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实录:我的前男友是一个皮条客

2019-07-10     钱某某     文章来源:钱某某

3 3435 分享到:

  文 | 钱某某

  来源 | 钱某某(qianmoumou2018)

01

  我叫于涵,一个普通的女孩。

  上大学的时候,我很喜欢上网。在网上,我认识了徐鹏。

  一开始不过是吃饭与否的寒暄。

  渐渐地,聊到彼此的身份、年龄,以及身边的一切。

  我对网络那边不曾见面的他,说着自己的一切。

  徐鹏也跟我聊他自己。

  他说自己是某事业单位的小职员,每天的工作清闲又自在,时间多到用不完。

  还说会在不忙的时候来找我,体验下久违的大学时光。

  初见徐鹏时,是个晴天。

  天空像用尽全身力气撕开多个口子在召唤,阳光从口子处努力地倾泻下来,照着徐鹏那张帅痞的脸。

  他像是对着一个老朋友在说话:“嘿,我还没吃饭。你要带我去吃好吃的啊。”

  我愣了半晌,恍惚说了一个小餐馆。便头也不抬地向前走去。仿佛再和他多说一句就不知该如何应对。

  吃饭的时候,徐鹏全程盯着我,浅笑着说:“没想到你这样安静。”

  我连忙抬起头:“怎么,你不喜欢安静?”

  话一出口,便知不妥,可自知收不回来。

  徐鹏不以为然,意味深长地盯着我:“安静好啊。我天生话多,就应该找个安静的女孩调和下。”

  接下来,他又说了很多话。话题的内容记不太清,只是觉得我当时心里小鹿乱撞,仿佛丘比特正把千万支剑射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徐鹏几乎每天都来找我,带我去各种适合情侣的场所玩乐。

  当时觉得幸福真是来得太突然。

  后来想想,这也许就是他对待女孩的惯用伎俩。

  在徐鹏连续第五天找我时,我忍不住问他:“怎么每天来找我,不需要上班么?”

  徐鹏只是淡淡地说一句“单位不忙。”

  然后马上又笑眯眯地补上:“现在我主要的任务是陪你,其他都不重要。”

  恋爱中的女孩智商一定是负的,徐鹏这样明显奉承的话对当时的我却是相当受用。

  我和徐鹏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成了男女朋友。

  大概是我太需要另外一个人的陪伴,我们发展的速度之快,让周围所有人瞠目结舌。

  而我,在不完全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爱情的情况下,迅速让自己沉沦下去。

  徐鹏很愿意把他的哥们介绍给我认识。

  我对其中一个叫司楠的印象颇深,高高的个子,中等身材,一对小眼睛躲在金丝边的眼镜后边,似乎总是在审视我。

  而这个司楠总是很神秘,每次和我们在一起,总是时不时地接起电话后,再神色匆匆的与我们告辞。

  我曾想问司楠的职业,可都被徐鹏躲过去,像是一个不能被别人知晓的秘密。

  恋爱中的男女总是喜欢腻在一起,我也是一样。

  徐鹏在我学校附近的居民楼内租了一个单间,我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以最快的速度从宿舍搬进了出租屋。

  以前从不会想到自己会对一个男人有这样的依赖,也决不会想到这个我想要一直依赖下去的男人将来会带给我那样大的伤害。

  在一起的甜蜜自然是有的。每天醒来第一眼便能看见心爱的人,早上的爱心早餐,晚上必做的身心交流,使得满满的爱意充斥着小屋。

  而困惑也是有的。徐鹏似乎从不用去上班,而他的钱包从来都是鼓鼓的。我曾对他的职业充满好奇。难道真的有坐在家里就能赚钱的工作?可他不是事业单位里的小职员么?

