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专题:“45岁的我问他是否介入我曾被拐卖、性侵、家暴......"

2019-01-11     萧茼     文章来源:世纪佳缘

26 13498 分享到:

  作者:萧茼

01

  我叫沈清,出生在一个地道的书香世家,从我出生的那一天,就被这个世界别样的善待着。

  我的父亲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建筑工程师,母亲政府官员,姥姥更是民国时期有名的大家闺秀。我在一个温暖、和谐、礼让的大家庭中长大,17年来,我一直受着上天的优待,他赐给了我花样的容貌、窈窕的身姿,谦和的性格还有过人的智慧。

  没错,那个时候的沈清,担得起天之娇女四个字。

  大二的那一年,我遇到了刘斌,多么普通的名字,让人一听就觉得跟他产生不了任何羁绊。

  事实上,刘斌相貌平平、身量不高、成绩也一般般。那个时候的我想不到,清高自傲的沈清怎么会和这样一个男人纠缠半生。

  他常常向我请教学习问题,却连抬头看我一眼都会害羞;

  没有钱给我买早餐,他早早的去食堂帮我排队我最喜欢吃的那家小笼包,我来了就把位子让给我;

  那个我带了半辈子的戒指,是他五毛钱硬币磨出来的指环;

  他从未说过一句喜欢我,但是全世界却都知道他在追我。全校也都在嘲笑着他,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刘斌家里是农村的,父亲是个亡命徒,以至于结婚十年,我也没有见过这个所谓的公公。他的母亲瞎了一只眼睛,是被他父亲打瞎的。

  男生宿舍往往会比女生宿舍更可怕,他们会把尿尿在刘斌的水杯里,并嘲笑他“反正你的杯子比马桶干净不了多少。”会把刘斌穿着的大红内裤发在班级群里,嘲笑他是农村人。甚至谁丢了什么东西他们第一个想到刘斌,因为他的父亲是逃犯。

  刘斌只有沉默。那个年代上学不容易,x大的门槛高,能考进来的都是天之娇子,他们的双亲非富即贵。

  我佩服刘斌成为村子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而且还是x大的大学生,但出身不同,从小受到的教育差异太大,即使刘斌很努力的考进来,还是没办法融入进去,很多课程都采取了英文授课,这对于英文只考了50分的刘斌来说等于放弃了所有课程。

  所以,原本作为全村的希望的刘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被落在了最后,起初,凌晨4点的图书馆灯光下一定有背单词的刘斌,但苦学2个学期无用后,刘斌觉得自己天资有限,也不再努力。

  听他说起“天资有限”这四个字时,我有些心酸,从小的生长环境让他对英文太陌生,以至于努力看起来那么的微不足道。

  刘斌每日都活在阴郁与压抑里,并且他不知道这样的压抑要持续多久,即使毕了业,他也不想在回到那个扼杀了他天份的小村子里,可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竟没有他一寸的容身之地。

  刘斌说直到遇见了我,他感觉到生命的希望,他说我永远像朵太阳花一样,明媚、美好。尽管是水中月、镜中花,他也想去靠近,哪怕得不到,但他想感受到一点阳光。

  02

  我的追求者不在少数,但是潘阳我记忆犹新,玩世不恭的富家子,也是在我身上下功夫最多的富家子。

  毕业那年,吃了散伙饭后,我在弄堂的街口等着司机来接我,潘阳醉酒出现,纠缠不清。

  我对潘阳这样的无赖本丝毫不畏惧,但天黑了,街角又空无一人,加上他醉酒神志不清,我有些害怕。

  一把刀就这样穿过我的手臂和腰腹空隙刺向了潘阳的腹部,接着是持刀的刘斌像疯了一样朝潘阳砍去,鲜血淋漓,我的身上、脸上、手上、鞋上到处你瞒着血腥的味道。我害怕的跑回了家。

  潘家是何等的势力,潘阳重症监护室里躺了1个月才捡回来了一条命,不弄死刘斌,他们怎么能罢休。

  接下来的几年,刘斌像他的父亲一样四处逃亡。可每年我生日那天,他都会回来,在我家楼下的信箱里放上我最喜欢吃的小笼包,还有成百上千的信件,那是他每天对我的相思,也是他亡命徒生涯中唯一的慰藉。

  我很想找到他,劝他去自首,我会求爸妈找律师帮他减刑。

  事后的第三年,那天我加班到深夜,准备离开时,刘斌出现在公司的女厕所单间,我吓得尖叫,却被他一手捂住嘴。

  我的瞳孔无限放大,我看着眼前这个凶狠的男人,难以想象他是那个从前低眉顺眼不敢大声说话的男孩子。

  在这个厕所间,我被刘斌强暴,我的噩梦也由此开始。

  03

  刘斌一直说我是爱他的,那个时候我不确定是爱还是愧疚,但我每天都会想他,想起他会流泪,我真的不确定我是不是爱他。

  他跪在地上求我跟他走,他是为了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原本他也可以是有大好前途的青年,所以我愿意用一生甚至生命报答他,但是父母养育之恩重于泰山我不能不报,我若是跟他走了,我的父母会如何?我不敢想象。

