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上海的冬天,不相信眼泪(二)

2017-04-19     我本善良007     

37 1134 分享到:

  2001年的夏季格外漫长格外的炎热。我已经忘记了我是怎么完好无损地熬过那个夏天的。高考成绩查询的时候,我的心扭曲到了极点,或者说是在流泪。成绩一向稳定的我,竟然没有达到本科的分数线,我不知道怎样形容当时的心情,反正在作了1个月噩梦后的8月25日,我幸运地接到泰山学院通知书。班主任和许多同学亲戚都很为我惋惜;三年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努力,收获的就是这一纸通知书以及一副疲惫的心。在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瞬间,我没有过多的激动,只是比以往更家清醒,此后更多的是对未来大学生活的憧憬和一些莫名其妙的惶惑。   

  8月31日,我离开了生活了二十年的家乡登上了奔赴泰山的客车。这是我第一次独自经历这么远的路途;虽然只是到我们地级市,三个小时的路程。因为在这之前的时光里我抵达的最远地方的记录是初三时到我们隔壁县市领奖。   

  我从县城长途汽车站坐上一辆破旧的客车,一路摇摇晃晃了两个小时才进入泰山城境内。一路上我很紧张,没有丝毫心情欣赏路上的美景;因为我身上有父母求爷爷告奶奶借来的5000块钱——这是我第一年的学费和这个学期的生活费,也是我20年来见过的最大数目的MONEY。泰安没有想象中那么漂亮,天空灰蒙蒙的,泰山孤独的矗立在远方,仿佛整个城市都在失恋一样,忧郁的很过份。泰安就如同童话故事中的灰姑娘;我虽然不是王子,但还是被她独特的魅力吸引;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在朝夕相处中爱上了她。   

  那时侯的长途汽车站没有现在气派,各种各样的客车也不守规矩乱糟糟的堆在一起。由于一路上精神紧张我进了泰安就迷失了方向。不过还好,在我提着装满衣服和书的旅行箱走出车站的时候就看到了泰山学院接站的横幅和横幅下白发苍苍的接待人员。一位慈祥的老人仔细审查了我的通知书和证件(当时我没有理发也没有剔胡子活脱脱一个盲流),然后带我去了泰山学院分校的班车。车上其他人都有家长陪着,只有我孤零零的。为了节约来回的车票,我拒绝了家里任何人送我的建议;当时我感觉自己已经成年了还有什么不能自己去做的呢?可是这个时候,看着自己的同龄人都沉浸在亲情呵护下的时候,我感觉眼睛发涩——确切的说,我不知道我当时是否流过泪。   

  学校班车从学校的后门进去。学校的后门像我村里小学的校门,我有点失望,大学也不过如此!校园里落满金**的法桐叶子;踏着它们被蹂躏无数次的尸体,我跟在一个高年级师兄的身后完成了一切入学的手续——我口袋的钱剩下1000块的时候——这也是我这个学期的生活费;我被带到了宿舍楼4楼一个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我在想我这样就是大学生了吗?大学生活真的如我书上看到的梦里想象的一样吗?正在发呆;几个老生进来问我是新泰来的吧?我还有些警惕地说,是。他们兴高采烈地说咱们是老乡。俗话说:他乡遇故知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不错的。我立刻很兴奋,与他们亲切的交谈。他们给我说了一些新生注意的问题和应付大学里学习、恋爱、英语过级、班干部、协会、人际关系等等的办法。他们希望把自己一年或者几年的经验一股脑灌输给我;我也很虚心的聆听。尽管他们的说法后来证明并非完全正确,但我还是很感激他们,他们成了我大学生活中第一批朋友。后来我成了老生,等到新生来了,我也去迎接他们,也跟他们说过类似的话,或许也被别人在心里感激过。   

  跟老乡们出去玩到很晚才回来。宿舍里已经满员了,他们都有家人或同学一起说笑。我搭讪了几句就独自爬到床上休息了——说是休息其实只是躺着闭上眼睛而已。一会儿外面电闪雷鸣起来,好大的暴雨!我大学的第一个夜晚,也是来大学的第一个夜晚是在暴风雨中度过的,我那时侯就有一种预感:在泰安,我的生活绝对不会是风平浪静的。   

  接下来就是军训,早就风闻军训很苦。那年天气格外热,我们的军训跟我们的高考一样都是在炎热中熬过。那个时候高考失意的我沉默寡言,除了跟自己宿舍的人说话外,就是疯狂的给家人、同学、朋友所有能够知道地址的人写信。我后来连封情书都写不出来估计跟那段时间无节制的感情倾诉有关系。   

  军训让我唯一留恋的是最后的晚上拉练,大家一路说说笑笑唱唱的去靶场打靶。拉练的晚上月明星稀,到处是秋天庄稼地里的成熟气息,在熟悉的黄土地的味道里里我有点陶醉。我们一共打了五发子弹,我感觉可能一发也没有中靶——但我却以外的以38环的成绩名列第三。我军训的时候留下一张纪念照,我很冷漠地端着枪,根本说不上飒爽英姿,只是让人感觉瘦得像长征途中的红军老前辈。后来娘告诉我,她收到照片哭了好几个晚上;我觉得自己很对不住娘。   

  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是在军训中度过。大家一起联欢的时候更多的是唱军歌。后来按照抽签结果轮流表演节目,我不幸被抽中了;记得很清楚我上去唱了一首歌《爱不爱我》,大家也许是为了鼓励我,掌声一遍遍的响起,符合的歌声也一次次回荡。首次在同学面前的表演以成功结束,一直好强的我还是对自己很不满意。三个月后,参加系里组织的一次演讲选拔比赛。事前我挺被看好的,自己也很有信心。可真的登上了舞台,面对众多陌生的还有些挑衅似的目光我还是紧张了,但除了偶尔冒出几个乡音来幸亏没有影响全局。我演讲的题目是《我们难道可以“夜郎自小”吗?》;但邀请的评委们——几个据说是代表学校参加过大学辩论会但是第一轮就被淘汰的高手一直在交头接耳。在中学一直享受众星捧月待遇的我没有忍受过如此的冷遇,我收起了稿子,说了声抱歉就大步走下讲台昂着头离开了礼堂。我撕碎了自己精心写了两个星期的演讲稿;走在漆黑的夜里,我直想哭。我从此不再参加类似的活动。     

  不得不承认,我们乡下来的学生跟城市的学生比起来,很难摆脱他们逼人的优越感所带来的无形压力;这种压力一方面来自于一种无可名状的自卑,另一方面也和周围大环境有关。但我还是不得不佩服城里来得的同学:他们积极参加各种社团,担任学生会的头头脑脑,在各项活动中都大出风头,甚至他们一口纯正的普通话都透出无比的自信。读大学之前我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可以说是多才多艺,而且因为自小家境的磨练,性格里有一种积极进取永不服输的精神。可进入大学后就有被埋没在众多精英之中难以展现才华的感觉;于是,我发奋苦读骨子里下了决心要在学业上与他们拼一拼。但第一次学期终考试我只得了40多名,在我们83个人的大班里沦为中庸。   

  当然成绩是春节过完后才知道的;那个春节我还是很风光,受到了亲戚朋友热心的祝贺。从他们羡慕的目光里我读到了压力:在我们那些质朴的老乡心目中,大学生的未来理所当然要比那些在通往大学的征程中途落榜的人强。   

  虽然这未必是事实;但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很自信,对自己的未来充满高度膨胀着的如同小鸟展翅欲飞般的信心。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bhsurui(苏瑞老师)

37 1134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会员 2017-04-20 20:16:56

    三呢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