  原来,我一点也不了解徐鹏。

  连他每天做什么我都一无所知。我曾试图寻找答案,但每次说到关键时,他肯定会跟我打一个漂亮的马虎眼。

  后来因为我要出去实习工作,交各种学习报告,每天忙到昏头,就很少顾及到徐鹏。

  连最近经常的晚出早归被他说成是陪朋友们玩乐,我也没有觉察出一丝不妥。

  直到那天,我在家里忙着写实习报告,不觉间已经很晚了。

  徐鹏还没有回来,正打算给他打电话。

  门“咣当”一声打开,徐鹏满身酒气额头上还有一处明显的伤口,虽简单处理过但还能隐约看见鲜血的痕迹。

  我自然被吓得不轻。

  不只是被眼前的情景,更是被徐鹏那双似乎随时都可以喷射出火焰的眼睛吓到。

  徐鹏一语不发。

  大概十多分钟后他喃喃自语道:“什么他妈的兄弟,金钱面前狗屁都不是”。

  而在随后的一个小时里,徐鹏终于卸下了伪装的面具,跟我讲述起他真实的故事。

  当然,他并不是事业单位的职员,也没有那么悠闲自在的工作。

  徐鹏来自离异家庭,母亲再婚,他跟着没有稳定收入终年打零工的父亲生活。

  每天都要算计着过日子。

02

  印象中从来没有亲朋好友的概念,他们会躲着这对父子远远的,怕他们借钱,怕他们沾上自己。

  书自然是念不下去的。又不愿安心地找工作受人管制,徐鹏便每天跟着他那些兄弟们游荡。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司楠的。

  司楠脑筋活路子广,总是能带着大家找到活儿干。

  比如给别人看场子,帮别人要账,充当打手教训别人的眼中钉。

  总之,给了钱的活都可以干。

  时间一长,司楠发现始终给别人做事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另起炉灶肯定会财源滚滚,而他的财路竟然是给一些大型会所夜总会之类的地方输送符合他标准的女孩!

  所谓符合标准,就是身材棒脸蛋美,在场子里陪笑陪聊陪酒。来换取男人们的钞票。

  女孩们单次交易大概三小时左右,生意好的女孩一晚上可以赚到上千。嗯,日赚斗金的项目足以让很多大胸无脑的美女们前赴后继。

  而司楠的经济来源就是从女孩每日的交易额中抽成大概三分之一的比例。嗯,似乎很良心。

  司楠的如意算盘打得响亮,但一开始还是遇到了困难。以什么理由来找符合条件的女孩是最大的难题。总不能开门见山地说让她们来当“三陪小姐”。

  就在司楠为找不到合适的女孩而犯难的时候,徐鹏出马解决了这个难题。

  他嘴甜人帅,自然很受女孩欢迎。尤其是混迹社会的女孩多是无依无靠头脑简单心理脆弱,经徐鹏的巧嘴忽悠,更是实心实意地为他做事。现在司楠手下的女孩们有一大半是徐鹏牵的线。

  徐鹏可谓是司楠的功臣,但是司楠却给不到徐鹏应得的。司楠每日按每个女孩的抽成所得到的钱,只分给徐鹏一少部分。所谓劳心劳力却收入甚微,徐鹏心里自然是不平衡的。

  再加上最近场子里有个小老板看上了他们手下的一个女孩,终日想带她出去。司楠怕闹出麻烦,让徐鹏天天在场子里守着。今天矛盾爆发,喝了酒的小老板拉着姑娘的手就往外走,徐鹏上前挡路,自然少不了冲突,众人乱踢乱打中,不知哪来的酒瓶子冲着徐鹏就砸了过来。

  司楠赶到时,双方都有伤损。而他为了保住老板的钱包竟让徐鹏向老板道歉。徐鹏自然不肯,厉声喝到:“我在你司楠面前连个普通打工的都不如。”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最后,徐鹏狠狠地说着:“终有一天,我会干过司楠!”

  我茫然地听着这一切,似乎在听着与我毫不相关的事情。是的,整个事件中我并没有出现。

  不对!

