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枕边人的秘密(上)

2019-03-15         文章来源:掌心风月

1 1362 分享到:

  原创: 掌心风月929

  01

  陈强入狱前跟秦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不后悔。

  他当真不后悔么?他上有患了眼疾的母亲,下有尚未成年的弟妹,他这一去,家里怎么办?他嘴上说着不后悔,两条眉毛却拧成了一个疙瘩。

  他涕泪连连,捏着秦萍的手,想说什么,到底还是忍了。

  他凭什么拜托她替他照料家里人?他追了她这么多年,她都不曾多看他一眼。如今他为她犯了罪,就有资格央求她为他做事了?

  陈强没那么自私,也没那么自信。陈强说,这就是命吧!我追你不成,是命;为你犯了事儿,是命;做了不孝子,对不起家里,也是命。这一切都是我命中注定,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陈强哭着走了,两个警察一左一右押着他,行至村口,上了警车,呼啸而去。陈强妈当场晕厥。弟弟妹妹更是哭得撕心裂肺。村口的几条大黄狗没见过这阵势,集体吠叫着。

  人们唏嘘不已。

  有人说,陈强这傻子,人家秦萍压根儿瞧不上他。他倒好,自告奋勇替人家出头。现在好了,把自个儿搭进去了,人家还未必领情。

  有人说,谁说不是呢?他这一走,一家老小可怎么过?

  还有人说,依我看哪,这小子不灵光。秦萍出了这样的丑事儿,以后也难嫁了。她心气儿高,随便找个粗烂货打发了,肯定也是不愿的。陈强这小子要真稀罕人家,不嫌弃她不干净了,只消跟后头磨个一两年,到头来肯定能成。犯得着傻里吧唧地去给秦萍报仇去么?庞三是个什么东西,找他报仇不是作死么?

  一桩案子,一起犯罪,一片议论,一段是非……当事者的灾祸与困苦,终究不过是旁观者茶余饭后的谈资。

  陈强犯的是故意伤人罪,伤的就是村里人口中的庞三。庞三欺负了秦萍,并且这事儿一夜之间传遍乡里。人们在村口的小破庙里发现秦萍的时候,她已晕厥,衣衫不整,草垛子上血迹斑斑。带头俩妇女丝毫不顾人清白,咋咋呼呼,一下子传遍了全村。

  所有的人都知道,秦萍,被人糟蹋了。

  02

  糟蹋她的,十之八九是庞三。

  因为庞三那混混之前就屡屡骚扰秦萍,吃了闭门羹之后恼羞成怒,说早晚要睡了她。没几天,就出了这个事儿,不是庞三是谁?

  秦家报了警,可并没有证据证明是庞三干的。警察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什么。倒是庞三这混账东西因为丝毫没受到牵连,反而主动跑去秦家挑衅,满嘴喷粪,说秦萍啊秦萍,你瞧不上我,不肯跟我好,现在却不知道给哪个王八蛋睡了。

  早知道还不如跟我呢!现在你就是求老子,老子都不稀罕睡你了。

  庞三前脚出门,秦萍后脚就喝农药自杀了。

  亏得家里人回来得早,发现了。是陈强扛着秦萍一路狂奔到村口,再问人借了三轮车,把秦萍给送去卫生所的。洗胃、输液,好一番折腾,才捡回了一条命。

  秦萍醒来的时候,陈强蜷缩着身子蹲坐在墙角掩面哭泣。好像病床上躺着的是他的骨肉至亲。

  秦萍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没想到,关键时刻,救她的,竟是陈强。陈强惦记她的时间比庞三要久得多。但他俩的惦记,不是一回事儿。

  陈强的喜欢是真心,是守候,是一次不成再来一次的执着;可庞三的所谓喜欢,是掠夺,是强暴,是得不到就毁掉的恶毒。

  这一刻,秦萍看得真真儿的。陈强,是真心喜欢他。他对她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渴望,是深入骨髓的心疼。

  而此前她所喜欢的人,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笑话。她看上的人,在她遭遇这场横祸之后,躲得远远的,再没出现过,连句热乎话也没有。

