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母亲:捉奸、荒废与母亲节

2017-05-16        文章来源:豆瓣网

0 7035 分享到:

  在我基本要与男友谈婚论嫁时,母亲“传授”给我她所谓的“婚姻经验”。

  “当初你父亲出轨,完全就是因为我看他看得不够严。以后你得看死了你男人。”

  母亲今年63岁。我完全不敢相信,这就是一个63岁女人因婚姻蹉跎一生后,得出的人生感悟。

  而事实上是:打我记事起,母亲就一直在看着父亲。

  好像是一个守财奴,看着她仅有的那块金子。

  1.

  母亲于婚姻,并没有一个好的教导者。我姥爷出过轨,所以姥姥时刻提醒母亲:父亲晚上出去抽烟,肯定是给哪个野女人打电话去了,你要跟上去,看紧他!

  以前,我对父亲,以及他找的那些小三,充满怨恨。

  现在,我对父亲,以及他找的那些小三,有着集合了怨恨、同情、无奈甚至理解于一身复杂情感。

  假设,你是一个男人,事业开始起步,却只能听媳妇的话,即使有应酬,也必须晚上八点前到家;假设你每天工作中的烦恼,已经足够让你抽下一整包烟,而你媳妇并不关心这些,只关心你办公室里有没有女同事;假设你正好好地吃着饭,仅仅对媳妇那句“这个菜我特意炒的”反应慢了些,就被怀疑是不是在外头有人;假设你升职了、加薪了,媳妇不但不觉得高兴,反而开始收紧门禁,担心你飞得更高更远……

  假设你在男女关系这方面,已经被预设成“有罪”。

  如果是我,我没那么高尚,肯定觉得:反正犯不犯罪都一样,那就干脆犯一个。

  父亲正是在母亲毫无界线的围追堵截和有罪推定中,飞也似地逃离了家庭。

  2.

  喜欢看捉奸的人,有福了。

  我的少儿时代,基本就是在一场又一场的捉奸行动中,不停切换着频道。几个军队大院的人,都认识了我妈,以及我。

  军队女人本来就少,还大都同我父亲扯不清的感觉,十分吊诡。

  但我当时只是个小屁孩,此种场面,于我何加焉?只记得我妈拉着我——因为带着孩子的被出轨妇女更容易获得女性邻居的同情——若干次地去小三家里捉父亲。

  父亲的内裤,赫然晾在小三家阳台上。

  看热闹的邻居们涌出单元,给我在树荫下搬来板凳,切了西瓜,一个个一边说“大姐您可悠着点,大热天别让孩子中暑”,一边等着看热闹。

  母亲丢下大学讲师的本职工作,专职捉奸,其结果往往不了了之。她朝九晚五地守在小三家楼下,大多数时候达到“宣传效果”和博取到众人的“同情”,她自以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带着我满足地离开。

  然而有一次,我父亲用背包带做工具,从一栋六层高的居民楼攀爬而下,扬长而去……

  他在众目睽睽下用行动向母亲“宣布”:我就是丢足脸,也不愿意和你这种女人在一起。

  3.

  母亲的捉奸行为,客观上严重影响到父亲的事业(当然你也可以说是我父亲自己的责任)。基本上,当妻子亲手扼杀丈夫的事业时,以男性的心理,这段婚姻也就到头了。

  军队早就批准父亲的离婚请求,而母亲再一次拉着我跑到军队大领导那里,说孩子这么小,你忍心让我们离?你要是批准拆散我们的家庭,我就去上fang。

  婚,也就没离成。

  母亲一直以此为最大的“战绩”。

  在那之后的二十年中,她不断希望我感恩戴德:至少家庭名义上完整,我不用被同学说成是离婚人家走出来的孩子。

  但父亲,早就不回家了。

  4.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疑问:母亲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干嘛没事光管我爸的事,闲的?

  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她完全有很多别的事可以做。哪怕随便做成一样,都够我这个当女儿的自豪一辈子。

  母亲是文革时受的教育,会五国外语:英语达到同传水平,俄语和法语会话流利,西班牙语和日语可以看懂学术著作。

  她长得很美,参加过某部知名电视剧的试镜,并初步被选定饰演某个角色。

  她业余唱美声,是名师的入室弟子,经常在北京音乐厅登台献艺。

  她的第一份工作,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频道主持人。现在除了的哥,没什么人听广播了,但八十年代初,这样的工作岂止令人羡慕,简直就是明星一般的存在。

  她的第二份工作,是大学里的英语讲师。收入优渥,每周四堂课,月薪五百元(八十年代中后期的五百元),其余时间可以自己安排,翻译书或者做学术研究。

  她还获得过一个机会,可以去美国留学深造。因为她将某位哲学家的书翻译成中文,大获好评,国家希望她出国学更多东西回来,报效祖国。

  5.