  徐鹏为什么在网络上主动和我聊天?为什么要包装自己的完美人生?他和我做男女朋友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让我变成他手下的女孩么?

  我又想到了司楠第一次见我时审视的眼神,不禁汗毛倒竖。

  徐鹏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他幽幽地说:“涵,你是个好女孩。我从没有把你当做我的寻找目标。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多么美好的情话,可是我看不见他说这话时的眼神。一时难以辨别真假。

  徐鹏带给我的震撼太大。他每日昼伏夜出,我曾想过他大概因为深爱我而隐瞒了自己没有正经工作的事实,但从未想过他一直混迹于夜场,手下还有一帮替他赚钱的女孩们。

  那些女孩多年混迹社会、网络、夜场,她们无依无靠单纯可怜,表面浓妆艳抹脏话连篇,内心却空虚无聊渴望被爱。

  当徐鹏以一个阳光明媚的大哥哥形象出现在她们身边,细心呵护她们的一切,耐心告知社会的黑暗与可怕,唯有遇良人付真心多赚钱才可免一世流离失所时,我想她们必定深受感动,对这个即将带领她们走出泥沼的阳光男孩唯命是从。

  于是,她们去了夜场,做男人口中的肥肉。欣喜的是,这毫不费力的工作还能得到可观的报酬。女孩们便更加心甘情愿地继续做下去。而徐鹏带领她们致富,女孩们很愿意把自己的劳动所得分给他。

  正当我茫然无措的时候,徐鹏温柔地说:“我是穷惯了的。但我不想你跟着我受穷。我是个骗子。我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你要走的话我不会拦你的。”

  我是真的想头也不回地走掉。但看着徐鹏颓废的样子却始终迈不开步子。我想他内心必定承受着万般痛苦。刚刚和最好的兄弟闹翻,而我若一走了之,他该怎么办。

  而尝过两个人抱团的温暖,我又怎么愿意回去继续着一个人的孤独。我似乎离不开徐鹏,准确说,我是不想摒弃掉和他在一起的习惯。

  我觉得徐鹏简直像个头戴着光环的魔鬼,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女孩都被他的光环吸引,而忽略了他是个魔鬼的事实。

  我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他。心里竟有帮他一起赚钱,同进同退,一起对付司楠的天真想法。

  当时我大概把自己当成了菩萨,在广结善缘,大发圣母之心。徐鹏大概也知道我并不会走。他是何其了解女孩的心。

  自和司楠闹翻,徐鹏便打算重振旗鼓另外找场子来做。

  而我便在大学的社团里同学群里贴吧上有意无意地散布着一些“兼职高薪赚钱我有好机会,但仅限女孩”的消息。

  有女孩来咨询时,我就会把她们的信息和网号告诉徐鹏。

  一来二去,竟也有我介绍的女孩成为他手下的一员。

  短短半年时间,他竟然也带了十几个女孩在场子里叱咤风云。而司楠那边的女孩也因为徐鹏的关系而辗转回来了,这下司楠的生意极其惨淡。

  没有人与他分钱的日子当然是很潇洒的。攒下的钱越来越多,徐鹏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每当夜晚守着空空的房间,我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到底是什么滋味。但其中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是徐鹏的功臣,是他的正牌女友,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我甚至还幻想着我们未来的生活,住大房子,把父母接到身边,生一对儿女,共享人生中纯粹的幸福。

  我接到司楠的电话那晚也是守着空空的房间,不知是夜里几点。

  司楠在那边叫骂着:“姓于的,大学真他妈没白上,还会和场子上的人抢生意了啊!你把徐鹏伺候得这么好,就不怕最后徐鹏一脚踹了你,到时候你什么都没有还搭了几年的青春。你以为徐鹏是真爱你啊?想当年他跟老子说......嘟......”

