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前男友要送已为人妻的她一套房

2019-05-10     本儿心     文章来源:本儿心 benxinsing

1 1020 分享到:

  作者:本儿心 benxinsing

  1

  易羽穿一件长开衫,平底豆豆鞋,虽然是素颜,但是皮肤紧绷又洁白,是一个打扮得体保养得当的中年女人。

  她站在一大面玻璃前,带着微笑看屋里的女儿跳芭蕾,女儿小小的身体充满了韧性,舞技一天天在进步,似乎在易羽的心里撑开了一朵花。

  芭蕾学校前台戴眼镜的女老师叫了她好几声,才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她,对她说,有人找她,让她去一楼。

  易羽有点惊讶,但是还是走到一楼,看到远远开来一台奔驰车,车在她面前停下了,走下来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男人很瘦,平头,眼神干练得有点锐利。

  有一点抬头纹,五官很分明,他看着易羽微笑着说:“易羽,好久不见。”

  易羽突然想缩回去,想走开,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说:“好久不见。”

  他是她高中同学林雷。找了一间咖啡厅坐下。他给她点了单,她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知道你不愿意见我。”“知道就好。”

  “你……变化很大。”他盯着她,看到她如今五官依旧,但是额边华发早生,并没有染烫,只是扎了一个簪。

  他问她:“你听说了吗,应该知道吧。”

  她知道,突然心口有一块大石压紧的感觉。

  她想起还在楼上练习跳舞的女儿,但是林雷说已经和学校的老师说好,下课以后再去接即可。她还是应该相信他的,再不济也要相信老师。

  咖啡端了上来,林雷叫的冰的,易羽的是热的,热气袅袅升起,她怔怔地看着林雷,却慢慢从警惕变成了仇视。

  2

  如果不是林雷,如果没有林雷……

  易羽经常想这个问题,她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想过,那时候也曾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女儿,和朋友聊天都说过,一想到好多年以后,我和我女儿吃早餐的时候……

  朋友当时就笑着问过她,你怎么知道自己就会生个女儿?不是有算命的说,你命里有6个儿子吗?

  呸呸呸,女儿女儿。

  易羽那时像是最灿烂的月季花,开得炽盛,又倔强又骄傲。心里偷偷地想,都说女儿像爸爸,那就会像他了……

  那时候她虽然有一点娇羞,但是却非常敢爱敢恨,她骨架子大,毕竟是个打排球的女孩,五官也很大,眼神有点动人,看人不懂迂回,总是直勾勾地看着别人,不懂掩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面对师兄楚菡的时候。

  那时候大家都知道易羽喜欢楚菡,因为她的不掩饰。有人拿这件事情打趣她,她也不在乎,笑着承认。

  楚菡大概也是欢喜她的,但是他是个有点慢热有点闷骚的男人。她经常邀请他来看排球,他有时来,有时不来。

  张爱玲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看到他就会觉得姿态很低,低到尘埃里,再慢慢开出一朵花。

  那是文人熟女矜持的爱。

  太年轻的人,感觉不到。易羽每次看到楚菡来,心中就会雀跃欢喜,小鹿乱撞,扣球更猛。

  她更像是一个雄性的小动物,譬如孔雀,在心仪的异性面前只想展示自己最强大的一面。

  易羽追过楚菡很久,但是他听说她与同学打过赌,说一个月以内搞定他,怀疑她的真心,所以之前没有表露过情绪,过了好几个月,看到她依旧不掩饰自己的热情,他心里倒是紧张了,好像习惯了一个人的尾随与注视,担心突然失去。

  他去看她打比赛。看到刚好对峙最火热的情节,易羽一个扣球定乾坤。她高高跃起,却杀气腾腾,扣了下去,看见他。

  他微笑看着她,四目相对,无限柔情,欣喜在心中无限膨胀,又似化身五指柔。

  比赛结束后,好多人飞奔进球场与功臣相拥。易羽披了一块毛巾,脸却很清澈了,和其他人欢庆了胜利,还是急匆匆走到赛场旁的楚菡身边。

  楚菡买了一瓶豆奶,递给她,问她:“累了吗?”

