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为了同一个男人的妥协

2019-03-15         文章来源:掌心风月

1 1687 分享到:

  原创: 掌心风月929

  1

  因为婆婆的缘故,李莉婚纱都没有穿成,领了证就成了安克的媳妇。

  如果不是爱安克,李莉才不会受婆婆那份气。

  真是没想到婆婆那么顽固。之前无论用怎样的方式,婆婆都不同意儿子跟李莉的婚事。幸好安克坚定,索性先斩后奏把证先领了住到了一块儿,结果婆婆知道后,一个月都没有去过两人的新家。

  无奈,李莉硬着头皮跟着安克回去,婆婆始终冷着脸。头一回李莉叫了一声妈,婆婆眼都没抬,眼皮都没眨。

  背后,碍于安克的面子,李莉忍着不发作,生气了,恨不得叫婆婆老顽固。

  而婆婆根本不在乎李莉的表情,她不喜欢李莉的理由很简单,李莉不是她想要的儿媳妇的类型。李莉性格不够温顺,许多家务做不好,样子也不够淑女。第一次过去安克家,婆婆在厨房忙活,李莉站在旁边帮不上什么忙,又不想看婆婆不太明朗的脸色,所以就去安克屋里打游戏,结果打到忘形,饭摆好了还忘记出来……

  从那开始,婆婆就将李莉全盘否定了。她要的儿媳妇,绝对不是李莉这样的。据安克说,婆婆早就给自己的儿子选好了人,中间蹦出个李莉,她连儿子都恨着了。

  但到底儿子是亲的,恨也恨不了几天,婆婆便将所有怨怒转嫁给了李莉。

  安克也知道他妈有偏见,有时深觉对不起李莉,解释说,她这两年正是更年期,偏执一些,过段时间会好的。

  李莉笑笑装着无所谓的样子,想,原本也不认识她,又没有什么感情,有自己的妈爱自己就够了,不来往,倒是省心。

  但事实上怎么会不计较。结了婚的女人聚在一起,除了老公孩子,也就婆家的家长里短,婆媳关系如何如何。而李莉只能拿安克当挡箭牌,说多了,人家听得都烦。

  可李莉的脾气也不是不倔强,做到不计较已经不容易,让她想办法上门讨回婆婆的好脸色。李莉做不来,也不愿意。

  就这样耗着。

  2

  那天中午,李莉下班早,突发其想地决定去找安克一同吃午饭,于是打车跑过去,想着给安克一个惊喜。

  到了安克办公楼下刚要打电话,却忽然看到婆婆正从楼厅走出来。

  李莉想躲开已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却怕叫一声妈她不答应,又是尴尬。

  干脆不叫,说,您来找安克啊。

  看到李莉,婆婆眉头就皱了起来,只哼了一声,侧侧身从李莉旁边走过去。

  李莉也索性快步朝里走,可没想到婆婆又在后面说,你看看小克现在瘦的,哪有媳妇不给丈夫做饭吃的?

  李莉脚步一顿,转过身去刚要申诉两句,婆婆却加快了步子蹬蹬蹬地走掉了。

  李莉站在那里生了半天闷气,觉得这个不讲理的老太太,真是“欲加其罪”。

  李莉是没有厨艺,可在营养上从没缺过安克,他前两天刚刚称过,还重了两斤呢?!

  闷了会儿李莉气哼哼地上了楼,轻车熟路地推开安克办公室的门,却没看到人。喊了一声,安克冷不丁答应一声站起来,嘴角上还沾着两个米粒。

  3

  看到李莉,安克有点吃惊。

  李莉板着脸走过去,正看到他面前的红烧排骨米饭,已经吃得一片狼籍。

  本是想责备他,李莉却忽然有些难过,她还不曾见安克这个样子吃东西,平常他都是慢条斯理的。

  或者,是不可口的缘故吧。

  嘴上却还是不肯放松,李莉说,有那么好吃吗?