  秦萍笑了笑,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然后对陈强吐了个谢字儿。

  陈强只是哭。像个娘儿们似的抽噎不止。

  如果说那一刻秦萍对陈强的印象已然发生了质的转变,那么几天之后陈强为秦萍做的事儿则真真让秦萍这一世都无法摆脱他了。

  陈强伤了人。为了给秦萍讨个说法,他去找庞三理论。庞三懒得跟他废话,只想通过拳头解决问题。陈强不是庞三的对手,但陈强为了秦萍豁出去了,他连命都不要了,结果就差点儿要了庞三的命。

  陈强一板砖下去,庞三当场昏厥,醒来后就眼歪口斜,不会说话了。要不是庞三先前坐过牢,有案底,又有目击者称是庞三先动的手,陈强出于自卫,陈强准得判个十年八年的。

  03

  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陈强为了秦萍,犯了罪,坐了牢。

  而秦萍,一下子从那个可怜又可嫌的受害者,变成了罪孽深重的人。

  说她可怜,因为她好好的一姑娘,失了清白,毁了名声。

  说她可嫌,因为她自恃俊俏,眼高于顶,这个看不上,那个瞧不起,挑三拣四的,二十好几了还不肯嫁。现在好了,想嫁也嫁不出去了。人要脸树要皮,哪个好人家不好点儿面子?

  再有陈强这事儿横着,谁还敢再跟秦萍有什么牵扯?

  村里人以为秦萍颓了,以为她怕是要像村口的孙阿娘一样做个彻彻底底的疯子,终日蓬头垢面地窝在破茅屋里抓虱子了。可是没有。秦萍没疯也没颓,她在陈强入狱后,不知死活地、主动去讨陈家人的厌。

  秦萍跪在门外请求陈强妈开门,嗓子都哑了,也没把门儿给叫开。最后一盆冷水泼出来,那是陈强妈的洗脚水。

  陈强妈吼道:滚!扫把星!要不是你,我们陈强怎么会去坐牢!五年!五年啊!你叫我们一家老小怎么活?怎么活啊!

  陈强妈这一哭,陈强的弟妹也就跟着哭起来。陈强的弟弟凶恶地瞪了秦萍一眼:你走吧!我哥临走前叫我们别恨你。我不会主动去找你麻烦,你也别来讨骂了。滚吧!

  秦萍不滚。秦萍说,陈强是为我入的狱,我不能不管你们。以后你们吃的喝的,我管……

  秦萍嘴皮子都磨破了,陈家人也不再搭理她。不过是表面功夫,谁信?陈强妈折了儿子,不拿刀剁了她已是慈悲,怎么还信这女人天花乱坠的说辞?她自己还吃着她爹妈的饭,拿什么来管他们?这不扯淡吗?

  陈强妈又想起这些年陈强对秦萍的殷勤,想着陈强可怜巴巴地跟在秦萍后头追着撵着,秦萍都不屑一顾,甚至还对陈强放狠话,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想到这一茬,陈强妈便恨得牙痒痒,抄起扫帚就去打秦萍。扫帚一下一下地落在秦萍的肩上,背上,头上,可这女人丝毫不闪躲。

  陈强妈老泪纵横:是我们陈强蠢,糊涂,可他已经去坐牢了,你现在来这假惺惺的一套做什么?你滚!你滚啊!

  还是陈强的弟弟把他妈拉进去的。他掩了门,对他妈说:妈,说到底,这是我哥自找的,怨不得人家。又不是她让我哥去给她出头的。

  人家能来央求咱们,你不搭理便不搭理,打人算怎么回事儿?明儿我就去镇上找活儿干。哥不在了,我想法子养活咱们一家。

  04

  本以为秦萍是心里有愧,来做做样子,求个心安。哪知道,她跟陈家耗上了。

  秦萍第二天就拿了两万块钱来,说是自己以前上班攒的工资。陈强妈不要,秦萍扔了就跑。她怕陈强妈要追出来,票子散着扔的。陈强妈跟俩孩子捡起来数了半天,才对上数。

  陈家确实缺钱。

  陈强爹妈生了陈强以后好多年才又怀了他弟妹这对龙凤胎,俩孩子小他十岁,还在读书。陈强妈不想俩孩子跟她一样做个睁眼瞎,指望他俩能多读点儿书,将来有点儿出息。这些年都是陈强做工供的他们。