  我让他给我时间考虑,可他却将那把差点杀死潘阳的匕首,插进自己的手臂。我吓得傻眼了,他说:“我活着就是为了你,你不愿意跟我走,我就去死。”接着将匕首送进腹部,我连忙抓住了他的手,刀只进去一寸,没伤到要害。

  那个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刘斌严重的暴力倾向。

  那天之后,我睁开眼睛就在一个漆黑、破旧、潮湿到处散发着霉味的小旅馆里,那里有一张小单人床,仅仅只有那一张小单人床,没有窗子,没有桌子,没有洗手间,那样狭窄的空间里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阴郁。

  04

  我们在云南的一个小镇上待了5年,那5年来,我虽过的不人不鬼,好在刘斌还是真心对我的,他会把仅有的食物让给我吃,会夜里起来给满身大汗的我扇扇子,也会为了让我高兴去偷人家店里的首饰,结果被打的不省人事。

  我过的像一只惊弓之鸟,看见警车就浑身发抖,我不敢抬头走路,也不敢大声说话,走到哪里都弓着身子,像极了一个骨瘦嶙峋的老妇,而那一年,我才26岁。谁又能想到我曾是名满一方的名媛千金。

  在我第三次做人流的时候,出现了大出血,小医馆里唯一的大夫吓的把我们赶了出去,无奈,刘斌抱着浑身是血的我去了大医院。

  警察通过监控找到了我们,一声声的警车鸣笛并没有让我感到恐惧,而是无比的心安。那一刻我多么希望警察就这样把我们带走,哪怕去坐牢,10年,20年我也愿意,我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

  可事事竟不如我所愿,刘斌再一次带着我逃走,他打通了关系,带我偷渡到了越南。

  05

  我知道刘斌做的是走私的苦力,这里的人个个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心狠手辣。起初,刘斌把我保护的很好。可是,在这个毫无人性的地方,谁也保护不了我。

  我被这里的走私小头目阿堡强暴的时候,刘斌被打成了血人,我看着他暴起的青筋像一只就要爆发的猛兽,可被四个男人束缚住手脚的他动弹不得。

  我想过去死,可我不想认命,我不相信这就是我沈清的命数。那天之后,连下了半个月的大雨突然出现了太阳,照耀在我肮脏的脸庞上,6年了,我终于感受到阳光了,我放下了手里的那把匕首。

  刘斌不再跟我说话,也不再碰我,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即便在这个让人恐惧的地方我再没有一个可以说话之人,但他不再爱我,我就可以逃走了。

  我逃过无数次,也被打过无数次。打我的人就是刘斌。

  3个月后,阿堡被杀死了。刘斌带着我逃回了他的家乡,那个与世隔绝的大山。

  我看着坐在炕头上白发苍苍的老人,她看着儿子回来,泪流不止,恐怕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是个杀人犯了。

  刘斌要我叫她妈妈,可我怎么也叫不出口,他就把我关在屋子里,几天不给我饭吃。他大骂我是妓女,说:“沈清,你还以为你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你他妈就是一只鸡,你还敢看不起我。”

  我冷笑,这一切我怪不了任何人,都是我的错。

  他对我的毒打也变本加厉,我的身上没有一寸肌肤是完好的,老伤未愈又添新伤。被打的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我求他的母亲,我倒在血泊中拽着老人的裤脚求她救救我,可她是那么的冷漠,无动于衷的走开了。

  我恨刘斌,但我更恨我自己。

  是我从来没有看清他,以至于一步错,终生错。

  每当我想跟他同归于尽的时候,我都会想到我的爸妈,我的家庭,还有从前的沈清。没错,我舍不得,尽管我活着已经是罪孽深重、肮脏不已,可我依旧想要活着。

  06

  那天山里来了领导勘察,我故意激怒刘斌,在他对我进行毒打的时候,我将匕首送进了他的心脏,结结实实,一寸不差。

  我心如止水,安静的等待着法院的判决。

  我的母亲在法庭里哭的晕厥三次,休庭的时候,我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母亲跪在审判长的面前求他高抬贵手、法外开恩。外婆已经在我消失的十年里离开了人世,爸爸说她死前一直反复呢喃着我的名字:“清清,清清.....”