  “跟个醉酒的疯子有什么好聊的。”我转身,看见徐鹏正拿着我的手机熟练地按下了关机键。

  我轻轻地笑着:“怎么今天又回来得这么晚。”

  虽然带场子以来徐鹏总是很晚回家,但是最近他似乎回来得更晚了。

  “嗯,最近客人们总是玩到很晚才散。”说着他便上了床沉沉地睡去。

  轻轻的鼾声响起,他好像真的很累。我摸着他棱角分明的俊俏脸庞,竟想不起他那天对我坦白一切的颓废和愤怒。

  忽然,漆黑的房间亮起一丝蓝光,是他的手机,有人在给他发信息。透过屏保上的推送,我看到了令我大脑暂时短路的一段话:“鹏哥,到家了吧?今天累坏了吧!早点休息。”

  发信人:晓惠。

03

  我坐在电脑前努力翻看着之前与我联系的几十个人的聊天记录,打算用这种最低效的方法找出我印象中“晓惠”的名字。我真的在哪里见到过。而且我很确定是我把这个名字的联系方式发给了徐鹏。

  功夫不负有心人。

  我打开聊天对话框,发过去一句话:美女在么?想要兼职赚钱么?

  嗯,这是我对所有女孩们所说的第一句话。

  半晌,那边发过来:不了,谢谢。

  我不甘心:你之前不是找我咨询过兼职的嘛?

  “哦呵呵,真的不用。我就是想看看是什么兼职,打算体验下生活。而且之前也有人给我介绍过,了解过后我不打算做啦!”

  之前有人介绍过那应该是徐鹏吧。

  我依然穷追不舍:美女真自信啊!万一以后需要用到钱了呢

  “不会,我爸爸是开酒店的。我永远不会缺钱。”

  嗯。徐鹏爱钱,美女有钱。大概就是这样了。

  我在等着徐鹏跟我摊牌。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

  日子竟也相安无事地过着,徐鹏的钱总是按时地交到我手上。

  徐鹏还是会很晚回来。和我也会偶尔地欢爱,在黑暗中说着细腻的情话。

  然而,半年后的一天,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这天徐鹏破天荒地很早回来,开车带我去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饭馆吃饭。我的第六感隐隐告诉我,嗯,时间已到。

  徐鹏点了几乎和那天一样的饭菜,却一口未吃。怔怔地看着我。而我则一口接一口地吃着,等着他开口。

  蓦地他开口:真安静啊!

  “我就是一个安静的人,你不喜欢么。”

  良久沉默。

  或许徐鹏想着用最平和的方式来跟我告别。却想不出台词。

  我实在不忍看他如此纠结。率先打破沉默:“还和晓惠在一起么?”

  他惊讶地半张着口,仿佛在问我是如何知晓的。

  “若要我不知,除非你不为嘛。”我淡淡地笑着试图掩饰我内心深深的伤口。

  “她有一个有钱的老爸,你和她在一起就不会再为钱发愁了。”

  “我是一个失败的女友,始终给不了你想要的。我知道你当初和我在一起的目的,不过因为我是一个大学生,而你认为大学生未来创造的价值说不定很高,你认为你和大学生在一起你爸爸一定会开心,你的亲朋好友会对你另眼相看。所以你给我下了注。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徐鹏一定想不到,司楠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我的时候,我竟然一点也不难过,甚至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深陷自责。

  “徐鹏,你带给我很多快乐,是你让我感受到爱情的温暖。可有情无法饮水饱。我原谅你一开始对我的欺骗,我试着用我自己能想到的办法来帮你赚钱,为我们以后的生活赚钱。可是,最终还是无法满足你吧!那以后的生活就让晓惠和她老爸来满足你吧!”

