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故事:“他花10块钱泡我,我和他同居3年”

2018-10-12    桌子的生活观     文章来源:桌子的生活观

1 1510 分享到:

  作者:桌子的生活观

  来源:桌子的生活观

  (ID:zzdshg)

01

  没有想到,大学谈了五年的恋爱没成,相亲谈了三个月就把结婚提上了日程。

  我和李奕在珠宝店挑选结婚戒指时,店员恨不得把所有的新款式都和我们介绍一遍。

  我看着眼前摆着的各种戒指,有黄金指环的,有钻石的,有花样式的,应有尽有,但价钱一个个高得可怕。

  李奕看到价钱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把几款新季出的戒指推到我面前,说:“你喜欢哪个我们就买哪个。”

  当时我愣住了,也许真的是太久没有体验过可以随心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我竟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是的,我又忘记了,和李奕在一起从来就不需要考虑钱的问题。

  晚上李奕开车送我回家,走到小区门口时,隐约看见一个身影在我家楼下徘徊。

  即使光线很暗,我也一眼能够认出来,他是肖泽。

  我以为自己再次见到他会很平静,没想到心还是不争气地扑通狂跳,下意识地让李奕赶紧离开。

  可是,肖泽还是看见了。

  凝固在脸上的笑容,难看得像浆糊强粘上去的,一碰就能掉。

  他比五个月前憔悴了许多,脸上没有清理的胡渣子和深深凹陷的眼眶,整个人看起来黯然失色。

  只有那双熟悉的眼眸,依然残留着几分少年时的清澈和孤勇。

  他紧紧地盯着我,虽然脸上挂着笑,可眼底却是满目苍茫,抹不去的忧伤。

  我正想和他客套地问候一声,谁知,他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举到我面前说:“小希,你想要的戒指,我做到了。”

  说这话时,他笑得像个孩子,橘黄色的路灯落在他的身上,柔软而温暖,衬得那抹笑分外温柔。

  那是一枚素圈戒指,是我很久之前看中的一款,它没有华丽的修饰,比我在珠宝店里看到的任何一款都要简单朴素。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我就是特别喜欢它。

  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 之所以喜欢它,是因为肖泽只买得起它。

02

  第一次看到肖泽的名字,是在校园宣传栏的一个小说专栏里。

  那时候我还没有见过他,只知道他会写诗歌,会写小说,文章还发表在当地知名的杂志上,班里的同学一个个都羡慕得不得了,直呼他“大作家”。

  每次宣传栏更新,我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把肖泽的文章看完,越来越感叹,一个男生是怎么写出那么多脑洞大开的好故事。

  而第一次看到肖泽本人是在图书馆里,他总爱坐在偏僻的角落,一个人捧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敲击着什么。

  有一次我坐在了他的旁边,他略略低头,眼睛低垂,认真专注地看着屏幕,完全没有注意到我。

  我借着翻书的空隙,偷偷地打量他,才发现他鼻梁高挺,眼睛极亮,嘴角微微上扬。

  而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他就像沐浴在春光里,有种不真实的美好。

  忽然,他扭过头。

  我猛地吃了一惊,只觉得像是对上了一道明晃晃的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而我再次睁开眼时,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左脸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酒窝,特别好看。

  在一秒钟的对视中,时间与空间凝固,只剩下自己的心跳声砰砰砰。

  他见我整个人呆住,忍不住捂嘴偷笑,然后凑过来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美女,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他驾轻就熟地对着我笑,仿佛我们相识已久,刚刚的话不过是朋友之间的调侃而已。

  那一刻,我发现他深深的酒窝里,盛满了阳光灿烂。

  肖泽新一期的小说一出来,我就赶紧跑去宣传栏看,正津津有味地读着,有个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原来是在这里,难怪说感觉你这么眼熟。”

  我一回头,发现肖泽正笑眯眯地看着我,有点不怀好意但是却很善良的笑容。

  我讪讪地和他打了个招呼,赶紧扭过头去继续看文章,突然感觉所有的字都变得凌乱,颠来倒去连不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宣传栏前。

  透过面前的透明玻璃,我发现他的目光飘忽不定,嘴角扯着坏坏的笑。

  最后,还是我忍不住开口了,说:“你的小说写得真好。”

  在一闪而过的错愕后,他瞬间炸出一个笑容,问:“你喜欢吗?”

