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你心里住着一个小三

2019-05-15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2 2383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周银鸽一直不能忘记,她曾经是个小三,万祥,是她从别的女人手里抢来的。

  那个女人,当然是万祥的老婆。

  现在已经是万祥前妻。

  开头周银鸽也没以为万祥能离婚,跟万祥好上的时候她还悲凉地唏嘘了一阵子,觉得自己竟然沦落成了一个小三。

  甚至周银鸽把最坏的结果都想到了,哪天事情败露,万祥的老婆打上门来,或者用别的什么方式把周银鸽搞得身败名裂。

  但都没有,万祥老婆在知道后根本连面儿都没跟周银鸽见就提出了离婚。

  甚至都没跟万祥闹,还塞了张银行卡给他,他俩结婚三年半所有积蓄的一半。

  至于房子,是当初万祥老婆家出钱买的,万祥本来就没资格惦记。

  搞得周银鸽都不敢相信这么容易。但万祥说,他能想到大概也就这样吧,他老婆——现今的前妻是个很清高的女人。

  言下之意,不会搞那些俗气的事儿。或者说,是不屑。

  不仅不屑跟她这个小三去撕,也根本不屑去缝合和挽回一场有了裂缝的婚姻。

  放在平时周银鸽也不太会服气别的女人清高至此,可能会说两句什么。但这回,她倒是心服口服地相信了人家是那样的,因为万祥前妻的清高,对周银鸽来说简直是件天大的好事,等于给她腾了个位子。

  还腾得这么主动积极。

  周银鸽都有些感激了,要知道没哪个女人想当小三,何况她周银鸽长得不丑,工作也不错,要不是喜欢得厉害,她也不会这么干啊。

  周银鸽是真喜欢万祥。

  2

  相识过程极其简单。

  那阵子,周银鸽下了班后经常去一家健身房打羽毛球,有时候有伴儿,有时候没有,去到后临时搭伴。

  就这么碰上了万祥。

  万祥羽毛球打得特别好,算是爱好者中的高手。

  周银鸽不过从小跟着她爸打过两年羽毛球,一般水平,跟万祥这种高手对垒不成,但偶尔大家来了兴致,搭档一下打个双打,也能应付。

  跟万祥当过几回队友,感觉特别尽兴。

  但周银鸽喜欢万祥不是因为他羽毛球打得好,而是……她就是喜欢。

  男女的事儿也就是个对眼吧。万祥那种高个头,运动款健硕的身材,跳跃起来时蓬松的头发……运动过后脑门上包括裸露的手臂上亮晶晶的汗珠子。

  万祥睫毛挺长,被汗水浸湿后毛茸茸一层小水珠。五官很普通,但轮廓很男人……

  反正不知道怎么说,周银鸽瞅见万祥,跟瞅见别的男人不一样。

  上大学时周银鸽暗恋过一个高一届的学兄,就是这种感觉。

  心怦怦跳,身体莫名发紧。

  每次搭档,万祥为了照顾她,只把温和的球留给她。

  练习时还耐心纠正周银鸽的动作。

  周银鸽比万祥低半头,他教她正确姿势时,喜欢站在周银鸽背后,用他的手臂掌握着她的胳膊,肩膀,腰身……

  有时贴着皮肤,有时候隔着薄薄的运动T恤,万祥掌心的温度好像直接就抵达了心脏的位置。

  怦怦怦,热辣辣的。

  周银鸽很快管不住自己了。

  周银鸽先勾引了万祥,周银鸽比万祥小4岁,身形娇小,眉眼也秀气,熟了以后,有次万祥开玩笑说开头还以为她是高中生呢。

  明显地,万祥对周银鸽也有好感。

  即便不这样,一个女人要是铁了心去勾搭一个男人,一个经常相处还动辄“肌肤相亲”的男人,真是容易得很。吃了几次饭,走了几次路,就走到了一个屋里。

  周银鸽租的房子,是公寓,没沙发,推门就能看见床。

  上了床,捅破了所谓道德禁忌的那层窗户纸,慌乱有一些,但周银鸽心里头更多的是更庞大的欢喜。

  她喜欢万祥打羽毛球时那种蓬勃的样子。

  更喜欢跟万祥在床榻的缠绵悱恻。

  很明显,万祥也喜欢。

  3

  但再喜欢,好了一阵子,万祥心里也绷着最后一根弦,没敢给周银鸽什么承诺。

  三年多的婚姻说不上牢固,也足以捆绑了彼此背后的两个家庭,况且万祥岳父还在他们公司的主管单位当领导。

  牵一发动全身,万祥也不是小青年了,冲动不到为了一种感觉不顾一切的程度。

  但周银鸽也能感觉出来他动了心,但她不能要求万祥什么,是她自己主动和愿意的,只能这么偷偷摸摸地好一天是一天。

  没想还是给万祥老婆知道了。

  也是万祥不善伪装吧,周银鸽觉得,肯定是做不到左右逢源,露了馅儿。

  知道之后,俩人就离了。

  就这么简单。

  尘埃落定,周银鸽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哪个小三上位没有一番厮杀一番你死我活,最后基本都是折戟沉沙,就算正室肯离,也定然要把小三剥层皮。

