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让“婆婆”洗内裤的嚣张小三

2018-10-11    本儿心     文章来源:本儿心

0 1443 分享到:

  作者:本儿心 benxinsing

  01

  于蕾蕾逛街的时候,被人骑电动车抢了包。

  当时她刚下车,才把车门关好,走到人行道上,戴上墨镜一甩头发,就感觉一阵风吹过,还有一股惯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肩膀扭了。

  再一看,自己的小香包没了。

  车钥匙还在手上,小香里有一块粉饼和一支口红,其他贵重物品…她突然想到,晕,里面还有孙金亚第一次送给自己的祖母绿宝石项链。

  那项链曾经戴过一段时间,后来总觉得太老气,就取下来,当时随手仍在了小香里,现在竟然忘了。

  她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本能地拨通孙金亚的电话,那边刚叫“宝贝”,她又一阵恶心,挂了电话打给110.

  靠男人还不如靠警察。

  于蕾蕾前一天才知道自己“被小三”,正和孙金亚闹别扭。没想到第二天出来逛街散心,就出了这事。

  她没头没脑的埋怨起来,想起自己背井离乡跟了看起来最不可能欺骗自己的孙金亚,怪到头来,边哭边喊:骗子,不是骗我说X城山清水秀,治安特别好吗?

  02

  于蕾蕾在警察局做完笔录,没精打采回到家里。她住在郊区的一栋大别墅里,那是孙金亚哥哥孙冠军在老宅的原址上起的房子,冠军他们一家住东头,中屋是公公婆婆住,西头就住着孙金亚和于蕾蕾。

  于蕾蕾与孙家人朝夕相处,已经一起住了一年半了。最近本来在商量婚礼的事情,没毛病,于蕾蕾说先去领个证吧。但是孙金亚却语焉不详,于蕾蕾一心急,说你不是还没离婚吧?

  孙金亚竟然语塞。

  气氛顿时凝滞下来,于蕾蕾把沙发上的抱枕等等都往孙金亚身上砸,大骂骗子,孙金亚半响才说:“我最近和她说,她就是不肯来办离婚……咱们要不先办婚礼吧!”

  于蕾蕾还想发作,看到准婆婆李凤珍睡眼惺忪的出现在他们门口:“大半夜的,还不睡觉呢……”

  于蕾蕾这才一个人去洗澡,出来时候孙金亚在看电视,她穿着浴袍给自己搽润肤露。孙金亚突然放下遥控器,又要来。

  于蕾蕾想推开他,但是挣扎两下放弃抵御。最近很久没有那个,想到孙金亚没离婚,她想,不会是跟原配那个过吧。

  于是,她突然变得比平时更妖娆,更主动,果然女人一主动,男人就不行,很快孙金亚就缴械投降:“饶了我吧。”

  于蕾蕾竟也有一种报复了的快感,偃旗息鼓,睡觉。

  虽然这事还没完。

  03

  于蕾蕾认识孙金亚的时候,是一个饭局上。那时候她是一个不入流小艺人,但是年轻貌美,大把的人追。

  当天活动的主持人算是个腕,平时不太和于蕾蕾打招呼。但是看到红点的咖就会把眼角笑成菊花,那天吃饭时候,主持人突然走过来,于蕾蕾想,我身边没有大牌啊。再看主持人竟然展现招牌菊花,对着她说:“蕾蕾,有个老板想认识你……”

  蕾蕾心里想,豁,原来兼职拉皮条。这才看到他身后,有个点头哈腰的孙金亚。

  那时候于蕾蕾有个准男朋友,是个同行小鲜肉。两人没说定,但是上过床,介乎泡友和男朋友之间,彼此觉得差不多,但是差个承诺。

  于蕾蕾刚看到孙金亚的时候,想起自己的准男友,只有一个词形容,云泥之别。 孙金亚这人年纪不是特大,但是长得特别像地鼠,虽说鼠像主贵,但是当时的于蕾蕾想,这样的贵,她消受不起。

  但是后来于蕾蕾竟然火速跟了孙金亚。

  没有其他原因,只能是钱,和真心。

  于蕾蕾是相信男人的钱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她在孙金亚那里像是当红辣子鸡大牌,而且出手阔绰,第一次送她礼物就送了一根祖母绿宝石项链,于蕾蕾看到有一张发票,是银泰开的,可以去调换,发票金额169999。