  徐鹏一声不吭,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

  我推还给他,苦笑着对他说:“一开始晓惠出现你没有和我摊牌,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才要和我分手。是晓惠怀孕了吧。你可以顺理成章地做人家的金龟婿了。我也该正式退出了。这钱就算是我给这孩子的见面礼了。”

  说完,我便起身走了。留下徐鹏呆坐在原地,错愕地回味着我说的话。

  自从那天我在网上联系到了晓惠,知道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也确信徐鹏和她必然有联系。我自知自己的大限已到,只是徐鹏舍不下旧情和道义与我分手。

  那段日子里,徐鹏总是一时半刻地不离手机,更是躲躲闪闪地怕我发现。殊不知,所有的一切我都已经知道。

  富家女想要调查某个人的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大概很容易。就在徐鹏和我摊牌的前一个月,晓惠便主动给我打电话要和我谈谈。

  晓惠长相甜美,落落大方,举止优雅,是让人一见倾心的姑娘。

  她开门见山:“姐姐,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有你的存在,但我就是喜欢他。我第一次和他接触是因为他的工作,我差一点去他那里做兼职。可是他没有让我去,他说我是个好姑娘,不适合那样的场合。我也不打算让他一直做那个工作,那里女孩子太多。我想找我爸爸想想办法......”

  晓惠与我毫无心机的对话,却触动我每一根神经。

  “你是个好姑娘”、“你不适合那样的场合”......

  多么似曾相识。徐鹏天生会撩,同样的话可以撩到不同的女孩。

  我实在不想和晓惠继续讨论徐鹏,因为她会时刻提醒我他们的相遇就是我一手促成的。

  我若不是为了给徐鹏找兼职的女孩,又怎么会联系到在家赋闲想做兼职体验生活的富家大小姐。我是他们二人的桥梁,也是我亲手葬送了自己的爱情。

  我本想起身走掉,可是晓惠的一句“姐姐,我怀孕了,你把他让给我吧!”让我整个人都僵住无法动弹。

  我依稀能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仿佛被冰块冻住。在夏季炎热的天气下,冷得打颤。

  最后我告诉晓惠,要徐鹏跟我说才可以。才踉跄地走出了餐厅。

  我要徐鹏亲口告诉我,要他对我们之间这几年的爱情亲手做了结。

  至此。

  全都结束了。

  我来到我们的小家,以最快的速度收拾着行李。

  走得潇洒又决然。可内心早已千疮百孔。

  我付出了自己所能付出的所有的一切。却没有换回自己最想要的爱情和陪伴。

  我能做的只有逃走。

  因为这里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处场景都会令我忧伤,令我想起我一无是处的爱情。

  当初为了爱情我放低身段,迷失自己。

  现在想来有多讨好就有多卑贱。

  爱情中优势的人会踩着你的身体利用你的灵魂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劣势的人只会一路迁就一路为其喝彩,等到必要之时再献上自己的所有。

  嗯,不对等的爱情势必以分手结束。

  我如此。

  不知徐鹏与晓惠是不是也如此。

  再见了,徐鹏。

  再见了,爱情。

  我会沉淀自己。

  我会好好爱自己。

  我会忘记你。

  作者简介:钱某某,一个才华比大长腿更出色、魅力比胸更突出的女生。文章经授权转载自公号钱某某,ID:qianmoumou2018,这是一个50万年轻人的认知成长地,不矫情,有见地,字字带劲,句句犀利,陪伴你变成更好的自己,快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3 3435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北京飞龙 2019-07-10 23:23:44

    写的很好!

    回复
    匿名
  • 梦醒 2019-07-11 12:45:42

    , 我是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9-07-10 23:33:45

    想不到世纪佳缘会不经审核让畜生发如此低俗的文章,标题党,看都不想看,你前男友帮你拉皮条么?

    回复
    匿名
  • 佳佳 2019-07-10 21:01:15

    真恶心

    回复
    匿名
  • 东皇太一 2019-07-10 20:31:49

    那个男孩小时候的经历跟我很像,从小我也是被那亲戚远离,还怕我们像他们借钱一样,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