  陈强妈眼睛不好,视物模糊,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哪里能赚到钱?这个家,没了陈强,一天都难捱。

  所以陈强妈硬气不起来,她攥着那厚厚的一叠票子,到底还是丧气地揣下了。

  她以为秦萍撑死也就这两万块钱的表示了,像小儿子说的,法律上她没罪,能给是情分,一毛不拔是本分,陈强自己闹的,能怪谁?所以陈强妈也不打算再骂秦萍了。可让她意外的是,秦萍偏就阴魂不散地老往她家跑。

  秦萍有几年没上班了,这会儿为了赚钱贴补陈家,又去厂子上班去了。并且一下了班就往陈家跑,撵都撵不走。

  她扫地、擦窗、洗衣服做饭,什么都干。陈强妈起先还阻止,阻止不了,也就随她去了。俩孩子上学去了,她身体不好,有人代劳她也轻便些。横竖她是不会原谅她的。

  尽管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教唆陈强去犯罪的,可她作为一个母亲,无论如何也不会对这种曾经言语羞辱过自己儿子的女人有什么好感。

  陈强妈说:你做再多,我也不会领你的情。也不会念你一句好。

  秦萍不说话,她把粪灰拨进簸箕里,准备去菜园子里施肥。

  你再怎么做样子,名声也好不了。做什么也是白搭。以前你瞧不上我们陈强,以后等我们陈强出来了,你想跟她,我们陈家也不要你。

  秦萍依然不吭声。她扫完了地,把陈强弟妹那两套穿得发黑的外套摁进了肥皂水里,轻轻揉搓着。

  陈强妈还想说什么,秦萍忽然起了身,拿干布擦擦手,道:我忘了给你倒水去了,你这说半天了没喝水,渴了吧!

  陈强妈还真接不上话了。她絮叨了半天,确实渴了。秦萍把茶水端到她跟前,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看着秦萍脸上挂下来的那一溜儿汗珠子,什么狠话也说不出口了,只叹了口气儿,道了声造孽。

  05

  很多人不理解秦萍的做法。她若真对陈家有愧,给俩钱不就得了,怎么还上赶着伺候?除非她是真拿定了主意,要等着陈强回来跟他过日子。

  别人问起,秦萍不言语。她爹妈问,她也不说。她是喝过农药的,爹妈也不敢多问,怕逼急了她又要干傻事儿,也就随她去了。

  陈强的弟弟到底是个男子汉,他把秦萍花在他们家的钱都一笔一笔记着,说以后赚了钱还她。可那记账的本子却给秦萍偷偷翻出来撕了。

  秦萍说,算不清的账,别算。我欠你哥的,还不清。

  秦萍的确是要等陈强回来嫁他的。以前她瞧不起陈强,觉得他没本事,没文化,没出息,家里担子重,自己又身无长处,哪里配得上自己?

  而当她遭了难,受人耻笑,被家里人嫌弃的时候,只有他,还把她当个宝。后来她自尽,也是他把她从鬼门关给拽回来的。

  末了,他还为她犯了罪。以前她以为,他这样一个身无长处的人,多半是怂的吧!可他竟然为了她不顾一切地去找庞三那流氓拼命!

  陈强那句“我不后悔”,深深地刻进了她的脑海里。她看着陈强那滂沱的面庞,那瑟瑟发抖的手,下定了决心,要等陈强回来。

  一个男人,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这还不够吗?

  所以秦萍不要脸不要皮地赖在陈家,只为守得云开见月明。不论陈强妈怎么对她,她都无所谓。

  06

  人心到底是肉长的。陈强妈原先以为秦萍不过是做做样子图个心安,所以她鄙视她,憎恶她,作践她。

  哪知道她这一干,就是三年。这么长的时间,哪怕一块儿石头,也给捂软和了吧,又何况人心呢?

  秦家离陈家有段路,陈强妈病了以后她为了方便照顾陈强妈,直接把陈家一间空屋子拾掇出来住了进去。

  陈强妈是肺病,天天咳嗽,秦萍要带她去医院,她不肯。她嘴上说着不用她管,其实心里是舍不得钱。

  这三年下来,秦萍瘦了一圈儿,人也黑了。陈强妈知道,她是累的。她白天上班,晚上回来就洗洗涮涮,哪有不累的?