  04

  孙金亚当时还算是挺坦诚的,对于蕾蕾就像是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态度。但是于蕾蕾知道他的哥哥是孙冠军的时候,态度也有所转变。

  孙冠军太有钱,太出名,他们住的城市,有1/3的房子都是孙冠军建的。

  加上孙金亚不停的拿钱来砸于蕾蕾的心,于蕾蕾便答应与他一起吃饭。没想到第一次吃饭孙金亚就是全家人与她一起吃,孙金亚父母,哥哥孙冠军,还有嫂子陈芬。

  后来于蕾蕾就一直和这一家人搅合在一起。

  孙金亚一家人都长得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虽然刻薄,但是事实。就是从公公婆婆辈开始,两只老地鼠,生出了一窝的小地鼠。所以他们看到于蕾蕾的时候,个个两眼放光,觉得她不仅拉高家庭平均颜值,还有望改善下一代基因。

  后来于蕾蕾住进了西头,嫂子陈芬就没少吃醋。本来她是全家管家,每天早上要问她老公冠军,今天想吃什么?就吩咐保姆去买菜。

  结果冠军都是说,你去问问蕾蕾,看她喜欢吃什么。

  当时孙家虽然是暴发户,但是最忌讳被人说暴发,行事特别讲规矩。但是于蕾蕾全然不顾规矩,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和孙金亚从房间走出来。公公婆婆也不说话,随他们去。

  那时候,于蕾蕾是全家的绿宝石,都恨不得放在掌心。

  但是,现在,眼看婚礼在即,孙金亚的离婚却办不下来,这孙家人,竟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05

  最开始说风凉话的当然是嫂子陈芬,陈芬是孙冠军发迹之前找的老婆,长得也是孙家人的模板,黑瘦像地鼠。陈芬过去和妯娌艳子也不和睦,但是当时只是平分秋色,而且陈芬老公冠军是一家之主,艳子心里不服,嘴上还忌惮嫂子几分。

  但是于蕾蕾来,仗着一家人都喜欢她,竟不把她陈芬放在眼里。虽然是冠军去吩咐她问蕾蕾喜欢吃什么,但是她还真的就告诉她,要吃排骨,而且吃起来连夹七八块。

  听说走了七八年的艳子竟然不和孙金亚办离婚,陈芬心里暗暗叫好。

  而于蕾蕾似乎也没察觉自己的身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依旧我行我素,很快,她的第二个天敌浮了上来。

  打那天于蕾蕾丢了祖母绿宝石起,她开始做什么都不顺。孙金亚开始去找前妻艳子磨,一轮又一轮的艰苦谈判,而于蕾蕾,也浑然不觉自己这块宝石也在逐渐失去光泽。

  孙家人都喜欢于蕾蕾,除了虚荣,觉得现在有钱了,连明星都来自家做媳妇了,另外很大一个原因的喜欢是期望。期望她来换种,给孙家下一代做出改头换面的贡献。因为陈芬已经生了三个娃,但是无一例外,三个娃看起来就像三只小地鼠。

  而孙金亚的原配艳子,也生了一个孩子,虽然艳子已经带走七八年,但是于蕾蕾看过娃小时候的照片,是一只更迷你一点的地鼠。

  但是眼看着于蕾蕾在家里太后一样住了一年半,吃了无数餐排骨,自己却依旧还像排骨。婆婆李凤珍也开始失望了。

  婆婆李凤珍像是蚌精,平时有沙子不说,慢慢捂。于蕾蕾刚住进孙家大宅时候,每天都要睡到中午才起来,起床就拿出一堆衣服,让保姆给手洗。

  李凤珍有次经过看到,保姆竟然在手洗于蕾蕾的蕾丝内衣裤!李凤珍羞愧难当,却不好说什么。想起家里刚发迹请保姆时,陈芬也想让保姆什么都做,还只丢了内衣给保姆机洗,被李凤珍看到保姆在晾陈芬的内衣,就对保姆说,我来晾。

  她自己腰杆笔直,细细的晾陈芬的内衣,陈芬看了马上懂了,从此再不丢私人衣物给保姆。

  而这个于蕾蕾,竟然什么都无所忌惮。李凤珍故技重施,自己让保姆退下,当着于蕾蕾的面手搓她的内衣裤,但是于蕾蕾却没半点反应,她再一看没气死,于蕾蕾已经吃完了饭,在悠闲的喝咖啡,对准婆婆手洗她的内衣裤,没有半点反应。

