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再见旧情人

2019-06-12         文章来源:掌心风月

0 419 分享到:

  原创: 掌心风月929

  1

  在万达购物中心一楼的必胜客休息时,卢静饶有趣味地观战一对父子对弈。

  男的四十岁上下,儿子十来岁,正为补习班的事吵得不可开交。她看到的是男人的背影,中年男人特有的厚实肩膀,应该还有个肥沃流油的大肚腩。衬衫后面压出不少褶子,一看便知是便宜货。鞋帮子上全是泥,从头到脚透着寒酸气。

  “花这么多钱给你报班,你就考这个成绩?你对得起谁?你知道今年的辅导班,你花了多少钱吗?”男的吵了半天,绕来绕去,没离开个钱字。

  也许觉得有人注视,男人朝卢静的方向望了望。以至于他那张大脸仓皇闯入卢静的视野时,她竟然一时没有认出是吴浩。

  本来已经转过去了,吴浩又猛回头看了卢静一眼。这一眼,才让卢静识别出他的音容相貌,较之十几年前,变化太大。

  吴浩,卢静的初恋初吻初夜对象。

  卢静和吴浩大学时就好上了,顺理成章地有了初吻初夜。卢静是个骨子里保守的女孩,初夜,她很看重。

  她觉得俩人都这么着,把结婚要做的事都做齐了,肯定能白头到老。

  大学毕业那年,吴浩却向卢静提出分手。原因是,他迷上了一个小学妹。那个小学妹家里有企业,可以给吴浩提供一个高职位。想想吧,一朝成为企业的接班人,谁能有吴浩这么幸运?

  卢静哭了好几天,脸哭肿了。又饿了好几天,人迅速缩水一圈儿。然后,她突然打了鸡血似的从床上跳起来,跑去找吴浩撕逼。拿大喇叭吆喝,自杀,闹得惊天动地。

  最后卢静丢了脸,吴浩丢了人,该分还是分了。

  卢静对吴浩,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恨。

  此刻的卢静,看到吴浩慌乱无措地把目光往回缩。她坦荡荡地叫了一声,“吴浩,是你吧?”

  吴浩不能再躲了,把一张羞红的脸转向她,“嗨,我一下没认出来!你也在这里……”

  卢静说,“逛累了,歇歇脚。这是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也是,一晃十几年了,能不子孙满堂嘛?哈哈。”

  “你呢,一个人吗?不会还是……单身?”吴浩脖子不自觉地收了一下,好像要把刚才突兀的问话咽回去。

  卢静不置可否地笑笑。她主动要了吴浩的电话号码,说回头坐一坐。

  2

  回想当年,自己傻逼一样,为吴浩这么个渣渣,不值。

  但,卢静心里对吴浩的恨却不增不减地戳在那里。要说她这么多年没看透呢,也不是那么回事。

  她也谈恋爱,也和其他男人春宵一度。而且,吴浩不留情地把她甩了,还成就了她的一番事业。不然,她怎么可能开得起水果连锁超市。

  女人化悲痛为力量的效果,往往大得惊人。

  只不过有口噎了十几年的气,总让卢静觉得别扭。

  所以,她要和吴浩较这个真。

  卢静约了吴浩,餐厅是市里一家很著名的星级酒店,消费不俗。

  卢静看的出来,吴浩是特意收拾过的,衬衫上还有新衣服叠的褶子,牛仔裤腰上的标签没撕完,鞋旧了点,但擦的很干净。胡子应该也是认真刮过了,青青的一片碴子。

  对啊,吴浩年轻的时候,胡子就十分茂盛,他亲卢静时,她总会躲来躲去,说他扎疼了她。

  想这些干嘛呢,思想跑偏了。

  卢静轻车熟路地点了三个菜一个汤,不多不少,个个精品。

  对话没有往俗套上发展,没有过问彼此这些年的生活。卢静不想问,吴浩不敢问,两人非常默契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能变成商场女强人,哪个不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卢静眉飞色舞地炫耀时,吴浩畏畏缩缩地把身子往后藏。

  看着吴浩的猥琐样,卢静突然想,哎呀妈呀,要是当年真跟了他,现在也得为孩子辅导班的那点学费,抠抠嗦嗦节衣缩食吧。

  她干嘛要恨呢,应该感谢他当年不娶之恩才对。

  结账的时候,卢静争着要付款,吴浩说,“怎么能让你买单,我来我来。”

