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佳缘订阅号
情感 > 私密空间

“他说会为了我离婚,等来的却是他的死讯。”

2018-09-14    本儿心 benxinsing     文章来源:本儿心 benxinsing

20 15184 分享到:

  作者:本儿心 benxinsing

  01

  老金第一次看到艺美的时候,心里想,野生成这样,也来做外围?

  但是艺美抬起头来,突然看他一眼,两条细细的眉毛下面眼波一转,眼睛咕溜溜的,又看到另外一个人,说不出的风韵与滋味,当时老金就感觉浑身一酥,精神为之一振,想到很少儿不宜的四个字,“欲罢不能。”

  老金当时还走儒商的路线,平时没有那么露骨。他在家里是怕老婆的,与老婆举案齐眉,办了一家小型外贸公司,老婆主内他主外,经常来中国做生意,入乡随俗,总会叫几个年轻的女孩陪着一起打打高尔夫,然后一起吃饭打牌谈生意。

  好像一起找过小姐,才会有同一个战壕的感情,成为可以合作的贸易伙伴。

  老金当时被那些中国东南的富二代们称之为“那个韩国土老帽”,他年纪比他们略大一点。不太放得开,似乎总是有那么点过时的清高,一起花天酒地的时候有点格格不入。

  其实谁都不是柳下惠,谁做那个的时候,不是真枪真刀的干呢?

  所以那些富二代们都不喜欢老金,觉得他有点“伪君子”,如果不是看钱的面,谁都不愿意和他来玩。

  但是这一次,他们看到老金和艺美耳鬓厮磨,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暗爽,觉得那韩国孙子终于不装逼了。

  02

  艺美不知道老金的源远流长,她一开始只是把他当普通的顾客。不过她挺喜欢老金这样的顾客。

  有一副好皮囊。老金长得挺好看的,除了两颗门牙中间有一条很扎眼的缝。他年纪不小了,但是似乎与生俱来的有一股子朝气。

  介乎少年与男人的那种气质,比较清爽。虽然那天老金叫了艺美后,艺美坐他边上看他打麻将手气烂得一比,韩国人的好胜心真可怕,明明是玩个牌,他一个外国同胞,还要用不那么标准的中文骂国骂。

  后来老金和艺美去吃饭,两人没事找事,总要聊天。老金说:“你有没有去整过容?”

  他觉得这是很寻常的事情,别人都说他的母国人喜欢整容,但是每次和中国朋友来这个俱乐部玩,女孩除了艺美全部长一个样,一看就是一个医院一个医生的手笔。

  但是艺美不一样,艺美皮肤不白,脸有点短。所以看起来脸会很圆,两条眉毛很细,但是弧度很大,又弯又浓,眼睛也是圆圆的,嘴唇经常抿着,加上她热情奔放的动态,给人一种拉丁裔的感觉。

  艺美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朋友们都叫我去。但是好几个客人说,就喜欢我这样的长相。经理也说,我的脸非常有辨识度。

  老金问她,辨识度是什么?

  就是喜欢的人喜欢得要死,讨厌的人讨厌死啦。

  艺美伶牙俐齿,语速极快,说起话来像机关枪似的,把对白说得像段子。老金看着她,突然说不出的喜欢,好像中了她的蛊,那时候就对她喜欢死了。

  他带着笑看着她,笑吟吟的,艺美见惯了这种情形,心知肚明,偏要问他:你呢,是喜欢得要死,还是讨厌死啦。

  一般的人喜欢与她调情,说讨厌死啦。艺美就会心知肚明,凑上去给一粉拳,你才讨厌死啦。

  但是老金却只是笑着,不知道是不是中文的词汇量不够,还是他本来就有点轻度痴呆。过了半响,他突然说,整的。

  艺美有点生气,说我真的没整。她在心里翻着白眼,只想说,贵国整形医院还没有我这样浑然天成的模板。

  老金也看出她不高兴了,上前搂住她,说我说我是整的。

  真的?

  艺美将信将疑,老金的确挺好看的,原来男人也是整的呀。她突然手一伸,捏了捏老金的鼻子,这样,这样会变形吗?

