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谁不要脸

2018-12-07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2 464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没几天石岚就察觉到了,新来的搬运工许大明喜欢她,一米八高的大男人,跟她说个话都脸红,想看她又不敢,不敢看又想看。

  就一边搬东西一边一眼一眼地偷着瞧。

  石岚瞅着都憋不住地乐。

  许大明二十出头,还带着一脸的青涩气,长得其实挺好看,个高不说,眉眼也清秀,就是有点儿土气,都是穿那种蓝色帆布工装,但打眼一看,许大明就是个农村孩子。

  许大明也的确是农村的,石岚上班的酒厂在一个镇上,许大明家就在酒厂附近的村里。

  许大明还是个临时工。厂子里干搬运这种糙活儿的基本都是临时工。

  石岚对许大明当然没任何想法。别的不说,她怎么也是吃商品粮的正式职工,这种身份的差别,即使在八十年代末也是男女间的鸿沟。

  只有吃商品粮的男人找农村户口的女人。吃商品粮的女人,长得再不好也不会找一个农村的。

  何况石岚长得还挺好看,许大明还不就是冲她好看才这么一眼一眼偷看的么!

  更何况,石岚有男朋友了。

  石岚的男朋友叫王干,销售科的业务员,上过技校,是正式职工,家在县城住,父母都有工作,没什么负担。人也活泛,全国到处跑,见的世面多,石岚就爱听王干讲外头的事儿。

  只是石岚才十九,上班没几天,这么快就谈了恋爱有点不好意思,所以关系也就暂时没对外明确罢了。

  所以石岚心里清楚,许大明对她顶多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不过是许大明也没明着说啥做啥,所以石岚心里清楚归清楚,面上也不能流露出来别的什么,何况俩人每天都要打交道。

  2

  石岚是酒厂仓库保管员,管着商标、瓶盖、包装箱之类的物品。

  那天下午,王干从外头出差回来去找石岚的时候,凑巧许大明正在从仓库里往外搬商标。

  石岚拿着个本儿和笔站在仓库门内点数。

  王干也没瞅许大明,径直走进来喊了石岚一声。

  这回王干出去的日子有点长,快半个月没见了。石岚听到他声音,心头一喜,立刻转头迎过去笑道,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打算回来了呢?

  王干也笑,半开玩笑说,想我了吧?

  然后不等石岚回声,把放在身后的手突然伸到石岚眼前,手里,拿着一条格子羊毛围巾。

  石岚差点蹦起来,这么一条围巾石岚入冬就惦记了。她见过厂长的闺女围过一条,有次休班专门跑去县城转了百货商店也没找到,就跟王干提了一嘴。没想到王干记着了,真就给她买了回来。

  石岚把手里的本和笔朝旁边的桌上一扔,一把把围巾扯过来在脖子里绕了一圈,开心问道,好看么?

  王干说你戴啥都好看。

  石岚说你最好……

  话音未落,旁边噗通一声,石岚吓一跳。回头一看,是许大明扛的一纸箱子商标掉到了地上。纸箱摔裂了,商标撒了一地。

  石岚知道许大明为啥慌了手脚,噗嗤一乐,把围巾摘下来递给王干,过去给许大明帮忙捡商标,随口道,咋这么不小心。

  许大明一边手忙脚乱一边语无伦次,那个……被桌子腿儿绊了一下,你不用管了,我自己来。

  石岚还是帮着许大明把商标装进箱子,许大明再没吭气,抱起箱子窜了出去。

  石岚直起身来拍拍手,又乐了一下。

  王干扭头瞥了许大明一眼,这货脑子有毛病吧?看着愣头愣脑的。

  石岚说刚来的临时工,干活不大熟练。

  3

  两人随即转了话题。

  王干想起什么,问石岚,现在已经开始用新商标了?

  石岚说可不?本来说元旦开始换的,后来又下了通知从这个月就开始,不过只是换了特曲的,其他的还是用的以前的。

  王干点点头,这商标挺好看,比旧商标上档次的多,以前的商标太花里胡哨了。

  石岚说是呢。

  然后压低声音道,以前剩下那些,我正偷偷做门帘呢。

  当时小城里流行用小块彩色菱形纸张和曲别针卷起来,串成长串,几十串刚好能做一个门帘。

  刚好商标是菱形的,颜色鲜艳,最合适不过。

  王干乐了,留心点儿吧,小心被领导抓着。

  石岚说反正也是不用的了,没事儿。

  王干想了想,你还别说,我妈现在退休了在家没事儿,也正在串这种门帘呢,前几天还让我给她去买材料。

  石岚脱口道,回头我给你弄点儿商标让阿姨用就是了,买啥啊,外头那些也不好看。

  王干愣了一下,行么?

