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男人的那点爱不重要

2019-02-01        文章来源:掌心风月

3 1872 分享到:

  原创: 掌心风月929  

  1

  范有兰和史冬青,在棉纺厂的食堂打了一架。起因是几根冰棍。

  棉纺厂给职工发福利,每个月每人二十根冰棍票。下班时,食堂特别热闹,为了当天能换上冰棍,大伙都用暖瓶排队等着装。

  范有兰的暖瓶本来排在前面,史冬青看今天的冰棍快没了,便把自己的暖瓶加塞到了范有兰前头。别人她不好惹,范有兰不是他们厂的职工,她自然捡软柿子捏。

  范有兰在厂后面的一家菜馆当服务员,和厂里去吃饭喝酒的职工混的挺熟,谁送她几根冰棍票也正常。但是,史冬青觉得范有兰的冰棍票是她男人李石头给的。

  因为发冰棍票那天,李石头去那家菜馆吃过饭,然后冰棍票就少了十根。

  范有兰一拿暖瓶来食堂排队,史冬青就盯上她了。恰好又遇到冰棍做的少,她气势汹汹地把范有兰的暖瓶挤到了后面。

  如果是过去,范有兰可能不说啥,没有就没有,改天再换一样。可今天不行,家里俩孩子,眼睁睁等着她拿冰棍回去,她不忍心。

  所以,当史冬青那样做时,范有兰毫不客气地反击了。

  史冬青想不到,范有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敢扔她的暖瓶,她太没面子了。

  她上去扯范有兰的衣服,范有兰也不示弱。俩人打了起来。最后,范有兰的暖瓶被史冬青摔烂了。

  范有兰一个寡妇,拉扯俩孩子太难了,厂子里的职工看她不容易,对她照顾,就给了几张冰棍票,也能招来是非。

  她狼狈不堪地从地上捡起摔碎的暖瓶,双眼含泪地走出食堂。

  她不是心疼一个暖瓶,她是觉得对不住孩子们。要是她能稍稍忍一下,就不会发生这件事了。

  2

  晚些时候,李石头到范有兰打工的菜馆,替史冬青赔了她一个新暖瓶,里面塞了十根冰棍票。

  范有兰收了,她当然要收,这是李石头和史冬青该赔的。

  李石头说,有兰啊,对不住,我家那娘儿们就那糙脾气,你别往心里搁。

  范有兰笑笑没说话。

  李石头又说,以后你要是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话。

  范有兰又笑了笑。她这一笑,李石头的心有点恍惚了。

  没错,李石头喜欢范有兰不假。但范有兰没看上他也是真的。

  别看范有兰是农村出来的,又是俩孩子的妈,可人还是水灵的很。每天穿着干干净净的衣裳,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笑脸蛋上露出俩小酒窝。棉纺厂的男职工们,醉在她那两个酒窝里头的大有人在。

  他们来吃饭喝酒,会故意拿着酒杯逗范有兰,来,有兰,喝一个。范有兰也不做作,端起酒杯,一仰脖,滋溜一杯酒喝进去。男人们拍巴掌,豪气!

  范有兰天生招人待见。菜馆的服务员换了好几波,老板都不舍得把范有兰放走,还给她加了两回工资。

  范有兰在这一带混熟了,也不想换地方。最关键的是,这里有她中意的男人。她看上的是菜馆的老板,蔡全。

  蔡全离过婚,那年头离婚挺丢脸。所以,蔡全对再婚的事不热乎。他喜不喜欢范有兰没证实过,但菜馆离不开范有兰。

  范有兰和史冬青干架的事,蔡全也听说了,他劝范有兰,以后和那些男职工保持点距离。

  范有兰心里一动,他这是在关心她吧。女人都这样,喜欢的男人稍微对她好点,她恨不得把整颗心掏出来还给他。

  那些男职工再来时,范有兰不但不远着,还更加卖力地靠近。她有个单纯的想法,她得替蔡全多挣钱,将来这些钱说不定都是她的。

  范有兰走到饭桌前,笑着对吃饭的人说,王哥,你们四个人就点这俩菜呀,要不再加个荤的?