  老金被她突然一捏,有点出不了气,突然顽心起来,开始呵她痒痒,两人笑着玩了一阵,倒也不像是那种风月场合的调情,突然他凑她耳边说,我双眼皮是割的。

  艺美认真看了看他双眼皮,确实有一点动刀的痕迹。她自己是内双,一直引以为荣,心里翻个白眼想,现在单眼皮欧巴那么珍贵,嘴里却没来由的冒出句,那怎么不顺带弄弄牙齿呀,这个不好吃肉吧。

  老金听了有点囧,不露齿的笑了起来。艺美觉得自己有点造次,也担心他会突然脾气不好,也陪着笑。她见识过前一秒如沐春风下一秒大发雷霆的客人,每天似乎都端着一碗滚烫的油。

  她还有点忐忑的想着,突然感觉身子一热,她已经被老金抱在了怀里。他凑下来吻她,细细的吻,好像她是他的情人一样。

  艺美突然有一点感动,她没有被人这样吻过,细致不冒进,不停的探索,又等待她的回应再继续征服与侵犯。

  他吻了她很久,吻得她甚至想要,渴望。他似乎也不着急,那份犹豫让她甚至怀疑自己。

  他犹豫着对她说,讲讲你吧,跟我。

  03

  艺美低下头,突然脸红了起来。她为自己的情动而感到羞愧,突然想起一个词,专业。

  她还是不够专业。其实,年轻的女孩,有千百条道路可以走。她的确是无耻的选择了最容易走但是却最难回头的那条路,不可以把原因都推给年少无知。

  一开始她就是知道的。这是她自己选的那条自己知道不能回头更难上岸的路。

  她本来是家里的幺女,她家是西部省份的一个小县城,风景优美经济落后。她有两个哥哥,按照父母的设想,她是陪他们养老的,所以让她多读一些书,读个师范学院,然后回县城教书。

  她性格外向,声音好听,教书孩子们会很喜欢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大三的时候,艺美的母亲突然脑溢血身亡。她一直心中有愧,觉得母亲是被自己气死的。

  她一直玩心很重,那段时间她特别喜欢玩牌,在学校的时候经常玩,回到家还忍不住玩,用手机玩,用电脑玩。母亲那天在浴室洗澡,叫她送衣服给她,她口里答应,却一直玩牌,后来母亲有点生气,说我自己出来穿衣服啦。

  她漫不经心地说,哦,继续玩牌。却没听到声音,也没有看到母亲出来,她还等打完那一局牌才去拿了母亲的衣服送给她,看到母亲赤身裸体倒在地上…

  哭也是没有用的,她父亲比母亲大了16岁,母亲才是家里的顶梁柱,但是就这么走了。母亲走了以后没有2个月,父亲也去世了。他这些年一直体弱多病。

  艺美一下无父无母,去找哥哥,嫂子们都说她克母,也不想给她很多钱,说她没出息不长进,还是学生就可以玩牌玩到对母亲都见死不救。

  虽然也想过要去勤工俭学,但是她真的又不够有耐心又不想吃苦。

  很多事情,都会付出代价。艺美都是知道的,但是她没空去考虑周全。稀里糊涂的下水了,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光鲜亮丽,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想到父母,想到自己,想到一些不堪,她都会感觉自己的羞耻心在瑟瑟发抖,却无法让人同情。

  04

  她们这行,很多人都会编造身世说故事。特别是客人主动问起的时候,曾经有个小姐妹,在一个老乡博士面前说自己是因为父母重病,万分无奈,竟然把客人感动得稀里哗啦,一次给了她五万块,还想让她出风尘,结果小姐妹一口气买了个包,不屑地擦拭着小羊皮说,读书真的会读蠢的,幸亏你没念了。一个包就叫我不做,那他体制内的人怎么不辞职?

  艺美想起这件事情,笑了笑。她也不想卖惨,更不想骗老金。

  她看着他,天真地说,我没有故事。

  彼时的老金知道她是不想说,她刚刚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悲天悯人,又有一丝讽刺自嘲般的微笑,甚至有一丝泪花。

  老金突然对陌生的她有一些心疼,这个漂亮的异乡人,也是有着不快乐的灵魂。他妻子是邻居姐姐,从小等着他长大结婚。后来甚至不娶她都过意不去,她对他很好,就是太好,让他总是过意不去,却想有一些空隙。

  那些属于自己的空隙,不做商人,好好地没有出息,每天与狐朋狗友们一起吃喝玩乐。

  身而为人,总是有诸多不甘,不愿,不遂,最后却平静地接受。

  谁都是这样的。但是有时候不幸重叠的时候,会感觉到共鸣。譬如老金和艺美,相识的时候彼此身份皆不光彩,但是彼此合眼缘,又都有那么一点的孤独不入世加惺惺相惜,最后又有性的和谐。

  像是弹奏的四重唱,每一个环节都丝丝入扣,最后两人顺理成章却又没有那么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老金带艺美出了风尘,更让她享受到爱的惬意与快乐。她做了老金固定的情人以后,在老家县城开了一家小小的茶楼,老金不在中国的时候就在里面当娇俏的老板娘,给客人掏鱿鱼丝送茶。