  由于我是被刘斌挟持数年,是正当防卫,况且刘斌罪有应得,法院判定沈清有期徒刑两年。

  在监狱服刑的那段日子里,我的心有了久违的平静、安宁。

  对于那些痛苦的往事,我不奢求将其忘的一干二净,只是用一天一天的服刑将其瓦解、消化。那是我人生的经历,或许黑暗或许阴霾或许痛苦,但我只能选择接受。

  我看着身上那些难以愈合的疤痕,有些哽咽,他想用这些疤痕屈辱我一生,可真正应该感到羞愧我人从来不是我,而是刘斌。

  07

  我知道人言可畏,也知道在那个年代,我这样的女人会遭到社会多大的敌意。甚至我的父母都不再能够抬起头做人。

  可我却再也不会低头,我依旧去买漂亮的衣服,穿高跟鞋,自己开了一家服装店。隔三岔五窗户上就会被贴上”婊子“”贱人“这样的字眼,店里更是除了我自己空无一人。

  我从前以为上帝偏爱我,可如今才知道上帝对每一个人都公平。

  可上天不再能够施舍我的,我就自己争取吧。多年来的饱受风霜让我原本白皙的肌肤老得像个40岁的女人。我每天坚持保养肌肤,坚持健身,试过了无数个疤痕修复的产品无果后依旧苦寻良药,我走遍了世界各地的医院,我不相信如今科技的发展不能够再给我一次做母亲的机会。

  于是,我在所有人的眼中,甚至在亲戚们的眼中,都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或许他们都认为沈清只有死了才是忠烈吧。

  可是我不会去死,刘斌毒打下我没死,被人强暴我也没去死,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重回故土,能够重新看到阳光。我等了十年等到了今天,却要死在世俗的唾弃中吗?

  若生命不再厚待于我,我便自怜自爱。

  45岁的那一年,我有了新的家庭,丈夫对我的过去全部知道却只字未提。同年,我有了一个女儿,尽管生下她九死一生,可她的出现让我再一次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我所拥有过和拥有着的一切。

  08

  一朵坠入泥潭的玫瑰还能重新回到高傲的枝头吗?这是沈清无数次质问自己的问题,可多年后,她终于明白,即使回不到枝头,也要勇敢、坚韧的活下去。因为生命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顽强的堡垒。

  我不知道生命对于一个女人的考验到了沈清的地步算不算极致,但庆幸的是沈清如此的坚韧、勇敢、就像最开始一样永远明媚。

  我希望天下所有的姑娘都不要遇到和沈清同样的苦难,但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顽强的抗争着生命中的恶意,心存美好,向阳而生。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xt)

26 13498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会员 2019-01-14 17:11:23

    故事会的风格。。。隐约感觉文章的作者出生普通农村家庭。

    回复
    匿名
    凝雁甜蜜的在孟菲斯 2019-02-08 14:06:05

    很多文豪都出身农村,比如鲁迅等人。

    佳缘智者 2019-01-30 13:52:22

    十八线无脑写手苦思冥想半个月精心编造出一个剩女心目中幻想的渣男形象,这让剩女们兴奋不已:“看到没?我们单身的原因找到了——都是你们渣男造成的。”

  • 海韵 2019-01-14 22:31:49

    父亲有家暴的男人不能嫁、因为他也会跟父亲一样打老婆

    回复
    匿名
    凝雁甜蜜的在孟菲斯 2019-02-08 14:08:48

    也不一定,也有父亲打母亲,儿子娶媳妇后跟父亲不一样,对媳妇挺温柔的懂得疼老婆的

    未啓 2019-01-28 08:06:55

    难怪我找不到女票,爸爸妈妈总是打架,我真惨,那就自个过吧

  • 迟来的爱 2019-01-13 11:41:24

    造化弄人,是对是错,谁又能分得清楚,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时太年轻,不了解人心险恶,还好这一切都过去了,且行且珍惜。

    回复
    匿名
  • 卢薇儿 2019-01-14 20:39:28

    故事而已

    回复
    匿名
  • 愉快的忆山在马尼拉 2019-01-14 20:33:51

    不是沈清的错。一个好好的姑娘。错的是那个害人的人。沈清45岁遇到了幸福,她值得。

    回复
    匿名
  • 浮云 2019-01-15 07:57:23

    那个年代应该是八九十年代,哪来的班级群,逗比

    回复
    匿名
    凝雁甜蜜的在孟菲斯 2019-02-08 14:15:37

    对!你已经说了我不用说了。那个时候是八十年代,没有手机,电话都很少,电脑更是极为罕见。根本没有现在的微信QQ的朋友圈同学群。作者是外星人

  • 飞飞 2019-01-14 18:26:52

    命运的力量 无人能与之抗衡

    回复
    匿名
    幽梦红尘 2019-01-15 00:39:35

    认同,命中注定有这些劫案

    幽梦红尘 2019-01-15 00:39:34

    认同,命中注定有这些劫案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