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她为什么非要跟深爱的丈夫离婚

2019-09-11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5 1519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董文军很头疼,一点也不想回家。

  一到家,徐小凤必定要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看了又看,闻了又闻,但凡有一点香味,她就会尖着嗓子质问是哪里来的,是不是从邹燕那个贱人那里沾来的。

  董文军不想跟徐小凤吵,他们那老房子隔音不好,声音大点,谁都知道他们两口子因为邹燕吵起来了。

  可人家邹燕,明明是他们的恩人。

  董文军和徐小凤有个三岁的女儿,是先心,医生说最好满了三岁就手术,但那些年家里一直不富裕,女儿三天两头生病,他们又都只是普通的厂职工,每月拿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填,还借了不少债,哪里有钱去手术。

  但女儿每次发病,就跟在他心口捅刀子似的。

  于是,他找邹燕开了口。

  邹燕是个寡妇,前头男人留了个洗脚城给她,那种地方,哪怕打出去的招牌再正规,也总有人以为那里做那号生意,有次董文军朋友请他去洗脚,正碰到几个客人找茬,他就出手帮了一把。

  也算是让邹燕欠了他一个人情。

  董文军就用这个人情向邹燕借了八万块钱,他用这钱给女儿动了手术。

  女儿的病是无碍了,但他也没想到,那八万块钱,会惹出那么大的风波来。

  他原本以为,邹燕大小也是个老板,八万块钱不算啥,但徐小凤那天一回家兜头就给了他巴掌,尖叫着质问他跟邹燕是啥关系。

  董文军懵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邹燕去贷款了。

  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结结巴巴地说,也、也许她觉得欠了我人情,又看不过去咱女儿生病……

  说着他自己也觉得这理由站不住脚,他有的那点人情,没有大到让邹燕借钱来解他的急。

  2

  打那以后,徐小凤就一直认为他俩之间有猫腻,要不然,人家又不是散财童子,凭啥对他那么好?

  董文军百口莫辩,他总不能跑到邹燕面前问,你为啥要借钱给我?是不是对我有啥……

  这话哪问的出来,臊不死人,再说,也会把人家的心给问寒了。

  但徐小凤天天在家这么疑神疑鬼的也不是个事儿啊,夫妻两个不能信任了,这日子过起来就没滋味了,连女儿的情绪都受了影响,她本来手术后还没恢复好,哪经得起折腾。

  董文军就想着,赶紧把那八万块钱还了吧,还了,跟邹燕了没了牵扯,徐小凤就不会说啥了吧?

  但就他那点工资,还要负担一家子,猴年马月才还得清,于是,他想找点兼职。

  只是小县城能干的活本来就不多,又要将就他在厂里的上班时间,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他托朋友问了一圈,终于有人说有个女老板想要个司机,时间又刚好,早晚接送两趟就成,开的钱也不错。

  董文军乐得见女老板那天穿得板板正正,让他意外的是,那个女老板竟然就是邹燕。

  邹燕原来在城里的住房拆迁了,她搬去郊区暂住着,本来她有辆旧车,可她技术不好,前段时间差点把车开进护城河,就不敢再自己开了,但打车吧,洗脚城门关得晚,大晚上的她怕不安全,早上也难打到车,就想雇个临时司机过渡几个月。

  董文军犯了难,但又舍不得这样一份工钱,就跟徐小凤提了一嘴,重点说能攒到钱还债。

  但徐小凤的重点在他和邹燕每天要共处一个车厢,她鼻孔哼着气说,孤男寡女的,要脸不要!

  这话把邹燕骂进去了,董文军脸色就有点难看了,他说你要不同意就直说,别这么阴阳怪气的,人邹燕没欠你啥,倒是咱们还欠她钱呢,闺女的命也是她救回来的!

  徐小凤立刻柳眉倒立,嗬,你急啥急,我又没说不同意,你要想去,你去呗!

