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看穿男人那点花花肠子

2018-11-09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2 507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程小莹没想到,韩颂竟然好这口。

  一开始她还没多想。但三番几次,她去跟韩颂汇报工作进展情况,韩颂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她手上,胳膊上,甚至某些小敏感部位看似无意地摩擦而过。再配合着韩颂那种一闪一闪有些神秘意思的眼神,程小莹就慢慢明白过来,真不是她想多了,这些小动作,就是韩颂给她的暗示。

  成年男女,好多事根本不用说出来。

  明白过来后,程小莹有些凌乱——不是恶心,也不是果断地拒绝和抗议,程小莹心里就是一个乱。

  乱是因为,程小莹心里一直有个梗。那就是虽然外人眼中她的工作也算风光,在一家很有点名头的公司做内刊,还能沾上点文化人的边儿,但却不过是驴粪蛋儿表面光。因为她们公司虽然没有上市,但内部是有分股份的,能进到这栋总部大楼办公的大部分人都有。而程小莹因为种种原因,只不过就是个单纯的合同工。虽然待遇上还算公正,工资不比同事少,但到底是有差别的。

  比如拿到手的虽然不少,但缴纳的部分就少得多了,社保医保公积金什么的,到程小莹这一块儿全都是最低标准。

  还有年底分红,别的同事一领就是上万,程小莹一分钱没有。

  利益还在其次,程小莹最在乎的还是名分本身。有股份的没股份的,这就跟男人的正室和外室是一回事。

  尤其每次程小莹看到那种“全体持股人员参加”的会,自尊心都要被狠狠搓揉一下。

  说白了,这工作是鸡肋,可程小莹到底也没勇气扔下这鸡肋的工作另谋高就,一是年龄在那里放着,过了年,程小莹就三十六了,没什么太出色的特长,想换份工作也没那么容易。

  再就是这份工作干了也有小十年了,这么走了程小莹不甘心。

  这种不甘心,程小莹跟路桃不止一次互相倾诉过。

  2

  路桃不到三十岁,比程小莹来公司晚几年,情况跟程小莹差不多。

  因为同病相怜吧,虽然程小莹跟路桃性格不一致,但大面上关系还算不错。俩人没事儿时会扎堆儿吃饭,吐槽一下彼此在公司身份的尴尬,也会惋惜一下之前有过那么两回持股的机会,但她们所在部门的头儿属于那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性格,尤其这份工作本来也没啥大的起伏,所以秉着宁肯少一事绝不多一事的原则,硬生生把她俩耽误了。

  说来说去,俩人都挺委屈。

  俩人也就这么吐槽着委屈着,结果入秋的时候,不愿揽事儿的头儿竟然调走了,从下面分公司调来一个新头儿。便是韩颂。

  韩颂四十出头,看上去很精干的男人。

  之所以调整,是因为除了内刊,公司也决定适应新媒体的发展,把公众号也做起来,为此又从分公司挑了一个专业人才。

  韩颂第一次召集大家开会便暗示了,如果两方面都做好了,他会想办法考虑一下个别员工的持股问题。

  当时程小莹着实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就被那种充满希望的感觉给扫描到了。她转头瞥了路桃一眼,很明显,路桃眼神里也真真实实地闪了一下光芒。

  也正是韩颂给的这个希望,让程小莹在接触到这个男人的不良暗示后,才没有做出本该有的反应,而是犹豫和纠结。

  社会上混了这么多年,程小莹也知道人生处处埋着坑,没有那么多光明正大和理所当然,这个世道也就是挡着块硕大的遮羞布,布底下,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都有,置身其中,程小莹还真不具备逆流而上的勇气。

  比如韩颂动手动脚时,程小莹以贞洁烈女的高傲一巴掌扇过去的姿态会很好看,也解气,但是,然后呢?

