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情感驿站

小说:开着灯拥抱你

2018-11-08        文章来源:我是九爷

0 322 分享到:

  原创: 我是九爷

  1

  凤兰的姐凤英在结婚前半个月跑了,确切说是私奔了,跟着一个开货车的男人。

  那男人凤兰也见过两次,长得挺俊,比她准姐夫曲敏江看起来要洋气。一开口,就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那种口吻。而凤兰的准姐夫曲敏江得到信儿的时候,凤英跟着货车司机跑了已经一整天了。

  一天,就算徒步也跑出去百十里地了,何况男人还有大货车。

  知道后,曲敏江跟他爹妈还有几个亲戚来堵了门要人。没有人的话曲敏江爸说必须退钱,十万块钱一分不能少。还要算上利息。

  凤兰爸妈快被气疯了,凤兰爸差点儿心脏病都犯了。那十万块早给凤兰弟盖上了房子。就这房子还没垒院子。

  眼下别说十万,凤兰家连三千都拿不出来。

  曲敏江全家挤在凤兰家的小院里义愤填膺,非要个说法。情急之下,凤兰妈突然瞅了一眼在一旁跟着着急上火的凤兰,脱口说,凤英跑了,凤兰咋样?

  正在为眼下情形焦虑的凤兰咯噔怔住了,但没等她开口,凤兰爸也瞅了她一眼,这是个办法,赶紧的去跟亲家商量商量。凤兰比凤英小两岁,也二十了。

  又叹口气,本来还想让凤兰挣点儿彩礼把三儿的院子垒上的……

  凤兰喊了声,爸!

  凤兰爸冲她一摆手,要是不想你爸死,你就给我闭嘴。

  凤兰便把嘴巴闭上了。

  凤兰跟她姐凤英不一样,凤英从小就任性,不顺从。凤兰则相反,这么多年唯爸妈之命是从。

  这个时候,她爸把死活的事儿都挂嘴上了,她哪敢多说半个字,只能眼睁睁看着爸妈揣着这个馊主意出了屋。

  2

  凤兰爸妈来到院子,跟气咻咻的曲敏江爹妈把他们的打算说了。凤兰妈说凤兰年纪不大,勤快又孝顺,家里里里外外都靠她,本来要多留两年的。可眼下也不能对不住曲家,舍不得也得舍得了。

  言下之意,曲家要了凤兰,是赚了便宜。

  凤兰妈说着抬起胳膊用袖子抹了把眼泪。

  曲家人也愣了半晌,随后曲敏江爹妈简单低语了两句,他们同意了——凤英跑了凤兰也行,反正凤兰家也拿不出钱来,总比人财两空的好。

  可曲敏江却不同意,曲敏江说这是能替的事儿吗?当初定的明明是凤英。

  曲敏江嘟着嘴嘀咕,我就要凤英。

  但话音未落,曲敏江的脑袋上就挨了他妈一巴掌,曲敏江妈骂道,要个鬼啊,就凤英那样儿的,回来了还能要么!

  曲敏江摸了摸脑袋没敢顶嘴,但嘴巴还跟那儿撅着,明显是不乐意。

  这一幕,凤兰站在窗口看到也听到了,她知道曲敏江其实没看上她。也难怪,明明一个爹一个妈,但凤英长得就比凤兰好看得多。

  凤英眉清目秀,齿白唇红,鼓鼓的胸脯细细的腰,一头乌黑长发,是七里八村有名的俊丫头。

  凤兰呢,顶多是五官端正,个头比她姐低了半头,体重却比她姐沉十来斤,倒是敦实,有把子力气,要不是占个皮肤白,都不像个女的。

  在外头说她跟凤英是姐妹俩都没人信。

  但曲敏江不乐意也没办法,彩礼是他爹妈出的,自然也做得了他的主。

  两家人简单商量了一下,就把曲敏江跟凤兰的婚事定了下来。

  还是以前定好的日子,曲敏江的妈说,但这回要先去登记。

  当天就押着曲敏江跟凤兰去镇上办了手续。

  3

  凤兰就这么嫁了。

  曲敏江家在山外,家里有个不大的养猪厂,养了几十头猪,原本是曲敏江爸管理着,曲敏江一结婚就交给了他。

  凤兰自然帮着打理。凤兰妈倒没夸张,凤兰干活是一把好手,并且凤兰还喜欢干家里的活,村里好多同年龄的女人都去了外头打工,但凤兰一点儿不想出去。

  凤兰就是喜欢村子里的日子,倒是很快就讨了曲敏江爹妈的欢心。

  甚至老两口私下里觉得凤英跑了也不是坏事儿,长得那么好看,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