  董文军把脸扭了过去,就冲徐小凤这态度,他要真去了,指不定闹腾啥样,还是算了吧。

  3

  董文军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当邹燕面推了这个活儿,邹燕挑挑眉,没说啥。县城就那么大,董文军两口子因为她借钱的事儿吵了几架,她隐约知道一些,但她不会去解释,难不成她帮人还有错啊!

  她知道是董文军找活时,有过一丝犹豫,可转念一想,董文军的开车技术不错,人也可信,加上她也知道他缺钱,就没拒绝。

  谁想到,徐小凤的闹劲那么大。得,不开就不开吧,也省的那女人老在背后传些风凉话。

  董文军临走前,邹燕问了他女儿几句,他说情况看起来还不错,邹燕就一脸放心的样子。

  既然话说到这里了,董文军就话赶话问了出来,邹老板,你为啥要借钱给我?你自己明明也不……

  邹燕笑着打断他的话,我那不是欠你人情么,又不是不让你还。

  董文军讪笑着,觉得还不如不问呢,忒尴尬。

  司机这活儿黄了,董文军不得不再找别的,这回,他不是找兼职了,他那厂子裁员,他是其中一个,拿了三个月的补偿费就被赶了出来。

  找了一圈,最后去了一家KTV,那是县里最大的一家,招的人多,工资也可以,能有这么个活干着,他谢天谢地了。

  但徐小凤很不高兴,因为KTV就在邹燕的洗脚城旁边,两家有一道门甚至是对开的。

  董文军正在整理工作服,那老板要求严格,所有员工都得穿得笔挺。

  徐小凤就在一边酸,穿得人模狗样的,不知道要给谁看!

  4

  董文军也来了气,被裁员,活儿不好找,身上的担子越压越重,偏偏徐小凤还成天阴阳怪气的。他一拍桌子,怼了回去,那你想咋样?我不去了,呆家里洗衣做饭带孩子,你养我?!

  徐小凤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老母鸡,咯了半天哼不出个完整的句子来。

  她也知道现实就是这样,她的厂子也不景气,不是压工资就是少钱,有一天没一天地混着,要董文军真没活干,那一家子只能喝西北风去。

  但一看到董文军离邹燕那么近,她心里就是不舒坦,非得刺几句不可。

  董文军甩下一句,我懒得跟你说就走了。

  有天,徐小凤接到电话,说董文军出事儿了,在医院。

  她一慌,赶紧跑了过去,却在那里见到了邹燕,一脸愧疚地看着自己。

  徐小凤脑子一冲,尖叫声就出来了,你俩干了啥!

  不是他俩干了啥,是邹燕招待几个客人,吃喝完了就请他们去唱歌,那天周末,包厢都满了,在大厅等的时候,跟另一波客人发生了冲突。

  大家都喝了点酒,上头了,就打了起来,董文军劝架的时候被砸了一酒瓶子,当时就晕了,人送去医院后,通知了徐小凤。

  邹燕觉得这事儿她也有负责,也跟去医院了。

  徐小凤却在这个行为里看出明堂来了,砸到董文军的又不是邹燕的客人,钱也是那边人出的,关她啥事啊?顶多说句对不住就完事儿了,还巴巴地跑医院来干什么?不就是想多跟董文军呆一会么,恐怕他受伤脆弱的样子,让她心疼放不下吧?

  徐小凤看向坐在一边的董文军,再看看站在他不远处的邹燕,心里就涌出一股子气闷和悲哀。

  她不得不承认,那两人,看起来就是般配。

  反观自己,因为来得急,胸口还沾着菜汁,头发因为靠在沙上看电视乱着像一蓬杂草,一个邋遢的丑女人而已。

  5

  邹燕塞给徐小凤三千块钱,说是赔给董文军的营养费,是她没看好客人,才让人起了冲突的。

  邹燕做的面面俱到,徐小凤一时倒说不出话来,可她一转脸,正看到董文军看向邹燕,徐小凤顿时来了气,骂了句骚货。

  董文军先开了口,你乱说啥呢!然后忙不迭跟邹燕道歉,邹燕面色难看地走了。

  回到家,两人就吵了起来。

  徐小凤大吼,你凭啥帮那女人说话?她自己都没吭声,你装什么大英雄?!

