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我的老公我不卖

2019-02-01        文章来源:掌心风月

4 1989 分享到:

  原创: 掌心风月929  

  1

  谭玉和程留都是张凤水果罐头厂的员工,一个装卸工,一个装瓶工。

  小两口本来跟张凤没什么交集。

  张凤的生意做得很大,罐头厂只是她其中一个厂,每个月也就是例行来几次,她底下大大小小上千号员工,哪能个个都记得。

  那天,张凤去一家食品公司收货款,巧了,程留被调去跟车送货到那家公司。

  货送完之后,程留拿着单子去找办公楼的某个主管签字,办完了想去上厕所。

  他头一次去,分不清楚方向,找错了楼层,准备走的时候,听到了张凤的呼叫声。

  程留听过张凤在厂会上的发言,他认得。

  于是,他顺着声音去找,就看见,张凤被一个胖男人压在地板上,上衣都撩到胸上了,而张凤,拼命挣扎着。

  程留上去把胖男人掀了,将张凤扶了起来,胖男人嘴里骂骂咧咧,程留到底年轻,扬起拳头就要打,却被张凤制止了。

  她冲他摇摇头,整理好衣服,走吧。

  胖男人是食品公司新来的经理,他捏着货款的签字权,张凤不想得罪他。

  程留看着厂会上那么威风凛凛的老板,此时面上竭力保持着镇定,双腿却在打颤,就有些唏嘘,他们这些小员工度日难,张凤是大老板,不也是左右权衡着?连个欺侮她的臭男人都不能打回去。

  这日子啊,谁都不容易。

  于是,他把手臂借给了张凤。

  就是这一借,借出事儿了。

  2

  张凤,看上程留了。

  当然,一开始,张凤也没想怎么样,她就觉得程留这人可以,长得顺眼,心眼也不错,也算是帮了她一回,做为老板,她从来不小气,就把人调到了质检部,活儿比之前轻松,工资也多了两百块钱。

  程留觉得张凤这么做是想封他的口,毕竟被他看到了让人压在身下,多少有点丢人,于是,他心安理得地去了新部门。

  谭玉纳闷地问他为什么时,程留啥也没说,他自发地替张凤保了密。

  真正让张凤想怎么样是那次她去开会,安排好的司机中午喝了酒,没法开车,底下人就推荐了几个人选,其中就有程留。

  张凤想到那天他伸给她的手臂,还挺男人的。得,就他了。

  开会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但有个老总有事要和张凤谈,把她单独叫走了。她没告诉程留,再说也没有哪个老板要向司机交待行程的,他只要乖乖地等着就行。

  但程留头一次当老板司机,不懂啊!

  见人没出来,他就去问,问了之后,就守在老总和张凤谈事儿的门口,侧耳听着里头的动静,要是一有不对劲,就打算冲进去,他可还记着上次那胖经理的事儿呢!

  于是,张凤拉开门出来时,就看到门神一样的程留。

  张凤留意到,程留最先将视线从她身上从头扫到尾,看到她无恙,松了一口气,这才转向那个老总,鞠躬说打扰了。

  张凤的心就微微那么颤了一下。

  她把自己当成金刚,一路披荆斩棘,人人只看到她硕果累累,却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关心她受伤了没有。

  这女人呐,无论身上的盔甲厚到何种程度,心底总会存了那么一丁点位置,希望有人看到那层厚盔甲下面,是一具柔软的躯体,会受伤,会委屈,会难过。

  于是,染指程留的念头就刺啦啦从张凤心底破土长了出来。

  3

  张凤的男人运不好,头婚时,穷,冬天只有一床发潮的被子,小夫妻俩冻得瑟瑟发抖,起先还能用身体互暖对方,后来就对这种日子绝望了,某个早晨,张凤的第一任老公,走了。

  那天太阳很好,张凤就守着太阳晒了一天被子,被子暖了,人却再也暖不了了。

  二婚老公条件好很多,婆家出钱给两人倒腾了一家小厂子,早先没赚到什么钱时还好,等厂子经营状态好起来,男人就多了花花肠子,某次一个小三挺着大肚子找上门来时,张凤,离了。

  张凤没得过男人的好。

  如今她四十,身边男人不少,她有个原则,不跟已婚的来往,彼此单身,没负担。

  他们都讨好她,不过张凤从来看得清楚,图个乐子,行;但认真,不行。

  张凤却对程留动了认真的念头。她当然不会急吼吼地跟程留说,你离婚吧,咱俩处。

  再说,她试探过程留,单纯地只是把她当成老板看待。

  所以,这事,急不得。

  张凤把程留调去当她的专属司机了,工资比以前高出了近一倍。

  谭玉很不安,女人的直觉总是格外敏锐,她觉得,张凤对程留不一般。

  她多大一个老板啊,就因为听到程留提过一次喜欢奔驰,就把坐驾从宝马换成了奔驰。

  有老板对司机这样的吗?