  石岚说咋不行,反正不用放在那里也浪费。

  王干笑起来,拍拍石岚脑袋,你这是讨好准婆婆么。

  石岚跟着笑起来,随后便给王干分几次用袋子装了两袋子以前特曲的旧商标。

  但没几天跟王干一块儿吃饭时,王干说他妈嫌那商标太花哨了,老太太喜欢素净的颜色。

  王干妈退休前是美术老师,王干说穿衣服啥的都很挑。

  石岚有些失望,说拍个马屁都没拍成。

  王干随口道,我倒是瞅着新款商标颜色素净得多。

  石岚一想,可不?新商标是宝蓝和白色两种颜色搭配,纸质也比以前的厚,她其实自己也偷偷卷过几个,的确好看得多。

  石岚就又给王干弄了两背包新商标。

  商标很小,一包就能装几百个,其实也不值什么钱。石岚知道别的保管员也用这做东西,干保管的,也就捞这点儿小实惠,沾公家这点小便宜了。

  这回王干说他妈倒是很喜欢,说当然没敢跟他妈说真话,撒谎说是没用的废的商标。又说他妈打算把家里所有的门都弄上这种门帘,风格统一。

  石岚觉得老太太倒是蛮有意思,就这么隔几天给王干偷偷弄一包。三两个月,石岚也没算倒腾了多少商标给了王干。

  4

  石岚没算,派出所却给石岚算了,算得一清二楚——几个月后,工商局和厂领导同时接了举报,酒厂销售员王干在附近村里租了个院子造假酒,连夜去查封,查了个正着。

  王干做的是跟厂里新出的一模一样的特曲,商标也是一模一样。当时跟着酒厂造假的小作坊不是一个两个,但基本是从酒水到商标到瓶盖,全是假冒伪劣。

  王干的造假,单从包装上,几乎以假乱真。

  厂里报了案。

  王干被弄到派出所没半个小时就招了,承认跟人合伙造假酒,利用自己的销售渠道售卖从中牟利,商标是……石岚提供的。

  王干很快被判了刑,三年,还有给王干提供场地合伙造假一个村干部,一起判了。

  鉴于石岚完全不知情,没有分得半点儿利益,只按偷窃厂里财物,厂里出面免于刑事责任,罚了款,把石岚开除了。

  二十岁开端的这个急转弯,把石岚完全转懵了,一下子石岚想死的心都有了。

  石岚当然没死,到底也没那个胆量,只是大病了一场,足足一个月没出门。

  许大明在那天早上提着东西小心翼翼上门探望的时候,石岚整个瘦了一大圈,都快瘦得脱形了。

  许大明看了一眼差点心疼得掉了眼泪。

  石岚有些意外,她没想到许大明能来。这事儿出来后厂里没人来过,石岚也把许大明给忘了,满脑子都是浆糊,整个人都木木的。

  但更让石岚意外的,是许大明说他也辞职了,跟他堂哥一块儿在酒厂对面开了家小饭馆。

  已经开起来了,酒厂工人多,食堂饭菜又不好,小饭馆一开就顾客盈门,利润还不错。

  许大明说,你来跟我一块儿干吧。

  石岚愣了半晌,许大明话说到这儿,算是表明心迹了。

  可石岚不知怎么回应,她从没喜欢过许大明。

  许大明倒也没催,说也不急,你再想想,也先把身体养好,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然后许大明就走了,之后每隔几天来一趟,给石岚送水果送营养品,说石岚太瘦了,应该增加点儿营养。

  半个字不提之前的事儿,也不催石岚,就是来看她。

  5

  入秋,石岚嫁给了许大明。

  用石岚妈的话说,她都这样了,还有许大明这么个男人接着,也算是好命了。不然不光工作丢了,还背着个为那种男人盗窃财物的坏名声,工作和男人都不好找。

  放在以前,石岚哪会容旁人这么说自己,自己妈也不成。可眼下,石岚知道她妈话说得难听,却是事实。

  石岚算是被王干这个混蛋给毁了,如果再错过许大明,石岚自己都不知道以后日子怎么过。

  也只能妥协。

  结婚第二个年头,石岚生了个儿子。许大明的饭馆也扩大了规模,盘了个两层小楼。

  许大明对石岚也没得说。

  当了妈的石岚心静了,慢慢安心于眼下的日子。

  然后又一年春天,王干刑满释放,出来了。

  王干出来的第一天家都没回,就去了许大明的饭馆,跟许大明狠狠干了一架。等石岚得到信赶过去的时候,饭馆里一片狼藉,许大明跟王干已两败俱伤。

  要是搁在三年前,许大明收拾王干这个小白脸不在话下,但小白脸王干坐牢干了三年活,也练出了一把子力气。

  石岚当即报了警。

  警察过去,鉴于是王干主动上门挑衅,许大明属于正当防卫,并且王干还砸了饭馆不少东西,又有个前科,于是又被提溜了回去。

  警察让许大明也去派出所做个笔录。

  被押上警车的时候,王干冲着石岚吼道,石岚你个傻B,你当我不是好人,可许大明特么地才是个人渣。他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不光去举报我捎带着也把你害了……