  没事的时候,都等老金。

  老金本来大概两三个月来一次中国,金屋藏娇以后,频率上升了一些,他喜欢打猎,游泳,旅游,和艺美去看了很多地方的风景,也在不同的地方滚床单,享受彼此探索契合的乐趣。

  05

  有一段时间老金一直没有来,据说很焦头烂额,经济不景气,加上外交层面的一些事情,让老金特别烦。

  艺美每天都小心翼翼的掏着鱿鱼丝,等着老金。她突然想起过去很多人和她说过,她们这样的人,大部分年老色衰的时候,如果没有等到老实人接盘,下场都很惨。而且,她们花期特别短,开不过25岁。

  上天对所有人的馈赠,都像是一个流沙瓶,总只有那么多沙,轻重缓急时间掌控,年轻的时候流得快了,可能中年就戛然而止。

  艺美又帮不到老金什么,除了给他身体上的欢愉。他不来的时候,这个欢愉也没法给予,她也没法得到。

  有一次日头最盛的时候,突然有混混在艺美的店里闹事,艺美陪着笑说哥给我点面子,还要做生意。

  那混混说,你做什么生意,你以为我们傻啊不知道,你TM就一个卖的!

  混混边说边轻佻地去摸艺美的脸,艺美本能地躲闪,脸上还带笑,混混一摸空恼羞成怒,突然一个巴掌拍过去,艺美的脸瞬间高高隆了起来。不知道是疼痛还是羞愧,眼泪在肿痛的脸上流成了河。

  夜里她一个人在蚊帐里给自己涂药,洗过澡洗过头发了,头到身子都是干净的温软的,边涂着药边不争气的流眼泪。她想老金,渴望老金,身体甚至超过心里的渴望。

  她心里一直是不怎么敢想老金的,毕竟心里有自知之明,老金不是她的,至少不是她一个人的,一直不敢对老金有过多的非分之想。

  可是那天,艺美总是想起老金的一颦一笑,老金的温度,老金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还有,老金的小兔。

  她有一次和老金去打猎,老金打了一头小兔,剥皮以后两个人打算用篝火做野兔。但是她突然吃吃笑了起来,老金疑惑问她笑什么,她说,你看这剥了皮的兔,像不像你那活计?

  老金看得也笑了起来,佩服她淫荡的想象力。烤兔任凭去烤焦,只要老金不焦。

  06

  艺美突然把与老金在一起的过往回忆了一遍,她一个人独居,常常裸睡。留着过腰的长发,轻盈地走到窗前,都说月是故乡明,但人却思异乡客。

  她把有月亮的窗户关掉,在窗前颤抖着拨打老金的电话。越洋电话,越过千山万水,却直通人心。老金可能睡了,她听到他喂了一声,用韩语像那边的人解释了什么,再听到他窸窸窣窣的起身,却关切地问她:“艺美,怎么了?”

  艺美说,我是不是不该打电话。老金给过她自己的电话,她一次也没有拨打过。老金熟悉的笑声起来,说你怕吗?

  她想得到他的表情,大概是揶揄她艺美也知道害怕。两人聊了一会天,无关紧要的,但是是愉快的交谈。

  艺美突然说,老金,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未婚,你愿不愿意娶我?