  她笑的好看,说的也好听,菜也加上了,钱便进了蔡全的腰包。

  柜台后面,蔡全向范有兰投来赞许的目光。她就笑成了一朵花,脚底生风一样飘起来。

  那天李石头也来了,看见范有兰和别的男人说笑,单单对他不冷不热。以前范有兰对他不这样区别对待。妈蛋,都是史冬青那臭娘们闹得。

  他故意扯着嗓子叫,这里加个小鸡炖蘑菇。

  他点了个菜馆最贵的菜,范有兰看看他,面无表情地走到后厨报菜。

  你们俩人,要了四个菜,能吃完吗?旁人好心提醒李石头,别花冤枉钱。

  李石头不识好人心,梗着脖子说,吃不完老子兜着走,关你屁事。

  范有兰把菜端过来放在桌上,李石头喝了点酒,突然拉住范有兰的胳膊说,有兰,陪哥喝一杯。

  范有兰挣脱了几下,她说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能喝。

  李石头更上脸了,你是不给你哥面子。范有兰心想,不给你面子又能怎样?但她没说出来,赌气似的把李石头桌上的酒喝了。

  明眼人都看出来,范有兰是真生气了。只有李石头还在吆喝,好,你给哥面子!

  范有兰掉头走了,没再看李石头一眼。

  3

  菜馆打烊时,蔡全叫住了范有兰,他说今天有不少剩鱼,明天就不新鲜了,拿回去给孩子们做点吃。

  范有兰愣了一下,马上心花怒放。从蔡全手里接过鱼时,蔡全拍拍她的肩膀。她的身体一阵没来路的酥麻。

  以前蔡全也给过范有兰这些特殊待遇,但今天她被李石头搞得有点烦,蔡全的照顾,让她感到格外不一样。

  她能看上蔡全,是因为他这个生意还算不错的饭店。她需要给自己和两个孩子,找到后半生的靠山。

  蔡全是个不错的选择。

  李石头回家看史冬青正翘着脚,嗑着瓜子,跟着收音机哼小曲。他心里的火刺啦着了,你小日子过得滋润啊。

  他一把将装瓜子的盘子打翻,瓜子哗啦撒了一地。史冬青吓得一寒战,你有病啊,发啥神经!

  我看你才是有病,衣服洗了没,家里脏成这样也不打扫,你倒挺会享受,还真把自己当姑奶奶了!借着酒劲,李石头把史冬青臭骂了一通。

  史冬青看着他,灌了二两猫尿,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李石头一脚踢飞了门边的暖瓶,瞪着通红双眼,像是要把史冬青给吃了。

  别看李石头平时挺面蛋,但真发起飙来也让史冬青害怕。她把已经冲到嘴边的回骂生生咽了下去,溜着门边去院子里洗衣服。

  李石头还在那里骂骂咧咧,拿那只暖瓶撒气。史冬青渐渐琢磨出来,这家伙为啥疯了,一定是因为范有兰那个骚货。

  第二天一早,史冬青跑去找范有兰算账。这个点菜馆不会开门,她知道范有兰租房子的地方。

  范有兰刚把两个孩子打发去上学,正准备出门,被史冬青堵在屋里。

  史冬青一进门,便看到桌上的那只暖瓶。昨晚李石头发疯把暖瓶砸了之后,她到处找新暖瓶没找到,居然在这里。暖瓶把手上面有她刻的一个史字。

  你个臭不要脸的贱货,专门干勾搭我男人的事!史冬青张嘴便骂。

  范有兰委屈死了,谁勾搭你男人了!

  还说没勾搭,我的暖瓶怎么会在你家?没等范有兰反应过来,史冬青已经张牙舞爪地扑上来。

  论打架,范有兰真不是史冬青的对手。她只有招架的份儿。她就奇怪了,史冬青干嘛总和自己过不去。

  4

  范有兰没去菜馆,蔡全不放心,他趁不是太忙的时候,去她家看了看。

  范有兰的脸被抓花了,额头上青了一块。蔡全摸摸她额头上的伤,啧啧嘴巴,这娘儿们下手真狠。

  要是有个男人当后台,她至于遭这份罪吗?范有兰想想,还是要早点把她和蔡全的关系定下来。

  再去菜馆时,范有兰对自己的工作出奇地热情,时不时替蔡全做主,给客人算便宜点,或者送个小菜。很有点老板娘的派头了。

  蔡全默许了她自己给自己的这点特权。只要能让菜馆生意好,这点优惠政策又算啥。

  渐渐的,连来吃饭的老客人也感觉出范有兰有啥不一样了。

  有人开玩笑,有兰,这是准备当老板娘了呀。范有兰的脸一红,羞涩地瞥了蔡全一眼,回道,说啥呢,没有的事,我哪合适当老板娘啊。

  咋不合适,我看很合适,是不是蔡老板?那人继续说笑。

  范有兰观察了一下蔡全的反应,他不置可否地笑笑,露出如常的波澜不惊,根本猜不透他的想法。

  坐在角落里的李石头,一粒粒数着盘子里的花生米,丢进嘴里用力咬,像是要把谁的骨头咬碎。

  他心里憋屈,他对范有兰啥样,范有兰心里能没数嘛。

  每次发的冰棍票,他都给范有兰十张,发的劳保用品,肥皂洗衣膏啥的,他也给她留一份。可是她现在对他,不但不如从前亲密,简直把他当成了陌生人,看见他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这是拜他们家那个爱挑事的娘们史冬青所赐。他也听说了,史冬青跑到范有兰家里闹腾了一场。他去给范有兰道歉,她门都没给他开。