  他说这话时,眼睛里好像带着几分余悸,还有一点点莫名的羞涩。

  我重重地点点头,说:“喜欢。”

  忽然,他半俯身凑近来,在我越睁越大的瞳孔里,倒映着的全是他无限放大的脸庞,一个柔软的东西落在了我的嘴角,甜甜的。

  他轻声在我耳边说:“我也喜欢。”

  肖泽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出版一本自己的小说,所以,在大学的四年里,他把很多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看书和写作上。

  结果,我们的约会地点除了图书馆还是图书馆。

  每次他在认真看书,我在认真看他。

  看着金黄色的余晖从窗户泻进来,在他的睫毛与发梢折射出耀眼的光圈。

  看书时,他空闲的一只手常常会牵起我的握在掌中,我微微一愣,脸就蛮不讲理地变得通红。

  现在觉得,那时候特别单纯美好,两人看向对方时,眼里都是藏不住的闪亮和欣喜。

03

  刚毕业那会,我和肖泽住在北京的地下室,公用厕所、公用浴室,每天和十几个人争得和打仗似的。

  我在一家外企做翻译,而肖泽毅然地选择做自由职业者。

  当时所有朋友都觉得他疯了,一个刚出来的大学生,肚子还没填饱就嚷嚷着要做“作家梦”。

  当然,他们也觉得我疯了,因为我竟然还支持他的选择。

  虽然我们都知道,梦想都是基于渡过生存期那段连下顿饭都再三计划好后的时光的。

  可他,还是一腔孤勇地选择了写作。

  然而,事与愿违。

  肖泽在写作网站上做网络作家,每天不停地写,好几千甚至上万字,可是,没有人在乎。

  每个月只拿一千出头的全勤费,在北京这个高消费的城市简直是杯水车薪。

  每次我们一发工资,都恨不得一百掰成两百来用。

  有一次我们经过一家首饰店,橱窗上摆着一款正在打特惠价的戒指,虽然款式简单,却很有气质。

  我一直盯着戒指看,扯着肖泽的衣袖说:“以后你就用它来和我求婚吧,还要独一无二只属于我们的那种。”

  肖泽笑着说:“好。”

  他的笑容向来是干净纯粹的,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相信。

  在北京的三年,柴米油盐开始慢慢地消磨掉我们对这座城市的热情。

  随着接到一家又一家出版社的退稿信,肖泽越来越焦躁,我也越来越没有信心,开始劝他去找工作。

  他开始对出名变得偏执,除了写作,其他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

  而我不得不接更多的私活来负担房租和日常开销,回去以后,还有洗不完的衣服和干不完的活。

  每次回去看见刚刚收拾好的屋子,地上又丢满了废纸,就气得想发飙,而肖泽也变得多疑,他问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别没用?”

  我说:“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没用。”

  一字一句,发自肺腑。

  可是肖泽却总不相信。

  后来有朋友透露,说有人愿意高价购买他的小说,肖泽却犹豫了。

  而我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直在劝他。

  终于有一天,他怒了,拍着桌子对我大吼:“他让我去做枪手,如果卖了就真的与我无关了,甚至连我的名字都没有。”

  当时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可是看到墙角放着好几沓厚厚的废稿,心里的话突然就脱口而出。

  “反正也没有多少人看,先卖了吧。”

  这话说出口时,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他转过头看我,眉头紧拧,像是情绪崩溃,他说:

  “你要是看不起我就滚。”

  “肖泽,有种你就再说一遍。”

  我紧紧地盯着他,渴望他会像以前那样会温柔地把我拥进怀里认错。

  可是,他嘴唇微启,丢出了一个字:

  “滚。”

  我哭着跑了出来,走到大街上晃荡,却发现偌大的北京城竟没有我的藏身之所,马路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可没有一丝熟悉的味道。