  董文军脑子本来就有些晕,被这么一吵,更加烦躁,徐小凤你讲讲道理好不好?人家来道歉,还出钱,你骂什么人?

  吵到最后,徐小凤哭着吼,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鬼,你想着她呢,骚货才让男人想呢!

  董文军被气得脑子疼,又晕了过去,这一晕,就躺了一星期。

  店里却把他辞退了,得知这个消息,徐小凤又骂起来了,要不是你逞能,能被打?你老板能有借口开了你?

  说着又怪到邹燕头上了,说要不是她的客人,董文军肯定不会那么冲动的。

  董文军只觉得脑子嗡嗡叫地直疼,干脆出门了。

  他想找老板求个情,但人家压根不见他,那次打架闹得有些难看,还惊动了警察,老板觉得他不会处理事情,直接开了。

  董文军在门口徘徊的时候,被出去吃中饭的邹燕看见了。

  她也知道他被开的了事,算起来,也跟她有一丁点关系吧,就说了几句话。

  董文军有些尴尬,他本来想卖力干,多攒点钱好还她,没想到钱没挣到,还累得她被徐小凤骂。

  对不住啊,邹老板。

  邹燕摇摇头,那你打算咋办?

  董文军苦笑,能咋办,再找活儿干呗,最不济,去搬砖。

  他突然想起那个司机的活儿来了,就试探地问,那活儿还能干不?

  邹燕说已经找到人了,他失望地垂下脑袋。

  6

  最后,还是邹燕给董文军介绍了活儿,去她那儿洗脚的有个石灰厂老板,需要个开车送货的,累是累了点,但比没有好。

  董文军瞒着徐小凤去谢了邹燕一回,他本来不想麻烦她的,但困境中的他,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他也没有告诉徐小凤那活儿跟邹燕有关,总算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

  那天董文军通宵送货回城,在路上碰到邹燕的车子抛锚,他帮着跟司机倒腾了一会也没办法,就载着邹燕和司机一起进了城。

  对,就那么一小段路,结果被徐小凤知道了。

  她大吵大闹,非说董文军是故意等在那个时间才回城,又说邹燕是故意把车弄坏的,好上他的车。

  她连你那个臭卡车都不顾了啊,就想跟你坐一个车!

  董文军只觉得很疲惫,明明他都说了是那是个意外,再说,车上还有司机在呢,三个人一块,他俩能有啥?

  徐小凤呸了一声,狗男女想勾搭,一个眼色就够了!

  董文军黑着脸,徐小凤你说谁狗男女呢!

  她冷哼了一声,谁着急了谁就是呗。

  董文军也受够了,蹭地站起来,也冷着声音说,徐小凤你要是不想过了,你就直说!

  他本来只是想这么抱怨一下的,没想到徐小凤却拿住这话不放,好啊你董文军,早就等着说这话了是不是,你他妈是不是忍得很辛苦啊!老娘偏不成全你!

  7

  最终,两人还是离婚了,在三个月后。

  那时候董文军攒了点钱,可以先还给邹燕一部分,去还钱的时候,徐小凤跟踪他,他跟邹燕还没说上一句话,徐小凤就扑上来撕了,嘴里骂得很难听。

  董文军把徐小凤拉开,眼睛差点被她抓瞎,眼睛的疼痛让他生出一股很深的悲哀,他难道要一直继续这样下去吗?

  他不明白为啥他的日子会变成这样,明明以前,徐小凤不是这样啊!

  以前那个徐小凤,去哪儿了?是他把她弄丢了?还是她弄丢了自己?

