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那个欺负过她的男人发起了众筹

2019-06-11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5 1817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陈冰正在沙发上葛优瘫,一个平时很少联系的前同事王莎突然给她扔过来一个链接。打开一看是个众筹。

  发起人是多年前带过她的销售团队的老大,粱能。

  看到这个名字时,陈冰冷不丁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些回忆涌上心头。

  那些以为在时光里幽暗和模糊了的,又鲜明地呈现。像突然被撕掉了覆膜的旧手机。

  她用力地摇摇头,对自己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陈冰努力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众筹本身。

  是粱能的老婆肾衰竭,需要换肾,众筹金额30万,目前已经筹到了5万多。

  陈冰把资料全都认真看完了才知道,粱能后来跳槽了,在一家小公司任职,月工资不到五千。

  不仅如此,他跟老婆生了二胎,是个脑瘫儿。为了给儿子治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

  后来他妈因病半身不遂,老婆也患了肾衰竭,真是祸不单行。

  陈冰有些诧异。她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被她用力藏在记忆深处的男人,如今会以这样的方式重新登场。在他身上,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

  看众筹资料里这个憔悴不堪,发际线严重后移,眼里透着绝望的中年男人,哪儿还有半点当年意气风发耀武扬威的样子?

  果然时间是可以侵蚀一切的。

  页面不断滚动着捐款人帮助的金额,陈冰注意到,给她发链接的王莎,帮助了100元。

  她仍在恍惚着,王莎扔过来一句,你捐了没?我怎么还没看到你的帮助金额?

  陈冰看了一下微信余额,里头不到七块钱了。绑定的银行卡里也没钱,全给她拿去交了一套140平房子的首付去了。

  对方又接连扔过来好几条消息,连起来就是:当初咱们共事,老梁可是最偏心你的。什么好事儿都想着你。那会儿你缺钱,吃不饱饭,隔三差五去老梁家蹭饭。他爱人亲自给你下厨,还把不要的衣服送给你。后来你赚钱了,也不说回去看看老梁。咱们聚会你也不来。我们知道你贵人事多,也不说你啥。可现在老梁落难了,你得帮啊!

  王莎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陈冰一句都插不上。

  她编辑了好几条消息,可又都觉得不合适,都删除了。

  王莎锲而不舍地追问她,怎么不说话?

  陈冰说,好突然啊,有点意外。

  你平时又不跟我们联系,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了。那个,咱们大家都约好了,周六去看望他们两口子,顺便送钱。众筹这儿你不给也行,到时候给现金得了。你……会来吧?

  陈冰犹豫了。是的,犹豫。

  记忆再次飞回到六年前那个阴郁闷热的下午。那一天,在老梁的家里,在那个她蹭了很多次饭的饭桌旁,她慌乱、恼怒、面红耳赤……

  陈冰又接着开始编辑消息,写了删,删了写。想说自己忙,没时间去,让王莎帮她代转一些钱。又想说,她跟老梁之前,闹了一些不愉快,所以……

  她不知道王莎的微信上端会不会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她输入了十几分钟,结果却一个字也没发出去。

  她的磨叽暴露了她的“忘恩负义”。王莎发话了:“陈冰,你不去我也不勉强哈!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只是大家觉得,老梁对你有恩,现在又属你混得最好。我们这么难,都惦记着给老梁筹钱。你一毛不拔,怎么着都有点说不过去吧!”

  逼到这个份儿上,陈冰也没法子了,找了个借口,说刚刚网络卡,发了几次没发出去。她会去的,让他们放心。

  2

  陈冰本来准备了五千块钱。想想既然大家都认定她有钱,还是给一万吧。

  就这一万,还是问她妹妹挪来的。

  陈冰有钱不假。如他们所说,她这几年跟人合伙做项目赚了不少钱,比她过去十年加起来赚的都多。但赚的多不代表现钱就有那么多。弟妹成家盖房,她都掏了钱。新近又买了一套大房子,首付还问合伙人借了点儿。所以目前能拿出的,真没多少了。

  陈冰去的时候没多想,照例开的她那辆40多万的SUV。到了集合地点,所有人的眼光都停留在了陈冰的车上,还有衣着和包包。

  下车的时候,不知是王莎的嗓门偏大了些、还是陈冰的听力忽然变得异常敏锐,她听见王莎小声跟那几个人嘀咕:“我磨破了嘴,人家才肯来的。发达了,就是不一样。”

  她上前,大家寒暄了一阵就上楼去了。一窝人拥堵在病房门口,陈冰最后。

  大家有的叫老大,有的喊老梁,有的问嫂子的情况。

  陈冰还没走进去,听到有人跟老梁说:“今儿来了个稀客,你猜是谁?”

  陈冰心里一紧,脚底突然生了根,不能移动。

  里面有人喊:“陈冰,进来啊,站外头干嘛?”