  “那好吧,既然这样,让你破费了,改天我请你。”卢静不再谦让。

  “一顿饭而已。”吴浩热情地抢走了账单。但看到上面的金额时,他的眼睛徒然瞪大,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这些微妙的变化,早被卢静尽收眼底。

  那天在必胜客见过吴浩,从他的举止打扮,卢静猜他过的并不好。

  果不其然,随便找个老同学打听,吴浩和她分手后,和那个他摇尾讨好的小学妹谈了一年恋爱,然后小学妹就对他腻歪了,直接把他踢出家族企业。

  因为当年和卢静闹得那么轰动,自己又被人家给踹了,他没脸和同学联系,便没人知道他后来的情况。

  既然吴浩在乎钱,那就让他花钱。这不,两个人吃了五百多,他就肉疼了。卢静暗暗窃喜,她要看到的就是这个效果。

  3

  过了几天,卢静打电话给吴浩,要回请他。

  吴浩去的时候,才发现KTV包间里聚了好多人。卢静一一给他做介绍,都是她生意场上的一些朋友。吴浩毕恭毕敬地和每个人打招呼。

  卢静说,“我这个同学啊,唱歌特别好,以前在我们学校里号称情歌王子。”

  吴浩忙摆手,“哪里的话,纯粹开玩笑的,卢静知道我五音不全。”

  大家开始起哄,形势所迫,吴浩不得不拿起话筒。一亮嗓子,全场人都震惊了,接着爆发出一阵油锅炸裂般的哄笑。

  他哪里是五音不全,简直是十音不准。

  那天吴浩被大家轮番灌酒,他喝兴奋了,全程紧握话筒,成了麦霸。

  他在台上卖力地唱,像个小丑一样,取乐了所有人。他越窘迫越出丑,卢静越开心,笑得肚子都快抽筋了。

  她为什么变得这么腹黑,而吴浩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自黑。不,他一直都这样没有底线,就像他当年为了好的前景,对她的无情无义。

  以他的品行,出这点丑算什么?

  结束时,卢静佯装醉了,要吴浩送她回去。当然,消费三千多块的账也是吴浩替她结的。她原本就是要让他来当冤大头,让他气到吐血,让他心肝肺都疼。

  坐在出租车后面,卢静能看到副驾位置上吴浩的侧影。这个当年意气风发,让她爱得彻骨,恨入血液的男人,老了,丑了。满脸的疲惫和沧桑,是这些年生活艰辛和不易留下的痕迹。

  人生在世,谁活得容易?她不该这样……欺负他。

  有个瞬间,卢静坚硬无比的内心瘫软了一角。毕竟他们曾经相爱过,毕竟他们曾经亲密无间,毕竟她曾经把初夜给了他。

  正是因为这么多的曾经,她对他毫无保留的深情,他却还给她冷血背叛。想到这里,卢静又咬牙切齿起来。

  女人如此多变,她的心情在阴晴不定中翻滚。

  4

  第二天,卢静给吴浩打电话,“抱歉抱歉,昨天我喝多了,说好是我请客的,却又让你……钱不少吧?”

  吴浩在那端说,“没事,没事,三千块而已。”

  卢静听出来了,吴浩想要回这笔钱。没错,他很在乎钱。她在心里冷笑,偏偏装傻,“过几天我一定还你这个大人情。”