  这一次董文军提离婚时,表情很认真,徐小凤露出一个奇怪的笑,说好。

  他说不上来那是啥感觉,两人办了手续,董文军净身出户,他收拾东西走时,突然回过头跟徐小凤说了一句话。

  小凤,不管你信不信,我跟邹燕真没啥,我是真心想跟你过一辈子的……

  后来的话,被徐小凤打断了,她说你赶紧走。

  等人走了,徐小凤才哭了出来。

  她又哭又笑地念叨着,走吧走吧,这样才正常。

  对,她徐小凤,就是配不上董文军。

  凭心而论,在外形上,确实是这样。

  董文军个儿高,生得十分英挺,而徐小凤矮,粗,脸上还有一块三指宽的胎记。他俩之所以能结婚,是因为当时董文军失明了。

  董文军高三那年跟家里人走亲戚时,出了车祸,父母都没了,他活了下来,但眼角膜严重受损,双眼失明,高考自然也砸了。

  一个人假如从来都是失明的,他不会恐惧黑暗,但一个人从光明堕进黑暗里,很难保持平静。加上父母又过世,董文军完全放弃了自己。

  8

  徐小凤是他邻居,搁董文军正常时,两人不可能有啥发展,董文军那时候长得帅气,成绩也好,看样子就是要考去外边大城市的,徐小凤却死活念不进书,勉强把初中念完就去了工厂干活,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是,一场车祸给了他们交集的机会。

  董文军家里只有年迈的奶奶,压根照顾不好他,是徐小凤自靠奋勇去照顾他,开导他。

  后来就生出了感情。

  董文军那会看不见,美和丑对他来说没啥意义,也正是因为这样,徐小凤才安心。

  他眼瞎要啥紧,她替他看一辈子呗!

  可是结婚的第二年,有人捐献了眼角膜,董文军复明了!

  他虽然没说啥,但徐小凤一直很忐忑,她怕董文军嫌弃自己,也怕他觉得他俩的结婚,是她钻了他失明的空子,要是他反悔了怎么办?

  董文军没有,还跟她有了女儿。

  但那又怎么样?她好歹照顾了他那么些年,他也得先还一些吧。

  董文军其实想过去考个电工证啥的,他早说厂子靠不住,但被徐小凤搅和了,她听说过太多男的能干了,就嫌弃女的了。

  她本来就生得丑,要是董文军再能耐些,她拿啥留住他?

  她一直觉得,她跟董文军的婚姻,是她偷来的,所以她不安,恐惧。

  董文军以前夸过一次邹燕,被徐小凤记住了。

  她是个寡妇又怎么样,苗条的身材,白净的脸,一笑,脸上还有两酒窝,她是个女人都觉得好看,更何况董文军一个男人呢!

  9

  徐小凤控制不住自己的怀疑,也控制不住去恨邹燕,她一想到董文军和邹燕站在一起那副般配的样子,她就要疯。

  董文军复明后,所有人看他们夫妻俩,都是一脸有鬼的样子,也都认为董文军迟早会抛弃她。

  邹燕借钱之后,多少人明里暗里嘀咕过啊,是什么样的情份使得一个女人去贷款也要借钱给那个男人?

  徐小凤没法不多想。

  其实后来徐小凤也知道邹燕借钱的原因了。

  邹燕跟前夫有过一个女儿,也是先心,没活过来,所以她才会对同样的先心的女儿那样上心,她只是想圆一个女儿梦而已。

  但这些都没办法让徐小凤安心。

  她被困在那个不安的陷阱里,无法脱身。

  当董文军提出离婚时,她纵然心如刀割,却也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可以在这份毫无安全感的婚姻里,解脱了。

  在这段婚姻里,固然有董文军的原因,可更多的,却是她自己那颗自卑的,胆怯的,懦弱的心在作祟。

  她亲手把那个她用心用命去爱的男人,作没了。

  但是,徐小凤不后悔。

  她不想在往后的日子里,只有一个面目日益可憎的自己,他们现在分开,还能保留一些美好的回忆。

  也许有些人,只能在特定的情况下,才能一起走上一段路,等回归正常了,就该大路朝天两边走了吧。

  到那时,她应该也慢慢捡起那些失去的自信了。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欢迎咨询情感事业部专业咨询师微信: bhqg2018(郝瑞老师)

5 1519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