  可见,范有兰是凉透了心啊。

  反过来想,范有兰也没做错啥,虽说是寡妇,但好歹是单身,当然有权利找男人。

  李石头能想通这个理儿,想通归想通,拗不过劲儿归拗不过劲儿。至少,范有兰不能找蔡全。

  白瞎了对范有兰的一片心,自己啥便宜没捞着,就连人家的小手都没能拉一下。

  从哪方面想,都太亏。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李石头等范有兰从菜馆下班,一路尾随着她。

  到了范有兰家门口,他紧走几步跟了进去。范有兰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一看是李石头,她松了口气,大半夜你跑我家来干嘛!

  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啥意思?李石头吐着满嘴酒气,熏得范有兰睁不开眼。

  我不懂你想问啥。范有兰说着往后退了一步,退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人酒精烧脑,谁也保不齐会不会犯浑。

  我对你啥情意,你又不是不知道,可现在你对我跟仇人似的。李石头委屈得快哭了。

  一看李石头的样子,范有兰心里有底了,她说,李哥,我知道你对我好,可嫂子不乐意啊。你也听说了吧,因为你送我个暖瓶,她把我家都砸了,我真是惹不起啊。另外,我现在也有人了,再接受你对我的好,我这人就太不厚道了。

  李石头把脸抬起来,嘴角不屑地抽了一下,你有人?谁?那个蔡全啊?我告诉你,你被他个王八蛋给骗了。

  范有兰没吱声,她怕再说错啥刺激到他。

  那小子有女人,我亲眼见过。李石头说的胸有成竹,见范有兰没表示,他又继续说,你别不信,我能给你找来证据。

  你找来证据我就信,我就真和你好。范有兰有点赌气,心想,蔡全就算有女人,你不是还有史冬青那个母夜叉嘛。你们是半斤对八两,没啥区别。

  行,你等着,你得说话算数。李石头恶狠狠地说。

  嗯,算数。范有兰用这个承诺,哄走了李石头。

  关上门的瞬间,她的心才扑通落了地。要不是两个孩子已经睡了,怕吓着他们,她肯定早把李石头打出去了。

  5

  范有兰没把李石头的话当回事,在菜馆该怎么当自封的老板娘还怎么当。

  蔡全还是时不时地让她带剩菜回家,偶尔亲昵地拍拍她的手说,辛苦你了。这些暧昧之举在范有兰看来,都是他俩关系更近一步的象征。

  蔡全越是这样,范有兰越是卖力。现在累点没什么,她得让蔡全和菜馆都离不开她范有兰。

  可没过多久,范有兰就为这个想法,把自己的脸打肿了。

  因为李石头找来了蔡全有其他女人的铁证。

  那天上午,菜馆刚开门没多久,李石头跑来把范有兰叫到门口,神秘兮兮地问,蔡全今天不在吧?

  范有兰点点头。

  李石头不怀好意地笑了,我带你去看场好戏。

  范有兰被李石头带到了医院的妇产科。然后,她便看到蔡全和一个怀孕好几个月的女人在做检查。

  医生嘱咐蔡全,让你媳妇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下次小心点,别再摔着了。

  蔡全把那女人当宝贝一样搀扶着,还问她想吃啥,他回家给她做。

  范有兰傻眼了,她从来没想过会是这种状况。她心心念念想嫁给蔡全,给自己后半生找出路。哪知道人家不仅和原配复了婚,还把接班人也造出来了。

  她想想自己在菜馆费心劳力地干活,自诩老板娘的样子,在蔡全眼里该有多滑稽多可笑。他却什么都不说,任由她一个人小丑一样表演。

  这脸丢大发了。

  范有兰早忘了在一旁得意忘形的李石头,在蔡全还没发现之前,她转头跑了。

  范有兰恍恍惚惚回到菜馆,她不能不上班,不能不挣钱。

  蔡全进来时,她还呆坐着,全然没有发现人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蔡全像往常一样,亲昵地拍了范有兰肩膀一下,想啥呢,那么入神?