  再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然他们孙家不算无后,但是于蕾蕾不出,就是她的错。

  李凤珍也开始吹公公孙振国的枕头风了。

  06

  当于蕾蕾已经众叛亲离,她还浑然不觉,还在孙家继续耀武扬威,并认为自己无辜,口口声声孙金亚骗了她。

  有一次吃饭时候她又连夹排骨,陈芬说,你少吃几点,爸妈还没伸筷子呢。

  于蕾蕾也不理她,继续吃自己的排骨。过了半响,慢悠悠的说,那不会多做点,这么大户人家,几块排骨都怕人吃了。

  陈芬不再说话,似是隐忍了。一直不出声的公公孙振国果然没吃几筷就放了筷子。陈芬熟知孙振国秉性,孙振国小时要过饭,成年以后最忌讳别人吃他家的饭和说他家没钱吃饭。

  没过几天于蕾蕾又犯了第二个大忌,她叫了自己当艺人时候的朋友来家里玩,还留客吃饭,结果孙振国看到桌上坐了不相干的人吃饭,当场气成红脸。

  再过了一些时日,警察通知于蕾蕾和孙金亚,抢于蕾蕾包的人抓到了。于蕾蕾和孙金亚赶紧去看,一看,孙金亚却傻眼了。

  那小抢劫犯竟然叫孙金亚“爸”,是他和前妻艳子的亲生儿子孙誉。

  孙誉是听艳子说,孙金亚要和小三结婚,抛弃他们娘两。虽然本来父母很早就分居,但是这些年,孙金亚没少给艳子钱,孙誉的生活也称得上锦衣玉食。被艳子一渲染,找了狐狸精就会断粮,孙誉寻思要给小三点教训,所以才骑车跟踪于蕾蕾并抢了她的包。其实他当场还骂了句,叫你当小三,是于蕾蕾没听到。

  警察听说这层关系,说既然这样,那你们私了。

  于蕾蕾说:不行,我是受害人。我要起诉。

  孙誉刚满18岁,要负刑事责任,抢劫罪去坐牢,至少得判个十年。

  孙金亚好劝于蕾蕾算了,于蕾蕾说今天他能抢我,明天他就能杀我,我必须捍卫我自己。

  孙冠军听说这事,也来劝于蕾蕾,没想到于蕾蕾他面子也不给,于蕾蕾当时还不知道,她在孙家,已经只有这一个金主支持者了。

  最后出来一锤定音的还是孙金亚的原配艳子,她和于蕾蕾说,你放过我儿子,我和孙金亚离婚。不然,你也不好过。

  于蕾蕾心里一横,说我也没有那么想嫁给孙金亚了,他还骗了我呢。她刚刚说完,嫂子陈芬竟然冲出来,气势汹汹对着她就是一巴掌。说你在孙家吃好穿好,竟然还这么没良心,你丫就是欠揍。

  于蕾蕾还没反应过来,陈芬第二个巴掌又打下来,说你现在就出孙家的门,艳子,你不要和金亚离婚,全家都欢迎你带孙誉回来住。孙誉的事我问了,没事,不负刑事责任,你和金亚当年结婚6个月就生下了他,嫌丢人,在家里养了3个月才去办出生证,他的身份证上年龄还没满18岁……

  于蕾蕾一愣,两边脸已经红灼火灼,再看往日力挺她的人,竟然包括孙金亚在内,没一个人吭声。

  她又羞愧又疼痛,拿起自己的包,对陈芬说,你会对你自己行为付出代价,一溜烟跑了出去。

  于蕾蕾本来想找人去修理一下陈芬,以报在孙家之仇。却听人说,陈芬的哥哥陈麻子是黑道上的老大,所以这么多年孙冠军才不敢休她,也不敢在外面乱来。

  她想来想去,也没敢给陈芬什么代价。孙金亚竟然也没给她来过半个电话。于蕾蕾去打听了一下,听说孙金亚依旧没和艳子复婚,但是也没离婚。孙家的大宅又进了新的“女少奶奶”。

  于蕾蕾想,男人的钱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但是男人生而花心,可以一块钱掰成几块花。

  在云霄的飞机上,于蕾蕾离开X城,想起孙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心里只对自己一个人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呸!

  本儿心 一颗小污心偶尔有花心,主写风月偶尔八卦。每天都写一个女性情感故事,关注“本儿心( benxinsi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0 1443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