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谁的青春不犯贱?

2019-05-15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0 268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如果没有碰上许宇峰,于小秋的人生大抵也就那样了,会在那年秋天嫁给刘二虎。

  然后生一个孩子,兴许就不再上班了,让刘二虎养着。就算不能锦衣玉食,丰衣足食也是没啥问题的。

  日子顺妥平淡,一眼到头。

  反正老早于小秋的脑门上就刻上了“刘二虎所有”的标签,连于小秋的妈都一早就把刘二虎当女婿使唤了。

  也不怪旁人这么看,于小秋从小到大身边最亲近的异性也就刘二虎一个,小时候她受了欺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住她家楼下的刘二虎。

  都想不起来找她爸。

  而在给于小秋撑腰这事儿上,刘二虎可比小秋她爸认真多了。

  于小秋爸怎么着也是一企业小领导,不可能为了闺女跟人大打出手。

  刘二虎可管不了那么多,谁欺负于小秋,他能跟人拼命。

  刘二虎长得也不错,高个头,虎头虎脑,很有男人样儿。唯一缺点是不爱学习,勉强混到高中毕业,他爸托人让他进了县百货公司跑供应。

  刘二虎脑子不笨,很快就摸出门道来。那是2000年前后,当个公家人对年轻人的诱惑力已经不大了,刘二虎在百货公司干了两年,刚好他嫁到广州的表姐离了婚,拿着一笔高额的离婚费回来想投资做生意。

  刘二虎说服表姐做了两家电器的代理,租下两层沿街房开了个电器商场。

  表姐是老板,给刘二虎也挂了个业务经理的头衔,刘二虎就这么辞职下了海。

  那时候于小秋也工作了,在县物资局下属的煤炭公司当出纳。

  于小秋也没把学上好,勉强读了个专科。

  从各个方面,俩人都是登对的。

  尤其刘二虎对于小秋一直心无旁骛好得跟什么似的。

  对外大男人得要命。

  对于小秋怂得要死。

  用刘二虎表姐的话说,对刘二虎来说,于小秋放个屁都是香的,简直就是上辈子欠的。

  按说真可以了。

  可不知怎么,于小秋就是觉得哪里缺了点儿什么。

  她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每次想着要嫁给刘二虎过一辈子,心里就有些惆怅。

  只是这惆怅的根源于小秋说不清楚,所以只能茫然地在现状里前行。

  直到许宇峰出现,一下就把于小秋安稳平淡的日子轰隆一下炸了个硕大的口子。

  2

  许宇峰是南方一家电器厂业务员,来这里跟刘二虎他们商场谈供货的。

  是客户。

  刘二虎负责业务那一块儿,所以接待许宇峰的事儿他也捎带负责。

  谈生意当然离不开吃饭,那天吃饭的时候,刘二虎就把于小秋一块儿捎去了。

  刘二虎一直喜欢这么干,一是能多在一块儿待会儿,再就是刘二虎想显摆——于小秋长得好看。

  那天不巧赶上第一场倒春寒,温度骤降,冷得要命。刘二虎骑着摩托车把于小秋带到饭店的时候,于小秋冻得嘴唇都紫了。

  进门被包间里头的空调扑了一下,一冷一热,脸瞬间绯红。

  刘二虎殷勤地帮于小秋摘了大衣和围巾,于小秋坐下来,才抬头瞅了一眼许宇峰。

  心里头咚一声。

  于小秋听到了,真的咚一声。

  她从来没见过许宇峰,可是……一点儿都不陌生。

  许宇峰二十六七岁吧,个头不低,略瘦。是清秀的那种瘦,不是消瘦。

  五官干干净净,是墨绿色圆领毛衣,露出来白衬衫洁净的小方领。

  头发蓬松整齐。

  于小秋隔着一点儿空间闻到许宇峰身上淡淡的,很淡很淡的香水味。

  那个时候县城里的男人,于小秋还没见过用香水的。

  也没见过谁气质这么清透的。

  许宇峰一看就跟刘二虎他们不一样。

  刘二虎倒是不丑也不土,运动款棉服随便一穿也很飒。

  可是许宇峰完全不一样。

  这种不一样,让于小秋再跟许宇峰对视过后,一下子就生出了……无限惆怅。

  是她每次想到要嫁给刘二虎过一辈子的那种惆怅。

  清清楚楚。

  这个晚上,两种惆怅成功重叠,终于让于小秋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是不甘心的,不甘心这辈子在一起的人是刘二虎。