  程留安慰她说,可能老板觉得,车是我在开,开我喜欢的,更安全吧?

  再后来,张凤和程留的风言风语就多了起来,比如,张凤带程留去商场买了一套高级西装,那扣子,是张凤亲自扣的。

  再比如,某次酒会,张凤挽着程留的胳膊进去的,大家伙开玩笑那是她的新男朋友,她只是笑,却也没有否认。

  这些,程留都跟谭玉解释了。

  扣子那事传言有误,张凤帮他扣的不是衣扣,而是袖扣,他手笨,几次都扣不好,张凤才帮忙的。

  那西服是公司的财产,出门接送张凤撑场面时才让穿。

  至于挽胳膊,程留说,有些会就是瞎讲究,非得找个男伴女伴去。别人开的那些玩笑,句句都解释,也挺烦人的,索性就不理会。

  再说,程留每次有额外任务时,张凤都另付了钱。

  那钱,程留一分不少地交给了谭玉。

  4

  谭玉觉得很憋屈,可程留一脸坦荡荡的,让她质问都显得很小家子气。

  程留变成张凤专车司机后,不怎么在厂里晃,所以不清楚,厂里有多少人在看谭玉的笑话。

  是啊,一个风韵犹存的能干富婆,一个年轻貌美但没本事的原配,男人心底,到底会选哪一个?

  大家都在猜,甚至有人还暗地里打赌,看程留还能在谭玉身边撑多久。

  谭玉气得牙痒痒,只好安慰自己,程留什么也没变。

  可有一天,居然是张凤把程留送回家的!

  程留这个司机反倒醉得一塌糊涂,谭玉拉开门看着程留醉熏熏地挂在张凤身上,而张凤并没有什么不满时,她像被针尖狠狠刺向头顶,凉意从天灵盖窜到脚底,让她差点站不稳了。

  张凤说得很大方,我今天不舒服,酒都是小程代喝的,辛苦他了。

  她还当着谭玉的面,掏出钱包,塞了一沓钱在程留的衣服口袋里,对,西装的内袋中,靠近心脏的位置。

  程留呻吟了一下,张凤很自然地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扭头对谭玉说,待会给他泡点解酒茶吧,明天让他不用去上班了。

  谭玉等人走了才觉得手脚重新活了过来,多怂啊!她明明是程留的老婆,却不敢上前把那个碰她老公的女人一巴掌掀了,眼睁睁看着人登堂入室,再气定神闲地走了。

  她上前扯开程留的衣服,一沓钱就那么洒了出来,她想硬气地把钱扔了,最终,却只是一张张捡起来,数了数,三千两百块,她沉默地盯了许久,突然攥起拳头,冲程留胸膛狠狠打了一拳,他痛呼了一声,还是没醒。

  那一夜,谭玉没睡,她坐了半宿,身体都麻了,程留还是之前那个被扔在沙发上的姿势,他突然打了个喷嚏,谭玉猛然回过神来,僵着身体替程留脱了衣服,打水擦了脸,抱了床被子盖在他身上,她自己也缩了进去,两个人的身体,慢慢捂暖了。

  谭玉一直熬到天快亮了才迷糊过去,早上还是程留喊她起来,她鼻子有点堵,等她洗漱完出来时,程留已经泡好板蓝根了。

  谭玉捧着药,鼻子一酸,猛地抬起头说,你别干司机那活了!她实在不想程留和张凤呆在一块,一想到两人会有什么,她都快疯了!

  程留默默把昨晚的剩饭嚼进嘴里,说,儿子怎么办?

  提到儿子,谭玉瞬间就软了气势。

  他俩的儿子今年五岁了,患有癫痫。这病,谈不上绝症,可要治愈起来,耗时长,花费不菲。

  谭玉早就没了父母,程留跟家里关系也不好,指望不上别人,可就凭两人之前那点工资,猴年马月才能凑够钱。

  现在程留工资涨了,时不时还有点外快,眼看着儿子的病就有希望了。

  谭玉咬着嘴,把不甘和苦涩都咽了下去,这他妈就是狗日的现实,她连一点点任性的权利都没有!

  5

  领班突然跑过跟谭玉说,你儿子癫痫发作,送医院了。

  谭玉一慌,面前那些瓶瓶罐罐呼啦啦倒了一片,工作服没脱就直奔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已经治疗过了,儿子也稳定下来。

  谭玉顿时腿软地跌在病床前,她听说过有些癫痫会猝死,幸好幸好。

  等程留把她扶起来,她才注意到,程留在,张凤竟然也在!

