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第一次#第一次,邂逅秋夜

2017-10-28     红城花影碎     文章来源:佳缘用户

0 1027 分享到:

  第一次,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邂逅夜晚,在无数个埋头苦读的日子里抽身,也是那次,终结了我的童年。

  那年我17岁,可我仍活在童年,认为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是精致的中性笔,方方正正的橡皮,花花绿绿的电脑游戏,和形色匆匆的马尾辫们。 影是一个特别的女孩,特别白,特别沉默,也特别世故,特别到我听不懂她的话,也不懂得她如何从来来往往的八卦里分辨出真真假假,风云起伏。她有一个闺密,叫琳,她们有些一样的短发,说着一起的悄悄话,像是只有她们才懂的秘密。于是当她转身和琳说话时,我就静静地听着背后的讨论,关于歌,关于小吃,关于姨妈,关于一切女生之间的秘密。我总是像小孩一样好奇,于是常偷偷问她我不懂的话,有次我问她到底你姨妈为什么老是来,她是咱学校老师吗?可能是那次,我第一次看到影羞红的脸颊,在金黄的阳光下,那么美。

  影是不常说话的,也不屑于跟别人说,我这种好奇,则换来她一两句不易的调侃。上课的时候我总是爱发呆,她问我发呆的时候想什么,我说你,她笑着说,我这种人什么时候会调戏小姑娘了,于是我那一天都卧在课桌上,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别人在窃窃私语的时候,好像我们两个是唯一不怎么说话的那对同桌,我们的好奇和兴趣,都化作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口型。这后来培养了我们很宝贵的默契。当迫不得已时便在练习本的纸上写句话,给对方看,不知不觉,就有无数张粗糙的浅绿色**纸被这么偷偷的用掉,像一篇篇聊天记录,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具体的事件,只有写下的双方看到时,才会会心一笑。 后来,我们自然而然成了情侣,自然而然朝夕相伴,自然而然觉得会相扶到老,也自然而然地分了手。

  她辍学那天我没有去,也不知道是哪个男生给她搬东西,更不知道她要去哪里,那时泡在网吧,还以为我们会像往常一样相伴相随。 再次见她是一周之后,她说我们是距离最近的异地恋,我说你现在在哪,她说,你在墙里,我在墙外。我翻过了学校的围墙,跌坐在被上网通宵的学生踩得乱七八糟的土堆上,她在对面笑得很开心,笑弯了眼睛,笑弯了腰。 她说我们走一走,我说嗯,像很多次一样,不用问去哪,只要在路上。她戴着一只熊猫耳朵的帽子,裹着厚厚的围巾,在路灯下面特别的可爱,她拆下围巾绕到我的脖子上,我说你勒死我,她说那岂不是谋杀亲夫,可惜围巾我织了一个月,却成了凶器,唉。她翘起的嘴角很好看,于是我又吻了她。

  我们在晚上十点的县城小道里走,路灯像是个温暖的寂寞的舞台,时不时有落叶在灯下盘旋,飞舞,下场,树的缝隙有细碎的光,和天上的星群一样美,风有点凉,但她的手却很暖。夜晚的城很大,有两个小小的人慢慢地走,在一条永远也又不完的路上。

  在我不那么完整的的记忆里,那条路漫长得到不了头,那一晚又短暂得像是眨眼就过。我第一次脱离了童真一样的低头生涯和对简单事物的兴趣,我爱那个秋夜,我第一次抬起头,看到灯火交辉的高低牌楼,前方霓虹点点,笔直的路像是一条通往光之国的天梯,四周寂静,哗啦啦的树叶随着风响,又温暖又凉爽。 那时我突然觉得世界好美,树也美,夜晚也美,寂寞的路也美,连满地枯黄的落叶都是美的。我终于从固执的单纯里抬起了头,看到了书本里提到的美。

  长大有的时候是一个量化的词,变成数字,变成墙上的刻痕,变成体重计的显示屏,但有时是感性的,也许就是一片落叶从树梢到地面的时间,就忽得长大了。在那条路的路口,原以为会有热闹的街市,没想到会是一片漆黑。在空旷的夜里是没有回音的,一切都清晰而实在。她说,如果我走了,你要好好的,我想看到你幸福。我说别这么说不吉利。影说我说真的呢,我说好,那我希望你幸福。 我们就在路口分开了,我们背对着背,我走的地方满是落叶,是那段路上飘落的回忆,她则消失在我背后的一片霓虹。

  事情过去很久,我早就脱了青涩,如今的影已经淹没在人海,我仍然相信自己能在人海中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影来的地方,不也是人海吗,当我第一次抬头看那些作蝶而飞的落叶,就知道这个世上,已有一世的佳缘在前路等着我。

  第一次,我邂逅秋夜,便发现,世间真的好美。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0 102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