  却竟然就这么静悄悄地,万祥就成了她……周银鸽的男人。

  而对于前妻,除了说她清高,万祥什么都没再多说。

  周银鸽觉得这样也好,有什么可说的呢?说什么她跟万祥都没道理。并且有一点儿周银鸽清楚,如果不是她的插足,万祥跟前妻没准也就那么过下去了。

  好多婚姻可能就是那样,如果没有外力因素,会平淡和持久,反正周银鸽没听万祥说过半个字,他前妻有什么不好,彼此有什么矛盾。

  这种守口如瓶,也是一个男人的品质吧。

  不管怎样,如今她跟万祥名正言顺了。并且因为万祥前妻没闹,外头也就没人知道,顶多是她找了个离异男人而已。

  除了有点嫌万祥没房子,连周银鸽爹妈都说不出什么来。

  但没房子算什么,横刀立马抢来的,有人就够了。周银鸽半开玩笑地跟万祥说,以后她可要把万祥看好了。

  周银鸽没说的是,她可不能像他前妻那样,任由她这个旁人钻了那么大的空子。

  4

  婚后也甜蜜了一阵子。

  周银鸽对万祥的喜欢并没有因为结了婚减少分毫,耳鬓厮磨,光明正大,想想她都觉得满足。

  万祥也把前妻给的十来万块钱都给了周银鸽,周银鸽手头也差不多有这么个数,想着再攒上两年,也够交个首付买套差不多的房子了。

  周银鸽计算着,有了房子,有了孩子,也就有了她想要的安稳日子了……

  万祥照旧每周三五次地去打羽毛球。

  但周银鸽不咋去了。周银鸽最初没跟万祥说实话,那阵子她之所以老去打球,是因为颈椎出了问题,大夫建议她多打羽毛球恢复恢复,对腰椎也好。

  所以周银鸽那阵子是去治病的,她对打羽毛球谈不上半点儿喜欢,对其他运动也是。

  说白了,周银鸽不爱运动,后来坚持了那么长时间,只是因为万祥。

  如今颈椎好了很多,又跟万祥结了婚,再加上婚后的日子不比单身,洗衣做饭,打扫收拾……周银鸽就没多少时间,也懒得再去了。

  开头万祥不乐意,刚把周银鸽教出些感觉,兴头上,每次都硬扯着周银鸽过去。

  后来周银鸽实在是疲于应对,只好跟万祥说了实话。

  万祥是有一些失望吧,随即就笑起来,笑周银鸽狡猾,原来是阴谋诡计。

  周银鸽撇嘴,还不是为了你,为了你我把不热爱的事儿都装模作样地热爱了一把。

  笑道,我这个小三当得也不容易呢……

  话音未落万祥伸手把周银鸽嘴唇盖住了,万祥说别说了,我不要你那么说自己。

  周银鸽跟着也愣了一下,随即心里一软,从认识到结婚,万祥从来没提过这个细节,从来不说半个让周银鸽尴尬的字,更没有为此对她有过半分鄙薄。

  纵然是小三上位,万祥对周银鸽也是极其尊重的。

  冲这,周银鸽觉得,就算自己这辈子背着一个小三的名号,也是值得的。

  5

  之后,万祥没再勉强过周银鸽,如往常,空闲时间一个人去健身房。

  每次打一个小时左右的羽毛球。

  周银鸽在等万祥时会收拾一下卫生,或者做两个菜。

  周银鸽厨艺一般,但有时间慢慢学。

  日子平淡,透着周银鸽想要的温馨,和万祥一起的,扎扎实实的温馨。

  周银鸽下班后拐去健身房的那个下午,纯属心血来潮。为了攒钱买房子,俩人很少在外头吃。那天周银鸽发了奖金,想喊着万祥在外面吃顿饭逛逛街。

  周银鸽去到羽毛球馆时,万祥也正在激战中。

  是单打,对手是一个高挑靓丽的姑娘,大概二十出头,红色运动短套装,扎一个高高的马尾,白色头箍,奔跑跳跃,一股子逼人的青春气。

  跟万祥棋逢对手,打得难解难分。

  周银鸽站在那里看着,看了好半天。

  中间万祥有几次停下来捡球,拿毛巾擦汗,但并没有看到周银鸽,注意力全部在青春逼人的对手那里。

  他朝她笑,朝她挥球拍,在彼此都靠近球网的时候笑着说了什么……一脸地欢腾。

  那种欢腾,周银鸽特别特别熟悉,开头她跟万祥打球的时候,他就是这种欢腾的热烈……