  想想然后,程小莹着实发虚。

  尤其程小莹还从一个熟人那里听了个小道消息,路桃老公跟韩颂是七拐八拐的亲戚,然后突然想起路桃那天眼神里的光芒,程小莹心里顿时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3

  凡事就是如此吧,之前程小莹介意自己的身份不假,但有路桃一起做伴,尴尬还能分享。可是如今,如果传言属实,路桃借着跟韩颂这七拐八拐的关系也有了股份,那么尴尬的就只有程小莹一个了。

  不光尴尬,还实打实地丢面子,毕竟程小莹比路桃早来几年,论资排辈也该是程小莹。

  输给她,程小莹觉得真没法再待下去了。

  也正是这种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程小莹在韩颂的又一次暗示下,忍不住动摇了——程小莹和老公都没任何家庭背景,因为也无任何所谓人脉,这些年全靠俩人赤手空拳地自己拼。如果这次的机会再被路桃抢了去,程小莹这辈子也就是个“外室”了。

  ……危机感、挫败感加在一块儿,程小莹觉得她必须破釜沉舟了,没准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更没可能了。

  当然这有些对不起自己男人,但谁让男人没本事改变她的命运呢。

  程小莹也不奇怪韩颂为何会选她而不是年轻几岁的路桃,抛开他们七拐八拐的关系不说,虽然路桃比程小莹年轻,但姿色上差了一截子。

  路桃除了个高,五官皮肤包括气质都比不过程小莹。

  路桃的个高,高得有点儿硬邦邦,有点儿凛冽,有点儿僵。

  总之,上下分析左右权衡,程小莹决定了铤而走险,用自己还没老去还被人垂涎的皮囊,换一个后半生的安稳。

  4

  可还没等程小莹去韩颂那里应口,却横生了枝节——路桃在工作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某公司一个实习生色诱副总,然后拿视频作当条件,逼上司予以转正。结果视频不知怎么泄露了出去,最后落得两败俱伤,副总也待不下去了,灰溜溜滚了——

  这种八卦的消息,之前群里也偶尔有人会发,但路桃这一次却砸得又准又狠。程小莹还木呆呆地没反应过来,韩颂那边儿的态度,已经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再谈工作时,跟程小莹保持了相当的距离不说,从动作到眼神到表情再到言语,都人模狗样起来。

  半点儿没了之前的勾勾搭搭。

  很明显,韩颂是被路桃扔群里那个消息吓着了。一是消息本身的影射;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他勾搭程小莹的事儿,漏风了。

  程小莹不过脑子也知道,这回路桃是故意的。她一定是察觉了什么,所以釜底抽薪地给韩颂提了个醒,让韩颂断了对程小莹的念头。

  程小莹突然发现,她小瞧看上去大大咧咧的路桃了。平时没有什么竞争,大家还都维持一个表面的平和,但关键时候才能见到真面目。

  程小莹简直莫名恼怒,相比韩颂的不规矩,程小莹此刻对路桃恼怒更甚——至少韩颂的勾搭程小莹是愿者上钩,但路桃这一招借力打力却生生断了程小莹的希望。

  路桃太鬼了。

  不过是别有用心。

  一下子,程小莹恼死了路桃。

  5

  路桃却好像半点儿没察觉到程小莹的冷淡。那天午饭,照旧端着餐盘晃荡到了程小莹对面,跟程小莹说,今天的菜不错嘛。

  程小莹也不好当面发作,淡淡应了一声。

  路桃便一屁股坐下来,一边塞了口米饭一边道,靠,男人真没几个好东西,就韩颂那德性的,竟然敢惦记姑奶奶,想啥呢?把劳资当什么人了?

  程小莹咯噔一下抬起头,说你说啥?

