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癞蛤蟆对天鹅的信仰

2018-11-15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0 811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李青是隔着汽水厂的围墙看见桔子的。

  他是外地人,到这来投奔继父,他妈早年改嫁到了桔子他们村。

  他继父就求了桔子爸,把他安排到汽水厂上班。

  桔子爸是厂长。

  那是九十年代初,桔子她们村赶着时髦办了汽水厂和地毯厂。

  说是厂子,其实, 也就是二三十人干活的手工作坊罢了,就在一个大院,中间垒道墙。

  第一天上班,李青处处瞄着别人,生怕做错了什么。

  到了下班点,大伙乌泱一下涌到了西墙根,李青就有点犹豫,要不要跟过去。

  然后,就看见大强朝他这边打了个响指,说那谁你赶紧递我一瓶汽水啊,李青往身后看了看没别人,慌忙拿起一瓶汽水送到墙根。

  大强斜了他一眼,开啊!

  李青又是一阵慌,张嘴用牙磕开了那瓶汽水,一抬头正看见桔子走出来。

  李青的心里咔嚓一下就打了个闪电,黑夜里的闪电,就那么一道光亮,过后,是更黑的夜。

  本来,从老家的大山里出来,又进了汽水厂,李青多少有点土坷垃变金子的窃喜,可在桔子面前,他又被打回了原形,而且还更土,土得让人绝望。

  桔子接了大强手里的汽水,眼睛却瞟着李青,谁要喝你们的汽水,臭流氓!小心我告诉我爸,哼!

  人群哄一声散了。

  桔子走得快要看不见人了,李青还在那巴巴地瞅着,脑袋里嘁哩喀喳乱七八糟地闪着桔子粉扑扑的瓜子脸、桔子豆绿色的衬衣、桔子白色的皮凉鞋、桔子一直到腰的头发和桔子鼓鼓囊囊的胸脯。

  大强踢他,卧槽,还看哪!

  李青就红了脸。

  2

  汽水厂这帮生瓜蛋子喜欢桔子的人多了去了,可他们知道,就算是翻跟头打挺的,他们也够不上桔子一根头发丝。

  桔子妈是知青,早年和桔子爸离婚回了城,带走了桔子,桔子是跟她姥姥姥爷一块长大的,两位老人家过世后,她才回到她爸身边。

  桔子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有一种农村姑娘没有的那么一股子啥也不在乎的劲儿。

  她去地毯厂上班,也就是闲得慌,不像别的姑娘真为了那几块钱。

  大强追桔子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癞蛤蟆也得有癞蛤蟆的本事,才能真吃到天鹅肉。

  大强长得好看,有点小坏,又总能搞出桔子没见过的新鲜玩意。

  桔子喜欢小动物,大强竟然从地里挖来了一只刺猬,桔子颤巍巍地捧在手上,把地毯厂的姑娘们眼热的呀!

  每当大强把他那破摩托车油门加到底,载着哎呦哎呦尖叫的桔子一阵风似的窜出去,汽水厂这帮爷们跟群狼似的,眼都绿了。

  可李青不,他不仅不恨大强,还总是悄没声息地把大强剩下的活计替他干了。

  李青对大强够意思,大强对李青也挺够意思,不管去干啥,都喜欢带着李青,有时候跟桔子出去玩也叫上他。

  就这么着,李青跟桔子也算熟了。

  秋后,李青做了个二层楼的蝈蝈笼子,大强拿着玩,桔子见了,拎过去,眼睛发亮地问大强,你做的?

  大强勾着嘴角,那是,怎么样,好玩不!

  桔子撇撇嘴,得了吧,你要会做这个,咋不早给我做!

  大强就瞅瞅李青,李青脸立刻红了,说,那个,这个真……真是大强做的,我作证!

  桔子就弯着眼睛笑了。

  晚上,大强请李青吃了顿好的,眼睛觑着他说,哎,你也喜欢桔子吧!

