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我和男友的女友们,沦为了男人群里的福利姬

2019-06-10     钱某某     文章来源:钱某某

6 7280 分享到:

  文 | 钱某某

  来源 | 钱某某(qianmoumou2018)

01

  我找到蓝苏的时候,她正坐在天台上吹风。

  三月暮的黄昏,天空是轻薄的葡萄灰。蓝苏穿着一件白色的欧根纱连衣裙,背对着我,光着脚一下又一下的晃着。

  “蓝苏。”

  我叫她,她回头茫然的看着我,那双曾经令无数人悸动的双眼此刻就像两颗冷冰冰的玻璃球,空洞无物。

  她愣了一下,冲我微笑,露出一对尖尖的虎牙,“我要走了,小七,我马上就能解脱了。”

  她迎着风站起来,纤细的身子在天台上摇摇欲坠,我吓得捂住嘴,哭着求她,“你下来好不好,你不要想不开,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你下来好不好。”    

  她一只脚已经跨出了天台,神色几近癫狂,“我受够了你知道吗小七,那种没有尊严的日子我受够了,我活得连个妓女都不如!

  “我太痛苦了!我现在很轻松,我不后悔小七,真的,能够解脱对我来说真是太好了。”

  她笑了,是那种冷冰冰的笑,又带着点解脱的轻松。

  风很大,她长发飘飘的站在栏杆的一边,回头看了我一眼,风扬起她的裙摆,她整个人浸润在一种玫瑰色的轻愁里,对着我的方向缓缓的笑了。

  像一朵重瓣蔷薇花盛放的慢镜头,看得我有些眩惑,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跳了下去。

  我尖叫一声奔过去,她白色的身影破碎又决绝的从二十层的高楼直线下坠,很快她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周围的人群惊恐的尖叫出声,不到十分钟120就赶了过来。        

  蓝苏死了,整个身体像摔碎的西瓜,扭曲的趴在那里。

  我浑身无力,望着她被医护人员盖上白布推走,终于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在一年前,从我遇见曾伟开始。

02

  遇见曾伟的那天,我刚刚失恋,心情失落,遂郁闷的一个人去酒吧买醉。

  由于时间尚早,酒吧里的人寥寥可数,我坐在吧台要了一杯玛格丽特,听着酒吧里悠悠传来的【最熟悉的陌生人】,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

  情绪不受控制的愈发低落,酒也喝得越来越急,在我即将要喝下第四杯酒时,一双修长精瘦的手按在了我的杯子上,“小姐,你这样喝很容易醉的。”

  我抬头,面前的男人斯文俊秀,脸部轮廓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带着柔柔笑意。            

  我一怔,他已经顺势坐在了我旁边,冲我露出一口白牙,“不高兴的事是拿来倾诉的,而不是靠酒精来麻痹自己,你愿意告诉我你不开心的原因吗?”

  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笑容闪着光,整个人犹如从天而降的天使。        

  可我没想到这个男人,会成为我日后的噩梦。        

  我在他笑容的蛊惑下,说起了自己那段失败的恋情,他始终微笑的听着。

  倾诉完之后,心里果然好受多了,酒也醒了大半,我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说自己要走了。

  他儒雅的笑着,替我买了单,送我出门,“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也不好太过冒昧,就不送你回家了,我替你叫辆车吧。”

  他的体贴让人如沐春风,我笑着道谢,临上车时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不介意的话,可以加个微信吗?”