  我有些后悔,转了一圈后想灰溜溜地回去。

  在门口站了很久,很多次想要敲门,却硬生生地忍住了。

  我想,他一定会来找我认错的,一定会的,我再等一等。

  于是,我在外面的台阶上坐着等他,想着该怎么和好,设想了无数个理由去原谅他。

  可是,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天色亮起来的那一刻,结局是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

  后来我们分手,许多朋友都说,我们俩明明还相爱,可就是太嘴硬,太逞强,为什么就不能先向对方低头。

  其实,年轻的我们都是这样,穷,还死要面子,自尊心特别重,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了对方的身上,以为自己赢了,其实我们输得一败涂地。

  所以不要怪,错过都是有理由的。

04

  那晚肖泽离开的背影,也是我永远忘不了的。

  他把戒指递到我面前,说:“我们结婚吧。”

  我问他:“你哪来的钱?”

  他低着头站着,像个傻子一样,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

  “我把书卖了。”

  我惊讶地看着他,努力睁大眼睛想把心底最后一丝酸涩的悲哀给逼回去。

  可夜晚清冽的空气吸入肺中隐隐发疼,竟连带着隔壁的心脏都有一阵阵抽搐的疼痛,泪水直逼眼眶,止也止不住。

  我说:“不要放弃,好好坚持你的梦想,毕竟你已经为它付出太多太多了。”

  突然,他抬起头,眼里闪着光。

  他说:“没有你,我不知道自己还在坚持什么。”

  他的话每个字都像锋利的刀子,把我原本坚定离开的信念一点点地撬开,曾经的回忆在措手不及中全都跑了出来。

  可是,想起那天晚上,当时我想,只要他来找我,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他没出来找我,我没回去找他。

  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倔强,一瞬间的固执,一瞬间的不爱,两个人就真的走不下去了。

  我咬住嘴唇,狠狠地一把推开他,说:

  “你这么穷,我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李奕他买得起比这贵上十倍百倍的东西,你什么都没有,只有你的小说梦。”

  顿时,他整个人怔在了原地,连戒指掉到地上都没有察觉,呆呆地望着我,眼底一片痛楚。

  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苦笑着说:“对不起啊,三年了,从没让你过上一天好日子。”

  我看着他微微发红的眼眶,有句话死死地梗在喉咙,可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我也没能说出口。

  最最重要的一句话:我还爱着他,包括他的一无所有。

  那次告别之后,有人说他去了上海,有人说他回了老家,可我们再也没有相遇过。

  我们之间仅剩的联系,就是他送给我的戒指。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半夜像发了疯似的在楼下找戒指,后来发现它滚到垃圾堆旁,竟觉得那是上天的恩赐。

  拿着戒指一直笑,一直笑,笑到蹲着哭。

  后来才发现它是定制的,上面刻着我们的名字的字母,紧紧相连。

  我知道,他答应过我的所有,他都记得。

  可是,我们谁也不记得,到底是谁先放开了手。

  我和李奕终究是有缘无份,但还是成了很好的朋友。

  分手后的遇见,他看见我手上戴着的素圈戒指,问:“我想知道自己到底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说:“你输给了一个未来很厉害的作家。”

  他笑笑,说:“那肯定比我会写情书,会说情话。”

  再次看到肖泽的消息是在两年后,我在一家书店的门口发现了他的招牌介绍。

  当看到“新晋作家”四个字和他的名字紧紧挨在一起时,我知道他终于成功了。

  站在人来人往的书店门口,我看着牌子,一个人又哭又笑。

  晚上快要入睡时,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肖泽的。

  “来我的签售会吧,我想见你。”

  我拿着手机惊呆了,曾经努力埋葬的岁月,全都活了过来。

  原来,刻在骨子里的人,我从来没有忘记。

  文章作者简介:桌子,身高1.85米,有八块腹肌的兼职男模。前南方航空公司职员,著有畅销书《你只是假装很努力》。三观比五官更正,思想比套路更深。新浪微博@桌子的生活观 ,个人微信公众号:桌子的生活观(ID:zzdsh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1 1510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会员129808736 2018-10-15 01:21:57

    看了文章心痛不已,成功是多仫地有价值,我也需要成功,爱情路上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生,不走回头路

    回复
    匿名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