  李青赶紧摇摇头。

  他没撒谎,他哪敢喜欢人家桔子啊,能看见桔子笑就知足了,哪怕那笑不是冲他,他也乐意。

  大强就乐了,就算李青喜欢桔子他也不在乎,反正桔子又不会喜欢又黑又瘦灰头土脸的李青。

  3

  其实,大强和桔子也就是俩小年轻谈谈情说说爱,离谈婚论嫁还远着呢。可他俩太高调,村里风言风语的,两家大人就着急了。

  桔子爸的眉头拧了个大疙瘩,他看不上大强那痞里痞气的样儿。再说了,桔子要是这么稀里糊涂就嫁了大强这样的主儿,他跟桔子妈也交代不下去呀!

  桔子爸看不上大强,人家大强妈也看不上桔子。桔子身上小伙子们喜欢的那些东西,在大强妈眼里都是毛病。

  庄稼主儿找媳妇,能吃苦,会过日子,屁股大,好生养才是正道。像桔子这样,娇里娇气不说,还长得瘦不拉几的,一看就没福。

  有天晚上,桔子爸喝了点酒,把桔子说了一顿,声有点高。桔子打小不在她爸身边,以往她爸把她捧在手里都怕化了,她哪受得了他爸突然跟她说这些,眼圈一红,撒腿就找大强去了。

  桔子气呼呼地问大强,大强,我就问你一句话,要是我说要嫁给你,你……乐意不?

  大强半天才反应过来,乐意,太乐意了!他喜欢桔子不假,可真没敢想能娶桔子。这是天上掉馅饼、祖坟冒青烟才能摊上的好事啊!

  大强跳得高高儿地把桔子搂在怀里亲了个够,说明天我就找人到你家里去提亲。

  把桔子送回家,大强撒着欢地在街上跑了两圈。又跑回家装了一兜花生米,偷了他爸一瓶酒,把李青叫到了汽水厂。

  李青生了火,把花生米倒进米筛子,在火上晃。大强乐得跟个二傻子似的说,李青,你知道吗,桔子说要嫁给我啦,哈哈,没想到吧!

  咕咚一声,李青手里的米筛子就掉在了火上。李青赶紧去捡,火一下子燎了他的手,他也不觉得疼。

  那天,大强和李青都喝多了。大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鬼哭狼嚎,李青,快,快掐掐我,看我是不是做梦,桔子真要嫁给我了啊!

  李青一拳打在大强肚子上。

  啊,疼,你还真打啊,哎呦!

  李青没答话,跟大强脚对脚躺在地上,望着满天星星,望着自己口里哈出的白气,哭了。

  4

  桔子没等来大强提亲,倒把大强妈给等来了。

  大早晨的,大强妈就骂到了桔子家门口。说桔子一家缺德,明知道自家闺女有病不能生养,还让桔子勾引他们家大强。大强三代单传,这是要害他们家断子绝孙啊。

  还说,别以为你们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你们家桔子天天喝中药,还没准有啥病呢。大伙都把眼睛擦亮了啊,可别让这一家子给蒙了。

  桔子爸迷迷瞪瞪出来,气得七窍冒烟说,你别在这血口喷人,我桔子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嫁给你们家大强那样儿的!

  大强听说他妈跑桔子家耍浑去了,撒丫子就往桔子家跑,生拉硬拽地把他妈弄回家去了。到家大强就炸了,说你听谁胡咧咧的啊,就往人家桔子脑袋上扣屎盔子。

  大强妈冷哼一声,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她桔子要是没毛病会上赶着来找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她说啥你就信啥。再说了,她要没毛病,人家能乱说她?

  大强本来正要出门去找桔子,他妈这么一说,他正往门槛外迈的脚就不由自主收回来了。

  桔子突然就说要嫁给他,还恨不得当天就跟他睡,难道真是发现自己有啥病?