  曲敏江对凤兰却一直不冷不热,早早晚晚的在一块儿,话也说不了几句。

  凤兰知道曲敏江心里别扭,这事儿搁谁都别扭。毕竟自从曲敏江跟凤英订了婚,逢年过节曲敏江来家里,见了面,凤兰都给他叫姐夫。

  如果曲敏江跟凤英热了转头又跟凤兰热,那倒不正常了。

  不过曲敏江对凤兰也有热的时候,就是在床上。

  结婚三个月的时候,凤兰怀上了,年后生下一个丫头。当年年底,凤兰又怀上一个,不负曲家人所盼地在隔年秋天生下一个大胖小子。曲敏江爸乐颠颠去交了罚款。

  那两年生猪价格挺好,养猪厂扩大了一倍,曲敏江家盖上了两层小楼。

  儿女双全,安逸富足,也就在凤兰的日子风生水起的时候,凤英回来了。

  4

  凤英先回的家,结果被爹妈一通骂给骂了出来。

  骂出来之后,凤英掉头来了凤兰家。

  那天中午凤英进院的时候,凤兰刚出了月子,正坐在院里解着怀奶孩子。

  生了俩孩子的凤兰比以前更胖了,月子没出屋,养得又白,顶着个头巾,就是一白白胖胖的农村妇女。

  凤英完全不同。

  三年了,凤英的身材一点儿没变样儿,脸还是那么好看,穿了粉色的毛衣和黑裙子,拎着个挎包,头发烫了大波浪的卷披散在脑后,又洋气又……妩媚。

  凤兰虽然一眼认了出来,可半天才反应过来,吃惊地抱着孩子站起身喊了声姐。

  凤兰说,姐,你……你回来了。

  凤英就站在院中央,歪着头看了凤兰片刻。也没应声,然后快步走过来,像电视剧里那样,把凤兰和孩子一起拥进了怀里,凤英说,想死我了凤兰。

  凤兰还是发现凤英变了。

  不是相貌,凤英的相貌比以前更好看了。

  凤英的变化凤兰有点儿说不上来。以前的凤英就是任性,有点刁蛮。但现在的凤英,更多了些见过世面的圆滑,对爹妈的痛骂一点儿都不在意。说他们在乡下,啥都不懂也正常。然后跟凤兰说,姐可要在你家住几天哈,你不能也把姐赶出去吧?

  好像压根忘了这也是曲敏江的家,忘了当初她跟曲敏江那档子事儿似的。说得凤兰半天都没接上话。

  凤英也不管凤兰接不接话,包往压水井上一挂,伸手就给凤英儿子抱了过来,说来让大姨看看,看看长得像谁……啧啧,这眉眼,跟他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哈哈哈……

  然后就在凤英哈哈哈的时候,曲敏江一脚迈进了院子。

  凤英抱着孩子一回头,曲敏江的另一只脚没抬好,绊在了门坎上,绊得曲敏江一个踉跄,差点趴到了地上。

  5

  凤兰没能赶凤英走,到底是亲姐。

  曲敏江更没能开了口——凤英根本没给曲敏江说什么话的机会,抢先就把曲敏江将在了那里,凤英说妹夫,你不会把我这个当姨妈的赶出去吧,再怎么,我也是孩子姨妈。

  凤英说着还从包里掏出了一对小银镯子,说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你们孩子生那么快,就准备了一份礼物,先给我外甥戴上了,外甥女的回头我补上。

  说完凤英把那对银镯子套在了凤兰儿子胖乎乎的小手腕上,倒是好看。这一系列的先入为主,也让凤兰和曲敏江都哑在了那里。

  随后凤英便抱着孩子进了屋,边走,边打量着这新崭崭的两层小楼,赞不绝口。

  凤兰瞅了曲敏江一眼。

  曲敏江扭头避开了凤兰的眼神。

  凤兰没吭声,跟着凤英进了屋。

  曲敏江爹妈第二天中午才得到信,曲敏江的妈气咻咻地跑到门口,正碰上凤英在抱着凤兰的闺女,在门口举高高,逗得丫头乐得什么似的。曲敏江妈的那股子怒气,就被自己孙女的笑声给挡住了,站在不远处瞅了瞅,叹了口气掉头走了。