  陈冰硬着头皮进去了,看见老梁的那一刹,记忆再次如潮水般涌来。

  她以为岁月可以侵蚀一切,消融一切,而当她再次跟这个男人对视的一刹,才知道,时间在某些事情前面是毫无办法的。

  无法使她忘却跟他之间的一些纠葛,无法洗刷掉她灵魂深处的暗影。

  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又扎扎实实地回来了。

  3

  陈冰硬梆梆地喊了声老梁。

  老梁略作迟疑后,疲惫的笑容缀在脸上:“陈冰啊,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她呀!好着呢!人家现在是大老板啦,赚大钱。咱们这一波人里头就属她混得最好。咱们打车来,她开车来的。那车40多万吧。陈冰你太低调了,咋不买个奔驰宝马啥的。”

  “40万的车也把我甩一大截子了。我那破车还二手的,才几万块钱。”

  “陈冰你这包不错啊,好几万吧!”

  “那是,没几万人家也背不出来啊。全身上下都名牌,我一个月工资都买不起她这一套衣服。”

  陈冰在一声声过度的吹捧中,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疏离。这种言语的孤立和阶级的划分,最是伤人于无形。

  她后悔来前没有换个便宜的包,换身便宜的衣服。最好她打车来,被人挤乱了头发,踩脏了鞋子才好。

  她挤开人群去看望病人。病床上那个可怜的女人向她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感谢她的到来。

  王莎说嫂子,你不用谢她。她来看你是应该的。以前咱们三不五时上你家蹭饭,属她去得最勤。你和咱们老大对她那么好,现在也到了她回报您的时候了。

  她这个“回报”用得很恶毒,她把陈冰固定在了一个偿还者的位置上。

  是的,偿还。

  因为老梁两口子以前对她好,因为老梁手把手教她,给她业务,教她赚钱,于她有恩。所以,她今天发达了,就该无条件地回报他们。

  如若不然,她就是忘恩负义,为富不仁。

  陈冰不禁脊背发凉。老梁的老婆虚弱地笑着:“瞧你说的!你们那会儿刚毕业,赚俩钱不容易。跑业务没有底薪,日子难过,叫你们上家吃饭,能省点儿是点儿。”

  许是想起了以前的岁月,王莎眼泪都出来,握住老梁老婆的手:“唉,嫂子你这么好的人,咋就……这老天爷不长眼啊……”

  大家也都唏嘘起来,病房里一时安静了,有人用眼角余光瞟着陈冰。

  老梁的老婆确实是个好女人,可是老梁……陈冰努力地压制翻涌上来的其它情绪,把自己调整到感激、感恩的状态中。

  临走的时候,王莎把大伙儿凑的两万块钱拿了出来:“老梁,咱们几个没出息,赚钱少。不比陈冰日进斗金。这是咱们的一点心意,你先收下。嫂子你放宽心,这手术费啊一定能凑齐,实在凑不够,这不还有陈冰呢吗?是吧陈冰?”

  陈冰没有接茬,也没有做出配合的表情。只是默默从包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放到病人床头的柜子上。说嫂子,你安心养病。

  她没有把把信封给老梁,也没有看他一眼。她的淡漠使人觉得,她这钱给得心不甘情不愿。

  可是当着病人,大家也不好说什么。

  4

  出去以后,有人提议去饭店吃一顿。说好久没见了,借着这个机会聊聊。陈冰本不想去,可想到王莎的那句“发达了就是不一样”,到底还是去了。

  饭桌上,大家讨论的话题,全都围绕着陈冰如何赚钱如何发达,如何把日子过出了高级感。

  有暗讽陈冰发达了就瞧不起人的,也有没心没肺的扯着陈冰传授发财秘诀的。

  王莎问陈冰,你给了老梁多少钱?

  陈冰说没多少。

  王莎说,我估摸着是一万吧。陈冰,不是我说你,那手术费窟窿那么大,你既然有钱,怎么也不多给点儿?咱们几个才赚多少钱,一人也掏了两三千呢。你不能跟我们比呀!

  就是。你是不知道,我这钱还是瞒着我老婆偷偷拿出来的。这要让她知道了呀,指不定怎么闹。我要是你呀,就给老梁三万五万的。反正也不差那几个钱。

  你好歹还有私房钱。我是一分都没有。每个月都捉襟见肘。光俩孩子的兴趣班就扒了我一层皮。

  大家越说越离谱,个个讲述着自己的不易。同事聚餐变成了哭穷大会。

  大家都穷,这么穷还挤出钱来帮助共事过的老大哥。这么一看,陈冰不掏个十万八万的还真对不起人了。

  陈冰听他们说,听他们闹,自始至终没替自己说过一句话。

  中间她去上了趟厕所,回来在门口听到了王莎的声音:“我说什么来着,人发达话都少了。人家不屑与我们为伍,你非要聚个什么餐?”