  这么一琢磨,他心里藏得挺深的那点自卑就捂不住了。

  虽然,他在桔子面前表现得挺霸气,可他还是知道,他除了有点小聪明小坏,和别的喜欢桔子的人比,真没啥长处,桔子咋就那么死心塌地。

  大强也想过,找桔子去问清楚,可又忍住了。

  他怕万一桔子当面锣对面鼓地说出来,她就是故意骗他,那他脸还往哪搁。

  更何况,要是桔子是被人诬陷的,她那脾气一定不会忍,铁定会来跟他说清楚。

  可桔子根本就没理他。大强就明白了,桔子心里真有鬼。

  李青倒是来了一趟,大强正躺炕上生闷气,李青问他打算咋办,大强没好气地说,该咋办咋办呗!

  李青也没说啥就走了。

  大强在家里扎着生了半个月的闷气。他当初有多喜欢桔子,现在就有多堵得慌。

  可他这堵得慌毕竟是有时有晌的,过了这个劲,就又生龙活虎了。说到底,娶桔子对他来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吃不着,死不了人。

  5

  桔子就不一样了,这么一闹,她一下从凤凰成了土鸡。人可不都是这样,啥事都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

  开始,桔子天天等大强来找她。等来等去没等来大强,倒把李青给等来了。

  桔子恼大强,连带着李青也一块恼了,干脆翻个身脸朝墙去了。还不解气,对墙吼了一句,滚,赶紧滚,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李青没滚,憋了半天捅出一句,那个,桔子,你啥事也别往心里去,往后要是有用到我的地方,你就说话!

  说完,兔子一样窜了。

  李青这么一说,桔子就知道大强不会来了。

  桔子就喜欢大强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可没想到这么两句谣言就把他打垮了。

  有几天,桔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可真为这么个男人这么个事死了,做鬼也屈得慌。

  桔子大病了一场,好了以后自己就把这事翻了篇。

  翻篇是翻了篇,可心里到底系了个大疙瘩,再加上那帮长舌妇一天到晚嚼巴桔子到底会不会生孩子这点事,桔子恨透了那个造谣的人。

  半年之后,桔子爷爷过世了,桔子爸在村里也没啥牵挂了,也怕桔子在村里就这么毁了,毕竟,能不能生这事还真没法证明,解释呢,更是越描越黑,不如换个地方。

  桔子爸辞了厂长,把自己那点老底都拿出来,在县城买了个小房子。桔子在一家超市卖化妆品,慢慢地,也有了点笑模样。

  桔子没想到还能再碰上李青。第二年夏天,李青竟摸到桔子家来了。不过,不是来找桔子。

  李青一口一个叔的叫,说是想请桔子爸出山。原来汽水厂倒闭了,李青承包了过来,他不懂技术,想请桔子爸技术入股。

  桔子爸一听是汽水厂的事,就赶紧让李青坐下说,喊桔子给李青倒杯水。桔子翻着白眼百般不乐意地把水墩在了茶几上。

  桔子爸说,桔子,你别跟人家李青有仇似的!

  桔子没说话,狠狠剜了一眼李青。李青慌里慌张垂下眼睛。

  桔子爸到底回了汽水厂。当初,他支持村里鼓捣汽水厂,不止因为他懂点技术,更重要的是桔子妈爱喝汽水,桔子也爱喝。

  不管桔子乐意不乐意,李青都成了她家常客。也不再管桔子爸叫叔,改口叫师傅。

  6

  没多久,桔子找了个男朋友,高高大大的,跟桔子站一块,看着就顺眼。

  桔子结婚的时候,李青跑前跑后的操持不说,厂子里还专门生产了一批唤作桔香露的汽水。客人都说好喝,桔子也尝了尝,还真是她当初最喜欢的那个味儿!

  桔子到后边补妆的时候,李青落寞地坐在一个旮旯里。桔子一个小姐妹说,桔子,李厂长这是专门为你设计的汽水吧,瞅瞅,还有你名呢!

  桔子扫了一眼李青说,得了吧,他这是借我婚礼做广告呢!

  李青就搓着手笑了,那个,你……你们喝起来觉得还行就好!