  他的外貌实在太过出色,在这样的时刻让人难以拒绝,我点点头。

  我坐在车上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随手翻了翻他的朋友圈,里面空空如也,倒是跟他人一样,难以捉摸。

  这场相遇很快被我抛到脑后,直到一个星期后,他的微信发了过来,约我出去吃饭。

  我欣然赴约,饭桌上我们相谈甚欢,他风趣幽默,能说会道,把我逗得哈哈大笑。

  饭后我们又去看了电影,分别时,我已在他眼中看到了恋恋不舍。

  继这次赴约之后,曾伟开始三天两头的约我,我知道忘掉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重新开始另一段感情。

  我敞开了心扉,很快就沦陷在了曾伟的柔情蜜意里,他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我从上一段感情的伤痛中走了出来,在他猛烈的攻势下,我们确定了关系。

  这天他邀请我去家里,说要亲自下厨做饭给我吃,我没想到他这样英俊孤傲的男人还会下厨,一时对他系上围裙的模样心生向往。

  曾伟的家在市中心的一处高档小区里,一进门我就暗暗咂舌,一百多平的空间,装修更是豪华。

  虽说我也收入不菲,但在曾伟面前,还是难免自惭形愧。

  他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我打趣他,“你把我骗过来,会不会偷偷在里面下药毒我?”

  他英俊的脸闪闪发光,捏着我的鼻子,顺势接下去,“会啊,到时候看你这只小绵羊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这顿饭我吃得津津有味,饭后我们坐在沙发上聊天,我撑着下巴看他,一副怎么都看不够的模样,“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很像某种动物?”忽然间我打了一个呵欠。

  他凝视我,“像什么?大灰狼?”

  我摇摇头,不知为何倦意越来越浓,“不,像狐狸,祸国殃民的狐狸精。”说完我笑起来,眼皮仿佛变得有千斤重。

  他俯身过来弹我的额头,“鬼精灵,你是不是累了?”

  眼睛已经快张不开,困得不得了,我疑惑,“你刚刚给我喝什么了?”

  “一杯果子酒,怎么,你醉了?”

  我很想告诉他我没有,我酒量好得很,可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反驳他,他温热的手掌包裹住我,声线温柔,像催眠曲般,“乖,累了就眯一会儿,别撑着。”

  大脑解除了戒备,我身子一软,睡了过去。

  醒来我人已经躺在了床上,我忍不住掀开被子看了一眼,衣衫整齐,顿时松了口气。

  虽说我们已经确定了恋人关系,可我仍然不想发展得这么快。

  我刚醒,曾伟就探头进来,“呆瓜,终于醒了?赶快起来吃早餐。”他身上还系着围裙,可爱得叫人心跳。

  “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死?”我跳下床,对昨晚睡着之后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是个有些认床的人,为什么会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一觉睡到天亮?

  我满心疑问,曾伟伸手轻弹我的额头,“大清早的想什么呢?”他举起双手,“我昨晚可没占你便宜,我睡的可是侧卧。”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也无心去纠结这件事,鼻翼间充满了饭菜的香味,我走过去一看,哗,桌上放着白粥和各种早点。

  我食指大动,坐下毫不客气的吃起来。  

  自那次以后,我开始陷入了无缘无故的疲倦中,有时候在外面吃饭,往往吃到一半我就困起来,倦意如汹涌的潮水向我席卷而来,我根本控制不住。

  每次都在曾伟家衣衫整齐的醒过来,我问过曾伟原因,他却只说是我太累了。

  我心里疑惑,特意请了一天假去医院,医生抽血查验,说的第一句话就让我如遭雷击般愣在原地。

  “我们从你血液中检测出了迷药的成分,小姐,你最好小心。

  不要乱喝陌生人递过来的东西,这种迷药会使人很快陷入昏迷,且不省人事。

  第二天早上对发生的事全无印象,你好好想想,你最近有没有丢失什么重要的东西或你本人有没有受到伤害?

  如果有,一定要及时报警,这种行为实在太过恶劣。”

03

  我浑浑噩噩的听着医生的忠告,却只觉得耳鸣般闹哄哄,陌生人?

  我从来只和曾伟出去吃饭,哪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

  我手脚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所以给我下迷药的是曾伟?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还没想明白,曾伟的邀约再次到来。

  我冷静的回复了他一个好字,心乱如麻。

  曾伟同平时一样,系着围裙在厨房忙前忙后,见我进来,笑着端了一盘切好的水果递给我,“先坐一会儿,马上开饭。”

  我勉强的冲他笑,接过果盘坐到了沙发上,看着他精瘦的背影,我觉得他仿佛是个陌生人。

  饭菜上桌,色香味俱全且全是我爱吃的,可我没有一点食欲,脑子里全是迷药。

  他笑着伸手过来拧我脸颊,“小吃货,今天有心事啊?”

