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背叛感情的老公意外死亡之后

2019-03-14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2 1506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李山死了。

  据景区工作人员描述,李山乘缆车下山途中,缆车门突然打开,导致意外坠落。

  杨云赶到景区时,救援队已经把李山的尸体从山下抬了出来。

  她看着放在地上的裹尸袋,看着那些举着手机录视频的围观群众,懵怔了很久才意识到,她的丈夫,真的死了。

  瞬间,她被一股悲伤裹挟着,扑向那个裹尸袋,抬起哆哆嗦嗦的手去拉拉链,想见见李山最后一面,可是手抖得厉害,半天都没拉开。

  她张大了嘴巴,声嘶力竭地干嚎着,绝望毫无消解,却灌了一肚子山涧的冷风。

  有工作人员来给杨云送李山的遗物,见到这一幕,顺便劝了句:“大姐,缆车距山谷最低也有八十米,人掉下去后摔得很惨,已经没有人样了,你还是别看了吧,看了更难受。”

  听到工作人员的描述,杨云没了打开裹尸袋的勇气,用手反复摩挲着那裹尸袋的凹凹凸凸,却连李山的轮廓都摸不出来,顿时肝胆俱裂,万念俱灰,终于哭了出来。

  那个睡在枕边十年的男人,就这么,没了?

  这时,一声声嚎啕由远及近。

  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见一个疯疯癫癫的年轻男人从缆车管理处的入口闯了进来。衣裳凌乱,风尘仆仆,头发立起,脸上汗涔涔的。

  在人群外围,他停了下来,双眼血红,看了杨云一会儿,朝另一个方向冲去。

  杨云这才注意到,在此次事故中丧生的,不止李山一个。

  工作人员见杨云情绪稳定了,呼啦啦围到那个男人身边。那男人的哭嚎声越发凄厉,刺得杨云的耳朵生疼。

  2

  那男人叫赵炜,是这次事故中另一个女性遇难者的丈夫。

  当日下午,杨云与赵炜被景区工作人员安排参加了事故处理会议。

  与初上山时的激动悲痛不同,进了办公室后,赵炜就一直缩在角落里,表情呆滞。

  负责事故处理事宜的领导问他有什么要求,他半天没言语,手里紧紧攥着装着遗物的袋子。

  过了好久,哽着声音、哑着嗓子说了句:“能给我看看那天大门的监控吗?我想试试能不能看到老婆最后的样子。”

  播放视频的时候,屋子里一片静默。

  赵炜和杨云伸长了脖子,在影影绰绰的画面中,寻找逝者最后的影像。找了好久,杨云才在镜头里看到李山,忍不住又是心头一热。

  李山早上出门时,说的是要陪客户打高尔夫,她也不明白他怎么会跑到山上去。

  她看着镜头里的他,穿着上周末新买的运动套装,斯斯文文地踱着步子,恍惚间总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做了一场噩梦,李山还在。

  可是,再看看袋子里的遗物,她又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李山再也回不来了。

  想到此,杨云的泪珠子无声地滚了满满一脸。

  就在这时,镜头里的李山忽然停了下来,好像在等什么人。

  约摸半分钟后,一个长发披肩的瘦高女孩从左下角进入画面,慢慢悠悠地来到李山面前。两人理论了很长时间,那女孩忽然勾住他的脖子,猛地亲了他的脸,继而挽住他的胳膊,偎在他的肩头。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杨云不可置信地站了起来,使劲挤了挤眼睛,把眼眶里的泪水挤得干干净净,又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确认无误,镜头里那个被年轻姑娘拉扯着歪了肩膀的中年男人,真的是她的丈夫李山。

  她的脑子“轰”地一声炸了。

  3

  办公室里有人在窃窃私语,一直在角落里沉默的赵炜忽然跳了起来,骂了句脏话,狠狠摔了手里的遗物袋,头也不回地冲出门去。

  那个小纸袋被摔开,从里面滚出一枚指环,就在瓷砖地面上一直向前滚动,发出细微的、清脆的仓啷啷的声音。

  杨云的眼神被它牵引着,直到它撞上桌脚,停了下来。

  杨云大步上前,抖着手捡起那枚指环,对着光线看了看,在指环内壁发现了几个字母:LISHAN。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指环,内壁也刻着这样几个字母,那是李山的名字全拼。

