军的恨,放下对命运的怨怼,重整旗鼓,漂漂亮亮地活着,不给这世界添一笔灰暗。

  而且,她还要勇敢起来,再也不让老唐担心,不让老唐总惦记着为她出头。

  6

  庆幸的是,天将擦黑的时候,李佳接到了好心人打来的电话,那人说他是第一小学的保安,刚留意到学校门口一直站着一个老太太,看起来有点吓人。

  他上前查看,发现那老太太的脖子上挂着标注电话号码的胸牌,就照着那个电话打了过来。

  李佳抱着电话,抖着声音说了很多遍谢谢,方才体会到,失而复得的滋味。

  李佳赶到第一小学的时候,老唐仍站在门口,好像很不安的样子,旁边有两位不知所措的保安,穿着笔挺的制服,盯着老唐。

  李佳扑上去问:“妈,你来这儿干嘛呀?”

  老唐看了看李佳,又看了看那两个保安,小心翼翼地说:“我女儿刚才回家哭了,老杨家的臭小子又欺负她,我要找他算账!”

  这时,旁边的保安发话了:“大娘,您赶紧回家吧,学生都放学了。”

  老唐偷偷回头看了保安一眼,好像有点害怕,小声问李佳:“警察是不是要抓我?我不打架的,我是来讲道理的!”

  李佳挽住他的胳膊,哽咽着说:“没事儿,甭怕,警察抓坏人,你不是坏人。你跟着我,我送你回家。”

  “你是谁?”老唐缩在李佳的身后小声问。

  “我是……我是你女儿的班主任。”李佳说。

  老唐努力想了想,迟疑片刻,还是跟着李佳走了。

  她们没走几步远,一个滑着轮滑的小伙子咻一声路过,老唐吓得一激灵,挣脱了李佳的手,躲出去很远,定下来后,满眼恐惧地看着来往的行人和车辆。

  那一刻,李佳才意识到,她在这个世界上的保护伞,没了。与此同时,她必须撑起一把伞,给年迈的老唐留一寸无风无雨的世界。

  前半生老唐护着她,后半生换她护着老唐。

  因为这股信念,李佳心底的悲痛慢慢沉淀下来,她追到老唐身边,挽起她的胳膊。

  天色黢黑,霓虹闪烁,城市陷入昏沉。街边路灯把老唐胖墩墩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李佳挽着老唐,穿过安静的小巷,穿过喧闹的大排档,陪她在自己的世界里兜兜转转。

  她什么都忘了,却记得有个宝贝女儿总是被人欺负,需要她撒泼打滚地为她出头。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命运攻陷了她的彪悍,填塞了满满的苍老和软弱,而这一刻,让她放心不下的女儿,终于成为她的守护者。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1 742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