  我收回心里的不安,耸耸肩,“没呀,就是担心你这样喂下去,我迟早变成一个大胖子。”

  他哈哈大笑,俊秀的脸孔更加魅惑,“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

  我强迫自己吃下很多,饭后他果然又端了一杯果子酒出来,漂亮的橙黄色液体让我心中十二级戒备,曾伟在一旁盯着我,“今天怎么不喝了?”

  我故意撇嘴,“你每次都让我喝,你怎么不喝呢?该不会你在里面下药了吧?”

  他温和的笑,“傻瓜,你喜欢的东西我当然都给你了。”

  我冲他撒娇,“那我还想要吃葡萄,你替我洗一盘出来好不好?”

  他看了我两秒,随后笑着起身,“好啊。”一边应着,目光却不从我手中挪开。

  我故意扬扬手里的杯子,催促他,“你快点去啦。”

  他一面走一面回头望我,我在他的注视下喝了一大口,他才终于满意的转过头去,趁他转身的那刻,我迅速将口中的果子酒吐进了垃圾桶里。

  他拿着葡萄出来的时候,我正好把空杯子放下。

  吃了两颗葡萄,我就开始"困",打着呵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我终于"睡”了过去,我闭着眼能感觉到身体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抱起来,走了一阵,我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曾伟的手指慢慢的划过我的脸,腻滑的触感让我心里泛起强烈的不适感来。

  好在他很快起身,不一会儿脚步声就消失了。

  耳边没有动静,只有手机的消息声不停的传过来,我等了好一会儿,直到听到隔壁的浴室响起水声,才放心的睁开了眼。

  曾伟的手机就放在床头,消息闪个不停,我拿起手机解了锁。

  上次我无意间瞥到了他输密码就记了下来,没想到居然派上了用场。

  解锁之后页面就停留在微信对话框里,我看了看群名,是一个男人聊天交流群,我以为这是他的工作群,想退出去,一条新消息弹了出来。

  “@曾伟你小子快点啊,我们这边等你的直播呢。”

  什么直播,我好奇的往上翻了翻群聊天记录,一股热血开始冲上大脑。

  这个群根本不是什么工作交流群,而是发送女生裸照视频和私密照的“福利群”!

  我捂住嘴,一边往上翻,群里有很多女生的裸照和性爱视频。

  难以置信的是,曾伟也已经在群里发了不少我的裸照和视频。

  原来在我昏迷的那段时间里,他就是拿着手机对着我,在我昏睡不醒的情况下拍了我的裸照。

  这一刻我才明白刚刚那个男人说的直播是什么意思,曾伟把他和昏迷的我亲热的视频以直播的方式泄露出去,群里的其他男性,正用无比下流的语言讨论交流我的身体,而我本人,仿佛成了那种片的女主角。

  大脑一片轰鸣,我根本无法思考,机械似的扫着聊天纪律。

  “曾伟这小子每次下药都那么猛,用千岛多没意思,跟死尸一样。”

  曾伟在下面回复,“可以拍照啊,各种姿势。”

  “那多没意思,女人配合才爽呢,用回春猎艳,保你爽上天。”

  "每个人爱好不同,我喜欢拍照留下做纪念。"

  "哈哈哈哈."

  各种不堪入目的话和视频照片充斥着整个聊天群,我双手发抖,直到后面的人影笼罩过来,我也没反应。

  “小七,你太不乖了。”

  曾伟的声音冷嘶嘶的,我后背发凉,他贴上来,一把夺过手机,整个人犹如毒蛇盘踞在我的脖子上,他冲我呵气,“你怎么能装睡呢?”