  去年,他俩过结婚九周年纪念日时,李山特意在珠宝店定制的情侣款。她的那枚刻着李山的全拼,李山的那枚刻着杨云的全拼。

  想到此,杨云赶紧打开自己手里的遗物袋,摸了半天,掏出一枚指环。

  细细查看,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只看到LULU这四个字母。

  是露露,还是璐璐,亦或其他?应该就是那个女孩的名字吧。

  杨云看着手里的指环,忽然想笑。原来李山那次居然定制了四枚同样的指环。两枚刻有他自己名字的,送给妻子和情人各一枚。而他自己则有两枚,分别刻着妻子和情人的名字。

  多么清奇的脑回路啊!她的眼前浮现出那样一个画面:李山每天都要花一点时间,用来确认自己是不是戴错了指环,毕竟从外观来看,看不出一丝区别。

  那是他对发妻情深意重的道具,又是他对情人一往情深的证明。

  杨云将两枚指环放到一起,麻木地走了出去。路过事发地点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裂开了一个口子,有血渗出。

  那种痛,一半来自李山的死,另一半来自李山的背叛。

  背叛与死亡带来的痛是不同的,痛中有恨,比痛中有爱,要好过得多。因为在死亡面前,恨会产生解脱的快感,而爱只能给余生带来煎熬。

  刚刚跑来看到李山的尸体时,杨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活下去,她甚至想不如就从山上纵身跳下,一了百了。

  而现在,她恨恨地庆幸着,幸亏自己没犯傻,山底可是一对狗男女的殉葬地啊,她要是死在那里,算什么呢?

  她竟然还想为这样的人去死,真是可笑至极!

  自己的丈夫,死于和情人约会之时,伤害和报应同时抵达。杨云真不知道,她究竟该哭,还是该笑?

  4

  杨云在签署赔偿协议的那天,再次遇见了赵炜。

  他看起来更憔悴,眼睛里布满血丝和戾气。

  狗女的丈夫与狗男的妻子相遇,内心里对对方,既有怨怼也有同情。一时间,氛围有些奇怪。

  两人原本各办各的手续,出门后,赵炜忽然喊住了杨云。

  “能和你谈谈吗?”赵炜问。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他俩的事儿,我根本不知道!”一想到面前的男人是小三的丈夫,杨云心生悲愤,想为自己哭一哭,只是心里空洞洞的,干了,皱了。

  赵炜点了支烟,猛吸了两口,看了看远处,好像在筹划什么,又猛吸一口,取下掸了掸烟灰,说道:“我有事想求你帮帮忙。”

  “求我?我能帮你什么?你别忘了,我也是受害者!”

  赵炜咧出一个苦笑,指了指山下,说:“这事就你能帮忙,拜托你了。”

  赵炜这样说了,杨云不好意思再拒绝,跟他下了山去。两人就近找了家小餐馆,各自要了一碗面。

  杨云没胃口,赵炜倒是胃口极好的样子,呼噜噜吃了个精光。抬头看到杨云在看他,不好意思地笑笑:“从出事那天,我就没怎么吃过东西,这会儿感觉到饿了。”

  杨云的口气软了下来,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看你岁数,结婚没几年吧,又不像我们这种老夫老妻没感情了,怎么连个老婆都守不住?”

  赵炜看着杨云,眼圈慢慢红了,终是没忍住,趴在桌上嚎啕大哭。

  杨云没劝,只等他哭完,抽了几张纸递过去。

  赵炜抹着泪,在杨云的面前,抽掉了最后一道心门,瞬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狗血事,全都摊了出来。

  “姐,我太憋屈了!我上高中的时候就喜欢露露,她长得特别好看,可眼里只有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根本看不上我,但我心里就是放不下,就像中了邪似的。

  后来,我奔着她,考了同一所大学。毕业了,她要留下,我就留下。她把我当成男闺蜜,那些年啊,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跟一个又一个男人好。后来,她大着肚子被一个有钱人甩了,是我陪她了结了这一切。

  那次以后,她就跟了我,说要和我好好过日子。谁能想到,她竟然又背着我,去找了别的有钱男人!她根本就没想诚心跟我过!她的眼里只有钱!”

  赵炜说到激动处,使劲拍着桌子。

  桌上的浮尘被拍了起来,连空气都是肮脏的。

  5

  看着面前失控的赵炜,杨云的委屈也浮上心头:“你对你老婆掏心掏肺,我对我家那个杀千刀的又何尝不是?可是我能怎么办,我又找谁说去?”

  赵炜不语,哭得像个孩子。

  杨云抹一把辛酸泪,问道:“对了,你说找我帮忙,我能帮你什么忙?”