  王干的叫声被关在警车里,很快没了。

  6

  石岚也没让许大明收拾一地的狼藉,扯着他去了附近的一个小诊所,处理了一下额头和手背上的伤口。

  石岚说这个王干,简直神经病。

  问大夫要不要打狂犬疫苗。

  许大明噗嗤乐了,说又不是让狗咬了,打啥疫苗啊?

  石岚白了许大明一眼,就当让狗咬了吧。

  许大明又一乐,不过还是打了针破伤风。

  许大明去派出所做笔录的时候,石岚也去了,石岚想见见王干。

  俩人就在派出所见了面。

  石岚问王干,你咋知道当时是许大明举报的你?

  王干冷哼一声,你当我关起来外头的事儿就都不知道了?是许大明有一次喝多了自己说的,刚好我一个哥们儿听到了。其实就算他不说我也心知肚明,这事儿也就他能干上来,他要是不把我害进去,不把你这个正式工弄丢了,他能捞着你么?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想到你竟然真嫁给他了,石岚,你太让我失望了。

  石岚没接话,突然笑了。

  王干被石岚笑得一愣,说你笑啥?

  石岚说我笑你说错了,许大明不是癞蛤蟆,我也不是天鹅,我就是你说的傻B,一早没看出来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

  王干眼神一晃,石岚你说啥呢?

  石岚又一笑,你和那个村干部不光是合伙造假酒吧?你和村干部的闺女有婚约吧?你跟我好,不就为了那些商标么?

  王干蹭地站起来,许大明跟你说的?他那是造谣。

  石岚也站了起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王干,别给脸不要脸,你有今天,是你活该。

  说完,石岚转身走了。

  石岚要等许大明做完笔录一起回家,石岚从来没像此刻这么觉得,许大明这么好,这么……难得。

  7

  石岚没想到许大明会放出风去,说是他自己举报了王干,因为那根本不是许大明干的,而是石岚。

  石岚有一次无意中碰到了王干跟村干部闺女一起逛街,手拉手。当时石岚就懵了,然后没怎么费劲就弄清楚了王干跟那个女孩的关系,也没怎么费劲就弄清楚了王干在她这里弄商标,根本就不是为了给他妈卷门帘儿。

  隔着锁着的铁门,石岚只瞅了一眼,就知道王干在那个小院里干的啥?那些东西,石岚太熟悉了。

  但当时伤到石岚的不是王干造假酒,而是他骗了她。在那个年纪,在心无旁骛地迷信爱情信任一个男人的年纪,王干那种欺骗,是可以让石岚失去理智的。当时石岚心里就蹦出来一个念头,她要报复王干,哪怕搭上自己,也要让王干一无所有。

  她不在乎跟他同归于尽,在当时。

  事发后丢了工作,石岚才有些后悔,才知道为了报复那个人渣,付出的代价有点儿大了。

  后来嫁给许大明,确实也有点儿因为泄气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但许大明对石岚是真好,不光对她好,把日子经营得也好,石岚虽然没了工作,可过得不比任何人差,石岚慢慢笃定下来。

  并没想到王干出来后,会去找许大明的后账。就像石岚一直不知道许大明放了这个风出去。

  直到王干这么一闹,石岚才明白了许大明的良苦用心。

  许大明一开始就知道这事儿是石岚干的,也知道王干这种小人,等以后出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许大明怕石岚吃亏,干脆先把这事儿揽到了自己身上。

  所谓喝醉了说漏嘴,还让王干哥们儿听了去,当然都是许大明故意的。

  就是要把石岚从这件烂事儿里捞出来。

  何况如果举报者是许大明,更顺理成章。

  王干当然信了,出来后直奔许大明去了,一是讨伐,二是挑拨一下许大明跟石岚的关系,结果弄巧成拙,反倒让石岚终于明白,她失去的那个人比她以为的更浅薄,而得到的这个,却比她以为的更值得珍贵。

  石岚悟出来后,忍不住就笑了。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2 464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