  那时候汽水厂慢慢盈利了,李青也渐渐有了厂长样,说话一套一套的。可一到桔子面前,还是张口结舌的。

  桔子怀孕七个月突然早产,她男人正好在外地出差,公婆也离得远,李青刚好在城里,接了桔子爸的电话,飞快去了桔子家。

  到医院,他推着桔子跑得飞快,见到大夫就吼,保大人,保大人,一定要保大人啊!

  快把桔子耳膜震破了。

  桔子男人回来的时候,对李青谢了又谢!可桔子自己,跟李青还是一句软和话都没有。

  桔子儿子上小学的时候,她男人出轨了,桔子还没觉察,李青就亲手把她男人给收拾了一顿。

  他男人蔫了,灰溜溜把外面的女人断了,这事过了有一阵桔子才知道。

  李青没说,她也就当不知道。

  李青汽水厂越来越红火,成了他们当地小微企业的标杆。李青盖起了三层小楼,有了啤酒肚,长了胡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

  桔子四十岁那年,她爸走了。走前留下话说,要葬回村里。李青二话没说,又跟桔子两口子一起操持了桔子爸的后事。

  桔子爸五七,桔子男人出差了,李青接桔子去墓地,回来躲闪不及与一辆大货车撞上了。按理说,司机会本能避险,可他生生把自己那边朝着货车迎了过去。

  他和桔子都住院了,可他比桔子的伤重多了。

  桔子去骨科看他,幽幽地说,你这么开车会没命的知道不,要是你出了事,你说我咋能心安!

  李青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看桔子,咧着他那半边没受伤的嘴乐了,跟你没关系,是别人我也这么开!

  目光却温柔得能渗出水来!

  桔子叹口气,你呀!

  7

  其实,李青那点心思,桔子早就知道了。

  起初,她刚知道是李青造谣说她不能生育的时候,她恨透了他。

  这种事,外围一打听,想弄清楚是谁,并不难。

  至于他造谣的原因,桔子也猜的八九不离十,无非是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她名声坏了,自然没人愿意娶,他才有机会。

  可让她意外的是,他没来提亲。

  桔子搬家以后,本来就快把这事撂下了,可李青却又找上门来。

  可李青不出招,她也不好戳穿他,就静静看着他耗子给猫拜年,等他自己把他那点龌龊心思抖落出来。

  可她等来的却是李青对她沉默的守护。

  她儿子早产那回,一向沉默的李青那么失态狂吼,桔子就什么都明白了。

  对她和大强的事,她也早就释然了。当年,与其说她喜欢大强,倒不如说她喜欢的是青春岁月里被人捧的小骄傲,四平八稳生活里的小冒险。她必须承认,她和大强,其实是不合适的。所以,分了就分了吧。

  也所以,她早就不恨李青了,甚至还有点……心动。

  可也仅仅是心动而已,面上,她还得是那个对李青百般挑剔的桔子。

  李青身体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都过年了。桔子找了个安静的小馆子请李青吃了顿饭,这么多年唯一一次俩人单独面对面说说话。

  李青三下五除二就喝多了。喝多了也不闹,就红着俩眼瞅着桔子。

  还是桔子先开的口,她说,李青你后悔吗?

  李青不知道她说的是他造谣还是他没能娶她,可他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搅黄桔子和大强的婚事也好,迟迟不敢跟桔子说喜欢她也好,都是因为,他始终坚信,桔子配得上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人。

  而他也因为心里装着桔子,一步一步攀着生活的悬崖,过上了自己想要的日子。

  那还有什么好悔的!

  对桔子,起初他是自卑,后来是愧疚,最后就成了通透。谁说爱情就一定要一个锅里舀饭,一个被筒里睡觉?

  对他来说,默默守着桔子,护她周全,是更高级的信仰。

  桔子呢,也从没想过和李青有点什么,对于这样一份深厚的情谊,多走一步就成了亵渎。

  那就这样吧,就让他们揣着这个秘密,余生各自安好。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0 811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标致的若烟在洛杉矶 2018-11-16 07:35:31

    挺好的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