  既然吴浩爱打肿脸充胖子,卢静决定成全他一次。

  周末,卢静说有个新水果店开张,请吴浩来捧捧场。吴浩真的去了,或许他是冲着卢静上次说,要还他三千块钱去的。

  顾客太多了,卢静招呼吴浩临时帮个忙,“等忙完,我还有事找你。”她不说什么事,吊着他的胃口。

  吴浩在店里给人削了一天甘蔗,磨得手都秃噜了一层皮。他走也不是,留又不甘心。

  卢静在柜台后面看着吴浩那么卖力地干活,心里乐开了花。这个免费帮工找的真好,折磨一个人的感觉,实在太爽啊。

  到了晚上八点,卢静才像突然想起来,还有吴浩这么个人。

  她找到坐在门口抽烟的吴浩。他的头发全塌架了,无精打采地垂挂在额前。白净的衬衫,被汗渍湿透,破麻袋一样捆在身上。

  发现有人站在身边,吴浩抬起来头,那张大脸上一道一道的脏痕。卢静说,“这一天辛苦你了。这袋子水果带回去,给孩子吃。“

  吴浩看看卢静手里的水果袋,欲言又止。卢静对他满眼的渴求视而不见,她在等他主动开口提钱的事。

  她在等待,一个可以好好羞辱他的机会。

  吴浩把手里的烟头丢在地上,狠狠地用鞋尖碾碎。嘴唇抽动着,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孩子该交辅导班学费了,你不是说,要把上次替你垫付的KTV的钱……”

  卢静恍然大悟,“哎呀,我这记性。亏你提醒,今天这账还没结,要不你等会儿,要不明天我转账给你吧。”

  面红耳赤的吴浩,在卢静面前,恨不得把脑袋藏到裤裆里。

  “你这么小气,还真找我要钱啊。哈哈。”卢静又调侃道,毫不掩饰嘲讽。

  吴浩的嘴角再次抽了抽,没辩解。

  5

  吴浩离开的背影像一只卑躬屈膝的虾,他的肩膀垂挂,肚子却显得极大。

  他没舍得打出租,亦步亦趋地走出街的拐角,卢静再也看不到他了,他才把腰杆挺直起来。

  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原来一个人想一直扮演卑贱猥琐的角色,也不那么容易。

  是的,从和卢静第一次吃饭,吴浩便看出来了,卢静是故意刁难,让他放血花钱,让他出洋相,让他装孙子。只为心里那口没有散尽的陈年旧气。

  他没有卢静想象中混得那么糟糕。虽然他不是大老板,但也有钢筋水泥的买卖,每天和工地打交道,穿不了好衣服,讲不了大排场。

  卢静在必胜客第一次看到他,他刚从工地回来,脏兮兮的狼狈不堪。难怪卢静会觉得他过得惨。

  卢静找他去充当冤桶,他明明可以不去,却一次次装成傻子,成全了卢静。毕竟他负了她,如果他的落魄下场能让她解气,能让她打开十来年的心结,他弯弯腰,低低头,装装穷傻子又能如何。

  他连别人的心都伤透了,自己的形象和面子不值钱。

  他的手机响了,是卢静发来的短信,“看看那袋水果下面。”

  水果下面的信封里,装着三千块钱。

  吴浩哑然失笑。

  卢静是从那天在KTV结账时发现的问题。

  她是装醉,所以看到吴浩结账时用的是那家KTV的会员卡。收银的小伙子和吴浩很熟悉,吴哥长吴哥短地叫着。

  那可是市里数得着高消费的KTV,像吴浩这么个穷鬼怎么可能会经常光顾。

  卢静去KTV打听了一下,吴浩不仅是会员,还经常请朋友来玩。他虽然辛苦,可大小也是老板。住在一个中档小区,开着一辆中档汽车。

  她想来想去,终于明白了,吴浩是在她面前装穷。她在用自己的成功羞辱他的时候,他照单全收,情愿把丑角扮到底。为的是什么?为她那个没打开的心结。

  也是在那一刻,卢静心里堆积如山的块垒,哗啦啦倾塌了。似乎收到吴浩宣布分手后,一口气就噎在那里,十几年后才呼出来。

  多少受伤的女人,像卢静一样,巴不得那个负心汉,流落为乞,过得猪狗不如。

  其实那样的恨,一点不值得。

  既然吴浩这样做是为了换回心安,她配合他演完这场戏。今生今世,互不相欠。

  6

  只是,卢静还有不知道的,十几年前吴浩离开她的内幕。

  吴浩的妈得了重病,急需做手术。一直崇拜吴浩的小学妹,可以马上提供给他手术费。吴浩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和卢静分手。

  在小学妹家的企业做足一年,还完那笔债,他选择了离开。

  可他没办法回头找卢静。卢静需要的是一个从精神到肉体,从一而终的男人。而他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是个从精神到肉体的背叛者。

  卢静的不肯原谅,成就了他们各自的人生。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各自安好,才是最好的安排。

  本文来自公号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专写男欢女爱、两性情感。听别人的风月,悟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别忘了关注”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0 419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