  她于小秋内心里想要的,一直另有其人。

  只是之前没有碰上,因而没有醒悟,如此而已。

  3

  于小秋被这种醒悟吓到了,脸色从进门后的绯红慢慢转为青白色,几乎没听清刘二虎跟许宇峰聊了些什么。

  直到听到刘二虎笑着喊了她一声,老婆,赶紧吃啊,你喜欢的酸菜鱼。

  于小秋一愣神,脱口说胡说什么呢,谁是你老婆。

  刘二虎也一愣神。经常这么说笑,于小秋都懒洋洋地不吭声,顶多翻他一个白眼儿,这次反应过激,倒把刘二虎吓一跳。

  半天他才反问,卧槽谁惹你了那么大脾气。

  许宇峰隔着一锅热菜的氤氲热气静静地看了于小秋一眼。

  于小秋突然就坐不下去了,蹭地站起来说不咋地,我想发脾气。

  说完转身去扯衣架上的大衣和围巾,就要走。

  刘二虎慌了,跟着起来扯于小秋胳膊,还真生气了。

  扯着不让于小秋走。

  于小秋心里强绷着劲儿,坚持要走。

  这时许宇峰说,二虎要么你送送她吧,咱们改天再吃。

  于小秋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心里那层堡垒在许宇峰干干净净的声音里一层层崩塌脱落,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于小秋挣开刘二虎拔腿出去了。

  刘二虎只好朝外追。

  于小秋怎么都不让刘二虎送,倔得很。

  心里头知道刘二虎是无辜的,但是没法说,只能越发地用发脾气来掩饰心里堡垒崩塌后的无助。

  结果刘二虎也上了劲,非送于小秋不可。

  于小秋忍不住就吼了一嗓子,我不想坐你的摩托车,太冷了刘二虎。

  刘二虎一怔,明摆着于小秋没事儿找事儿,他却控制不了她的情绪。

  拉扯间许宇峰跟着出来了,指指饭店外头一辆白色轿车,说我是借了宾馆老板的车开过来的,我送你们吧。

  刘二虎说,也行。

  于小秋说,不用。

  4

  但于小秋没拗过刘二虎,他把于小秋塞到许宇峰车上咣当关上门,跟许宇峰说了地址,让许宇峰把于小秋送回去。

  刘二虎自己骑车摩托车走了,说还要回商场看看。

  明显是跟于小秋赌了气。

  于小秋何尝不知道,可她已经管不住自己了——老房子失火又浇了油,根本扑不灭了。许宇峰一上车,于小秋的眼泪就扑簌簌地下来了。

  许宇峰没吭声,慢慢把车开出去,却并不认得路,快开到路口时问了于小秋一句,拐弯么。

  于小秋说不。

  抹一把糊了一脸的泪,也不想在许宇峰跟前掩饰什么了,反正也掩饰不住。

  就听许宇峰叹口气,说何必呢?

  于小秋就说,我跟刘二虎不是那种关系。

  说得很突兀,但于小秋觉得非说不可。

  许宇峰半点儿没意外,说我知道。

  转头看了于小秋一眼,你们俩不是一回事。

  于小秋的心怦怦一跳,全世界都当她跟刘二虎是一回事,萍水相逢只见了一面的许宇峰却不这么看。说得斩钉截铁,他俩不是一路的。

  是被理解被懂得,更是因为他是许宇峰,于小秋终于彻底失态,朝车前一趴呜呜地哭起来,好像这些年受了天大的委屈。

  许宇峰不再说话。半天,伸出右手轻轻放到了于小秋后背上。

  5

  因为提出来预付货款,许宇峰跟刘二虎的生意谈崩了。

  谈崩后许宇峰也没走,县城不止刘二虎表姐这一家卖电器的,许宇峰留下来一家家谈。

  谈到第三家的时候,刘二虎在一天晚上去到许宇峰居住的宾馆,把他给打了。

  宾馆老板报了警,警察到时,许宇峰已经被刘二虎揍得鼻青脸肿。

  老板跟警察说,一直是刘二虎在打许宇峰,许宇峰没还手。

  随后刘二虎被警察带走了,宾馆老板把许宇峰送去了附近的卫生院。

  于小秋得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刘二虎已经放出来了,一是许宇峰都是皮外伤,再就是许宇峰主动去派出所替刘二虎说了情。

  事情不算大,当事人又不追究,也就算了。

  于小秋去到宾馆,瞅着许宇峰一头一脸的淤青心疼哭了。

  于小秋说刘二虎这个混蛋。

  许宇峰说不怨他。

  于小秋说他凭什么啊?