  她赚的那点儿钱,全都贴补陈家了,气得她爹妈逢人就叹:我们老秦家养的什么东西?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女儿,倒成了人家的苦力!贴钱又贴人!不就是五年牢吗,又不是我们家让他打的人……

  与其说陈强妈心疼钱,不如说她其实是有些心疼秦萍了。她这样累,赚钱这样难,她再花钱治病,不是加重她的负担吗?

  所以她强撑着,怎么都不肯去治。眼看咳得越来越厉害,连呼吸都困难了,秦萍发了狠,头一次对陈强妈发脾气:你撑着吧,撑到你儿子回来去你坟头上给你烧纸!

  秦萍发起狠来,陈强妈还真有些怵她了。结果到医院一查是肺结核。陈强妈一听是这病,当场吓懵了。这病在以前是治不好的。

  秦萍说那是以前,现在这病能治好,只要你听医生的话,啥事儿没有。

  听了这话,陈强妈高兴起来,但脸色随即又阴沉下来。秦萍知道她在担忧什么,秦萍说:你安心治病,钱的事儿我来想办法。

  秦萍是回娘家问爹妈借的钱。爹妈不借,她就磕头。爹妈又气又恨,把钱愤愤地砸在她的脸上。秦萍捡了钱,给爹妈写了个欠条。

  临走的时候,她妈说:那病是传染的,你个贱骨头,这辈子就耗死在他们家吧!他们家可真是捡了便宜,坐了五年牢,白得了个又能赚钱又能干活儿的苦力!

  秦萍在爹妈的谩骂讥讽中,灰头土脸地走了。

  经过一个月的治疗,陈强妈出院了。打这以后,陈强妈对秦萍,再也没沉过一次脸了。其实,她早就不恨秦萍了。

  相反还很感激她。只是她拉不下面子,故而继续对她爱答不理,冷言冷语。这一次秦萍不惜回娘家磕头借钱,治好了她的病,她再也狠不下心这么对她了。

  陈强妈头一次泪光闪烁,攥起了秦萍的手说:闺女,你图个什么呀?

  秦萍的眼眶一下子湿了:我等陈强回来,做你们陈家的媳妇儿,可好?

  陈强妈连连点头:好!好!

  07

  一晃眼,五年了,陈强的刑期满了,出狱了。

  一家子去接他,秦萍也去了。

  这五年里家里的桩桩件件,他弟弟探监的时候都告诉他了,所以陈强一出监狱的大门看见了秦萍,就忍不住热泪盈眶。一家人抱头痛哭,秦萍也哭了。

  是秦萍提出领证的。陈强还有所犹豫,陈强妈跺脚:秦萍都答应嫁你了,你还犹豫个啥?人家不嫌你坐了牢,你就别自个儿嫌弃自个儿啦!这几年秦萍可是掏心掏肺地对我们,你以后可得好好对人家!你要是胆敢对她不好,我第一个不饶你!

  隔天,秦萍就跟陈强领了证。

  还是原来的陈家,还是原来的屋子,但却不是原来的萧瑟中带着悲伤与凄苦的景象了。这个家一下子有了生机,有了希望。每个人的脸上都绽放了笑容。

  隔年,秦萍给陈强生了个大胖小子。孩子刚满月,喜讯传来,陈强的弟妹双双考上了大学。这个家一下子有了这么多喜事儿,简直不可思议。一家子高兴得不得了,那几天忙活得人仰马翻。

  秦家人眼瞅着女儿的日子步入正轨,也不再唉声叹气,自怨自艾了。

  陈强对秦萍没得说,秦萍对陈强也死心塌地,这个家也算是圆满又和美。

  秦萍以为她这辈子就这么安稳地过下去了,谁知老天却在这个时候向她揭露了一个天大的真相,这个真相把她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点儿信任也击垮了。

  她以为当初把他从鬼门关拽回来的是陈强,岂知,她的枕边人,这个曾经她以为最该感谢最该报恩最该以一生去陪伴的男人,才是踹她入地狱的魔鬼!!!

  本文来自公号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专写男欢女爱、两性情感。听别人的风月,悟自己的人生。如果你喜欢这个故事,别忘了关注”掌心风月(ID:jiuerjiu2016)”。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c)

1 1362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