  赵炜缓了很久,再抬头时,回忆往事的心碎和温柔通通不见,冷冷地说了句:“我还以为她结了婚会改,现在看来,她从头到尾都在拿我当傻子呢。既然她无情,也别怪我无义。前两天,她家里来人了,和我要钱。”

  “要什么钱?”

  “还能有什么钱?赔偿金呗。”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能帮你什么?我又不是律师。”

  赵炜说:“等她家人来要钱的时候,姐,你能不能站出来说句话,就说……就说钱都判给你了。他俩在一块儿的时候,你老公肯定花了不少钱,你是他老婆,那是你们的共同财产,你有权追回来!你出来说这话,她家人才能死心。”

  杨云真没想到,赵炜找她是为了这种烂事。

  若现在李山没死,她可能真会杀上门去,甭管用什么手段,反正不会让那对狗男女好过。她是绝对不容许一个狐狸精偷了她的男人还偷她的钱。

  可现在,她有些迷茫了。

  她理解赵炜的愤怒,一颗真心喂了狗,谁都会不甘心。

  可现在,狗死了,他们所有的愤怒都得不到任何反馈,刺出去的剑,最后还是落到自己身上。

  杨云不想掺和小三的家事,直接拒绝了:“老天爷索了她的命,这就是最大的报应,足够了。其它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赵炜哀求地看着杨云:“姐,咱们同命相怜,你就帮我这一回吧,她这样对我,我还要分钱给她家里人,我不甘心。”

  杨云叹了口气,不想再和他纠缠,便说了句:“你让我想想吧。”

  告别赵炜,杨云回到家,整理李山的遗物时,忽然想查查他的账。

  两人从恋爱到结婚,经历了那么多事,杨云无条件信任他,从不过问他的任何事务。但赵炜说的话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就是想知道,杨云到底花了多少钱在那个女人身上。

  6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如果在此之前,她对李山的死还心存一丝悲悯,那么查完以后,她的心里,便只剩下愤恨。

  看样子,李山很早就与露露勾搭上了。去年,李山说要去青岛出差,应该是带着露露一起去的。在他的微信付款记录中,有很多来自咖啡厅、西餐馆、百货商场甚至酒店的账单。

  银行转账记录的数字,更是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杨云似乎隔空闻到了奸情的馊味,气得浑身发抖。

  这就是她无条件信任的男人,这就是和她过了十年的男人。在出轨这件事上,除了避开她,竟狂妄得肆无忌惮,大庭广众之下,亦毫不掩饰。

  露露把赵炜当成了傻子,想必在李山的眼中,杨云也是个傻子吧。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想拿着这份证据去找赵炜。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以原配的名义要求他用赔偿金来偿还。可考虑一番后,还是决定算了。

  她与李山到底也是夫妻一场,这事要是闹大了,肯定会人尽皆知。他就会成为街头巷尾的笑料。

  她还是想给他在身后留个体面,权当是她这个发妻,最后的情义。

  反正,她也不缺这几个钱。

  杨云决定再见赵炜一面,把她的想法说清楚,她不打算帮赵炜撒谎,也不想再提那些破事。

  两人在一家小饭馆里谈了没几分钟,忽然从门外闯入一伙人,摁住赵炜便不撒手。

  赵炜拼命挣扎着,指着杨云喊道:“钱都还给她了!露露偷她男人,败了人家不少财产,人家是那男的正经老婆,有权利要求偿还的!你们懂不懂法?我没拿到钱!”

  赵炜话音未落,那伙人中有个大个子的男人猛地打了赵炜一拳,吼道:“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时候你嫌弃我妹妹偷男人了,要是没有她,就凭你,买得起两套房子?”

  赵炜慌乱地看了杨云一眼,喊道:“什么房子?哪有房子?话可不是随便说的!”

  那个大个子看了眼目瞪口呆的杨云,又看看一脸慌张的赵炜,终于寻思过味儿来,笑着说:“你小子可真不简单,吃了碗里的又想占锅里的,横竖便宜都让你占了!”