  她笑了笑,说:“有更累的事情。”

  他心里明白,她说的大概是追他。别人说女追男只是隔层纱,但是她现在似乎艰难长跑了一万米,还好没放弃。

  易羽不接过楚菡手上已经打开的豆奶,逞强又骄傲地说:“递给我喝。”

  他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举起来,她和他差不多高,甚至略高一点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那时候却好像是等待投喂的小鹿一样,顺从的低下头来,啜饮他手中的豆奶。

  楚菡看她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不好意思再喝,抬起头,额头上亮晶晶的都是汗,又问他:“我刚刚是不是很猛。”

  他夸张的点点头。

  “都说男生不喜欢这样的,喜欢软妹子。”

  她盯着他似乎是问他要一个答案,楚菡拿了她肩膀上的毛巾,又放下,只是告诉她额头上很多汗,她擦拭了汗水,继续喝他手中的豆奶。

  好多人在呼唤扣球的功臣,他们排球队要去庆祝,易羽要离去的时候,才听到他终于对她说,“在我心里,你是软妹子。”

  回味那一句话很多次,想了很久。直到听说他得了骇人的病。

  她那天去送女儿上学后,开车打算去瑜伽馆练瑜伽。

  有个相熟的师姐打电话来给她,突然说起大学那些事,两人聊了一阵,师姐突然话题一转说:“我们打算去看楚菡,你去不去?”

  易羽突然一惊,心里那个文弱的少年似乎折了一下。她企图让自己听起来平静地问师姐:“他怎么了?”

  师姐在那边迂了一口气,说:“你当真不知道啊,他得了白血病,听说化疗效果也不好……”

  接下来师姐说的话易羽一句也听不清楚了,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她赶紧把雨刮器打开,但是开了很久都没有用。

  她费了好大劲,把车停到路边,还是坚定地告诉学姐她不去看他,才发现太阳依旧挂在天空上,她看不清路是因为她涌出的眼泪弥漫了视线。

  3

  师姐在那边略微不满地说:“你为什么不去啊!你们又不是那种关系!”

  易羽反而笑了。正是因为不是那种关系啊。她和他最好的关系,就是他拿着那瓶豆奶递给她啜饮,而她几乎要一饮而尽被他嘲笑。

  那是他们距离最近,彼此又放下心防的时候,后来就这么戛然而止了,她从未与他谈一天恋爱。

  理由很俗气,他的好朋友林雷突然公开追求她,追求得很轰动,在女生公寓下摆玫瑰花蜡烛造型,甚至在天台放烟花说易羽我爱你。

  林雷和易羽是高中同学,最开始是他介绍认识的楚菡。

  楚菡与林雷的关系是不一样的,他父亲与楚菡父亲在娘胎里曾被指腹为婚,后来结成兄弟,两家一直走得很近。楚菡本来就是那种容易想太多的人,更何况那个人是林雷。

  楚菡艰难地与易羽说过一次,说等他的心思变了,或者是淡了再说好吗?

  易羽看着他,眼泪都流了下来,他却不直视她,也看不到她的眼泪。

  她要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看到她,倔强地说:如果我说不呢?

  他们就这么没有了后来。

  后来她嫁给了自己的排球队师兄,他娶了一个软妹子师妹。

  即使她深信他们曾经相爱。有的相互爱慕的人,就像平行线,或者似橡树。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能相接,否则渐行渐远。

  以为暧昧以后就是表白,然后在一起。

  这是正常的节拍,有的节拍不正常。譬如在他们相恋以前,林雷突然插进来疯狂的追求易羽。

  有一种爱情,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就是突然停滞不前,有人挣扎有人怀疑,也有人心伤。

  易羽也后悔过很多次,觉得自己太着急。

  可是她觉得自己没有错,她喜欢楚菡楚菡也喜欢她,关林雷什么事。林雷喜欢她,她错了?或者问林雷,他喜欢她哪点,她改行不行?

