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开发了她身体的宿敌

2019-04-11     本儿心     文章来源:本儿心 benxinsing

1 5852 分享到:

  作者:本儿心 benxinsing

  1

  齐安轻轻抬起头,问燕儿:“她是谁?你认识我妈?”

  燕儿刚想说,突然想,知道了又有什么好处呢,只怕是平添烦恼吧,再说两人不过是暂住一个屋檐下,因为两只猫而有了一些交集,原本话也说不了几句,于是笑笑,什么也没再说。

  好在齐安也不在此纠结,没有追问。

  他聚精会神看了一会猫,突然拿着一个耳机,塞进燕儿的耳朵里,燕儿听到耳机里面是舒缓又轻柔的音乐,一个男人轻缓地唱歌,燕儿闭着眼睛,似乎与齐安牵着手,走进童年的红楼。

  有绿幽幽的爬山虎,更有妩媚而馋嘴的东宫娘娘,她偷偷睁开了一只眼,看到齐安依旧闭着眼睛轻轻享受着,除了眉眼,鼻子和侧面弧度都很像东宫娘娘。

  也只有东宫娘娘,才会生出齐安这样的男人,平静,没有戾气,没有很多疑惑,不喜欢追根探底。

  齐安过了好久才对燕儿说:“那司机惹你生气了?”

  燕儿一听他称呼陈良是“司机”,忍不住笑起来,心里想说来说去陈良还真是当了好一阵自己的免费司机,也仅此而已。

  她笑容甜甜地说:“我现在不生气了。”

  齐安也微微笑了起来,燕儿突然想起豪杰和春香,看到两只猫已经完事了,却依旧情深一般的叠在一起,有点担心地问:“做了节育吗?”

  话刚出口,觉得有点歧义,更画蛇添足地补充一句:“我是说豪杰。”

  她终于脸红了起来,似乎心虚说了不该说的话。

  齐安眼睛亮了一下,有些狡黠地说:“都没有做,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燕儿更不好意思,齐安又眼睛闪闪地认真对她说:“如果生了小猫,我送你一只啊,你可以给小猫取个名。”

  “叫小安。”燕儿咬着嘴唇,有点赌气一般地说。

  2

  燕儿是慢热的女孩,心里有一池水,虽然常常轻微抖动,但是很难热起来。

  齐安很精致,悠闲,似乎什么都看破不说破。燕儿想,他应该是知道自己对他有好感的,但是他也许是情感经历很丰富吧,就是俗称的“老司机”。

  她突然想起东宫娘娘那有深意的笑容,想起自己根正苗红又大义凛然的娘。突然倒抽了一口气,心里想,也许朦胧才是最好的。

  她和齐安还是如常处了一阵,日渐亲密,但是除了聊聊猫的话题,就是多了他帮她收快递。

  齐安是设计师,工作时间不规律,有时候出差,有时候去学习,有时候会夜里干活,白天和豪杰春香一起睡觉。

  燕儿住的老房子没有收件宝也没有传达室,于是常常让齐安帮她收快递。

  后来快递员几乎都知道,所有燕儿的快递,直接到东院挠窗子叫齐安就好。

  春天的时候,那个城市下了似乎是无限流量的雨,燕儿那天刚刚到家觉得春寒陡峭,只想穿一双暖着脚的鞋的时候,看到齐安抱了一大束花走过来,虽然下着小雨,庭院里都是湿漉漉的,但是绿色映得生机盎然,齐安眉眼里都是笑,手上的玫瑰却是粉粉的。

  燕儿突然感觉他走近每一步自己都很紧张,似乎心跟着他脚步一起颤,她突然局促不安,后悔刚刚脱去了高跟鞋,穿着的棉鞋很挫又难看到爆。

  齐安嘴唇刚启,燕儿就说:“我一点也没有想到你还会这样…”

  她突然走过去,他把花地给她,她拿着花,想掩饰自己满脸的绯红,把头埋到了觊觎很久的齐安怀里,他怀里暖暖的香香的,让她想起第一次误撞进他怀中的情景,更加小鹿乱撞。

  她突然想起东宫娘娘揶揄着拿着小零食问她的情景:“你爸和你妈会亲嘴吗?”