  程留说,幼儿园打电话给他,本来,他要开车带张凤去接客户的,因为这事,就先接儿子来医院了,张凤还利用她的人脉找了一个专家来会诊。

  张凤大度地摆摆手,没事,那客户是我老熟人了,再说,病人比较重要。

  谭玉不是不懂礼的人,当即就冲张凤深深鞠了一躬,张凤没躲,受了。

  月初,张凤把谭玉叫去办公室了。

  张凤给她看了份工资表,上面显示,这个月谭玉打破的瓶子很多,每月他们装瓶工有固定的损耗数,超过那个数额,就要扣工资。

  而这月,谭玉被扣了五百块钱。这个数额,绝对不正常。

  像这种小事,其实主管就能解决,轮不到张凤来过问,但谁让她想借题发挥呢。

  她问谭玉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压力,所以才频繁出错?

  谭玉恨不得转身就跑,可她得忍。

  张凤没揪着那事儿不放,转而问起她儿子来了,问她有什么打算。

  谭玉心里咯噔了一下,听张凤这口气,仿佛对她儿子的病一清二楚,谁告诉她的?程留。他们都谈得那么仔细了?

  她心里窜了一簇火苗出来,却又很快压制住了,她靠着眼前这人给的工作活着呢!

  于是,话像从喉咙里一颗一颗地抠出来似的,她说,攒够了钱,就去北京治疗。

  张凤笑,攒到多少钱算够?

  谭玉被噎了一下,心里默算了,起码得十几万吧。

  张凤说,我能让你拿到这笔钱,甚至还可以得更多。你干不干?

  6

  张凤说,跟程留离婚,我不仅给你儿子治病的钱,再额外给你十万。

  谭玉脑子轰了一下,觉得张凤疯了。

  这不等于要挟她卖老公吗?!够不要脸的!

  可她到底没动,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甩门而出,她就那么静静地站着,脑子里哗啦啦闪过张凤说的那些钱,她儿子的病,能治了!

  那病,就一直悬在谭玉的心尖上,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儿子突然发病。

  谭玉张张嘴,没有说话,重重地咬住嘴唇。

  张凤又说,程留喜欢车吧,我看他很有研究。

  她没说错,程留自小就有天份,可他们买不起车,一分一毫都得攒起来给儿子治病。

  谭玉何尝不觉得委屈了程留,可为人父母,总得牺牲一些,没得选。

  但如果程留跟她离婚,和张凤好了,他想要什么样的车没有?

  张凤的话说得很轻,却很残酷,你不觉得,你这样很自私吗?

  谭玉死死瞪着张凤,她却压根不怕,打从她把谭玉叫进来那刻起,就没打算留什么温情后路,句句都戳到人心窝子上了。

  张凤最后还扔了一句话,她不能生孩子,所以,假如她和程留在一块了,那么,他儿子,她也会好好养。

  一个普通小工家的孩子,和一个富婆家的孩子,哪个条件更好,不用多说吧。

  谭玉最后木木地问了一句,这事,是程留的意思?

  张凤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我不想让他当那种负心汉,所以你主动提出,这事大家都好。

  谭玉垂下眼睑,掐着掌心,让我想想。

  7

  谭玉一个人跑到河堤上,吹了半天冷风,嘴唇都冻紫了。

  她想了很多很多,过去的,现在的,以后的,每想一次,心就绞痛一次。

  有些事儿,没得选的时候,你觉得痛苦不堪;可当你有所选了,还是痛苦不堪。

  生活啊,总是设各种各样的坎,让你不停地跌跌爬爬,却看不到彼岸。

  她回家的时候有点晚,见她进门,儿子赶紧扑过来,说妈妈你身上好冷。

  然后蹬蹬蹬跑进浴室,哗啦啦接了一盆热水,端到谭玉面前,固执地让她泡脚。

  儿子看了一眼程留,把他的脚也放了进去,最后,把自己的小脚放了进去。

  那盆有点小,水溢了些出来,但三人的脚踩在一块,特别特别暖,儿子咯咯笑得像只小鸭子。

  谭玉就哭了。

  晚上,她紧紧抱着儿子,程留又紧紧抱着她,他们仨,像三只汤勺叠一块。

  谭玉告诉张凤,她不同意。

  张凤很意外。

  谭玉不是清高,她做梦都想要钱,可是,她舍不得跟程留在一块的那些日日夜夜,更舍不得儿子撞撞跌跌端来一盆水给她泡脚的温暖,他们那么好的一家人,她狠不下心肠拆散,有些东西,散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就当她自私自利一回吧!