  我尖叫一声,猛地推开他,泪流满面,“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我难以接受,自己看似完美的爱情竟然以这种方式碎了一地。

  他满不在乎的耸耸肩,“这有什么大不了呢,我们只是在分享罢了,你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他这样冠冕堂皇让我觉得恶心到无以复加,我怒不可遏的冲他吼,“你这是迷奸!我要去报警,你这个人渣!”

  他不为所动,甚至低低的笑出声来,“你真是单纯得可爱,小七,我真是爱死你这副样子了。”

  他眼神里有着变态般的痴狂,“你真的要报警吗?你有没有想过你一报警,你的家人朋友亲戚同事领导,都会收到一份我精心拍摄的视频啊。”

  所有的愤怒在一瞬间涌上来又齐齐退下去,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男人英俊清秀的脸,觉得陌生得可怕。    

  “好了小傻瓜,今晚到此为止,你坏了我的兴致,我们明天见。”他把我推出去,砰的关上了门。

  我如同行尸走肉般在街头晃荡,我想报警,可一想到曾伟,我就瞬间丧失了勇气,我没法赌。

  现在一闭上眼眼前都是我赤身裸体的画面和那些男人评头论足的下流语言,如果曾伟真的把视频发了出去,我的家庭,事业就全都毁了。

  我跟曾伟提分手,他不同意,我求他把那些视频和照片都删掉,他仍然不为所动。  

  我开始避开他,可又怕惹怒了他,他约我见面,我不敢不去,我只陪他吃饭,再也不碰桌上的任何东西。

  “今晚到我家里来好吗?”他仍旧顶着那张俊秀的脸,温柔的冲我笑,我脸色发白,摇了摇头。

  他眯了眯眼,眼睛里露出一丝不满来,我连忙补充到,“我,我晚上真的有事。”

  他笑了笑,笑容冰冷毫无温度,“这是你第三次拒绝我了,小七,我不是一个有耐性的人。”

  我害怕的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把谎撒了下去,“我真的有事。”

  他不再说话,饭后他一个人开车回了家,我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如果下次我再拒绝他,他会不会把我的视频和照片发出去?

  第二天我一上班,公司里就炸开了,公司的网站上不知被谁放了一则视频上来。

  男同事倒是显得很兴奋,凑在一起脸红耳赤的窃窃私语。

  我不明所以,刚点开电脑,一则活色生香的小视频就弹了出来。

  只看了一秒,我就知道视频中的主角是我,虽然脸部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我认得视频里房间的装修,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曾伟的消息发了过来,"视频收到了吗?下次我可不会再这么好心的为你打马赛克了。”

  我瑟瑟发抖,抓住手机直奔卫生间,拨通了曾伟的电话,“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不可抑制的吼了出来。

  他在那边轻笑,“我想你了,你今晚来我家一趟好不好?”

  电话挂断,我浑身冰凉的瘫在洗手台上,对自己的未来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

  后来技术部的人把视频撤了下来,电脑才恢复了正常工作。

  整个上午,男同事都聚在一起心照不宣暧昧的笑着,我如坐针毡,深怕他们看出来视频里的人是我。

  到了晚上,我不得已的赴了约 ,赶去了曾伟的家。

  他逼着我喝下了果子酒,我陷入了被曾伟威胁,灌迷药,拍视频的恶性循环中。

  曾伟愈发变本加厉,他不再喂我喝迷药,而是建了一个群,拉了几百个男人进去,逼着我穿上各种各样裸露的服装直播,他就靠着我的大尺度照片和视频来赚取钱财。

  我生不如死,活得痛苦不堪。

04

  精神高度敏感,哪怕是男同事偶尔瞥过来的眼神都能让我惴惴不安,我的情绪直接影响到了工作,领导找我谈了无数次话,在我输错一个数据造成公司损失了几十万后,我被开除了。

  我无数次的想过去死,可每次曾伟都会像恶魔一样出现在我面前,举着手机在我眼前晃。

  “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把这些视频发给你的父母和亲戚朋友,让他们看看,平时清冷高傲的你私底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烂货!”