  有些羞涩,但又充满期待。但是齐安接下来的话却似乎是一盆凉水,把她淋透,而且令她特别不好意思。

  他轻轻的拥着她,不推开,却缓慢低声说:“这花不是我送的,快递说花里面有名片…”

  燕儿窘迫得要死,一把把他推开,手忙脚乱地去看花里的名片。齐安还继续凑过来贱贱地说:“谁眼光这样啊…”

  燕儿瞪一眼他,他求生欲极强地说:“我说花…”

  燕儿把他推了出去,憋屈得想哭,他明明是知道自己的心意的,却一如既往的和自己相处,甚至有一些小暧昧,对自己有一些小温柔,他根本就是老手啊,四处撩拨着自己,然后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吧……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竟然轻轻的哭着喊了妈妈,打了个电话给母亲,和她东扯西扯了一些生活琐碎,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想去把那束给她羞辱的花扔掉,又忍不住好奇,去看花里的卡片,果然有落款,但是令她更倒胃口,是“良”。

  燕儿心里有气,打了个电话给陈良,开口就说,你这人太有意思了吧,明明都恨不得让我祝福过你和小雅了…

  陈良碎碎叨叨的说了一气,燕儿才听出来他在说小雅在老家离过一次婚,还有个2岁的女儿。

  她的确也不知道这事,小雅平常就是个明媚泼辣的女孩,她说那有什么关系。

  陈良苦笑,燕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陈良,你是不是特别的想找一个结婚对象?

  陈良说,人近三十,所有环境都成熟了,父母又催促,当然也想。

  燕儿听了,也有一些说不清的沮丧,她说没有爱情也可以吗?陈良说也不是没有爱情,只是生活不是拍电视剧……

  燕儿想了想,说你还是换个人去做你的结婚对象吧,我不合适。

  她挂了电话后,看到豪杰春香没事一般的涌进了她的屋子,眼睛无辜的看着她,只想她像往常一样逗他们玩。

  毕竟,人之间的复杂情愫,猫怎么会知道呢?

  3

  豪杰和春香在燕儿这边玩了很久,齐安不像往常一样其乐融融的过来玩耍,过了半响,燕儿才跑出去,看到齐安在小院里,看着她,轻轻地笑着,也不出声。

  他今天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衬衣,很服帖,总是穿着很少似乎不怕冷,他大概没有怎么晒过太阳,人很白,眼睛的颜色也要比常人淡一圈。

  她有些愠怒,又不知道该如何发火,看着他,想起陈良说的人到年纪就会想找合适对象的事情,竟是有些憋屈的流了眼泪。

  她看到他走过来,又想生气地走进屋去,却被他把手握住,轻轻的搂住她,突然凑过来,嘴唇凉凉,却让她几乎晕厥,他亲吻了她。

  她有些眩晕,更沉醉,她突然轻轻看着他的眼,想寻找到一些什么,只是有一些光。

  她突然觉得隐藏了很久的爱意与情欲蔓延了开来,让她似乎想撕开自己拘谨的外表。

  她明明还有屈辱,有一些恨他,也明明还清醒的知道他是谁的儿子,与自家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却在那一刻间什么都不想去思考去回想。

  她似乎感觉全身都很冷,像是一个人孤身在大海中航行了很久,只想在惊涛骇浪以前找到载自己安稳的小舟,哪怕不能长久,只有一程。

  他轻声和她说:对不起。

  她说:你是为什么说对不起?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进一步亲吻她,牵着她走到那间曾经东宫娘娘慵懒布置的房间,与她进一步在欲海中挣扎缠绵。

  情到深处时,燕儿睁开眼睛,轻轻看着他,他俯在她身上,白皙的皮肤也有一些潮红,他在离她更近一些,她紧紧拥抱着他,感受他皮肤的温热与潮湿,轻轻地对他说:我爱你。

  他没有回复她,只是做着最后的冲刺努力,一直的疼痛突然消逝开来,让她有一些畅快,似乎有块甲板落到了地上一般,掀起一些灰尘,她心里想,只有肉体关系,也好。即使他不爱她,她也不怨他。