  张凤沉默着,突然笑了一下,说,你够天真的。

  谭玉懂,可日子总要一点天真才觉得,活着是甜的。

  8

  没几天,张凤不再让程留当她的司机,而是调到了采购部去了。

  调动那天,程留回家时带了十二万块钱。

  张凤借给他儿子治病的,往后每个月从他工资里还。

  程留说,有两万不用还,是张凤给谭玉道歉的,他狐疑地问,道什么歉?

  谭玉别别扭扭把张凤想买他的事儿说了,顺道酸了一句,也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人家大老板拐着弯想买你!

  程留苦笑了下,他还真没想到。

  没错,程留当司机没多久,就察觉到了张凤对他有不一样的想法,于是跟她保持一定距离,张凤索性挑明了,她看上他了,愿意跟他一起过日子,她还答应帮他儿子治病。

  程留挣扎了很久很久,还是拒绝了。

  要说他不心动,那纯属骗人。每个被钱为难过的人,总是更容易被刺痛,也更容易被引诱。

  可他清楚,谭玉没有做错什么,再说,她没别的亲人了,假如他再抛弃她,她就成了孤家寡人。

  他穷,却还有那么一点良心。

  可他也觉得愧对儿子的病,所以那晚张凤说代她喝一杯她给一百时,他喝了,他想哪怕多攒一点也好,于是喝得烂醉。

  谁想张凤竟然又去对谭玉说了,那时候,她恐怕不是为了跟程留在一起,而是不甘心,想考验谭玉吧。

  程留没猜错,张凤被拒绝了是有点难过,但她不是那种被拒绝了还纠缠不放的人,何况,两人也没到那份上。她只是不甘,谭玉到底值不值得她看上的男人为她拒绝自己?

  于是,她试探了谭玉。

  她故意表现出跟程留关系亲近,等他们儿子发过一次病后,她觉得,时机成熟了。

  谭玉信不信跟女老板有流言的程留,愁不愁儿子的医药费?她还加大筹码,把自己不能生育,愿意养她儿子也搬出来了。

  这么优越的条件,如果谭玉还能坚守,那么张凤就信,这世上,有真爱吧。

  她自己虽然没什么期待,但仍然会为了别人的深情,感到高兴,由衷的。

  所以,她借钱了,她愿意做点什么,让他们的深情不那么苦涩。

  程留两口子带着儿子去治病了,效果很不错,再观察一两年,没有发病的话,就可以停药了。

  谭玉高兴死了,总算了确悬在心底的一桩大事。

  谭玉最终也没能当面跟张凤说声谢谢,她让程留出面谢了一次。她知道儿子的病多亏了张凤的大方借钱,可她也无法接受,她的情感,她的生活,她的家庭,被人拿去考验。

  穷人,好歹还剩那么半寸自尊的。

  于是,她下决心,那钱,一定一定要尽早还清!

  如今,儿子的病好转,她和程留有手有脚的,两人都还年轻,又肯干活,还怕以后不能好起来?

  所以,哪怕张凤当日提的条件是真的,她也不后悔拒绝,金钱无忧她当然羡慕,可她明白,这世上,终究有些东西和钱无关。

  比如说,他们一家三口能和和乐乐地呆在一块,这比什么都强。

  他们会相互依靠,把日子稳稳地过下去,面前的坎,一个人跨不过去,三个人总有办法的。

  谭玉想,程留肯定也这么认为的。

  本文来自公号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专写男欢女爱、两性情感。听别人的风月,悟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别忘了关注”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4 1989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忘了如何恋爱 2019-02-06 02:24:30

    真是一篇好文章。

    回复
    匿名
  • 冬日暖阳 2019-02-10 11:20:16

    不卖,白送!

    回复
    匿名
  • 紫衣 2019-02-09 16:54:08

    真的很让人感动

    回复
    匿名
  • 秋荷 2019-02-09 16:30:02

    虽然少,但我还是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所以我愿意等!

    回复
    匿名
  • 限量版 2019-02-09 16:10:39

    看哭了,真的痛彻心扉

    回复
    匿名
  • 畏惧的以亦在便利店 2019-02-09 15:57:35

    我多希望我能碰到这样的懂事女人,可金钱横欲社会这样的女人太难找

    回复
    匿名
  • 畏惧的以亦在便利店 2019-02-09 15:57:34

    我多希望我能碰到这样的懂事女人,可金钱横欲社会这样的女人太难找

    回复
    匿名
    碧玉漂亮的在理发店 2019-02-13 20:23:12

    这样的男人和女人都难找

    知远 2019-02-09 23:19:17

    女人看了你这评论,恐怕她们想的是: 这样的男人更难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