  凤兰在院子里看着婆婆离开,也兀自叹口气。

  凤英就这么在凤兰家住了下来,没事儿逗逗孩子。那天姐妹俩抱着孩子,在曲敏江家地里、养猪厂转悠了一圈后,凤英跟凤兰说,你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

  这是凤英进门后,说的第一句这种话。凤兰一怔,心里没来由地一软,抬头看了凤英一眼问道,这两年你咋过的,他呢?你这回还走么?

  凤英说不提他,我在外头挺好,现在在省城给一家公司跑业务,刚好这段跟咱们县里有买卖,我就跑回来看看,结果爹妈不让进门,不让进就不进吧。

  凤英笑嘻嘻,反正你让我进门就成,我瞅着曲敏江对你还是挺好的。

  凤兰点点头,挺好。

  凤英说那就成。

  6

  聊着,俩人回了家,曲敏江正在院里撅着屁股搬猪饲料朝外头的三轮车上装。袋子很大,曲敏江搬得有点儿吃力,凤英便把凤兰的闺女放下,过去帮曲敏江抬饲料。

  曲敏江一抬头,看到是凤英,手一松,一袋子饲料啪嚓掉地上摔散了。

  凤英噗嗤一乐,看你。

  说着蹲下来用手把散了的饲料朝一堆划拉,边划拉边问曲敏江,这饲料都是从哪儿买的?

  曲敏江愣了一下,闷声答,镇上。

  凤英捧起一把瞅了瞅,这饲料可不咋样。

  曲敏江有些纳闷,你咋知道?

  凤英把饲料放进袋子拍拍手道,我们公司也做进口饲料,猪饲料鱼饲料鸡饲料什么的,这次我回来,跟县上几家厂子签了好几笔合同呢。

  曲敏江这回真愣了,转头瞥了凤兰一眼。

  凤兰朝曲敏江一笑,我姐在省城找了工作,就是做这个的。

  半天,曲敏江愣着应了一声。

  那天凤英扎扎实实给曲敏江上了一堂饲料课,曲敏江简直心服口服。晚上进了被窝,跟凤兰说,你姐真是挺懂行的,比镇上卖饲料的懂得多了。

  又问,那个……你姐咋干上这了。

  凤兰白了曲敏江一眼,我姐不是你姐?

  曲敏江脸一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

  凤兰打断曲敏江,她跟着跑的男人结婚了,她让人骗了,但我姐心气多高啊,就算遭人骗了,不干出点儿人样也不肯回来,我姐虽然文化不高,但模样好,就着了这份工作。

  曲敏江哦了一声,难怪。

  凤兰说,难怪啥?

  曲敏江说,没啥。

  凤兰一笑,难怪我姐会跑,她生来就是要在外头过日子的对吧。

  曲敏江的脸又红了。

  7

  凤兰做主,在凤英那里订了五万块钱的进口猪饲料。本来曲敏江想先订两万块的,但凤兰她跟曲敏江算了一笔账,虽然这猪饲料价格比镇上的高了一倍,但可以在以前的一半时间内让猪长成,缩短生长期,合算。

  再说凤英刚过来县里这边,要凑业绩,她想帮衬姐姐一把。

  曲敏江应了,他已经对凤英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当初凤英扔了他跟人私奔的怨气都没了。用曲敏江的醉话说,凤英这个女人,让人怨都怨不起来。

  凤兰说,是。

  凤英拿着凤兰给的五万块钱回了省城。

  随后凤英一走,曲敏江就开始收拾西边的仓库准备放饲料,却被凤兰拦住了,凤兰说,别收拾了,我姐是骗咱们的。

  曲敏江愣半天才怔怔地问,啥?

  凤兰说我姐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司卖饲料的,她回来,就是来弄咱们钱的。至于猪饲料什么的,她是看咱养猪临时抱佛脚,大概是从手机里扒拉出来的那些道道。

  曲敏江差点一屁股坐地上,眼睛瞪得老大,说你咋知道?

  又说你是不是……是不是弄错了?