  7

  杨云看着恼羞成怒的赵炜,还有那帮为了要钱眼冒红光的亲戚,又想起前日归拢出的那笔不小的数字,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赵炜可能是真的爱过露露的,只是到后来,爱到绝望便成魔。露露利用他,他也反过来利用露露。露露勾搭的都是有钱男人,他就干脆把她当成了敛财的工具,沾光享受着她从那些有钱男人那里得到的物质,权当是一种被她背叛的报复。

  露露与李山的奸情,他应该早就知道。但如果没有这次事故,他会一直装聋作哑。

  只要露露能给家里拿回来钱就行了。

  结果,事情的走向超出了他的预料。

  但即使如此,他想到的,仍是如何保住自己那点用尊严换来的钱。甚至,不惜利用杨云。

  杨云觉得快要恶心死了,就像吃饭时忽然在饭里发现了半只苍蝇。李山是吃进肚子里的那半只,赵炜就是留在饭里的那半只。

  杨云怒了,如赵炜所愿,她真想计较一番,趁着奸夫淫妇尸骨未寒,用自己的权利争一争。

  因为在这场闹剧一般的事故中,唯有她是无辜的。

  她什么都不知道,却要承受恶意的欺骗和最沉重的痛苦。就连赵炜,都要踩着她的肩头无耻下去。

  那群人将赵炜暴揍一顿,小饭馆老板怕出事,报了警,那群人这才离去。

  赵炜一边抹着嘴角,一边忿忿地自言自语:“当年被人玩腻了,找我当接盘侠,这也就算了,我能忍,可结了婚,竟然还给我戴绿帽子!”

  杨云看着赵炜,冷笑着说:“你心里过不去就不该在一起,你受不了完全可以离婚啊,那你为什么不离婚?”

  赵炜被噎住,半天没吭声,一脸的忿忿不平。

  杨云猛地站起来,掸一掸身上的尘土,说:“谢谢你提醒,该是我的,我现在还真不想让旁人白白占了去!”

  8

  杨云把这段日子搜罗的证据整理到一处,她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结果,但她就是想这么做,心里憋屈。

  那日,她正在和律师商讨细节,忽然接到李山公司的电话,通知她去清理个人物品。

  她穿着全黑的套装,脸上挂着该有的憔悴和悲伤,在李山的办公室里,一边听着公司老总的劝慰,一边把李山的东西装进整理箱。

  收拾到最后一格抽屉时,她发现了一个密封的文件袋,打开来看,竟是一封手写的信。

  信正是写给杨云的。看着那熟悉的字体,杨云的喉头哽住一股苦涩。

  那封信中,清清楚楚交代了他与露露的过往。

  他承认,有段时间厌倦了婚姻,从露露那里寻回了激情。

  但他从未想过要离婚,他以为暂时出轨,调剂心情,还能回头。

  然而,万万没想到,一切都是假象,他从此身陷泥淖。

  一开始,露露确实给他带来了的快乐,帮他找回了很多生活的乐趣。

  可后来,露露竟逼着他离婚。

  他这才意识到婚外关系有多危险,想结束这段关系,不曾想激怒了露露。

  几次协商不成,露露忽然拿出两人偷情的视频和聊天记录,以身败名裂为要挟,不断地跟他要钱。

  9

  李山不想离婚,更害怕自己名誉受损。如果真的曝光了那些视频,他的婚姻、他的事业就全都完了。

  他只能尽力安抚,一次又一次满足露露的要求,却慢慢发现,欲望是个无底洞,他掏空了自己,渐渐无力承担。

  在信的最后,李山说,他每天都要以两副面孔活着,真的快要崩溃了,他下了决心,要把这事做个了断,所以要约露露再见一面。

  他不知道谈判的结果如何,假如他不能回来,希望杨云看到这封信后,能理解和原谅他。

  杨云看到信的落款日期,正是出事的前一天。

  所以,那恰到好处的意外,是天意?还是人为?

  景区不想事态扩大,迅速得出意外事故的结论,但出事地点地势险峻,谁知道当时悬在半空的缆车内发生了什么……

  杨云的脊背阵阵发凉。

  李山用背叛给自己的人生打了个死结,他无论如何都解不开了,最后死亡帮了他。

  于是,他解脱了,什么都不必面对了。

  杨云看着那封信,感觉整个人突然就空了。

  杨云拉黑了赵炜,把她搜罗的那些记录和账单,还有这封信,通通烧了。

  从她知道真相的那天起,她是真的恨,恨他亲手毁掉了她的前半生,又给她的后半生奠定了惨淡的基调。她明明是个受害者,却要负重过活。

  现在她明白过来,人已经没了,其实做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

  再纠结于往事,无异于自我屠戮,因为爱恨都已被死亡带走。

  如果一定要在这段破败的婚姻与感情中记住一点什么,那就选择记住李山曾有的好吧。

  人死债消不是宽宏,而是她想放过自己,给自己一点活下去的温度和光亮。

  也许有一天,她能重新开始,遇上一个干干净净的人,活成清清爽爽的样子。

  也许。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2 1506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居家好女人 2019-03-15 10:52:20

    西安发生的真实诉讼案,被延伸成这样了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