  安克嘿嘿地笑,要不你尝尝?我妈最拿手的。

  说着安克夹起一块排骨递到李莉口中。

  李莉想拒绝,可香味直冲过来,一下子李莉觉得肚子饿得不行。结果那天,剩余的排骨米饭被李莉果了腹,也明白过来难怪安克胖了一点,难怪婆婆责备自己,原来对这个男人,婆婆爱得是比自己爱得好一些。

  李莉也就一下计算清楚了,既然都爱这个男人,自己是他妻子,婆婆是他妈,谁也不可能脱离他,相持下去也的确不是办法。

  李莉是晚辈,低一下头算了。

  于是李莉做了一个低头的姿势,周末买了排骨和一堆菜去了婆婆家。

  进门,安克就喊,妈,李莉来跟你学做饭了。

  婆婆正坐在沙发上织毛衣,头都没抬,说我可教不了她。

  安克怕李莉生气,歉意地拉拉她的手。

  李莉有思想准备,所以并不还击。把菜拿进厨房,一样样清洗起来。

  好半天,婆婆终于还是忍耐不住进了厨房。

  安克讨好地笑笑,婆婆的脸则一直板着,嘟哝一声,菜都不会买还做?这样的排骨红烧不成,炖汤吧。

  说完婆婆卷起袖子走过来,拿起排骨噼里啪啦放进了大锅里,完全当李莉不存在,重新把菜收拾了一遍。

  4

  排骨当真炖了汤,菜也很快做好端上来,味道并非不可口,只是李莉吃得索然无味。

  想想也真是,做人家媳妇又不是欠债,还需要看脸色。

  怨气不由又上来,加快速度吃完,李莉给安克使个眼色,走人。

  回去,李莉还是气鼓鼓的,红烧排骨而已。打开电脑上网,三分钟,做法找到好几百条。再打电话咨询自己亲妈。

  李莉不屑,这点事,难得住我?

  别搞得跟斗争似的。安克笑道。

  斗争,那也是她逼的。李莉想,难怪三毛说婆媳是天敌。

  果然。

  于是有了斗争的样子,李莉开始学习做饭,她可不想让婆婆拿了那点手艺打倒自己。

  家附近有个大菜市场,李莉先从买菜开始学习。买了几次,她明白了难怪那次被婆婆鄙夷,菜和菜也的确是不一样的,排骨很多种,适合不同做法。

  小有天赋,李莉学得极快,那天决定小试牛刀,做道“鱼头豆腐汤”。于是下班后,李莉去了菜市场,兜兜转转,转到一户卖肉的摊位前,听到传来吵闹声,许多人在围观。

  李莉一向不爱扎堆,本想绕个弯子走,却冷不丁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明明是不够秤,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李莉心里一惊,那声音,像婆婆?

  顾不了许多,李莉提着袋子挤进去。

  5

  竟然真的是婆婆,正不知为什么和肉摊摊主争执。

  摊主四十岁左右,五大三粗的男人,一看脾气就不好,一手拿刀一手拿磨刀棍,一边嚷着一边习惯地磨得刀子嚓嚓响。

  李莉听清原委,婆婆买了两斤里脊,拿出去称,只一斤七两,回来找,对方不认帐,还说难听的话。李莉挤进去时,摊主正说,你偷吃了也说不定。

  李莉登时来气,不管怎样那是安克的妈,都快六十的年纪了。摊主说话也太难听。

  于是李莉挤到案板前,把那块肉拎起来又啪地摔到摊主跟前说,你给我吃三两看看。你吃得下,这帐我们认了。

  婆婆才看到是李莉,也有些意外。但那样的形式下,自然两人是要站到一起,跟李莉说,这人真不讲理,做生意也不老实。

  摊主瞪着眼,我卖十几年肉了,还没谁敢说我少斤短两呢?说着蹭地把刀剁在案板上。

  婆婆似乎怕李莉吃亏,拉了拉李莉的衣服,说,别跟他吵了,咱走,不跟这种人计较。

  李莉咽不下这口气,指着摊主说,别以为谁都好欺负?肉我们不要,钱退还。

  摊主态度强硬,退,不可能。

  李莉摸出手机打电话,负责这家市场管理的,是李莉高中一个同学。

  同学说,我们马上过去。

  摊主耍起赖,伸手过来跟李莉撕扯。怕碰到婆婆,李莉将她拉到身后,随后便打了110。

  事情就真闹大了。工商管理,110,全都赶了过来。结果摊主退了钱还被罚了款。

  摊主忿忿地,不服气又无奈地瞪着李莉,怎么那么爱管闲事?

  什么叫管闲事?李莉也瞪摊主,她是我妈!

  说完,李莉和婆婆都有些愣住了。

  5

  那天,婆婆终于第一次去了李莉家。一路上,李莉提着菜在前面走,婆婆跟在后面无话。进门去,婆婆看到李莉袋子里的鱼头,问,做什么用的?