  周银鸽的心开始一点点往下沉,拉也拉不出的沉下去。

  那一刻周银鸽确定了,她……看错了万祥。他不是她的良人,他只是千万个习惯了猎艳的男人中的……一个而已。

  可她却认了真。

  6

  那天万祥回去得并不比平常晚。

  精气神也格外好。

  但周银鸽知道了,万祥这种好的精气神,不仅仅来自于运动。

  周银鸽没说,一是她没法说。再就是,如果她指责万祥,无异于打自己的脸,她能这样勾搭上万祥,别的女人,为什么不可以?

  翻了脸,等于自取其辱。

  可是周银鸽那么悲哀,她不知道为什么万祥竟然会跟她结了婚,却又并不介意再次以已婚男人的身份去迎接新人……

  万祥却丝毫未察觉周银鸽内心的千变万化,米饭照旧吃了两大碗,甚至晚上上了床还主动向周银鸽求欢。

  在之前这是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万祥不主动,周银鸽也会主动。

  她喜欢跟万祥这样。

  可是这个晚上,周银鸽心里扎了根刺,半点儿没有品尝出她曾经最迷恋的欢爱的好味道。

  周银鸽没能把那根刺拔出来,之后她陆续地一个人默默去了几次健身房,接连目睹了万祥跟那个扎马尾的姑娘热烈欢腾的交锋。

  接连几次,万祥都没有看到她。

  他太专注了,专注到眼神都不舍得流转一瞬。

  然后又一次,马尾姑娘跳起来落地的时候拧了脚,周银鸽看到万祥球拍一丢就冲了过去,先蹲下来在马尾姑娘脚踝上摩挲了几下,然后就把她半拥半抱地搀扶起来。

  马尾姑娘差不多整个人都挂在了万祥身上,周银鸽在角落默默看着,看着马尾姑娘挂着万祥一直出了健身房,又挂着他上了出租车。

  万祥衣服都没换,周银鸽熟悉的背包,就在场地的角落扔着……

  7

  万祥回来的时候晚上十点半,他离开健身房时,还不到七点。

  衣服换过了,包也拎了回来。

  中间万祥打过一个电话回来,说有点儿事情处理,让周银鸽别等他吃饭了。

  周银鸽没等万祥吃饭,只是等了他回来。

  万祥好像很疲惫,进门后扔下包往沙发上一倒。

  周银鸽站在那里看着万祥,突然就冷笑失声——他当然疲惫,那么精力旺盛的年轻姑娘。万祥到底也三十多了。

  万祥听到了周银鸽的笑,惊了一下从沙发上蹭地坐了起来,说咋了。

  周银鸽瞅着他,万祥,咱们离婚吧。

  这回万祥蹭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说啥情况啊?我就晚回来这一回。

  万祥一副当周银鸽开玩笑的口气。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傻子吧。

  不傻,怎么会去即使当小三也要巴巴地抢一个渣男回来。

  周银鸽突然觉得忍无可忍,顺手操起一个烟灰缸朝万祥砸去。

  正中万祥的鼻子,鲜血几乎是飚一般飞了出来。

  周银鸽打了120,但在救护车到来之前,她什么也没有做。

  没去帮万祥处理伤口,而是就呆坐在地上,直直地盯着万祥,看着他无助地用手指紧按着鼻子,血仍然不停地往下流,在瓷砖地上聚成醒目的一小滩。

  到底问了。万祥说,你怎么突然跟中了邪似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周银鸽再度冷笑,非说出来不可么?我知道你今天晚上有什么事情,你是跟你的年轻女球友回了家,是从医院过去的,你在她家里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对么?

  万祥惊讶了半晌,问道,你……跟踪我?