  因为恐惧,我被曾伟摆弄于股掌之间,成了他赚钱的工具。

  为了方便直播,曾伟让我住进了他家。

  我不敢出门,也断了和所有朋友的联系,每天活得像具没有思想和灵魂的行尸走肉。

  也是在这段时间里我了解到除了我之外,曾伟还控制了其他女生。

  他拿我们的裸照和视频来威胁我们,逼迫我们为他赚钱。

  曾经那样温文儒雅的男人,彻底撕下了伪装,露出了利欲熏心的可怕面目。

  他不再满足于线上交易,开始接私单,为群里有需求且出价高的男人安排上门服务。

  有一天晚上,我完成直播换了衣服在家休息时接到曾伟的电话,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去接人。

  我推开包厢门,看到四五个男人坐在里面,面前站着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生,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蓝苏。

  曾伟把我拉进去,把我按在椅子上,“你先坐,等他们玩完。”    

  我看着女生在男人们的起哄声中抽泣着,他们凌虐她,脱光她的衣服举着摄像机将她满屋追逐,被抓到后,他们就齐齐扑上去。

  有时候是三个人一起,有时候是轮流上阵。

  蓝苏瘦小的身体被他们压在地上,她发出如幼兽般弱小无助的呜咽声。  

  他们总有无数的把戏和想法,他们玩腻了之后会给她吃药,在一旁看着她痛苦的在地上扭动着身体,然后哈哈大笑。

  他们摆弄她,如摆弄木偶娃娃。

  我浑身冰冷,如坠冰窖,望着眼前这群嬉皮笑脸的男人,鲜血上涌,只觉得愤恨和恶心。

  结束之后,她软趴趴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像一条濒临死亡的鳗鱼。

  男人们嬉笑着出门去,我赶紧上去替她拿衣服来遮挡,她脸色惨白拒绝去医院,只让我送她回家。

  在家里她告诉了我她的故事。

  她跟我一样,在失意时遇上了曾伟。

  那时候的曾伟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小职员,可蓝苏被他的温柔体贴和柔情蜜意所迷惑,他们很快就同居了。

  也是在同居期间,曾伟拍下了她的大量裸照和视频以此来威胁她,刚开始他只是要钱。

  后来胃口越来越大,逼迫蓝苏拍下各种大尺度的照片卖到网上。

  因为长相美艳,开始有男人提出要私下见面的要求,为了钱,曾伟将蓝苏一次次的送进虎口。

  蓝苏从开始的激烈反抗到后来的麻木不仁,曾伟的欲望也进一步的膨胀,钱来得太快。

  他辞了职,开始搜罗更多的姑娘,凭借自己长相的优势,骗了一个又一个,身价也越来越高。

  这一刻我才明白,我以为的爱情其实不过是别人处心积虑设下的陷阱而已。

  我被难堪愤怒交织撕扯着,蓝苏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这种事习惯就好了。”

  她这幅甘于现状的模样让我震惊,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沦落到蓝苏这幅田地,我害怕了,我不想再被曾伟操纵。

  可我没想到蓝苏会自杀,这些天的无数个夜晚我都会回想起她那天的笑容,我一遍遍的做着关于她的血肉模糊的噩梦。

  我去质问曾伟,“蓝苏死了你知道吗?”

  曾伟不以为然,“哦,是吗?那还真是蛮可惜的。”

  他轻飘飘的语气让我更加愤怒,我扬起右手就要挥下去,“是你害死她的,是你们把她逼上绝路的!”    

  曾伟冷笑着抓住我的手,“你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好掌控吗?因为你们那可笑的羞耻心,女人一旦犯了错,全世界都认为是她的罪过。”

  望着他冷漠的脸,我突然明白过来,对啊,为什么感到羞耻的要是我们这些受害者,难道该愧疚该被辱骂的不应该是偷拍我们的人吗?

  这些作恶多端的人凭什么能活得这么潇洒,该死的难道不应该是他吗?!