  鱼头豆腐汤。李莉说。

  不是用这种鱼头的。婆婆把袋子接过来,这种还是蒸了味道好一点。

  然后婆婆提着进了厨房。

  李莉站在那里愣怔好半天,无奈地摇头,发现在婆婆那里,自己就没做对过。只好跟进去,低眉顺眼地学。

  很快安克下班回来,看到厨房里的两个人,嘴巴张得半天没合上。

  李莉说,我买菜,碰到妈,就一起过来了。

  婆婆也不说发生的事,吃饭的时候,却开始教育李莉,以后在外面要尽量地息事宁人,这样的情况下,最好吃点亏算了,一个女人家家的,动起手来是要吃亏的,哪能天不怕地不怕的……

  李莉暗忖,这样的口气,可真像自己妈。

  关系就这样缓和了一步。趁热打铁地,周末再跟安克回去吃饭,李莉虚心学习,婆婆也耐心教导。

  只是仍然没有太多的话,毕竟曾经那么冷落过。所以彼此尽可能客客气气,倒有点相敬如宾的感觉。

  然后结婚第二年秋天,李莉怀孕了。

  6

  李莉先把消息告诉了自己妈,李莉妈当即决定搬过来照顾李莉。

  李莉没答应,家离得远,家里还有李莉爸还要她照顾。

  安克在旁边说,要不,让我妈来吧。反正也不远,我每天接她来再送她回去。

  李莉想了想,还是否决了。每天在一起,要真正像一家人那样才好,客客气气的,又都心存芥蒂,彼此可能都会委屈。所以李莉说,我自己可以。

  没想到婆婆却自己上门来了。

  李莉想推脱,说,我行的。

  婆婆说,行什么行?就你做的那饭,孩子能吃到什么营养?

  婆婆说话一直就冲,李莉也无法反驳,反正白天要上班,她想留就留吧。

  那些天,婆婆换着花样做饭,只顾及到营养,有些不合李莉胃口,又不好说,忍着少吃两口。

  那天下班回来,厨房里的排骨味远远传来。要放以前,李莉早就奔过去了,可彼时正是妊娠反应厉害,闻到那种香,立刻想吐,更别说吃。

  婆婆却非让李莉吃,说,吐了继续吃,吐一段就好了,不吃孩子怎么办?哪有那么娇气的?

  本来这时候李莉心情就焦躁,听了,不说话,放下筷子捂着嘴巴就进了卧室。

  婆婆也不高兴起来,跟安克絮叨,我也不是为了她,要不是为了孩子,我操这些心干吗?

  但生气归生气,第二天早上,婆婆还是一大早拎着新鲜的蔬菜过来了。她的口头禅是,为了孩子。

  7

  只能这样了吧?虽然因为那次菜市场事件有所缓和,但彼此并没有真正亲近起来。

  可是即使如此,李莉能有什么可说的呢?婆婆为孙子也好,孙女也好,都是自己的孩子。

  而对这个即将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婆婆的确倾注着所有的爱。六十岁的老太太,竟跑去音像店讨教适合胎儿的音乐,买回来,循环着放。还去挑选色泽柔和的床罩、窗帘,包括沙发罩,过些天就换换。饭菜更是翻着花样地做,还监督着李莉不许看电脑……

  可这之间的相处,总会有些不融合,不是婆婆气就是李莉委屈。

  但李莉能感觉出来,随着预产期一天天临近,婆婆在竭力忍着,纵容着李莉偶尔的坏脾气。

  慢慢,李莉也开始做出妥协,会按照婆婆的叮嘱,定时喝牛奶,挺着大肚子出去散步。即使再想也不吃辣的东西,和安克分床……

  有些事,李莉并不愿意,只是为了不违背婆婆。

  这样的相处中,李莉也终于明白了何为婆媳关系。虽然李莉叫她妈,婆婆也应着,可是因为没有血缘,不是生来注定,这个称呼,更多的意义只是一个形式。

  可是因为彼此中间,有共同深爱的那个男人安克,还有即将到来的孩子,所以,这一生,相互不可能脱离干系。

  那么在这样的相处中相互妥协,也是爱的一种方式吧。

  而在以后漫长的光阴里,也因为共同爱着的人,李莉不怀疑,这种相互的妥协,总有一天会变成心无芥蒂的爱。

  纵然之间会有摩擦有分歧,终将会成为一家人之间的爱和怨。

  本文来自公号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专写男欢女爱、两性情感。听别人的风月,悟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别忘了关注”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1 168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