  路桃左右瞥了一眼,我是说韩颂不是啥好东西,我去他那儿聊工作,竟然对我动手动脚的,好几回了,奶奶的,啥玩意儿?还想潜规则呢,想得美,姑奶奶一条消息就把他治了……

  路桃含着米饭嘚啵着,程小莹却寒毛直竖。本能中,她不想相信路桃说的话,但理智却信了。路桃说的细节,那些小动作,跟韩颂对她的小动作如出一辙。

  也就是说,韩颂的邀约根本不是针对她一个人的,还有路桃。

  或者根本也不是什么邀约,这个男人就是单纯地下半身动物。所谓股份,就是给她们下的饵,愿者上钩,先到先得。

  可是……路桃还有跟韩颂那层关系呢,不应该啊。

  程小莹蒙圈了。

  正蒙着,路桃拍了程小莹胳膊一下,说程姐,你别怪我莽撞哈,我可听说你跟韩颂扯着亲戚关系呢,我这算是得罪了,不过一码归一码,别说他是你亲戚,任是谁这么干也不成啊。我没当场甩他巴掌也算是给他留脸了,算我看在你们是亲戚的面子上……

  程小莹手里的勺子吧嗒就掉在了桌上,把路桃吓一跳,瞅着程小莹说,程姐,你不会是生我气吧?

  程小莹缓了半天,没答路桃,反问道,你听谁说我跟韩颂是亲戚?

  路桃说机关上的,办公室那个大姐,你知道她包打听,爱传话,我也是无意听到的,咋了?不是真的啊?

  程小莹突然就笑了。

  6

  也不管路桃的莫名其妙,程小莹就在那里笑了好半天,笑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终于程小莹不笑了,拍拍路桃手背说,对,我跟韩颂是亲戚,按辈分,他真得叫我姑奶奶。

  路桃说啥?

  程小莹就一字一句地说,韩颂得叫我姑奶奶——突然程小莹醒悟过来,所谓的亲戚关系,她跟韩颂也好,路桃跟韩颂也罢,不出意外,是韩颂自己放出来的风,就是为了在为他的好色加一个让对方情愿的砝码。

  韩颂,就是个陷阱,程小莹真上了钩,最后必然是个糟糕的结局。

  路桃一愣神,随即哈哈笑起来,说真的假的?

  程小莹说,真的。不过姑奶奶不想在这儿伺候这个孙子了,打算另谋高就。

  路桃突然不笑了,瞅着程小莹说,为啥?

  程小莹说不为啥,干够了,这么无名无分半死不活的,换个地方没准就是新生活,说到底,我也才36岁而已。

  路桃便哎呀了一声,说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想走了,突然觉得这么待着没意思,以前是怕出去找不到更好的工作,现在瞅瞅,留下来也未必有多好,还摊上个这么恶心人的头儿……我没别的意思啊程姐,我就是觉得没劲,不就特么一点破股份么,被人这么恶心着,不值。

  程小莹尔一笑,对,不值。

  7

  程小莹转头辞了职,前后脚地,路桃也辞了。

  然后有家新媒体招有经验的编辑,程小莹跟路桃都递了简历过去。

  结果路桃被聘用了,因为年龄关系,路桃29,对方要的年龄,是30岁以下。

  但这回程小莹没气没恼没嫉妒,一点儿也没。程小莹突然发现,她做了那么多年临时工,最大的收获不是工作经验,不是工资收入,不是其他,而是……路桃。

  一个大大咧咧,但关键时候拎得清守得住底线的路桃。

  如果不是路桃,如果路桃跟她心思一致,动了那种念头,那么如今她俩,哪怕再把韩颂拉进来,也不过是两败俱伤。

  是路桃,把已经一脚踏进污浊的程小莹拉了出来,不光让程小莹看清楚了韩颂,还让程小莹彻底醒悟过来,人固然有私心私欲,固然有所图谋,固然在很多时候可随波逐流,但总要给自己划一道底线,否则一旦底线全无,最后难堪的,一定是自己。

  程小莹都不敢想如果她俩都跟韩颂苟且了,有一个人想得的股份得不到,那么必然会闹,会败露,她十年的婚姻没准也会触礁。

  她的结局,也就是成为一个好色男人的殉葬品。

  还好有路桃,无心机,有底线,直来直去的路桃,让程小莹躲过一劫。

  程小莹觉得日后她会好好跟路桃做朋友,以此提醒自己作为女人,路该怎么走。

  至于韩颂,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上得山多终遇虎,程小莹基本能想出来韩颂的结局,他会为自己秉性里的恶劣付出代价。

  这是必然。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2 507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