  可是楚菡就是这么拧巴的人,她的耐性在他的踌躇中逐渐被消磨,突然有一次就闪婚嫁给了师兄。

  好像赌气一样,其实是真的赌气。年轻的时候并不觉得一辈子很长,或者会觉得,婚姻就那么回事。

  4

  易羽也没有想过,年轻时候那么好强的自己,结婚后竟然成为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全职太太。

  她曾经在好远的地方上班,一天4小时在路上,每天很早要去赶通勤车,丈夫心疼她,让她歇一歇,然后就一直这么歇了下来。

  慢慢就淡出了同学的交际圈,偶然间她听说过,楚菡婚姻不好,和妻子经常吵架。她的婚姻则寡淡,谈不上亲近,但是相敬如宾。

  当年让她与楚菡没有在一起的林雷没有结婚,专注事业。他是律师,开始小有名气。

  易羽在路边一个人想了很久,还是回了师姐一个电话。她说你们什么时候去看他,我还是与你们一起吧。

  师姐说这才对了,好歹……她没有说下来的话,只是草草约了时间地点。

  易羽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同学在等待她,大家都是穿着深色的西装,说不出的严肃。让易羽心中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同学说,楚菡脾气暴躁的妻子在他的病后却不离不弃,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

  易羽竟然有几分羡慕,羡慕她有这个不离不弃的机会。他们大概只在楚菡病榻前站一刻钟,他一直闭紧双目,据说在忍受化疗反应。

  他只是更加苍白消瘦,剃光了头发,但是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病弱不堪。

  易羽他们走的时候,妻子送出来,突然泣不成声,易羽看到他妻子颈纹很明显,突然有点想去抚慰,在她的哭声中,她有代入感,觉得那好像是自己。

  易羽从地下车库开车往回赶的时候,突然看到蓝天上的烈日,竟缥缈又不负责任的想,如果她和楚菡在一起,他们都会快乐很多,或许他不会生病,似她头上不会长白发。

  越这样想,就越憎林雷。忍不住的的时候,只能手抄心经。

  终于手抄了几十遍的时候,听说他去世了。她的笔尖断了。

  5

  咖啡馆里,林雷与易羽寒暄了几句,他终于步入正题。

  “楚菡在市区有一所小房子,继承人是你。”林雷看着她说。

  他是楚菡的律师。他似并没有失去兄弟的痛楚,或者是他很职业。

  易羽很奇怪地看着林雷,她的手机拯救了她,老师在电话那头说女儿下课了,让她上楼去接女儿。

  她要走的时候,林雷不依不饶地看着她,说:“你什么时候有空,我陪你一起去看。”

  易羽说自己要接女儿,林雷也不离左右。易羽带着女儿坐上林雷开的车时,听着他车上的怀旧金曲,突然觉得很滑稽,她带着自己和丈夫生的女儿,和婚前追求过她的人,一起去看她追求过的人要给她的遗产。

  小房子里面空空的,似是某人的心房。她也闪过很多个为什么,自己如果接受这所小房子,也不能心安理得吧。

  毕竟他有妻有子。可是他终究是觉得愧疚她,在走的时候,还是想给她点什么。

  “我想问一个问题。”她看着林雷的眼睛。

  “嗯。”林雷眼睛像是平静的湖面。

  “他爱过我吗?”

  “爱过。并且后悔当年没有与你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

  “我是他的全权代表律师,他的日记等等都归我所有。他两年前就已经和妻子离异了。所以你收受这所小房子完全没有顾虑。”似是看出她的心思及一些顾虑。

  她沉思了很久,终究又问。“你觉得是你比较爱我,还是他?”

  她心里想了很多,林雷一直没有结婚。她是他追过的唯一一个女孩。

  “他。”

  她惊讶抬头看他,发现他的眼神无比坦荡。

  “你既然知道,那当年为何……”语气终于忍不住有一些怪责。

  “因为,我爱的是他。我爱他比你深。”他突然哭了起来,开始倾诉他们青春年代的友情,最后说,他会孤独的老去,而楚菡却永远停在盛年。

  本儿心 一颗小污心偶尔有花心,主写风月偶尔八卦。每天都写一个女性情感故事,关注“本儿心( benxinsi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1 1020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