  许宇峰说就凭这些年他对你的感情,我也该这顿打。

  于小秋突然无话了——许宇峰说的是对的,就冲这些年刘二虎对于小秋的好,别说打许宇峰一顿,他没拿把刀把许宇峰跟于小秋都剁了,已经算手下留情。

  刘二虎也不是不想那么做,在于小秋坦坦白白地告诉刘二虎,她喜欢上了许宇峰,是真的喜欢,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喜欢的时候,刘二虎当即就把刀摸出来了。

  于小秋直接横在了刘二虎的刀前,视死如归地说,你要敢动他,就先砍了我。你要背着我动他,我就死给你看。

  于小秋从来没那么豁出去过,寸步不让地死死盯着刘二虎,那种倔强又决绝的眼神,终究让刘二虎在哆嗦了两下后,刀从手里跌落了。

  在刘二虎那么多年的印象里,于小秋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女生。小时候,有男生拿了毛毛虫吓唬她,她也会跑去找刘二虎哭一嗓子。

  他骑摩托车载着她骑快了,于小秋都在后头哇哇乱叫。

  他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于小秋,就像一只护犊子的母猫,全身的毛发都竖立起来,一副对手是豹子也敢拼命的架势。

  6

  刘二虎被于小秋吓到了,也一下子明白过来,于小秋,不再是他的了。

  或者于小秋从来都不是他的。

  可他哪咽得下这口气,那天晚上喝了酒跑到许宇峰住的宾馆,还是动了手。

  结果许宇峰死不还手,最后就算警察不来,刘二虎也打不下去了。

  但刘二虎心知肚明,无论他动不动手,他跟于小秋也算完了。动手不过是完蛋得更彻底。

  而刘二虎这一动手,也等于让所有人都知道,于小秋跟别人好了。

  外人倒是众口一词,一边倒地同情刘二虎,觉得于小秋是鬼迷心窍了。

  连于小秋爹妈都反对于小秋那么干。一是觉得对不住刘二虎一家人;再就是于小秋对那个许宇峰半点儿不知根底,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出,简直是在玩火。

  万一是个骗子呢?于小秋妈说。

  他能骗我什么?我有什么好骗的?于小秋说这事儿你们别管了,就算是个火坑,我自己想跳,我活该。

  于小秋也不是赌气,她是真的喜欢许宇峰,就是喜欢。

  喜欢跟许宇峰的与君初相见犹如故人归的感觉,喜欢许宇峰的静气,喜欢许宇峰看她的眼神,喜欢许宇峰挨刘二虎的打不还手,还去给刘二虎说情——那是许宇峰的敢作敢当。

  而且,于小秋的喜欢不是孤掌难鸣,许宇峰给了她最想要的回应。

  于小秋还喜欢每次跟许宇峰抱在一块儿时那种天崩地裂都不想撒手的执着。

  她终于知道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儿的。

  这就值了。

  于小秋想好了,如果日后许宇峰不愿意留在这里,她跟许宇峰走。

  于小秋要跟爱情走。

  动了这次手,她于小秋,也不欠刘二虎什么了。

  7

  许宇峰脸上身上的伤过了个把月才慢慢好了。

  只是生意谈得不顺,没有一家卖电器的愿预付货款,那些年大多商场的商品都是赊销。

  没生意谈,又给于小秋买了很多礼物,许宇峰的钱大抵花空了。有一天下班后于小秋去找许宇峰,听到宾馆老板在跟许宇峰要欠下的住宿费,说小本生意,亏不起。

  许宇峰小声解释着他会尽快把钱还上。

  于小秋听得心里有些难受,进去房间,宾馆老板瞅了于小秋一眼,没再多说出来了。

  于小秋也装着不知道。

  过了两天,于小秋把自己所有积蓄接近两万块钱都取了出来,先去还了许宇峰欠下的差不多三千块房租,又把剩余的钱交给许宇峰,让他先拿着用。

  于小秋知道因为没有完成一笔业务,许宇峰公司也没给他打钱。他去谈生意,总要有些开销的。

  许宇峰当然不要,说无论如何他不能花女人的钱。

  于小秋却很坚持,于小秋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没那么庸俗。

  许宇峰定定瞅着于小秋,叹口气,把钱收了起来……

  可也就在于小秋把钱交给许宇峰一周后,许宇峰诈骗事发。

  是刘二虎告发的——刘二虎从头到尾都没把那口气咽下,在冷静下来后,凭借他这些年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的经验,察觉到了许宇峰有些不对。

  主要是许宇峰一再提出的预付订货款的方式。就算大牌厂家也没那么霸气的,撑死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尽管许宇峰的说辞是预付款可抵双倍货款,依然很可疑。