  我决定不再坐以待毙。  

  一味的忍让,只会让他们愈发猖狂,只会让受害者越来越多。

  我要学会勇敢,打破沉默。

  我偷偷联系律师,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他。

  他让我千万不要惹怒了曾伟,先安抚住他不要让他把照片和视频公布出去,尽量把伤害降到最小,然后想办法拿到他威胁的证据。

  律师让我在他下次提出要求时记得保存电话录音,或者聊天记录截图。

   如果伤害严重到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譬如抑郁症,那公布性爱视频就犯了侮辱罪,是刑事犯罪,要判曾伟坐牢。

  律师还说如果我能证明蓝苏的死跟他有直接关系的话,把他送进监狱简直是轻而易举。

  我开始在表面应承着他,一边在背后搜集证据。

  我联系到了他控制的其他女生,劝说她们不要再沉默忍让了,在我坚持不懈的游说下她们纷纷讲出了自己的故事。

  我把曾伟威胁她们的聊天记录截屏保存,还有姑娘因为他的逼迫患上了抑郁症,我拿到了病历的复印件,最后在蓝苏的遗物中发现了她写的日记。

  那些缭乱的字迹几乎划破纸张,记录下了她将近两年的噩梦。

  曾伟对我近日来的表现很满意,他甚至为我安排了线下服务,我冷冷的拒绝了他。

  他没料到我会这么强硬的拒绝,先是一愣随后眯眼打量我,“你不怕我把你的照片和视频公布出去吗?”

  我斜睨他一眼,“你以为法律会放过你这种人渣吗?你早就应该下地狱了!”

  他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抓住我的手就要把我硬拖出去。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一开门立马被闯进来的警察制服住。

  “我们接到电话,有人以敲诈勒索罪和强奸罪起诉你,希望你配合,跟我们走一趟。”

  曾伟被抓了。

  我的证据为这场案子提供了帮助,警察在他的电脑和手机上发现了大量的裸照和视频,还有金钱交易记录。

  因为牵扯了一条人命,加上有医院出具的蓝苏患有严重抑郁症的病历,将案子又上升到了一个高度。

  最后曾伟以敲诈勒索罪,强奸罪,强迫卖淫罪判处了无期徒刑,并没收了所有财产。

  法庭上他面孔扭曲的咒骂我,我站得笔直,坦荡的迎接着他愤懑怨毒的目光。

  我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站出来,为什么要等到蓝苏自杀后才醒悟。

  我们所做的一切,自我压抑,自我怀疑,自我毁灭并不能唤醒他们的良知。

  人渣是没有良知的。

  除了站出来打破沉默,曝光他们的恶行,我们别无选择。

  作者简介:钱某某,一个才华比大长腿更出色、魅力比胸更突出的女生。文章经授权转载自公号钱某某,ID:qianmoumou2018,这是一个50万年轻人的认知成长地,不矫情,有见地,字字带劲,句句犀利,陪伴你变成更好的自己,快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6 7280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往事前尘 2019-06-11 06:58:38

    世界百分90的女的都喜欢渣男没办法,帅,会玩,要恋爱的感觉

    回复
    匿名
  • Makayla 2019-06-11 11:26:29

    还好我有好多律师朋友,

    回复
    匿名
  • 心过无痕 2019-06-10 20:19:46

    **小说都发到这里来了。混酒吧的男女有什么好人

    回复
    匿名
  • 雨菲 2019-06-11 15:33:20

    看着好恐怖啊,感觉不正常的事情都要警觉了

    回复
    匿名
  • 果儿 2019-06-11 13:10:56

    下面的没有看 只看到酒吧遇到的就明白了 那种地方有正经人嘛?你会被人当正经女人看吗?

    回复
    匿名
  • 暖暖 2019-06-10 17:30:58

    太可怕了,

    回复
    匿名
  • 在角斗场平和的翠曼 2019-06-14 14:57:40

    无语!有什么好羞耻的,知道了还不想办法,还继续卖

    回复
    匿名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