  她语速很快,说完还是后悔了,把电话挂了。想老金会打过来,会善意地帮她圆谎安慰她说会的,你好好睡。

  但是老金没有打过来,也许是他老婆警醒了。也许是他觉得过了界。他是不是会想,她越来越会提非分之想了,是替她做的太多了吧…

  艺美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老金梳着大背头,表情冷峻。任凭她问话,他都不说。

  她流着眼泪,眼泪一路流下来都冷了,冷得心颤栗。

  艺美想,既然出卖过自己,就不该奢望,还能有爱情。

  第二天起来,艺美又已经打扮得当,聘聘婷婷走下楼,开了她的小茶楼,趁着清新的阳光掏出第一盘鱿鱼丝。

  日子,还是要过的,等的人,也许不会来了。她突然失望地想,再不断否决。她犹豫着再给老金打了个电话,电话这次很快就接通,她说,我怕你昨天生气了。

  他说,我没有生气。

  她有点嗔怪他,想说为什么不回电话,又觉得没有怪责的理由。两人短暂的沉默了三秒钟,他突然说,艺美,等我回电话给你。

  艺美突然哭起来,似乎感觉他再也不会回她的电话,又很怪自己这么想,心不甘情不愿的挂了电话。

  老金确实没有打来。

  艺美平静的等待了几天,没有勇气去打老金的电话。她在心里悲切地想,我被他像甩掉一块抹布一样的甩掉了我,每想一次,大哭一场。

  悲伤过后是不甘心,她再打电话给老金。开始是不接通,随后打不通了,这才慢慢地感觉到钝刀一般的疼,开始逐渐熄灭逐渐绝望。

  后来,心死了,于是活跃了起来。和常来的顾客称兄道地,嘴上热腾来掩饰心里的孤寂。

  大概两个月后,她感觉自己没有事了,除了有时候突然兔子一样的在丛林中窜出来,扰乱她心海,搅腾中都是老金。

  她终于知道自己年轻时候走错的路错在那儿,不是路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她是有爱人的心的,而那条路一开始就注定她不能去爱人,更不能付诸真情。

  最后当她接受并劝自己接受每次都来自己店点很多份鱿鱼丝的背头眼镜时,老金的消息来了。

  是一个和他一起做过生意的富二代,竟然来到她的县城。找到她的时候,竟然露出悲切的眼神。她突然害怕超过好奇,有在自己地盘想逃跑的冲动。

  那年轻人说,老金死了,生意不好做以后,老金处境不好,内忧外患,与妻子投资意见相左经常吵架。约好了一起去离婚,结果路上,他妻子开车自杀式车祸。

  没有离成婚,死在了一起,到死还是夫妻…

  富二代说着看了艺美一眼,她很平静,只是问他死亡的确切日期。他边回答她,在心里想,果然婊子无情。

  他有点替平日并不喜欢的老金愤愤不平,生气的走了。

  但是他不知道,他走了以后,艺美浑身都开始发抖,最后蜷缩,蹲在了地上,已经流不出眼泪。

  老金死的那天,就是他们最后通电话那日。他那天真的去离婚。他大概想离婚以后给她回电话。

  只是她福薄,没有等到他的那个电话。

  她还是哭不出来,只是也站不起来。好像心都枯萎了,最后原地蹲着,下意识的摸了摸她的小腹。

  她已经怀孕5个月了,却依旧窈窕,几乎没人发现。

  站起来,活下去,毕竟,还有寄托,就有希望。

  本儿心 一颗小污心偶尔有花心,主写风月偶尔八卦。每天都写一个女性情感故事,关注“本儿心( benxinsing)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成为生活当中的恋爱达人,添加微信(bhqgym)

20 15184 分享到:
会员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观点,不代表世纪佳缘立场
匿名 表情

大家都来分享或者加入讨论!

  • Angelia 2018-09-16 20:34:46

    我离婚后,工作中碰到有个男人说会为了我离婚,我说,你离了婚再来找我,过了半年,他又**给我说如果他离了婚,我会不会跟他,我说你离了吗,他说还没有,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家教比较严!

    回复
    匿名
    两袖清风 2018-09-18 06:58:24

    男的都这样,不见兔子不撒鹰

    缘来小春在这里 2018-09-17 17:28:02

    给你点赞

  • 会员 2018-09-16 09:48:12

    这女的挺幸福的。起码那男人是真心的

    回复
    匿名
  • 会员 2018-09-16 22:18:42

    出去卖的都能得到真爱有接盘侠接手,最后还过得挺好,那么多洁身自爱靠自己努力读书努力工作努力生活女人,却难得遇到真爱,这到底是为什么?

    回复
    匿名
    Rabbit 2018-09-18 16:32:16

    因为不解风情呗

  • 会员 2018-09-16 14:05:23

    佳缘已经乱到发这些低俗下流的东西来博眼球了吗?这还是个交友网站吗??

    回复
    匿名
  • 喔喔 2018-09-16 22:27:41

    把小三写的好白,异国小三的爱情就很凄美?然后说人家不好意思不娶自己老婆,意思你们属于生不逢时了呗?没说找小三的人多可恶,但请大家明白,小三和情人这个东西,当了就是贱人。洗不白

    回复
    匿名
    喔喔 2018-09-25 20:53:56

    这不是怨气,这只是从小到大我家人对我的教育告诉我情人小三都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好人家的孩子不可以做这种事,被你说的好像我离过婚了一样,这叫嫉恶如仇,可能你不理解,但跟你这种可能做过情人的人或者说对小三情人非常有同理心的人不太能沟通

    cci 2018-09-18 08:53:35

    为何这样有怨气,情爱之事,本就无对错只是在责任上可以进行道德谴责

  • 白木冰 2018-09-17 00:49:35

    呵呵!看别人的故事都是情!看自己的故事都是恨

    回复
    匿名
  • 月无声 2018-09-16 13:49:55

    很多感情说不清,不必指责什么,都不容易……希望每个人都幸福

    回复
    匿名
<1234>