  并且许宇峰生意没谈成,一住一两个月不走,也不正常。

  刘二虎把细节串了一遍后,径直跑去了许宇峰说的那家电器厂家,拜访了对方的人事部门,查出并没有许宇峰其人。他的工作证厂里公章什么的,显然也是伪造的。

  就冲这私刻公章做假身份,试图诈骗预付货款,已经足够刘二虎去报案了。

  许宇峰被警察带走后,没挨过去一个晚上就全招了。他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江湖骗子,一个地方流窜到另一个地方,货款倒是没骗到过,但用差不多对于小秋同样的方式,在几个女人那里骗了个小几万。

  在当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当然,他的真名也不叫许宇峰,而叫陈宝财。和刘二虎土得不相上下的名字。

  9

  于小秋,一夜之间成了全县城最大的笑话。

  许宇峰被判了十年。

  于小秋还是习惯叫他许宇峰,而不是陈宝财。

  于小秋在许宇峰被送到某监狱服刑的时候辞了职,去到监狱所属的那个城市的汽贸城找了份工作。

  于小秋当时考了会计师资格证,找份工作并不难。

  都觉得于小秋疯了,让一个男人给骗到一点脑子都没了。

  于小秋爹妈恨不能跟她断绝关系。

  但于小秋决绝地这么做了。

  之后许宇峰服刑期间的每个探监日,于小秋都会去监狱。

  开头许宇峰不见她。

  后来管教都看不过去了,命令着许宇峰跟于小秋见了面。

  褪去伪装的许宇峰整个人都已不堪看,更不敢抬眼看于小秋。

  那次于小秋没多说什么,只跟许宇峰说,我等你。

  许宇峰一直不抬头,直到于小秋离开后,终于泣不成声。

  于小秋说到做到,接下来的几年,于小秋一直去探望许宇峰。

  工作换了几回,工资也越来越高。

  于小秋在时光和经历中摸索着,慢慢成熟起来。

  因为于小秋的陪伴,许宇峰终于洗心革面地选择了重新做人,因为表现好连续两次减刑,在第六个年头出狱了。

  这一年,于小秋已经29岁。

  10

  许宇峰出狱后却没能见到于小秋,她在他刑满释放的当天,离开了那座城市,去了省城。

  于小秋已经不爱许宇峰了,早在他的真面目被揭穿的那一刻,她就不爱他了。

  于小秋没糊涂到是非不分的地步,再怎么,她不会爱一个罪犯。

  可于小秋也没把过错全部归咎于许宇峰,她清楚地知道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走这么一遭,就算不是许宇峰,也会是李宇峰王宇峰张宇峰……

  总之,会有一个男人,让她离开刘二虎。

  因为她没有爱过他。

  当然,这对刘二虎并不是件坏事,他值得一个女人全身心地去爱。

  是真的爱,而不是茫然地跟从。

  当然,于小秋在成为笑话之后,也可以离开县城随便去哪里生活,没必要去守着许宇峰。

  可于小秋还是那么做了——在许宇峰的诈骗金额里,并没有于小秋甘心情愿拿出来的钱。她支付的房费,还有给许宇峰的现金,许宇峰都把它们放到了一张存单上,第二天就塞在了于小秋背包的一个隐秘夹层。

  许宇峰没动于小秋的钱,一分都没动。

  反倒是,把在别人那里骗来的一部分,花在了于小秋身上。

  于小秋并不觉得这是许宇峰的良心发现,一个骗习惯了的男人,一个以此为生的男人,突然不那么做了,原因只有一个,这一回,他认了真。

  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一个骗子的真心吧?

  可是于小秋相信。在铺天盖地的嘲笑中,于小秋知道她碰到了一个坏人是真的,但她也得到了她想要的。

  她喜欢一个人,并且被他喜欢。

  所以哪怕是如此仓促而草率的错爱,于小秋也要为它买单——她觉得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必须承担的情感责任。

  这样在新的开始到来时,她才不会负疚,不会对自己的这段感情过往充满鄙视,只想掩藏。

  这是她为了爱情付出的代价,光阴和心灵。

  这时候的刘二虎也已经娶了别的女人。不知道他爱不爱他老婆,但他把她照顾得很好,那女人每天就是打麻将,做美容,听说连饭都经常是刘二虎做。

  都说于小秋傻,这女人的日子本来应该是她的。

  可于小秋不后悔。

  她经历了爱一个人时那种老房子失火的不顾一切,那种沉实和丰满的投入,那种疯狂和痴迷的死不回头……那样的感受,也许有的女人可以一辈子没有,但于小秋觉得她必须有。

  有了,她就踏实了,就可以从容地面对以后哪怕是千篇一律的平淡与平庸。

  就像烟花绽放后是冷寂,但她,开过了。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0 268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