  周银鸽承认了,对,我跟踪了你。不是第一次了,但你去她家里是第一次。总有第一次的对么?就像当初咱俩那样,万祥我真没想到,原来羽毛球只是你猎艳的道具,既如此何苦要背上一个已婚男人的身份呢?单身男人不是更可以为所欲为么?还是这样更刺激,更能挑动女人的争斗欲,比如我这种蠢货。

  周银鸽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自嘲道,多可笑,抢来的男人终究会被别人抢走,这就是报应。万祥,这就是我当小三的报应。

  万祥惊讶的疑惑的眼神,噗一下,灭了

  8

  医生确诊万祥鼻骨碎裂,在医院呆了一周才得以出院。

  期间,万祥家人都来声讨周银鸽,指责她家庭暴力。万祥妈更是气愤到要报警,以万祥的伤情,完全够得着轻伤,真报了,周银鸽是必须要负刑责的。

  好在万祥阻止了他妈。万祥说,好歹也是夫妻一场,算了吧。

  周银鸽心中一动,万祥的意思,是缘份尽了吧。

  那就尽了,反正也没啥可留恋的了。

  在万祥出院后的第二天,周银鸽把拟好的离婚协议递给了他。

  万祥果然看也没看,爽快地签了。

  比上一次结束婚姻更利落,隔天,俩人就把手续办了。

  周银鸽也把万祥的银行卡塞还给了他。她虽然没周银鸽前妻那么清高,但这点儿自尊心,她还是有的。

  可笑的是转瞬之间,她也成了万祥的前妻。

  银行卡,万祥也要了。接过来看也没看塞进了裤兜。

  然后万祥拖着自己打包的衣服朝外走的时候,说上一次离婚,我跟她说了对不起,不管怎样,是我出轨在先,但这一次……

  周银鸽打断万祥,我不需要你说,到底我打伤了你。虽然这一次,也是你出轨在先。

  万祥突然笑了,这一次,我没打算跟你说对不起,我想说的是,周银鸽,是我看错了你。

  周银鸽一愣神。

  万祥看着她平静地说,我第一场婚姻出了问题,简单的性格不合,离婚前已经分居三个月了,确切说,没有你,我们也会离。但这是我之前的私事,我没想跟你细说。

  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因为跟你打球喜欢上你的,你的球技不好,不是好对手,也不是好队友。我就是真心实意喜欢上了你而已。我以为我是有资格的,毕竟我离婚的事已成定局,所以我从来没觉得你是小三,也从来没想过在你心里,我也是有烙印的,是一个出轨的男人。

  这就是报应吧。我在上一段感情还没处理完时就抢跑了下一段,我活该。

  周银鸽你可能觉得你爱我,但是你爱吗?你对我们的感情连最起码的信任和尊重都没有,你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小三,为此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将你打回原形。其实那个女孩,只是跟我学习打羽毛球的我一个前辈同事的女儿而已,那天她拧了脚,我送她去了医院又回家,并且在她家里吃了晚饭。她跟父母住在一起。

  万祥说,现在告诉你真相,只是为了我的清白,如此而已。

  说完,万祥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9

  周银鸽愣怔了很久,很久。

  万祥的每一句话都像铁锤咚咚地砸在了她心上,又疼,又钝。

  但周银鸽终于知道,这一次,是她错了。

  因为一个错误的开头,她终是把最简单的情感给扭曲了。明明,她是爱万祥的,可是因为那段不够光明正大的经历,她的爱,始终底气不足,以至于不过是最简单的人和人的交往,都让她有了最恶意的猜测和判断。

  她在这个过程里,甚至失去了一个人最基本的理性。

  万祥说得没错,纵然他们已是合法夫妻,可内心里,她始终都把自己放在小三的位置,那个不好的名号,始终像影子一样禁锢着她。

  万祥或者没有怨怼她,他或者只是悲哀,悲哀于人性中这份摆不脱自我审判的脆弱,悲哀于他自己,从一个过错走向了另一个过错。

  所以他才铁了心要结束,要重新开始。

  周银鸽知道,万祥绝对不会再回头了。

  虽然此时她多么希望他还能回头。但她也知道,她其实一样回不去了。

  她在这个可笑的误会里彻底明白了,情感也好,生活也好,人是应该按照正确的方式前行的。

  否则,也只能落得这么唏嘘的下场吧。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2 2383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优秀的莴苣在美国 2019-05-18 00:31:43

    好文章,感触很深

    回复
    匿名
  • 在塞舌尔任性的枇杷 2019-05-17 06:07:15

    美好的事,不可能的聚于一身

    回复
    匿名
  • 小捷 2019-05-15 21:51:28

    说yy对象太直白,不过挺有戏剧性的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