  然而母亲一事无成。

  而当我成年后问她,为何一事无成时,她的口径,对任何事都非常一致:

  “因为你父亲不喜欢我抛头露面,所以我没去参演电视剧。”

  “因为你父亲不乐意我唱歌,觉得那是戏子才干的事,所以歌唱事业,我也没坚持。”

  “就是因为你父亲出轨,所以我才必须辞职,跟家看着他,否则那些野女人就该登堂入室了。”

  “因为你父亲也要去美国,两个人都去美国,谁照顾你啊?所以我才牺牲了自己的事业。”

  …………

  父母对这些事各执一词。别的事难说,但母亲去美国留学的事,我是全程听过父母间的争吵的。

  当时父亲也被外派到美国出差。母亲怕他出国找女人,于是以自己不去美国相要挟,也要他不许去。母亲的逻辑是:我为了你放弃出国,你也得为我放弃出国。父亲觉得这个逻辑不但可笑,而且荒谬,当然没有听从,并且从此认为母亲精神有问题。

  说实话,要是我,恐怕也会如此认为。

  反正于母亲而言:选择,全是她自己做的;而选择错误的责任,别人,必须担着。

  6.

  无论婚姻态度,还是事业走向,错误的选择,贯穿了母亲的一生。

  然而,我作为她的女儿,觉得她人生最悲剧之处,绝不是一个忠实的丈夫、丰厚的工资待遇和远大的事业前途能衡量和总结的。

  而是:她直到63岁,直到要向下一代面授机宜时,都没有找到“自己”。

  我曾问过她:“妈妈,你“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呢?”

  她总是会愣那么一下,然后开始恨恨地诉说起父亲的种种不堪,最后说一句:“我自己,全被你父亲毁了!”

  真正找到“自己”的人,是不会让别人,为自己负责的。

  7.

  我上幼儿园时,母亲把我丢在家里,乘火车去东北捉我父亲同她臆想中的另一个女人。等她回来时,我已经饿得奄奄一息。那种饥饿感,我至今记忆犹新。只是类似于这些经历,写在母亲节的时候,着实很煞风景。

  之所以还是想动笔,是因为早上醒来,发现朋友圈被“母亲节”刷屏,然而想想自己的母亲,她的形象总是很模糊……尽管,她同我住在一起。

  我觉得自己同母亲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成为朋友,也没有建立起母女间的情感联系。她非但不是我所欣赏和崇拜的人,甚至成为我哪怕以生命发誓,都不要成为的那种人。

  讲真,作为她的小孩,我是真心不想活在一次又一次捉奸中,更不想被丢弃在角落里,直到她想找一个理由为自己荒废的一生辩护时才被拽出来,说出那句“我都是为了你”。

  我同母亲没有进行过多少深谈,或者我试图同她交流,却总被她以父亲为借口,阻隔在她的思想世界外。所以,母亲可能到现在都不了解,我其实非常希望她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离开父亲。随便干什么都好,只要自己愉快,只要自己自由。

  然而在走进婚姻之前,她早就应该多留出些时间来,先发现“自己”。

  8.

  为人妻为人母之前,我们女人,首先应该是我们自己。而发现自我真实需求的路,漫长曲折,充满障眼法,会有很多不相干的人在我们耳边劝导:某条路,才是你想要的。

  今天之社会,真心不缺少任何一篇祝贺母亲节以及歌颂母爱的文章。

  缺少的,往往是那些找寻到“自己”的母亲。

  言尽于此。

  (作者:大燕威王;公众号:大燕威王府;图片来源于网络)

0 7035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云层流动 2楼  2017-05-23 09:20:35

    楼主,你只看到妈妈荒度的一面,难道就没有发现妈妈是一个有着严重心理问题而没有得到有效解决的可怜女性?她焦虑不安,她缺少安全感,这都是心理疾病的症状。一个人不是四肢健康就是健康,多关心一下妈妈的心理健康吧。

    回复
    匿名
  • 会员 1楼  2017-05-17 21:08:11

    正确的认知多重要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