  4

  燕儿那一阵回家的时候,齐安就会很远出来接她,有时候带着豪杰和春香,总是很远就牵着她的手,有时候会给她做好吃的饭菜,给她挑选些风情又好看的衣裳。

  他有天生的时尚感,和他妈妈一样,他挖掘着燕儿身体深处的情欲,也彻头彻脑地改造她的外表。

  燕儿本来只是一个小家碧玉,每天清汤挂面,穿着一水儿素色的OL装。

  齐安却给她建议,烫了头发,是麦草色的大波卷,她画眼线也把眼角挑了起来,有次他还送了她一条高叉的旗袍,盘上头发,照着镜子,似乎看到远远的一个东宫娘娘。

  她心里想,小时候她就想成为东宫娘娘,没想到竟然与她儿子在一起,慢慢地也变成了她。

  那一阵燕儿是很幸福的,有时候会依偎在齐安身边,贪婪嗅他身上青草一样的香气,或者枕着他胳膊,和他一起听音乐,不说爱情,也不说打算,似乎只有此刻和内心踏实的惬意。

  她那天回家的时候,没有看到齐安在路口大槐树下的掉漆的路灯处歪着头接她。心里突然一沉,只是觉得鸽子还是飞走了……

  她手抖着去拿手机想打齐安的电话,却似乎没有勇气一样,只是穿着高跟鞋越走越快,快到家门口了,看得到风中张扬的爬山虎了,心却似乎被大卡车吊了起来,等着宣判。

  她突然垂下头来,心里想,为什么在要这么卑微呢,另有一个声音很微弱,却似乎很坚定,因为爱他啊,爱到明明知道是愚蠢的,是不理智的,却无法阻挡。

  她蹲在院口,似乎不愿意踏进直面事实一般,心里却是排山倒海的联想,好不容易心一横抬起脚,却听到屋子里面有个凌厉的声音在歇斯底里。

  她突然放下心来,似乎像是另外一只鞋子落地一般,原来是她的母亲来了。

  母亲把齐安骂了个狗血淋头,说他是个感情骗子,在燕儿住过来以前母亲就来了一次,把齐安扒了个底朝天,警告他坚决不能欺骗她女儿的感情。

  当时齐安也明明答应了她,说自己很快就会搬走,母亲也来过几次,没有看出端倪,最近却不知道为何知道了风吹草动。

  燕儿看到齐安低着头被母亲训斥得要死的样子,倒是想笑。难怪齐安似乎没有好奇心,其实他很早就知道自己是谁,难怪他也似乎总是克制……

  燕儿走过去对母亲说:“妈你别发火了,不是他骗的我,是我非要与他在一起……”

  母亲一惊,更是骂齐安不知道给她吃了什么药,焕然一新的燕儿似乎新生一般,一直低眉顺眼的她也对母亲说:“你再这样骂他,我就会辞职与他私奔了!妈你不要把上一代的恩怨牵涉到我们这一代来了,他是他,他妈是他妈,你是你,我是我…”

  她掷地有声,母亲却似乎看做是对她的背叛,她坚决不肯低头,一定要当场带走燕儿,燕儿却打死不从,家里鸡飞狗跳,最后还是齐安镇定的站出来,礼貌与母亲交涉,说他确实爱燕儿,希望母亲尊重他们的感情。

  那是燕儿第一次听他说爱她,她几乎喜极而泣,她母亲却崩溃了,年轻人看起来认真的感情,会令长者更不知道如何面对。

  5

  燕儿后来回想起齐安,他似乎是敲破笼罩着她穹窿的无形蛋壳小锤,给了她一个出口,让她知道可以有无限可能。

  从小被灌输被教育应该怎样,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所以她才会无尽向往东宫娘娘,和齐安在一起的时候,她却像敢找光的飞蛾一般,凿开壁垒去寻找自我。

  自己想要的外形,自己想要的感情,以及自己确实存在的情欲,她身心都解放自己,虽然令父母曾经失望不已,甚至要与她断绝关系,但是最后却舒坦了。

  虽然她与齐安也没有走到最后,却不是想象的大麻烦而分手,只是厌倦了眼前,两人都不想将就了。

  他们大概内心都是一致的,都缺乏安全感,缺爱,都向往自由。燕儿搬走以后,原本沉闷的压抑挣扎似乎囚禁在岛上孤立无援的他们,甚至轻快了不少。

  燕儿有过段时间觉得自己客厅有些空荡荡的,买了一个闹钟,当时没有货,卖家说过一阵再寄过来,后来燕儿也忘了。

  却不想第二天搬走的下午,闹钟就寄了来,齐安还是一如既往地替她签收,拆开却无语了。

  他给燕儿打电话说:你分手了也不要给我送钟(送终)吧,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觉得你这么恶毒。

  燕儿笑起来,说计划好都没这么赶巧,不过你看起来命就没我长,也许我真的可以……

  齐安呸了她一声,继续和她说笑,最后却突然低声又很快的对她说,我曾经是个不够坚决的男人,谢谢你让我变得学会担当。

  燕儿也有了一些泪光,泪光中浮现他们的往事,更似乎有自己从一个不自信女孩到现在风情女人的蜕变史,也哽咽着对他说,我也特别荣幸我爱过你,谢谢你让我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本儿心 一颗小污心偶尔有花心,主写风月偶尔八卦。每天都写一个女性情感故事,关注“本儿心( benxinsi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1 5852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泉山区的一个爷们 2019-04-13 21:44:00

    标题起的很好

    回复
    匿名
  • 乖女@暴暴 2019-04-16 02:13:58

    送钟,哈哈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9-04-13 21:20:46

    再美的鲜花也掩盖不了丑陋的果实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