  对方接茬:“我也是想跟她说说老梁的事儿。我看了一下,老梁那手术费还有个八万的口子。想着,她既然有钱,要不这八万的口子她给填上得了。反正又不差那几个钱。上回听人说,她一年挣了两百多万。”

  陈冰直接吓得不敢进门了。好一手杀富济贫!她这几年赚了点儿钱不假,可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发达。她曾经受了老梁的恩惠不假,可谁又知道在这恩惠背后的事。

  陈冰此生都不想再提起的事——

  那个周末的晚上,陈冰照例在老梁家蹭饭,快吃完了时,老梁老婆接到电话,临时有事出去了,家里就剩了她和老梁。老梁殷勤地给她夹菜,话语中明里暗里带着些别的意思。问她怎么还没找男朋友,会不会有时候挺孤单的,又夸她长得好看,特别是身材看着瘦,但有胸……

  “我觉得你罩杯至少都是C。”老梁嬉皮笑脸地说,语气里又带着一种稀松平常,好像他只是在谈论菜咸了或是淡了。

  陈冰却只觉得毛骨悚然,她突然强烈地后悔来他家蹭了这么多次饭,接受过那么多他在业务上的帮助,世上并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她所有的获得,最后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老梁这不就来索债了吗?他站起来,走到她身后,握住她的肩,手开始捏摸她……

  有一秒钟,陈冰浑身瘫软、颤抖,屈辱让她不知所措。但很快她蹭地站了起来,转过脸,用全身的力气“啪”地打了他一巴掌……

  老梁并没有立刻退缩、道歉,相反,他捂着脸,气急败坏又气势汹汹地斥责她:“你知不知道你在干嘛?别忘了你能不能在公司干下去,就是我一句话!”又说,“做人嘛就要想得开,反正你又没有男朋友,不影响你什么,这是双赢的事儿,你再考虑考虑?我不会亏待你的……”

  如果说她刚刚还在心里给他开脱,觉得他也许只是一时冲动,可这一番软硬兼施,却让她彻底放下了幻想。

  还有什么可说的,这就是传说中的色狼!

  她对他所有的感激与敬佩,倾刻间荡然无存了。

  事后陈冰也想过报警。可权衡很久,到底他并没有占到太多实质性便宜,到底这种事儿传出去客观上对她的名声也会有影响,到底她还没有找好下家还得和暂且和他在一个单位共事……

  再加上想到老梁老婆对她确实还是真心实意,要是闹开了,这个可怜的女人也难做……

  最终陈冰选择了默默吞下屈辱。

  但那件不愉快的事在这些年都深深影响着她,使她不自觉地抵触一切对她好的人。因为所有无端的给予,背后都有可能贴了一个她付不起的价格标签。

  5

  可这些,王莎不知道,别人也都不知道!

  在所有人眼里,他还是那个给予她巨大帮助的人,还是那个古道热肠的正人君子。他们认为她理应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如果她不报,他们就要给她扣上一顶忘恩负义的大帽子,逼着她报……

  这之前她以为这世上她不愿见的只有老梁一个。可现在,这屋子里的一群人,彻底颠覆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在这样一群拥有着高尚情操的人面前,显得她是多么唯利是图,忘恩负义。

  如果她说她手头没现钱,恐怕他们会提出让她卖车卖房吧!反正,在他们看来,她不差那几个钱。卖了还可以再买。她赚得多,无妨!

  陈冰突然觉得这酒店的空气让她窒息。她要赶快离开,越快越好。

  一包厢的人等了半个钟头也没等来陈冰。他们讶异,不会……逃单了吧!

  是啊,这里她最有钱,本来就该她买单的。她走了,可不就是逃单吗?

  王莎去厕所找她,扑了个空,回来报告情况,一桌人把陈冰骂了个狗血淋头。大家又说起当年老梁是怎么对她的。工作上照顾,生活上支援。可她呢,见利忘义,为富不仁。

  他们硬着头皮去结账,柜台说他们一桌的账已经结过了。

  他们又说,有钱人就是任性,招呼不打一声,结了账就走,这是拿钱打他们的脸?当他们是什么人?难不成他们就图她一顿饭?岂有此理!

  他们互相道别,对老梁充满了同情,为自己有过这种白眼狼同事感到悲哀。

  晚上回去后,王莎越想越气,忍不住给陈冰发了条微信:你今天什么意思?

  结果发现,她被陈冰拉黑了!!!

  王莎气得发颤,赶紧联系其他人,结果发现所有的人都被陈冰拉黑了。不仅微信,还有电话。

  陈冰拉黑他们,不是一时冲动,所以也并不后悔。既然注定做不了朋友,又何必把自己圈死在那些虚情假意的客套里?

  她只怪自己没有一开始就拒绝去见老梁,以至于又见识了这许多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人。

  有一句话说:永远不要参与别人的是非与恩怨。因为,你不是他,永远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

  她宁肯就这样带着他人对她的误解,做一个他们眼里为富不仁、忘恩负义的有钱人。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5 181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