  范有兰醒过神来,冷冷回了一句,啥也没想。然后起身走了。

  这女人不对劲儿,谁惹她了。

  范有兰一整天都黑着脸,对客人也是这个态度。有人开玩笑,咋了有兰,和蔡老板你们小两口闹别扭了?

  范有兰气哼哼地说,谁和谁是两口子!别胡咧咧。

  范有兰是真火了,大伙都不再调笑。气氛变得很尴尬。蔡全赶紧出来打了个圆场。

  范有兰有病了吧。他把范有兰拉到后厨,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今天回家歇歇吧?

  说着他还顺势摸摸她的额头,脑袋没发烧啊,怎么跟坏了一样。

  范有兰把蔡全的手打开,她几欲冲出口,想问问他,为啥不告诉她实情。可是,她问不出来。蔡全什么都没向她表白过,承诺过,是她自作多情,自己犯贱。

  那几天范有兰特别沉默,所有人都看出来她有心事。你这种女人,得学会夹起尾巴做人。

  可她生气,生蔡全的气,更生自己的气。这气生来生去,在心里结成了个疙瘩。

  6

  过了几天,李石头带着一网兜的水果,一布袋洗衣膏来找范有兰履行承诺了。

  她不是答应过他,只要他把蔡全有女人的证据找出来,她就和他好。

  有兰,咱俩说好的啊,你可不能反悔。李石头说着,把身子挨了过来。

  范有兰盯着李石头,突然觉得好恶心,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但她嘴上说,我不反悔,但我心里有气,你得帮我把这口气出了。

  李石头明白她是气蔡全,你说吧,咋报复那个畜生,只要不是杀人,我啥都干。

  范有兰噗嗤笑了,你想多了,我咋可能让你杀人!

  没过几天,蔡全的菜馆被工商和税务同时查了,一是他在菜馆卖假酒,还用违禁调料。二是他的菜馆有严重偷漏税的问题。

  菜馆被查的当天,范有兰带着李石头送的那一网兜水果,那一布袋洗衣膏,还有那只暖瓶,里面塞着十根冰棍票。带着李石头讨好她的这些破烂玩意儿,来找史冬青了。

  她把这一堆东西往史冬青面前一丢,这是你们家李石头给我送来的,现在还给你,你回去和他说说,不要再骚扰我们母子三人。我还得过日子呢,哪经得起你们夫妻俩今天上门明天上门的闹腾。

  不等史冬青反应过来,范有兰已经没影了。剩下瞠目结舌的史冬青,把李石头骂了个狗血喷头。

  蔡全被带走接受调查时,李石头和史冬青打得头破血流时,范有兰已经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蔡全明明知道她的心思,却不说破自己复婚的事实。他是为了利用她对自己的好感,让她帮他多挣钱,给自己找个免费使用的挣钱机器。

  李石头呢,也不是啥好东西,家里有老婆,还想用几袋洗衣膏,几张冰棍票,爬上她的床。

  他们都把范有兰看得太便宜,把女人看得太低贱了。

  史冬青和李石头不管谁打谁,都是范有兰赢。她报了史冬青打她那两次的仇,也教训了李石头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死性。

  至于蔡全的菜馆问题,是范有兰自己去揭发的。她不想李石头拿这件事再要挟她。

  她那天只是让李石头去砸了蔡全菜馆的窗玻璃,先稳住他的心,暂时躲过了他那天的骚扰,就算赔玻璃钱也是李石头赔。

  经历了这些事,范有兰活明白了,男人都靠不住。从男人那里施舍来的那点爱,没那么重要。不依傍男人,不卑不亢地活着,也不难。

  她有做服务员的经验,街上饭店那么多,不怕养不活自己和孩子们。

  本文来自公号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专写男欢女爱、两性情感。听别人的风月,悟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别忘了关注”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3 1872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星球统一 2019-02-04 06:18:50

    女人的那点身体外在也不重要

    回复
    匿名
  • 微笑来接纳所冇背叛 2019-02-08 22:58:59

    看对眼什么都不重要,爱情若掺杂些其他的就没意思了!

    回复
    匿名
  • 无忧彩虹 2019-02-06 11:13:12

    遗传很重要,舆论很重要,审美很重要,银子很重要,习惯很重要,三观很重要,脸蛋很重要,身材很重要,嘴巴很重要,健康很重要,年龄很重要,生活圈很重要,态度很重要,家庭成员很重要。没有这些因素爱是无源之水何谈真爱。然此事古难全。只是看重了哪些而取舍的问题。只拿一两个因素说事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个假命题,只对看重身高的人来说是个大问题。但可以相信或者假设其他条件都相同的两个人,一高一矮二选一,选矮的比例会很低。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