  曲敏江根本不相信。

  凤兰便拿了张纸条给曲敏江看,是凤英写的借条,就压在她睡的那间房的枕头下,说借了他们五万块,等有钱了一定还。

  至于原因,凤英没有解释,但凤兰也揣摸得差不多了。

  其实凤兰早就知道了她姐不对劲。

  有一次她听到凤英偷偷打电话,是打给那个男人的,说别说五万块,就算十万她也要想出办法来,让他安心住院。凤兰就起了疑,一次趁凤英洗澡时扒拉了她手机,知道男人撞了人,不光伤了旁人,自己腿也撞断了,又负全责,钱赔光了都不够,连住院费都交不上……

  凤英是实在没辙了,才想到在娘家人身上想法子。但她并没有把握,如果说出实情,他们会帮她。毕竟当初她是为那个男人扔了个烂摊子给娘家,说起来她男人算是娘家的仇人。

  所以想来想去,她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

  曲敏江额头的筋都鼓了起来,吼道,没辙就来骗自己亲妹妹?她也太可恶了,不行,我得报警把钱追回来。

  凤兰白了曲敏江一眼,报啥警?她可是我姐,她这样我也不落忍。

  曲敏江说她活该她!

  凤兰说,活该她也认了,她为了那个男人连爹妈都不要了,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比天还大你懂不懂?现在她摊上这事儿,我能眼睁睁见死不救?将心比心,如果是你也遭了难,没准我也能干上这种事儿来。

  曲敏江咯噔顿住了。

  8

  凤兰开头就知道凤英回来绝不是为了看爹妈,看她。凤英虽然看上去风风光光,衣着光鲜,可是送给凤兰儿子那对镯子是假的,凤兰摩挲了几次就发黑了。

  凤英穷得连对银镯子都买不起,并且她那份圆滑笃定,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她天天变着花样讨好孩子,讨好凤兰夫妻,这不是她的本性。

  随后稍一留意,凤兰就知道了凤英男人出了事儿。

  凤英,是真在意那个男人。

  可凤兰什么都没给曲敏江说。

  这么长时间了,凤兰知道曲敏江心里一直装着凤英。他当初看上的就是凤英,更因为凤英跟人私奔而耿耿于怀,始终放不下。

  一个男人,心里放不下别的女人,那么凤兰的日子看着再光鲜,也是憋屈和残缺的。

  比如曲敏江跟凤兰睡得再热乎,可是有一个习惯,都是关着灯的。

  凤兰都能想出来,曲敏江那个当儿,脑子里装的全是她姐。

  凤兰不要这样过日子,曲敏江是没看上她,可她一开始她就看上了曲敏江。凤兰觉得她这辈子能找到曲敏江这么一个相貌端正又踏实的男人,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当初,凤英跟人私奔的时候,爹妈是愤怒和焦灼的,但凤兰心里,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小欢喜,然后她妈一提让她替她姐嫁过去,凤兰心里简直开了花。

  凤兰根本是自愿嫁给曲敏江的,哪怕这个男人心里没有她。只是凤兰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让曲敏江放下凤英,这是曲敏江心头的结,更是她的。

  直到凤英回来,察觉到凤英的真正目的后,凤兰知道打开曲敏江心结的机会来了。

  凤兰其实也心疼那五万块钱,可是她知道,这五万块花出去,以后曲敏江心里,才会真真正正把凤英给放下了。

  一个心里只有另一个男人,一个为了另一个男人能回来骗自己妹妹的女人,曲敏江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呢。

  而除了能借此让曲敏江彻底放下凤英之外,说到底,凤英是凤兰的姐。

  就算那五万块还不回来,那份血缘,也值五万。

  所以凤兰跟曲敏江说,不许恨我姐,我倒盼着她跟那个男人能把日子过好。

  唏嘘一声,曲敏江开着灯把凤兰抱在了怀里,曲敏江说,凤兰你心地太好,你姐不如你。

  凤兰没吭声,回身抱住了曲敏江。

  夫妻三年多,那还是他们头一回在灯光底下如此亲密。

  凤兰喜欢这种亲密,也真心希望凤英能好。

  都好了,日子才真的好。

  作者九爷,专写两性小说,致力于性与男女关系的剖析。更多爆文详见公众号:我是九爷(qingaishita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0 322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